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四十八章 战火纷飞(大章求订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名弟子将那青衣男子放了下来,但那人膝盖骨已被削去,无法站立,只能被软软的吊在地上,萧尘走了过去,冷冷道:“最后一次机会。~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那人抬起头来,嘿嘿冷笑道:“想知道吗?老子偏不说,你的风云不动城,马上要完蛋了,嘿嘿嘿嘿……”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向后面两名弟子道:“去,帮我把上官嫣叫来。”说完,又走回椅子前,坐了下去,翘着腿,冷冷看着那青衣男子。

    大约一炷香后,萧尘忽然感到背后一阵阴风吹来,紧接着耳边响起了上官嫣的声音:“萧尘,你在找我吗?”

    萧尘浑身打了个冷颤,转过头看着她道:“拜托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走路无声的?”

    “切!叫本小姐来这臭烘烘的地方干嘛!”

    上官嫣说着,傲娇的将头一偏,刚好看见了地上那个被吊得半死不活之人,“呀”的一声便叫了出来,然后指着萧尘直跺脚:“你你你!萧尘!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残忍了!”

    “呵呵。”萧尘向她摆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微笑。

    “你你你!”上官嫣气得直跺脚,指着那人道:“这么好的一个活人试验品,拿给我试验蛊毒多好,居然被你折磨成这样,简直太残忍了!”

    “呵呵。”萧尘又摆出一个面对她才有的招牌式微笑,随后站起身来:“这人什么也不肯说,那你慢慢试验吧,我等会再来。”说罢,便往外面去了。

    “嘿嘿,好的!”上官嫣狡黠一笑,摸出一个五彩小鼎来,对着鼎中一吹,那鼎里立时冒出五股彩色轻烟,朝对面那青衣男子飘了去。

    青衣男子眼一瞪,立时察觉不妙,下一刻,五道轻烟从他眼耳口鼻钻了进去,那男子登时双目圆睁,但一点声音也发不出了。

    ……

    一炷香后,萧尘站在地牢外面,负手而立,看着远处风云不动城的旗帜飘飘,片刻后,地牢里面出来一名弟子:“城主,那人肯招了。”

    萧尘面无表情,淡淡道:“走。”

    进到地牢里面,那人已是气若游丝,但偏偏就是剩着最后一口气,想死也死不了,萧尘又坐回椅子上,淡淡的道:“如何,肯说了么?”

    那人此刻已不似先前那般嘴硬了,有气无力道:“是苍狼王……丹药是苍狼王给的……”

    “苍狼王。”萧尘淡淡道出这三个字,心想鬼仙说对方有着一个七阶药仙,但是凭这什么一个小小苍狼王,怎可能拥有七阶药仙?那么这苍狼王背后,必然有着玄门势力。

    “好了,走吧。”

    当下,萧尘与上官嫣离开了这阴暗潮湿的地牢,外面阳光明媚,萧尘向她看去,笑道:“这人死都不怕,你是怎么让他开口的?”

    上官嫣斜看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傲然道:“所以才说,某些人笨呐,世上哪有不怕死的人,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越是折磨他,他越是觉得没有希望能活下去,既然如此,他干嘛要说?反正都是死。”

    说到此处,上官嫣又哼哼道:“本小姐呢,一开始就让他绝望,但偏偏不让他死,要让他求死不得,那他自然肯说了,说了不就可以死了嘛。”

    “原来如此。”萧尘轻笑道:“恶魔女就是恶魔女,果然有奇招。”说着往她额头上弹了一下。

    “你你你!”上官嫣跳起来想要弹回去,偏偏萧尘踮起脚尖让她弹不着,上官嫣一脚踢在他腿上:“不许再叫我恶魔女!人家明明这么可爱!”

    “哈哈!”萧尘仰头一笑,上官嫣瞪着一双眼看着他:“你笑什么笑!再笑本小姐让你尝尝万蛊噬心的滋味。”说到最后又自个儿嘀咕了一会儿,突然问道:“对了,你还记得那个苏婉吗?”

    “苏婉?不就是你那个‘师父’吗?”萧尘看着她,想起了当初去凡尘天风门时,上官嫣拜的苏婉为师,当然是假意的,最后离开时,自己挟持了苏婉,然后上官嫣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大概苏婉这一辈子都忘不了吧。

    “我上次见着她了。”上官嫣嘟哝道。

    “哦?”萧尘见她一脸闷闷不乐,似乎明白了什么,苏婉那点本事自是容易对付,不过苏子慕常与苏婉在一起,上官嫣这就肯定没讨着好吧?

