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九十八章 疗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红瑶眼神越的恐怖,上官云飞足步一动,瞬间拦在了她的面前“你先不要冲动。<随-梦>小说щww.suimeng.lā天籁小说WwW.⒉”

    这个时候才能看清上官云飞的模样,却是一名皱纹满面,头花白,年过八旬的老者,当然,这只是他易容后的模样。

    红瑶冷冷看着他“怎样?”

    上官云飞道“时机既已错失,便不可再来,等她恢复后,你一个人不是她的对手。”

    红瑶眉心一凝“不是还有你么?”

    上官云飞咳嗽了一声,道“你刚才不也说了,她那边不还有一个萧尘么……”不等他话说完,红瑶仰头一笑,轻蔑道“原来你怕了?”

    上官云飞冷冷一笑“怕?他不过一介莽夫,我会怕他?只待我神功大成即可,倘若现在贸然前去,便是与他那等莽夫无异了。”

    “那现在怎么办?”红瑶有些不耐烦的道。

    上官云飞眼中闪过一丝阴险,阴恻恻笑道“你不必着急,我倒是有一计,会如你所愿的……”说着走到她身旁,附耳低语了几句。

    红瑶听完后,眼中寒芒一闪,目光越变得似蛇蝎一般狠辣,冷森森笑道“好,好得很……”

    ……

    山洞里,素怜月之前犹豫要不要立即离开,但是萧尘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无法离开,犹豫了半天后,素怜月终于还是选择留下来,谅必红瑶也没那个胆子敢再杀回来。

    “怎么办!死小子快撑不住了!”芝峦急得在山洞里走来走去,话末又要狠心去咬爪子。

    素怜月正在替萧尘的伤口上药,伸手将他一拦“不行!他现在承受不了你的血了,反而会害了他。”

    “那……那怎么办?”芝峦看着躺在石板上的萧尘,此时萧尘脸上忽红忽白,体温时而炙热烫人,时而又寒冷无比,着实怪异到了极点。

    素怜月凝神不语,她已经将萧尘上身的衣服敞开了,上面三道恐怖的剑伤清晰可见,只差一点便能穿心而过。以往任何时候,萧尘的伤口都能自主愈合,但是偏偏这一次,这三道剑伤却迟迟不肯愈合。

    素怜月眉心越锁越深,她现在的玄阴功也没有办法了,刚才她试图替萧尘运功疗伤,但现萧尘体内仿佛有着两股乎想象的力量在抗拒着她。

    其中一股乃是至阳,另一股则是至阴,现在是至阳这股力量占据了上风,所以此刻萧尘的身体滚烫,如同烧着了的火炭一般,连这洞里面千载不化的寒冰都开始滴水了。

    “猫仙,你去这山峰顶上帮我采摘一朵雪莲来。”沉思细想了片刻,素怜月冷静开口说道。

    “要雪莲做什么?”

    “我现在替他运功,你去采来便是。”

    “哦,好!”芝峦展开翅膀,正要飞出去,但又有些怀疑,素怜月见他不放心自己,说道“你放心,萧公子于我有恩,我绝不会加害于他。”

    芝峦听后,这才肯放心出去,待他离开后,这山洞里便只剩下素怜月跟萧尘两人了,素怜月凝视着萧尘,手指轻轻抚摸在他坚实的胸膛上,看着上面三道恐怖的剑伤。

    她有些不明白,是真的不明白,上次在天元城,萧尘有机会脱身,但最终也没有丢下她,那时她以为萧尘定是有着什么目的,可是后来经过观察,萧尘并没有什么目的,却为何肯次次舍命相护?

    素怜月渐渐蹙眉,眼神也逐渐变得柔和了起来,她有自知之明,眼前这个男子,身边珠环翠绕,美女如云,他并不是喜欢自己,更不是什么贪图美色。所以她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以媚功将其魅惑,因为这根本不可能,反而还会令对方心生反感。

    可又究竟是为何,使得他如此舍命相护?

    素怜月眉心渐锁渐深,外面许多自以为聪明的小辈都说萧尘只是一介莽夫,可是她却清楚,她清楚萧尘心中的澄明,对眼前的局势洞若观火,又岂是那些自认聪明的小辈可以相提并论?

    她从来没认为过萧尘只是一介莽夫,可是她唯一不明白的是,萧尘明知道自己是在利用他,为何还肯如此相助自己?

