www.dafa888bet

第八百二十四章 美人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曲子,究竟是何人所弹奏……不行,我要去看看。随-梦-小说 WWW.SUIMENG. lā”

    欧阳子卿向来自负琴艺无双,这时听见如此动人琴声,焉有不动心之理?说罢双足一点,便往那湖心处平平飞渡过去。

    “欧阳公子!”后面四个护卫生怕他出事,出了事可不是自己能够承担后果的,立即展开轻功跟了上去。

    临近湖心时,欧阳子卿看见一条通往湖心水榭的栈桥,那栈桥在湖面上迂回迭绕,别有一番情致,欧阳子卿生怕惊扰了湖心水阁里的抚琴之人,立即轻轻落在了栈桥之上。

    后面四个护卫也落了上来,欧阳子卿向他们打了个噤声手势,随后一步步,慢慢向湖心水榭走去。

    越是临近水榭,这琴声听来越是入耳,到得水榭前,欧阳子卿见亭中坐着一人,那人一身紫衣随风飘飘,肩上青丝如墨,双手十指轻挑慢拨,单单只这一个抚琴的背影,便仿佛要令人从此沉醉其中一般。

    欧阳子卿不禁有些呆住了,一来是因抚琴之人的倩影,二来是这琴音虚虚实实,听来教人犹如漫步云端,同时又仿佛身入梦境一般,实是奇妙之极。

    琴声一阵阵,不绝如缕,飘荡在这烟波浩渺的湖面,欧阳子卿越听越是着迷,他一生自负琴艺无双,却从未听过如此令人心醉神迷的曲子,一时竟有些忘我,呆呆的站着一动也不动了。

    直至许久,那琴音不知何时已经终止了,欧阳子卿仍是过了好一会儿才惊醒过来,连忙朝亭内坐着的紫衣女子拱了拱手:“抱歉,在下为此琴声所吸引而来,不想惊扰了姑娘,实是抱歉至极,还请姑娘恕欧阳唐突……”

    “哼,你这人,怎生如此无礼?”

    这时,亭中女子轻轻开口了,声音里带着几分娇嗔,听来如珠落玉盘,又似三月里的绵绵细雨,实是动听至极,无法以言语描述。

    欧阳子卿不禁心神一荡,天下间怎会有如此动人的声音?便如那绕梁琴音一般,教人听后久久不忘,寝食不思,不禁有些失神,喃喃道:“姑娘,你……”

    这时,亭中的女子终于转过身来了,只见她紫衣飘飘,眉若翠羽,肌如白雪,整个人仙姿嫣然,恍如那画中仙子一般,纵使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亦难描绘其一二,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素怜月,至于方才那琴声怎么回事,后面再说。

    此刻欧阳子卿一见倾城佳颜,更是七魄丢了三魄,一时竟然呆住了,目光一动不动的停留在素怜月脸上,仿佛着了魔一般。

    他这一生风流倜傥,见过不少人间绝色,往下可至这金沙城玉春楼里的头牌琴姬,往上可至昭明国的公主昭月,但是与他此刻见着的女子相比起来,那些人仿佛一下子变得庸脂俗粉了一般。

    素怜月慢慢走了过去,轻轻从他身旁掠过,微风徐来,发丝飘在他脸上,欧阳子卿不禁浑身一颤,闻着这淡淡发香,一时间竟变得有些飘飘然了。

    过了好片刻,欧阳子卿才终于醒过神来,但是茫然四看,却再不见素怜月一丝踪影,心里不禁有些失落,空空荡荡的,又想到刚才自己那般失态,定是着恼了她,急忙向身后四名护卫问道:“方才那姑娘呢?你们可见她往何处去了?”

    四名护卫茫然的摇了摇头,欧阳子卿轻叹一声,心想难道自己与她只有一面之缘么?她若走了,这人海茫茫,何处去寻?正思念间,忽见亭中瑶琴还在,惊道:“呀!那姑娘的琴忘了带走!”

    欧阳子卿说着便走进了亭中,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余香,而石桌上的瑶琴也异常别致,他伸出手缓缓摩挲在琴弦上,却突然发出“嘶”的一声,竟是手指被那琴弦划伤了。

    “欧阳公子!”四名护卫立即走了进来,生怕那瑶琴琴弦上面淬有剧毒。

    欧阳子卿摇了摇头:“无妨,是我自己不小心。”言虽如此,心中却想,自己此刻虽然没有真气护体,但怎会被一根琴弦划伤手指?

    但是此刻他更担心弄脏了这瑶琴,立即抬起袖子,在琴弦上面擦拭了几下,说道:“方才那姑娘忘了把琴带走,这般遗落于此,若教人拿走就不好了,我要找到那姑娘,将琴还给她。”

    后面四名护卫欲言又止,就这样,欧阳子卿将瑶琴收好,一直找到暮色时分,也再不见素怜月,心里不禁失落不已,过了今夜,自己就必须前往昭明城,难道此生,真的与她只有一面之缘么?

