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八十一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冰冷的警告,令得附近所有人皆打了个寒颤,只见那女子娇颜之上,仿佛笼罩了一层又一层的严霜,世间,竟有如此的冰冷无情的眼神,而且还是一个美艳无双的女子。<随-梦>小说щww.suimeng.lā

    这一刻,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僵硬,即便是六月炎夏,天上也仿佛快要下起冰雪一般,萧尘双眉深锁,拉了拉女子的衣袖,小声道:“心儿……”

    女子,正是皇甫心儿,刚才发生的一切,她一直在天璇宫看着。

    皇甫心儿慢慢转过头,看着萧尘,这一刻的眼神,竟是如此冰冷,连萧尘也没忍住打了个冷颤,分开近两年,为什么却是这样冰冷无情的眼神……

    下一刻,皇甫心儿当着所有人的面,牵起萧尘的手,一步步缓缓向广场正首方向走去。

    两边许多弟子都屏住了呼吸,如此美艳的一个女子,眼神怎会如此冰冷可怕,即便是在场的许多老一辈,也感到一阵阵莫名胆寒,心想这个女子究竟何方神圣,她的气息竟是如此恐怖,远超那什么所谓的巅峰青年强者。

    萧尘被她拉着,一步步向正首大殿前走去,这一刻,感觉她的手心十分冰凉,是一种说不出的寒冷,心想她这两个多月,果然不是在闭关疗伤,而是在修炼绝情玄功,她的绝情玄功,究竟修炼到什么境界了……

    此刻所有人都不说话,素怜月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两人牵手渐渐远去的背影。

    萧尘回过头去,向她看了一眼,只是这微微一转头,立时察觉皇甫心儿手心用了一下力,然后是一个小小的冰冷声音:“还没看够么……”

    萧尘微微一怔,虽然面对群雄有些尴尬,但这一刻,心里却又感到暖暖的,她不让自己和素怜月走得太近,至少说明,她还是在意自己的。

    当然,皇甫心儿不让素怜月接近他,其实是看出了素怜月是在利用他。

    但是,若素怜月没有服用忘情蛊,也不会利用他。

    此刻,素怜月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倘若她没有服用忘情蛊,一定不会想着利用萧尘。

    而当某一天,她把这些记忆和感情全部找回来时,想起失忆时利用了萧尘,而萧尘明知她在利用自己,却又心甘情愿为她做那些事,也许,也许她会哭吧。

    一个女子,再怎样,坛主也好,宫主也好,当喜欢上一个人时,就会逐渐变傻。

    大概连素怜月自己也不知道是何时喜欢上萧尘的吧,也许是那次冰窟遇险,萧尘不离不弃,也许是那次她有机会杀死萧尘,最后却下不了手。

    五岳山那一次,萧尘断臂重伤,危在旦夕,她冒着被女帝发现的生死风险收留萧尘,那时说什么只是为了让鬼仙欠自己一个人情,大概只是她用来骗自己的话吧。

    上一次去长生谷,明知九死一生,她说什么只是为了铲除共同的敌人,只是为了一瓶玲珑毒,大概,大概也是骗自己的吧。

    很多时候,她也是身不由己,尤其是喜欢上一个不能喜欢的人,上次被困在塔中,她中了合欢掌后变得毫无理智,真的完全只是因为不受合欢掌控制么?

    那个时候她确实失去了理智和意识,但清醒的时候却为何又说什么要萧尘娶她一类的话,然后再一起自杀?

    没有别的原因,只因那个人是萧尘,是她喜欢的人。

    倘若那个人换成是莫少北的话,她还会这么说吗?只怕是得以片刻清醒之际,便自杀了,反正也要死,她便宁可早些死,也不会**一个不喜欢的人。

    ……

    随着皇甫心儿的突然出现,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但正魔两道的人也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商议起了噬魂妖花,噬魂妖花已经从最开始的普通凡人,渗透进正魔两道的修真人士了。

    而渗透进修真人士的噬魂妖花,呈现的方式便是丹药,丹药里面包裹着一颗种子,只要服下丹药,修为立时大增,但是种子也会在体内发芽,随着服药时间,功力会无限增长,然后大概一到三个月后,服药者会从胸口生出一朵奇异红花来,最后便是魂魄被摄走,花谢人亡。

    这丹药不知是何人在散播,许多人明知是走向地狱,但却受不了那种功力大增的诱惑,于是仿佛着了魔一般,带着侥幸心理,认为自己功力大增后能够反控制噬魂妖花,但结果是没有任何人能够控制得住,包括化神乃至大乘境的修者。

    噬魂妖花是近两百年来最大的一个谜,以前从未出现过,所以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查到线索,史籍里更没有任何记载,唯一的记载,便是噬魂妖花首次出现时,八月十五那晚,天上出现了一轮血红的月亮。

