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七百七十二章 暗夜怪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人上到阁楼,姬无悔走到屋门前,轻轻敲了敲门,柔声道:“依依,爹爹和萧城主来了,我开门了。[随_梦]小说WWw.SuiMеng.lā”

    屋里的哽咽声停止了,姬无悔向萧尘看了一眼,轻轻推开房门,屋中一股似兰而淡的馨香随即飘了出来。

    但见屋中陈设素净典雅,梳妆台整整齐齐摆放,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百花屏风,确实是女儿家的闺房,只是连一个丫鬟也没有,略显几分清冷。

    屏风后面是一张精致的雕花小床,床帘乃是由上好的天蚕丝织成,床头两边挂着一些铃铛,布偶等小物件,大概是姬怜依小时候唯一的玩伴吧。

    萧尘走到屏风这边,向床上坐着的姬怜依微微拱了拱手:“姬小姐。”

    姬怜依眼眶红红的,睫毛上还挂着几颗珠泪,抬起头来,轻声道:“怎么是你……”

    姬无悔微微一怔,向萧尘看去:“萧城主见过小女吗?”

    萧尘轻轻一笑,见屏风下的地板有着一道红线,想必是任何人都不能穿过红线与姬怜依接触,为避免姬无悔为难,说道:“请姬庄主在外小侯片刻。”

    姬无悔眉头紧皱,他身为庄主,所以即便是女儿罹患绝症,他也不能穿过红线慰问,此时见萧尘如此善解人意,便即点了点头。

    萧尘跨过红线,向小床走去,姬怜依微微蹙眉,道:“你……你不要过来……”

    萧尘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他并不相信什么诅咒,他只相信一个真理——事出无常必有妖!

    姬无悔站在红线外面,眉心深锁,若非已无别法,他也不会让萧尘冒此大险,这些年与姬怜依接触过的人,哪怕本领再大,也没有逃过一劫的。

    萧尘缓缓坐到床沿边,立时闻到一股淡淡的女儿香,轻声道:“姬小姐,请将手给我。”

    姬怜依娥眉微蹙,脸上仍然泛着点点泪光,紧紧握着手心,不肯从被子里拿出来,姬无悔皱眉道:“依依,听爹爹的话,萧城主非一般人,定能医好你的病的……”

    闻言,姬怜依这才抬起头来,看了看萧尘,她对昨晚突然遇见的这个男子有一丝丝好感,但这只会让她害怕,害怕自己会害了萧尘。

    萧尘看着她轻轻笑了笑,将手伸出,点点头道:“恩。”

    姬怜依轻咬朱唇,这才慢慢将手臂从绣花被里拿出来,慢慢向萧尘递去,便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姬春秋的疾喊声:“萧城主!”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姬怜依吓得一下又将手缩了回去,萧尘眉头一皱,起身向屏风那边走了去,只见姬春秋忙不迭的跑了进来。

    姬春秋瞧见屋中情形,立即向姬无悔瞪去,叱喝道:“胡闹!”话末又向萧尘看去:“萧城主,你快出来。”

    原来是之前那青袍长老怕萧尘出事,所以去通知了他,此刻外面那几位长老都在,姬夜雪和姬若离也在,但都不敢进屋。

    姬夜雪凝眉道:“萧公子,你先出来吧,我妹妹她……你不会明白的。”说话时美目流盼,明艳动人。

    然而,萧尘只是淡淡向她看了一眼,又收回目光向姬春秋看去,皱眉道:“姬家主请放心,萧某不会有事,请家主暂且回避吧。”

    姬春秋神色着急,忙道:“萧城主,你不明白,怜依她……”

    不待话说完,萧尘刷的一下将屏风拉上了,这回似乎真有些生气了,不悦道:“姬家主,萧某都不担心,你又担心什么?纵使萧某不幸出事,我风云不动城不还有十万大军么?诸位请回吧,单家我会帮忙对付,姬小姐的病,我也一定会治好。”

    一番话将外面所有人都说得呆若木鸡,姬怜依是他们姬家的人,但他们姬家的人都放弃了,然而这个与姬怜依素昧平生的年轻人却还要极力去挽救。

    姬春秋还待言说什么,萧尘手一伸道:“姬家主请回吧,出了问题自然要寻求解决之法,而不是……不问苍生问鬼神!”

    最后一句话语气说得颇重,外面几位长老皆是一颤,姬家无人敢如此跟家主说话,恐怕也只有萧尘敢这样当头棒喝了。

    姬春秋不禁一愣,没错,姬家从三百年前开始,就莫名其妙出现了姬怜依这种情况,当时他们怎样也找不出原因,所以只能认定为诅咒,后来便彻底归咎于诅咒了,连原因也不去找了。

    “唉!”

