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五十四章 玄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呵呵……”素怜月轻轻一笑,妩媚动人,慢慢从水里走了出来,光滑如玉的肌肤上,还沾着水珠,犹如清晨的花瓣,晨露未晞,在阳光照射下,一闪一闪,明艳动人。<随-梦>小说щww.suimeng.lā

    轻轻一笑,素怜月抚去胸前的水珠,手一伸,将不远处的衣衫隔空取了过来,一件件慢慢穿在身上。

    这时萧尘也走进来了,见她头发湿漉漉的,还在穿衣,脚上连鞋子也未穿,口中只道出一个“素”字,后面“仙子”二字尚未出口,便将头转了过去,碎碎念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噗!”素怜月捂着嘴咯咯一笑:“公子何时来的,怎也不先招呼一声,还好女子出来得快,不然可不得叫你……哼!”

    后面一声轻哼,听来又酥又软,教人听了,哪怕是心如百炼钢,也得顷刻化作绕指柔。

    萧尘转回身去,咳嗽一声,微微拱手一笑:“素仙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哼!当初走时,花前月下,还称人家为姑娘,现在转眼,又称人家为什么仙子了。”素怜月纤腰微步的走了过来,朱红嘴微微噘起,眼神里带着几分幽怨的看着他,双眸水,像是委屈极了一般。

    试问天下有几个男子抵受得住这等眼神,萧尘为饰尴尬,咳嗽一声,轻轻笑道:“素姑娘。”

    心想一别近两载,如今素怜月容颜未变,但却是比之前更加娇媚动人了,还好自己也功力大增,不然未必能抵受得住这等媚功。

    再观四周,全是一层又一层的寒冰,虽然外面是夏日,但这里面却似天寒地冻一般,而这寒气,俨然来自于不远处的那座幽绿水潭。

    萧尘不禁心中一凛,素怜月不是很怕冷么?想当初和她坠入炼尸宗冰窟,那时她险些冻死在里面,而这寒潭显然比那冰窟更冷,但她方才似乎刚从水里面出来,这可想而知,她的功力究竟大涨了多少,只怕是现在不会弱于自己多少吧?

    “公子,你怎不话?”素怜月见他愣愣发呆的看着碧水寒潭,蹙眉问道。

    “啊?”萧尘这才回过神来,又听她称呼自己甚么公子,凝烟也是这般称呼自己,不禁心中一酸,脸上凄然之色一闪而过,虽然只这么一瞬间,但素怜月也敏锐的捕捉到了他脸上这一闪即逝的细微变化。

    萧尘笑道:“没,没什么,萧某此次来找姑娘,其实是有要事相谈……”

    “等等,我先带你去看个好玩的。”素怜月嫣然一笑,话末直接拉起他手,往潭水那边跑了去。

    萧尘在后面着实一愣,自己跟她,似乎也没熟到不分彼此的程度吧?不过转念一想,此女子精灵古怪得很,恐怕也有事求于自己,不然哪会与自己这般亲切?

    而此刻,素怜月光着脚丫走在前边,萧尘走在后边,看着她的背影,竟和凝烟有几分相似,当初凝烟也是喜欢这般拉着自己往前走。

    想到此处,萧尘心中更是凄苦,手臂轻轻一挣,将手缩了回来,素怜月转过身看着他,略有些失神:“公子……怎么了?”

    萧尘轻轻一笑,摇了摇头,又向那冒着寒烟的潭水看去,道:“姑娘是让我看看这潭水吗?萧某过去便是。”

    当下,萧尘走到潭水边,即便此时已入炎炎夏季,但往这潭边一站,不禁也立时感受到一股彻骨的寒意,怪不得整个碧水坛即便到了六月三伏天,也是异常的清凉,到了夜里甚至还会感到寒冷,原来是因此寒潭的缘故。

    素怜月嘻嘻一笑,越发显得明艳动人,道:“公子,你要不要先试试这潭水如何?”

    萧尘皱了皱眉,心想这潭水分明冰冷透骨,这女人果是没安什么好心,不过既然自己有求于她,便也轻轻一笑:“好。”着捋起袖子,将手指往那潭水里伸了去。

    然而竟不料,手指刚刚触碰到水面,立时感到一股彻骨寒意走遍全身,手掌上也瞬间凝结了一层寒冰,而寒冰还在继续往他手臂上蔓延,很快便包裹了他半条手臂。

    急忙之中,萧尘猛运真元,震碎寒冰,将手抽了回来,但此刻半条手臂已经被冻得麻木了,心中不禁骇然万分,这究竟是什么水,竟然如此恐怖,虽不凝冰,但却竟似比千年寒冰更要寒冷。

    素怜月捂着嘴笑得前仰后合,像是在路边捡了个宝贝一般,嫣然笑道:“公子觉得,这水,比起当初炼尸宗那冰水池,如何?”