    她越的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这种感觉,说不清楚,像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只要有他在,就会感到很安全。这绝非那些看似很聪明,却只会耍小聪明的人可比,那些惯耍小聪明的人,是永远也不可能真正带给一个女人安全感的。

    不知不觉间,连素怜月自己也没察觉到,她的眼神逐渐变得温柔起来了,过得片刻才猛然一惊,心道“素怜月,你在想些什么?这个男人,你想都不能多想一下……”

    素怜月背后蓦然惊起了一身冷汗,这时萧尘也悠悠醒转了,似是恢复了几分神智,但脸色仍自苍白,嘴唇有些干裂。

    “公子,你醒了。”素怜月见他醒了,慢慢将他扶着坐起来,又从旁边捧起一把冰雪,放在手心里融化成水,慢慢送到他嘴边,小心翼翼喂他饮下。

    萧尘喝下雪水后,逐渐恢复了几分清醒,微微睁开眼,见是素怜月扶着自己,立时眉头一皱,动了动苍白干裂的嘴唇“怎么是你……萧某无须你……”

    素怜月蹙眉道“我知道你恨我之前一人离去,等会猫仙把雪莲采回来,我替你运功,算我还你一个人情,以后我们不再相见便是。”

    其实昨晚她一人离开,有一半原因还是因为看到莫家的人来了,她怕萧尘最后会丢下她不管,所以才趁机跑了。

    此刻,萧尘用力去掰她手,但使不出力来,意识仍是有些模糊,说道“不用,你我今日已经互不相欠,因果已了,从此恩断义绝……”话一说完,马上又晕厥了过去。

    素怜月又慢慢扶着他躺了下去,柳眉微蹙,心想他现在似乎不像是在与自己置气,而且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因果已了?什么叫做恩断义绝?何时有过恩义?

    素怜月越想越觉得事情奇怪,开始细细去回忆,从认识萧尘到现在,仿佛始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究竟是哪里不对……

    是了!

    素怜月猛然一惊,就是上一次去灭了长生谷后,然后追杀玄虚子,莫名其妙晕了过去,自醒来以后,就现萧尘一直怪怪的,而那次自己的玄阴功究竟是如何突破障碍的,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难道……难道……

    素怜月越想越觉得事情奇怪,甚至那次,有几个星火刹那,萧尘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难道……难道自己……

    “雪莲我采回来了,小子好些了没?”

    正当素怜月凝神细思之际,芝峦带着一朵昆仑雪莲回来了,素怜月回过神来,道“他刚刚醒来一次,你把雪莲给我。”

    当下,素怜月也不再去想那些事了,将芝峦采摘回来的雪莲喂萧尘服下,以雪莲的寒气暂时压制他体内那股灼热之气,再以玄阴功替他运功,如此过了半个时辰,萧尘仍不见好转。

    素怜月眉心越锁越深,现在连她也不清楚为何会这样了,这三剑虽然厉害,但也不至于把萧尘伤成这样吧?

    而且,她隐隐间感觉萧尘体内仿佛有着一丝丝极其诡异的力量,但她无法探清那究竟是什么,只觉得萧尘身上似乎处处都是秘密,怪不得连女帝都非常重视这个人。

    又过去半个时辰,萧尘仍然不见好,甚至气息越来越虚弱了,芝峦睁大了眼睛“你到底行不行啊?”

    “你别急!”此刻素怜月神情变得越来越凝重了,因为她刚刚替萧尘运功时,有那么一刹那,突然感受到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

    不知是否感觉错误,那股力量仿佛来自太古三皇之一的伏羲,隐隐间要冲破他这具身体一般。

    素怜月实是想不透,萧尘身上的秘密,仿佛越来越多了。

    一直持续到天亮,萧尘仍不见好转,甚至再也没醒来过,仿佛陷入了一种深沉睡眠一样。

    素怜月已经尽力了,她花了大半夜的时间,连自己身上的伤都顾不得处理,但眼下是真的已经没有办法了。

    外面天已经大亮了,阳光照射进来,在洞内的冰面上来回反射,使得整间山洞金光粼粼。

    “我要走了。”素怜月忽然起身说道,脸上带着几分看不见的倦容。

    芝峦愣了愣,看着她道“可他是为了救你,才弄成现在这样,你走了,他怎么办?”

    素怜月眉头紧皱,看着萧尘,心道“萧公子,对不起,你昨夜之情,素某此生不知还否有机会相报,但是现在,我不能让红瑶抢了先机……抱歉。”

    “素怜月!你怎如此无情无义!”

    在芝峦大吼声中,素怜月还是离去了,片刻间便飘然无影。

    若是从前,她不会丢下萧尘一人,但是如今,她能够不顾自己伤势,冒着红瑶杀回来的危险,耗费一夜真元为萧尘疗伤,已是极为不易了。

    即便服用了忘情.蛊,她也并非真的那般无情。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