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五十三章 戴上面具,我就是计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此刻殿上烛火摇晃,外面乌云掩月,漆黑一片,黑暗中,缓缓走来了十二名女子,十二个人,仿佛从黑夜里走来一般,每一个人,手里都拿着圆月弯刃,每一个人,眼神都冰冷无比。~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但是,除了她们十二人,后面,还有着十来人,见着后面那十来人后,苍狼王登时脸色大变:“靖儿!小婉!”

    那十来人衣着朴实,显然是苍狼王留在乡下的家眷,其中两名少年和少女见着殿上许多尸和头颅后,吓得脸色煞白浑身颤,不敢说话。

    一名三十多岁的村妇看着此刻苍狼王的模样,被斩断的两只手,脸上顿时泪如雨下:“沧浪哥……”

    此刻苍狼王双眼布满了血丝,聚满了泪水,咬牙道:“兰妹……没事,我没事……你别怕,别哭……”

    显然这村妇是苍狼王的结妻子,虽是糟糠之妻,但终究有着深厚感情,却非什么美人儿可以相比的,此刻苍狼王两眼布满了血丝,向萧尘瞪去:“两军交战,祸不及妻儿,你怎如此卑鄙无耻!”

    萧尘淡淡一笑,找来一张椅子坐下,淡淡的道:“两军交战?你以为我是在跟你玩两军交战这种无聊游戏吗?”说到最后,眼神一厉:“我是在问你,是谁指使你的!”

    “你……”苍狼王眼神狠厉:“你休想知道!”

    “是么?”萧尘抬起手,随意的挥了挥,后面青鸾接到命令,嗤的一声,便斩杀一人。

    “啊——”后面的少女惊叫不止,趴在少年尸身上,痛哭流涕:“弟弟!弟弟!”

    “靖儿!”村妇眼见爱子丧命于身前,心里有如刀割,几乎快要晕厥过去了,脸上泪如雨下,向苍狼王看去,哽咽道:“沧浪哥……你究竟得罪了他们什么……你说啊……”

    苍狼王两眼布满了血丝,咬着牙道:“靖儿……”

    萧尘淡淡一笑:“感情,往往会影响人的判断,我希望你,不要判断错了,他们的命,都在你的手里。”说完又挥了挥手,青鸾便要向少女斩杀去,苍狼王猛然一喝:“住手!我说!我说!”

    苍狼王呼吸沉重,两眼布满了血丝,咬着牙沉声道:“长生谷,玄虚子……”

    “哦?”萧尘又从怀里取出了之前那两枚邪元丹,淡淡道:“那这丹药,又是从何而来?我相信凭玄虚子一个小小四阶散仙,还炼制不出这等丹药来。”

    苍狼王咬着牙,两眼布满了血丝,狠狠瞪着萧尘:“我不知道……”

    “那你怎样才会知道?”萧尘说罢,指尖真气一凝,“咻”的一声将丹药往后面一人口中掷去,同时掌心真元一催,加快那人吸收药力,转眼间,只见那人体型暴涨二倍,最后承受不住凶猛的药力,七窍流血而亡。

    “住手!”苍狼王目眦欲裂,大口喘气:“我说……我说!是玄虚子的师弟归鸿子,七阶药仙……”

    “归鸿子,七阶药仙……”萧尘往手里最后一枚邪元丹看了看,淡淡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素怜月说他有着一个致命弱点……”

    话末,萧尘凝指一弹,将这最后一枚邪元丹弹入了苍狼王口中,随后起身向后道:“走吧。”

    青鸾上前道:“那这些人如何处理?”

    萧尘目不斜视,看着殿外夜幕笼罩下的宫殿,淡淡道:“杀了。”

    青鸾浑身一颤,这一刻看着他面具后边的眼睛,不知为何,突然感到有些胆寒,小声道:“遵……遵命。”

    “啊——”后面苍狼王因为药力作,两眼中流出了血泪,撕心裂肺喊着:“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啊——”

    殿外冷风飒飒,离开了城主府,外面苍狼王的部队已被荡平,赵如云上前道:“禀城主,俘获敌军五万,如何处理?”

    萧尘看了一眼夜色笼罩下的苍炎城,此时的苍炎城一片死寂沉沉,说道:“愿降者降之,不愿降者……杀之。”

    “末将领命。”赵如云拱手退下了。

    随后,暗香浮动月黄昏十二人走出来了,青鸾走到萧尘身旁,小声道:“苍狼王已处理完毕。”

    萧尘微微颔,又抬起头望着天上,天空中的乌云渐渐散去了,月光倾洒下来,照在他面具上面,仿佛笼罩了一层淡白光晕,皎洁无暇,又仿佛,带着几分寒冷。

    深吸了一口气,萧尘将面具摘下,这一刻,眼神又变得柔和了,说道:“仙儿定是有些担心,我怕她这一整晚睡不着觉,我先回去,你们随后赶到吧。”

    “是。”

    萧尘微微点头,将面具交到青鸾手里,手上捏了个诀,便即乘着一道剑光破空而去。

    回到风云不动城,天上一轮弯月下沉,已是过了子时,凉风阵阵,萧尘疾步向天枢宫走去,一边走,一边脱下冰冷的盔甲,换上了自己原本的衣服。

    来到慕容仙儿居住的公主殿,殿门口有两名侍女守着,见到他回来,两名侍女屈膝行了一礼,左边的侍女小声道:“长公主已经睡了。”

