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七百七十一章 诅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为什么……为什么都说是我给族里带来的灾难……”

    女子蹲在幽潭边上,声音听来凄恻哀婉,哭声也断断续续,珠泪滴落水面,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萧尘不禁心中一恻,白天他只见过姬若离和姬夜雪,此刻这女子是谁?正自凝神间,不小心踩中一根枯树枝,那树枝的声音在如此幽静的环境下,听来尤为清晰。

    潭边白衣女子立时惊觉有人,起身向大槐树这边望来:“谁?”

    萧尘暴露了,不得不走出去,待看清她的模样后,不禁微微一怔,她的脸色怎会如此苍白,说道:“姑娘莫怕,我不是坏人。”

    那女子见树后竟然一直有人,起初惊了一下,但等看清萧尘的模样后,见他面相不似歹人,这才稍稍宁定了下来。

    但此地无人,她多少还是有些不安,小心翼翼问道:“你……你是谁?”

    声音里仍然带着几分哽咽,不禁让人听了有些心疼,萧尘拱手道:“在下姓萧,单名一个尘字。”

    “萧……尘,你就是白天爷爷请来的人吗?”女子看着他,此时已经放松了几分警惕。

    萧尘点头一笑:“恩。”

    此刻女子眼中仍是泪光闪烁,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微风徐来,单薄的衣衫贴在她细细的手臂上,实是天见犹怜,让人心生怜惜。

    萧尘往前走了几步,轻声道:“夜已深,姑娘为何一人在此哭诉伤心事?”

    女子转过身看着幽幽潭水,吸了一下鼻子,轻轻道:“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声音里带着几分凄恻,萧尘不禁心中一酸,他见过许多女子,却从未见过如此惹人怜惜的女子,这女子身上,有一种他说不清的感觉,不同于常人。

    “抱歉,是在下唐突了,还未请教姑娘芳名。”萧尘看着她柔弱的背影,轻轻道。

    “我叫怜依。”女子轻轻说着,说话时又慢慢蹲了下去,静静的看着潭水边几株水草。

    “怜依……”萧尘在心中轻轻叫着这个名字,仿佛只这个名字,便教人忍不住怜惜。

    在心里轻轻一叹,萧尘顺着她的视线看了去,只见潭水边几株水草上,伏着几只生着洁白羽翼的小虫子,这些是蜉蝣,这时出生,到了暮落时分便会死去,生命只有短暂的一天。

    这时,忽听姬怜依幽幽的道:“蜉蝣之羽,衣裳楚楚,蜉蝣掘阅,麻衣如雪……”

    声音凄恻婉转,萧尘不禁心中一恸,为什么,为什么她竟会为这些朝生暮死的小虫子而悲哀。

    蓦然间,萧尘微微一怔,倘若人不能成仙,于这世间,终究不过百年时光,与这些朝生暮死的蜉蝣又有何异?

    世人皆想长生不死,所谓长生不死,其实就是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自己当年生死不离的挚友,如今还剩下谁……

    这一刻,萧尘也不禁为悲伤情绪所感染了,轻轻坐到姬怜依身旁,柔声问道:“姑娘还好么?”

    姬怜依抬起头来,美目里仍然泛着盈盈泪光,摇摇头,向旁边靠了靠,柳眉微蹙,道:“我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你……你不要离我太近……”越往后,声音越低,到最后,低着头,声若蚊吟。

    萧尘静静的看着她,这一刻仿佛能感受到人世间还有另一种孤独,不是沧海桑田故人皆逝,而是眼前的这个女子。

    微风徐来,带着淡淡草木芬芳,萧尘起身道:“夜深天寒,我送姑娘回去吧。”

    姬怜依站起身,摇了摇头道:“不……不用了……”说着往来时路去了,走出三五丈远,又回过头来:“你……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们见过。”说完后,便低着头走了。

    萧尘静静望着她月光下渐行渐远的身影,叹息一声,向那水潭边看去,轻声道:“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归息……”

    片刻后,萧尘又抬起头来,望着后山的方向,那里传来的阵法波动犹在,但是这股波动十分异常,有些说不清楚,仿佛是一座空阵,失去了阵灵的空阵,而且还有另一股异样的气息存在,若有若无。

    此刻他眉宇微锁,这个姬家,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月落星沉,他也不去后山了,回了别院,脑海里依然浮现着刚刚姬怜依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一时间,竟然挥之不去,他也不知为何,仿佛这个姬怜依,也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次日,萧尘依然去到密室与诸位长老商议对策,到暮色时分才回别院,回去途中,经过一间花开似锦的庭院时,忽闻里面有争吵声传出。

    “请诸位长老再给我一年时间,依依只是生病了,绝不会连累族人……”

    说话之人是个中年,语气哀恻,萧尘停下了脚步,这声音他认得,是埋剑山庄的庄主,也就是姬春秋的小儿子姬无悔,身为庄主,但此时却仿佛带着一丝哀求的语气。

    随后又只听一个老者冷冷道:“姬无悔,你身为庄主,你心里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她并不是得了什么怪病,下月十五,月圆之夜前若不将她送走,我姬家这次免不了灭顶之灾,两千年的基业,不能毁在你手上!”

