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六十八章 在劫难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此刻,在远处一棵大树上,树巅上站着一名女子,那女子青衣飘飘,脸上遮着一条轻纱,看不清容貌,但是眼神,却冰冷得似要将人冻住一般。*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

    在她眉心上,有着一道朱红印记。

    此刻萧尘与素怜月二人的一切,她都看见了。

    ……

    萧尘拿着蛊丸正要往口中送去,忽然间神色一凛,察觉到远处有一道神秘气息一闪而没。

    “谁!”萧尘如今神识已然十分敏锐,转过身凝指便是一道剑气往那方向打去,只听“咻”的一声,那一道剑气打出去,却只是将远处一棵树的树巅打得树叶纷飞,那里,并没有任何人影。

    萧尘神色变得十分凝重了起来,以自己如今的修为,竟然还有人能够悄无声息来到自己附近,然后又瞬间悄无声息的离去,只怕是这人功力已然臻入极高的境界。

    过了一会儿,附近再无任何一丝风吹草动,萧尘方才转回身来,看着地上依旧熟睡的素怜月,这才稍觉安心。

    以刚刚那人的修为,要趁他失神这一会儿工夫悄无声息掳走素怜月并非什么难事,但似乎那人又忌惮着什么,所以并没有这样做。

    不过那人究竟忌惮什么?很明显那人修为远在萧尘之上,既然如此,那又是在忌惮什么呢?

    此刻萧尘静静看着地上熟睡的素怜月,忽然间觉得事情有些奇奇怪怪的,刚刚素怜月服蛊时的眼神,分明是那么悲伤,甚至是绝望,倘若她真的那么想忘记,又为何会露出如此伤心绝望之态?

    难道……

    萧尘猛然一惊,这一刻看着素怜月时的眼神,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温柔起来了。

    难道她,已经对自己动了情么……

    但是,却不能,不能动情……

    所以才要忘记,要扼杀这刚刚萌芽的感情。

    她要忘记的,不是塔中生的一切,而是……这小小的萌芽之情。

    一个女子,第一次喜欢一个人的感情,偏偏,喜欢错了人。

    一个一辈子只会喜欢的人。却是,一辈子也不能喜欢的人。

    这次来长生谷,明知危险万分,但她依然要和自己来,真的只是为了除去玄虚子么?真的只是为了一瓶玲珑毒么?

    萧尘啊萧尘,你为何这么傻……一个女子次次甘冒性命危险帮你,又岂是为了什么其他的……

    她刚刚想问的,应该就是:“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有……”萧尘缓缓说着,这一刻眼眶里也聚集起了泪水,缓缓向她走去,轻轻蹲下去,吻在了她的唇上,轻声着道:“有……”

    可是距离再近,素怜月也听不见了。

    一滴眼泪滑落,顺着他的脸颊,滑到了素怜月嘴角。

    深吸了一口气,萧尘站起身来,眼眶红红的:“忘了也好,我萧一尘害过太多人,负过太多人,你忘了是好的,但是……”

    说到此处,萧尘看着手里的忘情.蛊,自言自语道:“但是我不能忘,我已经丢失太多重要的记忆,现在,任何一丝记忆也不能丢失。”说罢,将忘情.蛊收了起来。

    一炷香后,萧尘在原地盘膝打坐,素怜月迷迷糊糊醒来,萧尘见她醒了,轻轻一笑:“姑娘,你醒了。”

    素怜月揉了揉额头,有些迷茫的看着他:“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萧尘道:“我们追玄虚子而来,因为刚突破的缘故,所以刚刚我们两人都晕过去了,我比你先醒。”

    素怜月揉了揉额头,好像是这样,似乎是自己和萧尘被困,然后两人合力运功突破了,灭了长生谷,但玄虚子逃跑了。

    此刻,塔里面的一切,她都不记得了。

    “你受伤了?”素怜月见他胸前衣襟上沾有血迹,皱眉问道。

    萧尘点了点头:“恩,被玄虚子戳了一剑。姑娘放心,已经无碍了。”

    “恩。”素怜月点了点头,语气间似乎变得很平淡了,即便是从前,萧尘受伤了,她也不会如此平淡。

    “我先追踪一下他往哪跑了。”说着,素怜月便开始结印施展秘术,查探噬心蛊的方位。

    萧尘静静看着她不语,这一刻见她冷淡的模样,不知为何,心里忽然有些酸酸的,原来,忘记一个人是这么简单么,就像当初自己服了忘情丹,将未央忘得一干二净么……

    “糟了,他往天元城的方向逃了,天元城的万仙盟,现在已经有散仙驻守了!”素怜月忽然惊声说道。

    他二人先前之所以能轻易斗过玄虚子,那是因为玄虚子中了蛊毒,倘若真是对上一个鼎盛时期的高阶散仙,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而且天元城又是人家的地盘,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万仙盟还不是什么地头蛇。

    “快追!不能让他进城!”