    果不其然,上官嫣咬牙切齿道:“那个什么玄天十三剑的太可恶了!本小姐一定要!要……”

    “要什么?哈哈!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萧尘仰头笑道。

    “你!”上官嫣瞪了他一眼,继而手捂小脸,笑嘻嘻道:“是呀,人家长得高,又那么帅,武功又好,又有家世背景,哪像你?又矮又穷,长得还挫,切。”

    “我又矮又穷又挫?”萧尘指着自己鼻子,又弹了一下她额头:“这么大座城都是我的,你吃的住的还都是我的呢。”

    “你你你!”上官嫣跳起来要弹回去,偏偏萧尘故意惦着脚尖,让她够不着。

    两人从小便是冤家,一路打打闹闹回到了不动大殿,闹归闹,萧尘心里却在想,一个月后的宴请四方,必然要给苏家下请柬,到时候外公应该会来吧,然后娘亲,应该也会来吧,在此之前,得先把那个什么苍狼王处理了。

    ……

    天玑宫,鬼仙见萧尘进来,问道:“问出来了?”萧尘点点头:“恩,苍狼王。”

    “苍狼王……”鬼仙眯了眯眼,摇摇头道:“苍狼王不可能请得动一个七阶药仙,所以……”

    “所以苍狼王也是受人指使,而且那人,在修真界里,应是有着较高地位。”门外传来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

    萧尘转过身去,看向来者,点了点头:“任大师。”

    任天行四五十岁的模样,看上去气度不凡,走了过来,向萧尘道:“这一年我在布置主城的防御,周围城镇的防御,恐怕暂时无暇顾及。”

    萧尘明白,风云不动城才是最重要的,若不先把防御布置好,多来几个散仙恐怕就招架不住了,说道:“没事,明日我亲自去会会那个苍狼王。”

    ……

    夜里满月如盘,星河灿烂,萧尘站在天枢宫宫殿屋顶,看着夜幕下的风云不动城,手里拿着凝烟的发簪,这一刻的眼神,仿佛又再一次变得寒冷无比了。

    “不管敌人是谁,我都会把他们,一个一个,捏得粉碎,你看得见吗?凝烟……”萧尘眼神变得柔和起来了,看着手里的发簪,自言自语道。

    次日清晨,萧尘只带了四名元婴境的弟子,便前往杨青等人所在的平阳城,平阳城位于风云不动城往北三百里的地方,一旦被攻破的话,届时苍狼王便可大军南下,无后顾之忧,几乎可说是势如破竹,直接攻占接下来的好几座小城池。

    此刻,在平阳城十丈高的城墙上,喊杀声不断,众军士正在竭力抵挡苍狼王如火一般的攻势,苍狼王那边,只见远处悬浮着几座飞云石,而下方则有无数士兵正在攻城。

    这些攻城的士兵显然都非寻常士兵,凡尘的战争还处于冷兵器时代,但是紫府的战争却是无法想象了,虽然明着没有修真者参与,但是士兵们多少都会些修炼法门,而且使用的兵器皆灌注了真元,更甚至有的强弩箭矢上面还包裹着修真高手刻画的符篆。

    如此一来,威力倍增,即便杨青有寂灭境的修为了,那也抵挡不住一个大乘修者炼制的符篆。而修真者的飞剑虽可百丈之外直取敌将首级,那也只是针对普通军队而言,但是苍狼王的部队岂是普通军队?七凶狼个个都有寂灭乃至化神的修为。

    “报——”突然一声疾报传来,跟着只见一名探马匆匆跑上城墙,向杨青道:“杨将军!南北二面皆有大批敌军攻来!南边守城将军阵亡,我们已经守不住了,请将军指示,是否需要立即撤离!”

    杨青听后双目圆睁,狠狠道:“传令下去!给我死守,谁敢退后一步,就地处斩!”