    “不,不会的,依依只是从小身子不好,她并没有什么错,况且这次家主请来了风云不动城的城主,一定会助我姬家化险为夷的……”姬无悔脸上神色凄苦,说到后来,也不知如何说下去了。

    一名红袍老者一拂衣袖,冷冷道:“哼!风云不动城的城主!难道他是神仙下凡不成!我也没见他有三头六臂……”

    “诸位,在说什么?”不待那老者把话说完,萧尘已经出现在了院子门口。

    院子里的几人皆是一愣,方才的一切,萧尘在外面都听见了,蓦然间又想起了许多年前在萧家的事情,那时他无法习武,几个长老要将他逐出,萧亦凡苦苦与那几个长老哀求。

    “姬庄主。”萧尘双手负在背后,向姬无悔走了去。

    姬无悔微微一拱手:“萧城主,你来了。”

    萧尘微微颔,向几个长老看去,先前那红袍长老冷冷道:“萧城主,这是我们姬家的家事,还盼你勿要……”话未说完,旁边另一个青袍老者拉了拉他衣袖,示意勿要得罪了家主请来的人。

    萧尘淡淡笑了笑,向远处一座雕花小楼阁看去,只听里面仿佛有细细的哭声传来,萧尘收回目光,向几个长老看去,淡淡道:“方才听几位说,姬小姐得了怪病,萧某不才,正好略通医术一二,不知可否让萧某一看?”

    姬无悔一听此言,立时精神一振:“萧城主所言是真?”

    不待萧尘回话,那青袍老者道:“不瞒萧城主,姬怜依并非患病,而是……”说到此处,脸现凄苦之色,不再往下继续说了。

    萧尘淡淡一笑:“而是什么?”

    “是诅咒!”旁边的红袍老者冷冷道。

    萧尘笑了笑,不以为然,向姬无悔看去:“姬庄主可否让萧某替令千金一看?”

    姬无悔先是一怔,随后立即摆了个请的手势:“好!好!萧城主这边请!”如今他差不多也是病急投医了,也不管萧尘是否真有本事,只管请了。

    萧尘正待踏步,后面青袍老者伸手道:“萧城主且慢!我等方才所言绝非凭空捏造,这些年接触过姬怜依的人都死于非命,这绝非危言耸听,萧城主,盼你听我一劝,你是家主万里迢迢请来的人,你不能有事……”

    言外之意,便是萧尘接下来还需要帮助姬家对付强敌,这个时候不能出什么乱子。

    姬无悔听后,这一刻也变得有些犹豫了,萧尘淡淡一笑:“有人说我生来命犯天煞,克父克母,结局注定众叛亲离,兴许,和姬小姐这诅咒相互抵消了也说不准呢。”

    后面几人见他不以为然,皆是一怔,待他走后,红袍老者才冷冷道:“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天不怕地不怕,让他去好了!”

    青袍老者眉头紧皱,摇摇头道:“此事不妙,还是尽快告知家主为好,他要助我姬家御敌,此时绝不能出任何岔子。”

    ……

    萧尘随姬无悔往小阁楼走去,问道:“可否请姬庄主详细说下千金的事情?”

    姬无悔脸上神色凄苦,叹道:“怜依自幼罹患绝症,早些年我四处寻医无果,后来才得知……”

    “得知什么?”萧尘停了下来,手一拂,在小阁楼四周布下隔音结界,向姬无悔凝重的问道。

    姬无悔闭上眼,脸上神情痛苦,深吸了一口气,娓娓道:“听长老说,是家族诅咒,我特地去翻了族谱,现从三百年前开始,姬家每一代里,都会有个女儿活不过二十岁,而到了依依这里,甚至与她接触过的,无论是人还是猫狗小动物,过不了多久都会莫名死去,没有一个逃得了……”

    说到此处,姬无悔睁开眼,向萧尘看去,满脸愁容的道:“那萧城主你看……”

    “无妨。”萧尘手一抬,向那幽静的小阁楼看去,缓缓道:“萧某说过,我的命,硬得很,令爱这诅咒,也未必咒得了我。”

    话到最后,只见他眼神变得有些锐利了起来,手一拂,撤去了结界,心想这个姬家绝不寻常,很多事情未必全部告诉了自己,说起来,这两日似乎也一直没有见到晓月。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