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九十六章 红瑶来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清冷月光照进山洞,无声无息,两人都沉默着不语,过了一会儿,素怜月才轻轻动了动嘴唇“公子,我……”

    萧尘面无表情的转过身“狸猫精,走吧。~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好!死也不跟她在一起!”芝峦也气鼓鼓的,扶着萧尘便要往外走去,外面冰天雪地,寒风呼啸,几片雪花吹了进来,打在萧尘脸上,冰冰冷冷的。

    “公子!你等等……”素怜月手一伸,莲步轻移,瞬间站在了他身旁,蹙眉道“你伤得很重,我先替你疗伤……”说着,掌心真元一运,便要往他肩膀按去。

    萧尘手一抬,将她挡住,转过头冷冷看着她“不必劳烦碧寒仙子了,你是魔道中人,我是玄门中人,下次再见,无须留情。”

    “下次再见,无须留情……”

    冰冷的话语,回荡在冰冷的山洞,冰冷的月光,照耀在两人身上。

    素怜月愣住了,心里忽然一阵疼痛,犹似刀割一般,这样一阵毫无来由的心痛,使她眼眶里毫无来由的聚起了泪水。

    她也不知为什么,眼前这个男子,自己分明对他一点感情也没有,每一次都只是想着如何利用他罢了,每一次都是虚与委蛇,可是这一刻,为什么心会痛,究竟是为什么……

    就好像,永远失去了什么,永远也……回不来了。

    “公子!你等等……”

    就在萧尘快要走远时,素怜月又冲了上去,拉住了他的手臂,眼泪打转,声音哽涩“我,我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看见莫家的人来了,我怕……我以为你会丢下我一人,所以……”

    这一刻,她也不知为何要说出这些话来,为何要去解释这么多?眼前这个人,已经身受重伤,再无任何利用价值,他是走是留,是生是死,与自己有何干系?自己这一次来昆仑,是有任务在身的……

    但是现在,为什么,为什么心中歉意如此之深,究竟是为什么……

    风,冷冷的吹着,吹起几片雪花,无声飘落在二人的头发上,肩膀上。

    萧尘停下了脚步,慢慢抬起手,慢慢的将她手拿开,一句话也不说,这一刻的眼神,并不算冰冷,只是有些木然。

    “公子……”素怜月仍是保持着向他伸手的姿势。

    风雪渐渐大了,萧尘脚步有些摇晃,芝峦忽然灵机一动,这个时候自己也跟着这死小子发什么傻?现在外面天寒地冻,死小子受伤这么严重,出去只会被冻死,这妖女既然肯救人,那还走什么走?

    想到此处,芝峦立即扶着萧尘又转了回去,故作一脸气愤的道“不对!凭什么要我们走?这山洞又不是她的,要走也是她走,死小子,跟我回去!”话一说完,直接提起萧尘又往洞里飞了回去。

    萧尘此刻已然十分虚弱,也挣脱不开,回到山洞后,芝峦扶着他盘膝坐在一块冰冷的石板上,素怜月也走了过来,蹙眉道“我先替你看看伤势。”说着,轻轻坐到了他旁边,正要伸手替他把脉,萧尘却将手一伸“不必了。”

    说完后,萧尘盘膝坐好,双掌平摊,齐放在丹田处,闭上眼假意运功自行疗伤,其实他现在根本连一丝真元也提不起来了,何以自行疗伤?

    素怜月慢慢将手收了回去,垂首不言不语,而芝峦站在一旁,心知萧尘性子极倔,只怕此刻无论怎样劝说也无用,甚至还反会激起他的牛脾气,只好先等他消了气再说。

    其实此刻,萧尘并不是在气什么,而是……而是不如就趁着这次,斩断全部一了百了,从此互不相欠,互不相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两个人,本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既然她都已经忘了,自己又何苦记得。

    深吸了一口气,萧尘不禁又回想起了当年,一个忘情蛊都这么厉害了,那当年自己服下忘情丹,把未央彻彻底底的忘了,那她后来又有没有回来找过自己,自己又是如何待她的……

    时至今日,他已经敢断定,当年玄青门终审之后,那次师父瞒天过海保住自己魂魄后,自己一定醒过来了的,但是往后又发生了什么,是完全不记得了。

    外面风雪不知何时停了,萧尘盘膝坐着,虽然一直保持着运功的姿势,但气息却是越来越微弱了。

    旁边芝峦急得不停走来走去,时而瞧瞧他,时而又瞧瞧素怜月,但偏偏这两人,这回谁也不先开口了。

    最终素怜月皱了皱眉,虽然此刻她心里面,刚才那股莫名其妙的心痛感和歉意感现在都逐渐淡去了,甚至隐隐间已经荡然无存,但是今夜终究是萧尘来救自己,自己却弃他于不顾。

    想到此处,素怜月最终还是皱了皱眉,先开口道“好了公子,先让我替你疗伤吧,等过了今晚,你我以后不再见面便是,我本就是魔道妖女,本就无情无义,你又何必与我动这份气……”说到最后,声音渐低,最后自嘲般的笑了笑。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睁开眼来,凝视着外面冰冷的月光,依然是那两个冰冷的字“不必。”

    他并不是在动什么气,而是要斩断,就彻底斩断,人人只道冤冤相报何时了,那恩恩相报,又何时了,因果既已了结,就不要再添因果。

    洞外的冷风吹了进来,吹动二人发丝轻轻飘动,芝峦终于忍不住了,用力一跺脚,道“死小子!明明就是你为救她才受的伤,你跟她客气做什么!”说着,便走过去,将萧尘按着,然后又转过头看着素怜月“我按着他,你来动手!”