    有人怀疑是司天在干这种事,但却又完全找不到证据,也有人怀疑是玄阴殿的风幽,但是万仙盟派了不少人盯着玄阴殿,却发现风幽与噬魂妖花没有一点关系,甚至玄阴殿自己的人也遭受了此花荼毒。

    一直到暮色时分,众人商议无果,最后才陆续离去,一部分玄门修者建议两个月后的八月十五,再次商议。

    至于往后正魔两道还会不会再次大动干戈,此事也难定,总之紫府是越来越不平静了,背后这一切,究竟是谁在操控,没有人知晓。

    ……

    夜里,满月如盘,星河灿烂。

    清风拂叶,树下虫儿“唧唧唧”叫个不停,正魔两道的人走后,城主府忽然变得有些冷清了。

    此刻在大殿上,萧尘居首而坐,殿上灯火闪耀,依稀可见他那一双寒冷的眼睛,这一刻的他,更像是沧溟城的计都。

    下方两边则是灭绝真人等,灭绝真人道:“最后有两个人自爆元婴,让莫老邪带着莫少北跑了。”

    萧尘微微颔首,风云城跟莫家势必有一场生死大战,现在能削弱对方一点力量是一点,既然他们的老怪物目前还受限制出不来,那便尽量削弱他们能出来的。

    思虑片刻后,萧尘向任天行看去:“任前辈,这些时日就拜托你了。”

    现在除了自己尽快提升修为以外,便是尽量让任天行再设计出一些厉害的防御布置和攻击武器来。

    话说完后,萧尘又觉得这句话有些微微不妥,似乎忽略了其他人,遂又向其余人道:“往后风云不动城的发展,也需要诸位前辈多多扶持了。”说到此处,便即起身,向众人拱了拱手。

    众人也都站起身来,拱手道:“城主客气了,我等本是四方散人,遭那万仙盟长期欺压,眼下能得城主庇佑,却是我等之福。”

    经过今日一事后,再没有人不服萧尘,且先不说萧尘修为不在他们之下,便是今日面对莫家那地仙的气势,也是他们拿不出来的。

    到凌晨子夜时分,众人才商议完毕,各自回府,外面明月如洗,星河灿烂,月光照耀下来,将整座城主府映得澄净明亮。

    萧尘回到天枢宫,见宫殿前站着一道人影,衣袂飘飘,青丝舞动,月光下的一张娇颜如冰如霜,殿前站着的两名守卫都低头不敢作声。

    “心儿……”

    萧尘疾步走了过去,吩咐两名守卫暂且退下,随后向皇甫心儿手臂扶去,只觉她手臂甚是冰凉,比往常任何时候都要冰凉。

    皇甫心儿甩开他的手,冷冷道:“进来。”说完便往大殿里走去。

    二人进到后殿里的卧房,萧尘将灯点上,屋子里明亮了许多,也温暖了许多,转过身,见皇甫心儿正冷冷看着自己,萧尘轻轻一笑:“白天的事,你不要介意……”

    皇甫心儿目光仍然无比的冰冷,半晌后才道:“你看不出,她是在利用你么?”

    萧尘笑了笑,往窗外看了看,道:“那个,你饿了吗?我去吩咐厨房做些吃的。”说着便要往外而去,皇甫心儿却突然伸手将他拉住了。

    “心儿,我……”

    “你坐下吧,我替你把绝情咒解了。”皇甫心儿轻轻动了动嘴唇,有些无力的道。

    “绝情咒……”萧尘蓦然一喜,这绝情咒之前折磨得他死去活来,现在总算可以解了吗?

    现在绝情咒还只是隐伏在他体内,唯有对皇甫心儿效果最明显,往后真的成长起来,恐怕那时不管对谁,只要稍动一丝情念,便要生不如死了。

    但萧尘隐隐间又有些担心,这绝情咒乃是花殇所种下,即便如今的自己也无法冲破,或者说根本找不出绝情咒下在哪里,连鬼仙也没有办法。

    尽管当初花殇修为不高,但她一生为情所困,为情所伤,毕生专研此咒,再加此咒本就非同小可,故才如此厉害,心儿能解得开吗?

    “你坐下吧。”皇甫心儿轻轻动了动嘴唇,说道。

    “恩,我听你的。”萧尘点头一笑,便即盘膝坐下,皇甫心儿缓缓走到他身后,忽然间捻指结印,指尖几道红芒一闪,跟着便以一种极其特殊的手法将这几道红芒刺入了他背部。

    萧尘立时感到身体一僵,竟是无法动弹了,体内真元也提不起一丝了,不禁凛然一惊:“心儿,你封我穴道做什么!”

    皇甫心儿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慢慢从后面贴在了他身上,双手抱在他胸膛上,脸颊贴着他的后颈,声音有些哽咽:“萧尘哥哥,对不起……”

    萧尘感到后颈上凉凉的,湿湿的,是她的泪,渗进了衣裳。

    萧尘心里猛然一惊,大感不妙,惊声道:“心儿,你要做什么?快解开我的穴道,我不解这绝情咒了!”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