    想到此处,欧阳子卿心里大是失落,再也无心游玩,又到夜幕降临,金沙城华灯万盏,恰逢皇帝诞辰在即,整座城异常的热闹,一名护卫上前笑道:“玉春楼我已吩咐过了,今晚只接待公子一人,玉琴姑娘也在阁中相候,不知欧阳公子……”

    “罢了罢了。”欧阳子卿摇摇手,脸上神情显得失落无比,道:“年年都去,有什么意思?不去了不去了。”

    四名护卫对视一眼,也不多说什么,接下来欧阳子卿便在这城里走走逛逛,时而回顾四周,时而摇头叹息,整个人像是丢失了魂魄一般,白天里素怜月的容颜,到现在还萦绕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唉……”

    长长叹了一声气,欧阳子卿来到一处湖边卖花灯的小摊前,见店家正在往花灯上题字,说道:“店家,把笔给我。”

    “哎!好的,公子想写什么,尽管写在灯上。”

    欧阳子卿接过狼毫笔,捋起袖子,一口气在一盏花灯上书下八个大字:“有美一人,见之不忘。”

    写完后,又向那店家道:“你吩咐所有人,立即在每盏灯上书写这八个字,然后放飞到天上,银钱我有,动作快一些。”

    “哎!好的,公子稍等!”

    不到片刻,天上便飘满了写着这八个字的花灯,映在湖面上,璀璨无比,欧阳子卿看着满天飞的花灯,心中更是着急,她能够看见么?她看见了,会来这里么?想到此处,立即转身向后边的那些伙计道:“你们把字写大一些,写清楚一些,再多叫些人来,我再加十倍银钱!”

    就这样,不到一炷香,天上几乎飞满了花灯,欧阳子卿急得四处张望,终于在一处湖边看见了一名紫衣女子也在放花灯。

    “姑娘!姑娘!”

    欧阳子卿欣喜万分,连忙跑了过去,素怜月转过身来,蹙了蹙眉:“你是谁?”

    “我!是我啊!白天我们在湖心见过!”欧阳子卿指着自己,又说又笑,而素怜月却故作冷淡状:“哦,是你哦,做什么?天上那些花灯是你弄的?”“是啊是啊!姑娘喜欢么?”

    欧阳子卿大是欣喜,却不料素怜月冷哼一声,竟然转身便走,欧阳子卿心中一惊,是了!她能弹奏出那等曲子来,自是非寻常之人,自己叫人放花灯太过俗气,怕是又着恼了她,连忙追上去道:“抱歉姑娘,我实在想不出别的方法了,白天姑娘的琴忘了带走,我……”

    “原来是你!”素怜月忽然转过了身来,指着他蹙眉道:“原来是你偷了我的琴,怪不得我回去找不着了……”

    “放肆!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岂会要你的琴!”这时,一名护卫走上来叱喝道。

    “住口!你们退下!”欧阳子卿立即喝退了护卫,又转过身向素怜月笑道:“抱歉姑娘,在下是担心有人将姑娘的琴拿走,这便还给姑娘。”说着,便从元鼎里将琴取了出来。

    素怜月往琴上瞧了一眼,蹙眉道:“你要让我抱着这么大一张琴在街上走么?”

    欧阳子卿一听此言,起初还愣了愣,怕自己又着恼她,但想不对啊,她这句话的意思便是还要在城中游玩,这不正合自己的意吗?当下立即将琴收起,拱手笑道:“抱歉,姑娘请。”

    “哼。”素怜月轻哼一声,往湖边小路走了去,欧阳子卿立即跟了上去,笑道:“我叫欧阳子卿,还未请教姑娘芳名?”

    “不告诉你,还有,你的名字好难听。”

    “啊!姑娘说笑了……”欧阳子卿心中窃喜不已,她起初说自己偷她琴,现在又故意说自己名字难听,这便不是真正对自己冷淡,而且,她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等她知晓了,必定惊讶万分。

    两人就这样,一直走到深夜时分,一路上后面四个护卫都紧紧跟着,素怜月眉心微蹙,心想有这四人紧跟着,根本无法动手,她倒不是忌惮这四人的修为,而是这四人可以一瞬间传出神念,如此一来任务会失败。

    “夜已深,不知姑娘家住何处,不如由在下送姑娘回去吧?”

    欧阳子卿忽然说道,他也不知怎么了,仿佛就被身边这个女子迷得神魂颠倒了,他此刻言虽如此,但心中实是纠结万分,明日自己就要离开,有什么办法把她留在身边?

    素怜月深吸了一口气,望着远处湖面道:“我家不在这里,在一个很远的地方。”

    欧阳子卿一听此言,心中顿时窃喜万分,太好了,她家不在这里,那自己有什么方法让她今晚跟着自己回去呢?然后再让她跟着自己同行,往后便与自己修成百年之好,如此好极!

    凝思许久,欧阳子卿心生一计,道:“今日听姑娘一曲琴音,实是难忘,在下不才,对于音律,正好也略通一二。”

    “哦?你也会弹琴?”

    欧阳子卿轻轻一笑,这时便不如之前那般谦逊了,笑道:“恐怕,还要稍胜姑娘一筹,在下所居之处离这里不远,不知姑娘可否移步府中,听听在下琴艺如何?姑娘放心,在下绝无轻薄之意……”

    不待他话说完,后面的护卫立即道:“公子,夜已深,还请公子回府,由属下另择他处,安排这位姑娘歇息吧。”

    四名护卫寸步不离的守着他,岂会让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与他同处一室?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