    素怜月犹豫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正待移身过去,萧尘忽然冷冷道“你们两个,如果觉得可以的话,就来试试吧。”

    素怜月的双手僵硬在了半空中,芝峦一咬牙,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二人一猫就这样沉默着,大概又过了半个时辰。

    外面月亮渐渐下沉,月光将整个山洞照得更加澄净明亮了,可以清楚看见素怜月微微跳动的睫毛,可以清楚看见,萧尘缓缓起伏的胸膛。

    忽然间,外面一阵风响,那阵风响在如此静谧的环境中听来尤为清晰,仿佛越来越近,素怜月立即起身,手持紫玉箫警戒了起来。

    便在这时,外面忽然穿来了一个妖娆妩媚的轻轻笑声“姐姐,你在这里面吗?”

    听见这声音,素怜月凛然一惊,是红瑶来了,平日里她自然不会惧怕红瑶,但是眼下,眼下她重伤未愈……

    不过听刚刚那声音,红瑶使用的应该是千里传音之术,她本人此刻应该还在十里开外,一时半会儿不会立即到来。

    很快,素怜月冷静了下来,现在第一件事情是处理萧尘,绝不可让红瑶看见萧尘在此,思忖及此,四下里一看,这里没有什么藏人的地方,也不可能现在让萧尘出去,唯独洞里面有块大石挡着,躲在大石后面不易教人察觉。

    “公子,你快躲到里边那大石头后面去。”素怜月转过身,压低声音说道,警惕了片刻又道“绝不可让红瑶看见我跟你在一起,否则来日她会去……”

    然而,萧尘却是无动于衷,淡淡的道“你的事,与我何干。”

    “你!”素怜月一咬嘴唇,眼见外面红瑶越来越近了,她不可能现在冲出去,否则必然引起红瑶怀疑,低声道“公子,之前是我不对,你现在先躲到石头后面去,其他的事,等我打发走红瑶以后再说行不行?”

    然而,萧尘依然无动于衷,便在这时,外面又传来了红瑶的妩媚笑声“姐姐怎不说话呢?”

    刚刚声音还在十里之外,转眼已不足五里,素怜月心中一惊,随即镇定下来,朗声笑道“妹妹这么晚了还不忘来探望姐姐,姐姐当真是好感动啊……”说完立即转过身,急道“公子快啊!她来了!”

    眼见萧尘依然仿若没听见一般,这一刻,素怜月眼中终于闪过一丝寒芒,杀机一闪而逝,手掌一抬,冷冷道“我不能让她撞见你跟我在一起,再不过去,我只能杀了你。”

    不料萧尘却只是淡淡的道“那你动手吧。”

    “你!”素怜月一咬嘴唇,这一掌终究是不可能拍得下去的,而这时,外面又传来了红瑶的笑声“姐姐不必客气,这些都是妹妹该做的,话说这么晚了,只有姐姐一个人吗……”

    声音已然不足二里,素怜月心跳渐剧,看了萧尘一眼,见他仍是不动,终于一狠心,转身背对着他,手往肩膀上一拂,整件衣裳便顺着她柔滑的皮肤落了下去。

    朦胧月光下,玲珑玉体依约可见,萧尘自是看不真切,只知她褪下了衣衫,微微一惊“你做什么?”

    素怜月冷冷道“我受伤了,需要褪去衣物疗伤,你喜欢看的话……就在这里看个够吧。”说话时,连贴身衣物也褪去了,月光下的身姿,美轮美奂,朦朦胧胧,只能依约看见柔美的轮廓。

    萧尘一皱眉,终于还是和芝峦躲到了那里边的大石头后面,不过之前他坐的石板上,却留下了一滩明显的血迹。

    素怜月见他终于躲到石头后面去了,总算松了口气,这也是无计可施了,才有此大胆一举,当下也不及穿衣,玉臂一拂,整间山洞立时弥漫了一层她特有的淡淡体香,以此掩盖萧尘留下的男子气息,同时也在那石头附近设下一层不易教人察觉的隔音结界。

    “这么冷的昆仑山,姐姐怎么不把衣服穿上呢,真是叫妹妹心疼……”

    红瑶终于来到了山洞口,脸上带着妖媚笑容,一步一扭的慢慢向素怜月走了过来。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