    萧尘当机立断,立即身化一道疾芒,往天元城方向追了去,他现在必须除去玄虚子,并非什么因为仇恨,而是倘若放虎归山,便是后患无穷,将来恐怕又会令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素怜月拈指一幻,也化作一道紫芒追了去,两人追至暮色降临时分,终于瞧见玄虚子落荒而逃的身影了,但天元城也快到了。

    “老贼休走!”

    萧尘提气一喝,声震云霄,先将玄虚子吓了个心胆俱裂,再一剑斩出,但见金芒剑气长达百丈,令得半空中风起云涌,玄虚子此时早已吓得魂不附体,急忙避开,那一剑斩下,直接将下方一座山头斩得粉碎。

    素怜月也运起真元,道道紫雾向前方冲了去,玄虚子见后面两个杀神追到,一咬牙,再次消耗一层命元往前逃去,眨眼间消失在了二人视线内。

    “追!”

    后面二人也猛提真元,将度催至极限,终于在临近天元城时再次追上了玄虚子,眼见天元城临近,里面乃是万仙盟的地盘,而素怜月又是魔教中人,萧尘道:“姑娘,你别去了,我一个人去收拾他!”

    “你一个人不行,快追!”素怜月此时的脸色,反倒比他还更要冷静,说罢便疾追了上去。

    前边,玄虚子身化一道疾芒,一下子便冲入了天元城,后面二人也瞬间化作两道闪电般,追了进去。

    天元城早已重建了,而天元城里的人,此时见空中忽然飞进来三个人,均是一诧,再仔细一看,前面那人不是玄虚子前辈么?

    “怎么回事!那不是玄虚子前辈吗!他手臂怎么没了!”

    “那后面两个人……后面两个人是在追杀他!天呐!怎么回事!”

    这一刻,天元城里的人都惊呆了,玄虚子近年来除魔有功,声名大振,还在天元城讲过道,故不少人都识得他,此时见他被人追杀,手臂还被斩断了,众人均是惊骇满面。

    玄虚子见来了天元城,身后二人还穷追不舍,立即凝聚真元,向万仙盟那边出一道疾讯:“无忧子!南朴子!”

    “神仙也救不了你!”萧尘一声大喝,提剑一斩,犹如天崩地裂一般,一剑便向玄虚子斩去,玄虚子急忙运功抵挡,然而焉能抵挡得住此刻的萧尘,一剑便被斩飞了出去。

    素怜月瞬间冲至他前边,一掌打出,轰隆一声,掌力打在他身上,更是震得他五脏六腑俱裂,一口鲜血含着碎掉的内脏喷了出来。

    下方远处的人目瞪口呆,这……这可是散仙啊!在他们眼中,散仙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和真正的仙人也无甚区别,连大乘修者见了都要低头问候,可是现在,现在竟然被两个人打得还不起手来!而那两个人,追杀玄虚子至此,这是根本没有把万仙盟和满城修者放在眼里啊!

    此刻,玄虚子脸色惨白,口中鲜血不断涌出,在半空中摇摇欲坠,他先是中了蛊毒,再施展血遁之术,现在又被二人合力重创,一整件衣袍早已沾满了鲜血,眼见今日是活不成了。

    “杀人偿命!”萧尘眼神狠厉,一声厉喝,手掌往空中一抬,虚空中立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手印。素怜月喝道:“欠债还钱!”双臂一伸,几道恐怖的紫雾也同样漫天卷来。

    二人再一齐喝道:“天经地义!”喝罢,两人同时出手,恐怖的玄力激荡,几乎欲撕裂天地一般,两人的合力一击向玄虚子冲了去,这一击,必是令其形神俱灭!

    但是,却在这时,远处忽然射来两道百丈金芒,轰隆一声,抵消了二人的攻击。

    在这股恐怖力量冲击下,萧尘身体剧烈一震,纵目向万仙盟的方向望去,只见那边一青一紫两道剑光越来越近,最后化作了一个青袍老者,和一个紫袍老者,正是上次在五岳山出现过的万仙盟散仙,南朴子和无忧子。

    素怜月在方才两道剑气冲击下,也同样是娇躯一震,尚未站稳,萧尘已移至她身后,与她背靠背,低声道:“你看好玄虚子,千万别让他与那二人汇合。”

    说罢,瞬间祭出伏羲琴,往琴弦上一拉,这一瞬间,万里云层尽散,道道霞光掩映而来,仿佛整个天地间的元力都在这一刻被吸引了过来,道道白光,直将他映得宛如天人一般。

    这一幕,于天元城的人看来,何其的相似,下方立即有人惊呼了出来:“是那个人!当初毁掉万仙盟那个人!”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