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七百八十三章 五大派的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羽逸风眉头一皱,仍是解释道:“这位是我师弟,昔日同处玄门,只因后来一些事,离开了……”

    蜀山派那名男弟子目光落在萧尘脸上,眼神变得异常的锐利,冷冷道:“也就是说,他现在并非昆仑派之人了。{随}{梦}小说 щww{suimеng][lā}』”

    芝峦嚷道:“岂止昆仑弟子,他可还做过昆仑掌门呢!你们不要无礼!”

    萧尘轻轻笑了笑,不置可否,随后向羽逸风道:“无妨,羽师兄,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萧师弟……”

    萧尘摇了摇头,向芝峦递了一刹那的眼神,芝峦仿佛立时会意了,本来此时他应该与萧尘一起的,但这时却仍然趴在羽逸风肩膀上,道:“好啦好啦,小子又不是不认识回去的路,我们不管他啦。”

    而此刻,晓月等人都不言不语,片刻后,那蜀山弟子向萧尘和素怜月道:“好了,二位请便吧,不过提醒一句,蜀山附近有着禁制阵法,若是不慎触碰到了,立时魂飞魄散,所以二位还是尽快离去吧。”

    计无悔旁边两名小青年斜睨了萧尘一眼,一边走一边冷言讥讽:“昔日多么威风,如今也自甘堕落与魔宗为伍了么?”

    “哪能呢,说不准人家也是舍不得软玉温香,美人在怀呢,哈哈!”

    待一行人渐渐远去后,小林子里仿佛又突然变得冷冷清清了,萧尘凝视着那一座不见顶的山峰,如今此时的自己,确实已经不再是玄门中人了。

    从那一次天元城血战过后,就已经回不去了,即便逸风大哥待自己始终不变,但这些玄门中人,始终不会待见自己了,大概,这就是紫境和苦境最大的区别吧。

    “呵呵,这世上的恶心之人犹如七月塘里的癞蛤蟆,数不胜数,自己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往往嘴巴里就会说出什么样的低俗之话来,他们如何说公子,公子也不必介怀,都是些不得志的小人物罢了。”

    这时,素怜月走到他身旁,看着他笑盈盈道:“看样子,我们才是同一路人呢。”

    萧尘仍然凝视着蜀山主峰,摇了摇头,严肃而又认真的道:“不,我们不是。”

    素怜月听后噗嗤一笑,又回想起了当初在恶瘴山脉刚认识的那会儿,萧尘一脸严肃的说:“萧某不与魔道中人分食一只鹅。”

    一时间,素怜月笑得花枝乱颤,萧尘皱了皱眉:“姑娘何事如此欢喜?”

    “没……没有,只是想起了某人曾说,他不与魔道中人分食一只鹅,跟你现在的表情,简直太像了,哈哈哈……”

    素怜月仍是笑得前仰后合,此时此刻,她完全没有将萧尘当做名动一方的什么城主,或许是因为,她知道萧尘外表有时看上去冰冰冷冷,但实际上每次自己有难,他都会出手相救吧。

    “无聊。”萧尘冷冷一拂衣袖,往前边小径走去,素怜月仍在后面笑个不停,喊道:“喂!大城主,你知道蜀山寒天峰的后山怎么走么?”

    萧尘停了下来,冷冷道:“那你知道?”

    素怜月噗嗤一笑,伸出玉手,指了指另一个方向,随后又打了个噤声手势:“嘘……往那边走。”

    “不早说!”萧尘一拂衣袖,又走了回来,素怜月嫣然一笑:“好了,不跟你闹了,不管怎样,还是感谢公子不计前嫌,今日再次相救小女子……”

    “打住。”萧尘一脸冰冷,抬了抬手指道。

    素怜月哼笑一声,道:“不知公子此次来蜀山,又是为何呢?不会是又要做一次蜀山掌门吧?”说话时,一双盈盈妙目盯在他脸上一动不动,嘴角挂着淡淡笑容。

    萧尘忽然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她的双眼,淡淡道:“相比之下,萧某倒是对姑娘为何来蜀山,更加感兴趣……”

    素怜月也看着他,美目动人,一双红唇仿佛娇艳欲滴的花瓣,盈盈笑道:“公子若想知道什么,小女子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么,不妨请姑娘说说看。”萧尘认真的道。

    素怜月脸上笑容犹在,但语气却变得很认真了:“上次在昆仑,女帝察觉琼华峰下面似乎还有着什么,而这次蜀山闹出异动,所以我来看看,这蜀山的寒天峰下,是否也有着什么……”

    萧尘看着她:“如此说来,姑娘与在下心照不宣,萧某也是为此而来……”

    “所以才说,我们才是同一路人呢。”

    “不,我们不是。”

    两人言辞微妙,并肩而行,一路上,萧尘眉宇微锁,看样子,果真是五大古派下面都镇压着一个未知存在,但是怪就怪在,为何偏偏是五大古派……

    无音寺,昆仑派,蜀山派,千羽门,太清门……

    到暮色将近时,两人找了一间山洞,洞前有着一座翠绿小湖,两边草木旺盛,奇花绽放,比起昆仑冷冰冰的雪洞,这里却是好了许多。

    “萧公子可否知道,穿过蜀山山脉,便是号称有进无出的十万大山?”素怜月坐到一块干净的石头上,抬头看着萧尘问道。

    “穿过十万大山,再飞过一片海域,传闻有一方异境,在修罗海的对面,那里是天之尽头,离恨天所在。”萧尘看着她,又问道:“姑娘为何突然提及这个?”