    萧尘摇头苦笑:“碧水寒潭,名不虚传,今日萧某见识了。”

    心想这碧水寒潭乃是夺天地造化的奇物,比那些甚么所谓的上古异宝好多了,在此潭水里练功,可谓一日千里,但却须得玄阴之体才能承受此水的冰寒,若是自己不运功抵抗,进入这池水中,只怕不消半炷香时辰,便活活冻死了。

    但也并非是,只要玄阴之体就能进入这水中了,好比,若是之前,素怜月根本靠都不敢靠近这潭水,更别下去运功修炼。但是现在……萧尘不禁暗暗吃惊,恐怕素怜月现在的功力真不会比自己低多少了。

    猛然间,萧尘似是又想到了什么,那次一起困入花谷玄境三个月,素怜月得到了一部上古至阴魔功,怪不得她今日功力大增,那部至阴玄功比起玄青功法,也只有过之,而绝无不及。

    素怜月见他又不话了,轻声道:“公子?”

    萧尘这才又回过神来,笑道:“其实此次萧某来找姑娘,是有一事……”

    “哼!”素怜月噘着嘴将头一偏,仿佛受了极大委屈一般,又转过头来怨怼的看着他:“那你罢,反正你来我这,不是被追杀,就是有事,却哪又舍得专门抽时间来看我,哼。”

    模样神情,再加上这句话,二人之间立时显得颇为暧昧,萧尘却是不知如何作答了,道:“姑娘可还否记得长生谷的玄虚子?”

    素怜月噘嘴哼道:“记得,那又如何?”

    萧尘道:“姑娘记得便好,萧某这一剑之仇,也是时候去报了,免得时间久了,死去的人尸骨已寒,而欠了债的人,却依然活得心安理得……”

    到最后,双眼里有寒芒闪过,而本以为如此,素怜月会为之一动,不料她却转过身去,看着碧水寒烟,笑语嫣然:“那是公子的事,与女子何干?”

    萧尘笑道:“怎与姑娘无关了?若萧某没记错的话,不久前五岳山一役,姑娘先是遭玄虚子创伤,后又遭三名大乘修者趁机重创,万分惊险里才逃过一劫,回来后却又发现,几座分坛遭长生谷的人袭击了,如此来,姑娘岂不是比萧某更想除去此人吗?”

    “你!”素怜月转过身来,指着他,嗔道:“好你个萧尘!你竟然派人去调查我,原来你早就想好算计本姑娘了!”

    萧尘笑道:“姑娘言重了,只是萧某出于关心,才去让人打听了下而已。”

    “哼!油嘴滑舌!”素怜月一拂衣袖,看着他道:“那又怎样?玄虚子已臻入五阶散仙了,光凭你我二人,还不够人家切菜呢,你不动城里那么多高手,怎不派来?”

    萧尘轻轻一笑,看来素怜月对自己也是了若指掌啊,怕是自己什么时候回来的,她都早已知晓了吧?

    不动城里确实高手如云,但也正如鬼仙所言那般“潜龙勿用”,不动城尚处于发展期,倘若这时便派出大量高手去与长生谷对抗,无异是最愚蠢的做法,鹬蚌相争,却教周围人渔翁得利。

    但是玄虚子已然隐隐将矛头指向了不动城,那也不得不除,既然打不过,那也只好使手段了,而这个手段,却刚好只有他与素怜月联手,才能使得出来。

    萧尘轻轻笑道:“姑娘不是,此人有着一个致命弱么?其师弟归鸿子,七阶药仙……”到此处,缓缓从怀中摸出了临走前,鬼仙给的玉瓶。

    “这是……”

    “天下至毒,七窍玲珑心之毒。”

    “七……七窍玲珑之毒……”素怜月先是浑身一颤,接着怔怔的看着萧尘手里的玉瓶,目光中已然掩饰不住此刻内心的激动,便要伸手去拿,不料萧尘却又突然将玉瓶收回了。

    “哎,姑娘,你可还没答应在下的呢?”

    “你!”素怜月一跺脚,嗔道:“你把这个给我,我便什么都答应你了,快给我,不许闹,不然我就生气了。”

    “哦?”萧尘见她竟如此想得到七窍玲珑毒,故意打笑道:“真的什么都答应我吗?那我若是……”话未完,素怜月忽然神色一凝,打了个噤声手势。

    萧尘也同样神色一凝,这一刻,他感受到一丝异常强大的气息正在靠近,随后只听得外面有脚步声响起,接着是一个女子急切的声音:“素坛主正在寒潭里运功疗伤,此时万不可受人打扰,还请沧溟坛主留步,容属下前去通报一声。”

    素怜月凛然一惊,身子剧烈一颤,脸色刷的惨白到了极,萧尘也感受到了外面某人的强大,修为远超自己,皱眉声道:“谁来了?”