    萧尘点点头,将盔甲交到她手里,道:“我去看看她。”说完径向殿内走去,去到后殿慕容仙儿的屋外,只见房门上挂有许多装饰用的小玩意,一闪一闪的。

    萧尘将耳朵贴在门上,听见屋中有嘤嘤哭声传出,立时心里一揪,小声道:“仙儿,我回来了。”

    “萧尘哥哥?”慕容仙儿跳下床,“咚咚咚”光着脚丫跑到房门前,把门打开,一下子便扑在萧尘身上哭起来了。

    “好了,仙儿没事,不哭……”萧尘轻轻抚着她背上的长,柔声说道。

    “呜……仙儿刚刚梦见……梦见萧尘哥哥戴了一张面具,变得好可怕……”慕容仙儿哽声抽泣不止。

    “没事,只是噩梦……”萧尘深吸了一口气,俯下身轻轻吻了她的额头,将她轻轻抱起,放回床上,慢慢替她盖好被子,旁边咕噜兽和咕叽兽已经睡着了。

    “萧尘哥哥不要走……仙儿怕……”此时慕容仙儿弯弯的睫毛上,仍然挂着几颗晶莹的泪珠,嘟着嘴看上去楚楚可怜,萧尘轻轻一笑:“恩。”

    半个时辰后,总算将她哄睡着了,萧尘叹了声气,这才走出房间,接下来的三天,因为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去做一件什么事,所以这三天一直陪在慕容仙儿身边,或是在城主府看风景,或是去城里面玩,或是去到城外骑马打猎。

    三天后,天玑宫里,鬼仙看着他,神色凝重道:“对方是四阶散仙,门人三千。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听我一句,潜龙勿用,此时不宜动手。”

    萧尘道:“前辈放心,此去,并非只我一人,我会平安回来的。”

    鬼仙看着他,不再言说什么,点点头道:“皇甫心儿出关在即,怕就怕,她知道你独闯长生谷后,也会前去。”

    萧尘手一抬,凝重道:“前辈定要看好她,绝不可让她跟来,否则定会坏事。”

    鬼仙见他成竹在胸,点点头:“好,你去吧,遇事莫强来,我给你一样东西,或许对你有用。”说着掌心一幻,变出一个密封的小玉瓶来。

    “这是?”

    “七窍玲珑心之毒,天下至毒。”

    萧尘接过玉瓶,点了点头,心想鬼仙神机妙算,果然已猜到了自己接下来要去找素怜月。

    离开天玑宫后,萧尘又找到上官嫣,“虚心请教”了一些炼蛊的事情后,便往碧水坛的方向御剑而去了,素怜月的碧水坛距离风云不动城仅有千里之遥,以如今萧尘的功力,很快便到了。

    而此刻,在碧水坛里面某个地方,只见一个天然形成的碧绿水池,水池不大,但四周却弥漫着一层寒烟,附近没有草木生长,只有凝结了一层又一层的寒冰。

    此池水名曰“碧水寒潭”,潭水从不结冰,但却比寒冰更要冷十倍不止,凡人慢说去触碰池水,便是在炎炎夏日里稍稍靠近池边,也必是瞬间被冻成寒冰而死。

    但是此刻,那潭水里面却站着一人,只见那人身上一丝不沾,长如瀑,顺着背上肌肤落下,梢浮在水面,潭水刚好淹没到她胸下位置,而潭水碧绿,往下便看不见了,那人正是素怜月。

    此刻素怜月站在潭水里,眉梢上已经凝结起了一层薄薄冰屑,只见她冷得浑身瑟瑟抖,双目轻闭,两手结印交叉在胸前,正是在修炼至阴玄功。

    素怜月本就怕冷,当初与萧尘坠入那寒冷的冰窟,便险些冻死在里面,而现在这潭水远比当初那冰窟冷了十倍不止,她现在却可在里面运功修炼,可想而知,她如今的功力比起当初,深厚了多少。

    当然,这也得益于当初她与萧尘被困的那处花谷玄境里面,那洞里面石壁上的文字,她无意间获得的上古魔教秘术——玄阴归灵箓。

    便在这时,外面有脚步声响起,随后走进来一名女子,女子拱手道:“坛主,萧公子求见。”

    “哦?”素怜月睁开了眼,停止了运功,慢慢的不那么冷了,轻轻一笑:“这个小家伙,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回肯定是又有事要麻烦于我了。”

    女子低着头,拱着手道:“萧公子现在就在外面,那坛主见是不见?”

    “见?当然见啦,你让他进来不就行了吗?”

    “让他……进来?”女子抬起头来,看了看她此刻处在潭水里一丝不挂的模样,又低下头去:“是。”说着便往外面退了去。

    素怜月轻轻一笑,低着头,将指尖在沾着水珠的胸脯上慢慢滑过,轻轻笑道:“小家伙,姐姐可有你好玩的了……”话到最后,嘴角又闪过一丝狡黠的诡笑。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