    素怜月嫣然一笑:“没有啊,之前想去十万大山看看,可是小女子孤身一人,不免有些害怕,不知公子……”

    “奉劝姑娘一句,那里也许并没有什么好看的。”

    萧尘冷冷说着,随后独自走到一方石壁下盘膝运功,前些日他大动真元,尽管这两日路上有曾运功调息,但依然还不够。

    素怜月见他不理自己了,便自个儿哼着小曲,百般无聊之下,索性起身往外面去了,过得片刻,不知从哪找了一只剥洗干净的野鸡回来,自个儿架了个火堆慢慢烤了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接近中夜时,萧尘终于抵不住一股困意,靠着石壁睡了去,梦里不知身在何处,仿佛又回到了玄青门。

    只是如今,七座险峰皆已下沉了不少,萧尘清醒了一些,不是玄青门,而是玄青门落于东洲的遗址。

    夜色下,一切都仿佛变得诡异了起来,原本曾经的修仙之地,如今埋藏在无人知的荒野里,看上去竟是如此的诡异,森然,可怕……

    萧尘身体悬在半空中,慢慢往下飘去,接近山体时,竟然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魔气,他将神识探出去,却只听得一个恐怖的声音响起。

    “苍生负我,苍天弃我,以我魔魂,铸我魔身……你们五个,逃不了的……”

    那声音仿佛来自地底深处,令人头皮麻,萧尘猛然一惊,立时惊醒了过来,醒来时现素怜月正往自己身上搭着一条小毯子。

    “公子醒醒,公子怎么了?”

    萧尘脸色仍有些煞白,背后冷汗涔涔,刚才梦里面的一切太真实了,玄青山下,怎么会有一个如此恐怖的魔?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恢复过来,拿了拿盖在身上的毯子,道:“多谢姑娘,方才萧某为梦魇所困,幸亏姑娘及时将我叫醒。”

    素怜月轻轻一笑,坐到他旁边,轻声道:“承蒙公子次次相救,小女子这又算得了什么,只盼公子勿要再为上次昆仑一事耿耿于怀就好啦……”说到最后,向他看了去,媚眼如丝,含情脉脉,仿佛要将这满地的月光也化作水一般温柔。

    萧尘凝神不语,过了一会儿,突然神色凝重的道:“我突然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萧尘站起身来,看着素怜月,凝重的道:“五大派,每个门派之下,都有着一个未知存在,但究竟是什么,却连其历代掌门人也不知晓,姑娘不觉得奇怪么?”

    这一刻,素怜月脸上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萧尘细细回想起来,昆仑派那边,似乎真的连天机子这等人物,都不知道他们昆仑山下究竟有着什么。

    而无音寺那边,四大神僧还有扫地僧原本以为镇魔塔下镇压着最厉害的魔就是萧宁了,却没想到整座无业山下,竟然有着一个他们不知道的存在。

    而千羽门,千羽门同样有着这样一个不死存在,晓月每次很少提到,上次他在昆仑也没问千羽霓裳,就算问了,千羽霓裳也绝不可能如实告知,那千羽门下面的又是什么?恐怕千羽门的人同样不知道。

    至于太清门,萧尘不了解太清门,但想必也绝对有着某个未知存在,最后便是这蜀山,蜀山上下恐怕已经得知他们寒天峰下有着什么存在,但都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就和其他四派一样。

    五大派,每一个门派的山下都有着一个连他们也不知晓的存在,这未免也太诡异了,这绝不是巧合!

    倘若按照常理去推测,一般人定是认为这下面封印着一个远古大魔,但是,若不按照常理去推测呢?那这下面的究竟是什么?

    山洞里,两人神情凝重,萧尘眉心深锁,这一切的一切,仿佛看似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但实际上就像是姬家那几件看似毫无关系的事情一样,到最后才现,原来竟是缠绕在一起,有着不可分割的紧密联系。

    而五大派的这一切,隐隐中似乎都指向了数千年前。

    数千年前,仙元末年与开元初年那一段时间,至少有着几百年上千年乃是一个空白期,无人知道当时究竟生了什么,似乎一切的真相,都被有意的抹去了,不给后世留下任何一丝线索,而究竟是谁,谁要刻意抹去这一切?

    月色,越来越浓了,夜,仿佛又深沉了几分,素怜月仔细观察着萧尘脸上的神情变化,不言不语,就在这时,整间山洞忽然轻轻颤抖了一下。

    震动虽轻,但却来得十分的突然,毫无征兆,而地底下,仿佛也传上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魔?心魔?何为魔?”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