    姬春秋重重一叹,今日被萧尘这般当头一喝,终于心生惭愧,屋子里的是他的亲孙女,可他却找不出任何解救办法,只能听从上一辈长老的话,是诅咒,是无人能破的诅咒。

    “萧城主既然心意已决,那么有任何需要的,可以知会老夫一声。”姬春秋叹息一声,说罢向旁边小儿子道:“无悔,你跟我出来吧。”

    两人去到门外,姬夜雪仍然看着屋内屏风,此刻的眼神竟然带了几分妒忌,心中道:“我姬夜雪哪里不及她了,你宁可守着这个病秧子,也不愿多看我一眼!她姬怜依除了会装可怜,还会什么!”

    姬夜雪心中妒火越炽盛,旁边姬若离见她眼神不对,拉了拉她衣袖,示意走了。

    待所有人都走后,小阁楼终于安静了,萧尘转身向小床走去,轻轻坐到床沿边,柔声道:“怜依姑娘,别怕。”

    姬怜依脸上珠泪不断,往里面坐了坐,摇头哽咽道:“我是一个不祥之人,只会不断给身边的人带来灾祸,萧公子,你走吧,我不想害了你……”

    萧尘叹了声气,人生之短,不过百年,而她却只有短短二十年的生命,刹那芳华,无怪昨夜会哀叹蜉蝣朝生暮死,但这什么诅咒,萧尘仍然不相信这种荒诞无稽的说法。

    片刻后,等姬怜依稍稍好些了,萧尘按住她手腕,渡入一丝真元,闭上眼以神识去感应,过了盏茶时间,姬怜依轻轻蹙着眉,这些年从未有人这般与她近距离接触过,还是一个陌生男子。

    又过了一盏茶时间,萧尘睁开眼,轻轻笑道:“无妨,姑娘暂且歇息一晚,明日萧某再来探望姑娘。”

    姬怜依仍是柳眉微蹙:“可是……你不怕我身上的诅咒吗……”

    萧尘摇头轻轻笑了笑,慢慢扶她躺下,又轻轻替她盖好被子,一边道:“我说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姑娘信吗?”

    “啊,那你……”姬怜依向来单纯,竟是一语当真,萧尘轻轻道:“姑娘早些休息,明日萧某再来。”说罢,微微一笑,转身往屏风外面而去。

    姬怜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这一刻,眼眸里也仿佛泛起了涟漪。

    离开阁楼后,萧尘神色立时变得异常凝重了,方才他仔细探查了姬怜依的情况,现姬怜依似乎确实像是身患绝症命不久矣,但诅咒什么的还是太过荒谬,他需要回去翻翻药王经,看能否找到解救之法。

    到得外面,姬无悔已是心焦如焚,这时见他终于出来了,急忙问道:“萧城主可否看出小女所患之疾?”

    萧尘眉宇深锁,问道:“令爱确实身患……怪病,但是我想知道,这三百年来,与令爱身患相似之病的,都是哪些人?”

    他这句话的意思,便是想要去翻翻姬家的族谱,姬怜依确实像是身患绝症的样子,但“诅咒”一说太过荒谬,这种绝症也不像是遗传,否则不会只从三百年前才开始,恐怕一切都是有人为之。

    姬无悔眉头紧皱,脸现为难之色,姬家的族谱,岂能随便让外人翻阅,但是如今已无别法,久虑之后,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好。”

    今夜星月黯淡,冷风似霜,姬无悔去到藏书楼,将几名守卫打走了,萧尘这才从树林里现身,与他一起进到藏书楼。

    姬家支脉颇多,族谱并非只一两册,姬无悔找来十几本厚厚的册子,有好几本已经布满灰尘,萧尘随手翻开一本,好巧不巧,正好翻到了三百年前第一个被“诅咒”的女子。

    “姬悦,三月初九生辰……”

    萧尘看着族谱上的名字,自言自语念着,说话间,姬无悔又递来其他几本已经翻好的册子,萧尘往上面一看,顿时一凛,上面每一个被“诅咒”的女子,皆是三月初九的生辰。

    “令爱可否也是三月初九的生辰?”

    姬无悔点点头:“没错,每一个身患绝症之人,都是三月初九的生辰。”

    萧尘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了,姬家支脉颇广,即便出现许多同一天生辰之人也并不奇怪,怪就怪在,这些被“诅咒”之人,竟然都是同一天生辰,确实像极了诅咒。

    但这个世上,很多事情往往越是像什么,到最后,都是似是而非,所以此刻萧尘更加断定了,这绝非什么诅咒。

    就在这时,窗外忽然吹进来一阵阴风,萧尘神识敏锐,立即察觉外面有人,低声喝道:“谁!”话未落,身形一动,已跃窗而出。

    “萧城主!”姬无悔也惊了一惊,立时展开轻功飞了出去,但他功力远不如萧尘,眨眼间便跟丢了。

    “谁!站住!”

    萧尘将凌仙步施展到了极致,向前面那道黑影追去,但这道黑影的度竟然不在他之下,可以肯定,这人的功力也绝不在他之下。

    萧尘不禁微微一惊,姬家竟然隐藏了如此一个高手,对方的气息,似乎与他昨夜感受到的那另一股异样气息,隐隐相似。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