    素怜月脸上惊恐无比,颤声道:“玄姬来了!快!你快躲起来!”罢左右四看,可这里哪有藏人之处?最后目光落到了潭水上,急道:“快躲进潭水里!”

    萧尘一惊,那岂不是要冻死自己吗?素怜月咬牙道:“快啊!不然被发现,你我今天都会死!”一边着一边将他推着往潭水那边去了。

    “好好,姑娘莫推。”

    萧尘从未见她如此恐慌过,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把手里的玉瓶交给她,便提运起全身真元,往那水里钻去,可是刚一碰着水面,立时便冻得受不了了,素怜月一咬牙,用力一推,将他整个人推了进去。

    潭水并不深,但因水面反光的缘故,所以外面是看不见里面有人的,萧尘一蹲入水里,立时感到全身一僵,仿佛整个人已经被冻成冰块了一般,已然难受至极,若非他功力大增,换做从前的话,恐怕现在已经连内脏都冻成冰块了。

    外面,素怜月也顾不得那么多了,顺手将玉瓶放在了潭水边上,然后快速褪去全身衣物,把衣衫叠整齐放在一旁,随后立即进入了潭水里面。

    潭水里面,萧尘仿佛身处极寒地狱一般,正在极力运功抵挡这股至寒之冷,头却碰着了素怜月的腿,立时心神一乱,险些岔气。

    上面,素怜月很快镇定了下来,手一挥,一道紫雾弥散开来,掩去了萧尘的全部气息,又将手掌在水面一拂,立时使水面平静了下来。

    而这时,外面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了,随后只听得一个冰冷的女子声音响起:“在里面疗伤?我怎么觉得不像是在疗伤呢!”

    话音落下没多久,只见一名脸色冰冷的青衫女子走了进来,那青衫女子负手而立,眉心有着一道朱红印记,眼神凌厉到了极,只看一眼,便教人心惊胆颤。

    此女子正是罗刹宫下面第一总坛沧溟坛坛主玄姬,可谓女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然,此沧溟非彼沧溟,与夜沧溟没有半分联系。

    而在玄姬身旁还有一人,则是之前向素怜月通报萧尘来访的女子,那女子抬起头来往碧水寒潭看了一眼,见素怜月面带微笑,气定神闲站于水中,立时猜到了怎么回事,这才暗暗抹了一把冷汗,将头低了下去。

    素怜月轻轻一笑,即便此刻面对同为女子的玄姬,亦是同样妖娆妩媚至极,只见她抬起手臂,指尖轻轻滑过自己的下巴,向玄姬媚声笑道:“玄姬姐姐要来,怎不先知会一声妹,这可不是让妹失了礼数吗……”

    声音可谓柔腻到了极致,玄姬眼神兀自冰冷,并非她单单对素怜月如此,而是对任何人她都是如此冰冷,只听她冷冷道:“只你一人吗?”一边着,一边负手往寒潭那边走了过去,目光在旁边叠得整整齐齐的衣物上一扫而过。

    此刻见着玄姬一步步走来,素怜月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内心实已是恐惧到了极,笑咯咯道:“姐姐这话得,难不成妹这池子下面还藏着个男人不成?”

    “谅你也没这个胆子。”玄姬冷冷着,停了下来,往潭面看了一眼,冷冷道:“女帝让我来,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现在你的伤可好了?”

    素怜月嫣然笑道:“差不多没事啦,怜月谢过姐姐关心。”

    “既然没事了,我在外面等你,穿好衣服出来。”玄姬冷冷罢,便转身往外面走去。

    素怜月总算松了一口气,而此刻,在潭水下面,萧尘已然快支撑不住了,即便是那苦寒之地的冰川,他也能在下面待上一个时辰,可这碧水寒潭,却是万万撑不过一炷香时间,终于没能忍住,岔了一丝气,冒了个气泡上去,发出“咕咚”一声轻响。

    声音虽细,但素怜月却是在这一刹那恐惧到了极,果不其然,玄姬一下子便停下了脚步,这一瞬间,周围骤然变得无比森寒了。

    (明天月初,大家有月票的投给九界吧,助古异月初冲下榜,明天早上八一起更新,视情况加更。订阅正版的朋友和投过月票的朋友,有任何问题可进544。管理妹子一对一解答。^_^还有朋友在问章末最后一页最后一段看不到字,调整一下app字体即可完美解决此问题。)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