    “是!”那探马浑身颤抖了一下,又匆匆赶回去了。

    这时一名男子匆匆跑到杨青身边,脸色惨白道:“杨哥!他们此次攻势太强,我们已经守不住了!下令撤离吧,我不明白,这样一个弹丸之地,有必要拿我们兄弟几个的命来守么?老九已经不在了,现在纪修也在他们手里……”

    “住口!”杨青身披将军甲,双目圆睁,口中粗气大喘,怒道:“平阳城一旦被攻破,届时苍狼王大军南下,不动城必然成为孤城,萧兄弟回来了,我如何向他交代!”

    便在话音甫落之际,只听“咻”的一声,天边射来一支穿云箭,男子惊道:“杨哥当心!”

    杨青猛然一惊,左手将他揽在身后,右手瞬间凝出一道结界,然而那箭矢飞到城墙上时,轰隆一声炸开了,显然是包裹了强力符篆的。

    恐怖的玄力激荡出去,直接炸飞了周围十几个士兵的首级,杨青的结界也被瞬间炸破,头盔被震得粉碎,脸上沾满了鲜血,头发也散乱了下来。

    “哈哈!”这时一个男子的朗笑声在高空响起,接着只见一座竖有狼头旗帜的飞云石疾驰而来,因为平阳城里也有防空布置,故飞云石飞到城墙前方就停止了。

    随后,飞云石边缘出现了一个红衣男子,男子脸上有血色刀痕,嘴角带笑,看着下方苦苦支撑的平阳城军士,大声笑道:“杨青,我念你是条好汉,倘若现在降了,我血狼还可在苍狼王面前保你一命,如若执意反抗,待会一旦城破,平阳城鸡犬不留!”

    他这几句话以真气传送出去,声音回荡在整座平阳城,此刻躲在自家地窖里的百姓都听见了,都在颤栗不止,他们只想于这乱世中过上安稳日子,谁王谁寇根本不重要,况且人人都知道苍狼王的狠厉手段,大军过境,如有反抗,那便是寸草不生。

    一时间,平阳城的百姓纷纷开始动摇了,那红衣男子再次提气喊道:“平阳城的百姓听着!我苍炎城之主苍狼王爱民如子,现在你们全部出来,配合本将军清扫叛党乱贼,即可永享太平安康!如若藏匿于地窖之中,则视为叛贼同党,罪当诛灭九族!”

    这红衣男子正是苍狼王手下七凶狼排名第二的血狼,为人嗜血残忍至极,曾一日之内,坑杀四千多将士与三万多平民百姓。

    此刻他这几句话说完之后,平阳城里的百姓都开始动摇了,不少人纷纷从自家地窖出来了,杨青暗道不妙,立即向身后一名副将道:“让他们千万不要出来!”

    “哈哈!”血狼仰头一笑,这时远处又有几座飞云石飞过来了,以给平阳城的百姓造成心理压力,其实平阳城城内有着防空布置,飞云石根本不敢轻易进入。

    而那几座飞云石里面其中一座,边缘上站着一名眼神冷酷的黑衣男子,黑衣男子手臂上绑着两把锋利的臂刺,正是七凶狼排名第四的刀狼。

    刀狼目光冷酷,扫视着下方平阳城的将士,冷冷道:“如再反抗,一律活埋!”

    声音之响,震得众将士浑身一颤,眼下除了百姓,连将士们也有的开始动摇了,杨青手持利剑,眼神凌厉:“谁敢退后一步,军法处置!”

    “哈哈!”血狼仰头一笑,向后面一招手:“带上来!”随后,两个黑衣男子押着一名浑身是血的男子走了上来,杨青登时脸色一变:“纪修!”

    此刻纪修满脸是血,身体软软无力的被人拖着,吃力的道:“杨哥……别管我,守,守住平阳城……”

    杨青紧捏手指,目眦欲裂,血狼笑道:“如何?现在投降打开城门,我便将这人还给你!”

    这时先前那男子走到杨青身旁,凄苦道:“杨哥,当初我们七个兄弟,老九已经没了,纪修他从小就跟着你,一直将你当成亲哥哥……”

    此刻杨青两眼布满了血丝,不等他话说完,一挥手中长剑,狠狠道:“给我死守城墙!”

    血狼目光骤然一冷,两指成刃,嗤的一声,一刀斩断了纪修的左臂,纪修惨叫一声,手臂跟着便飞到了杨青面前。

    “纪修!”杨青身旁的男子目眦欲裂。

    “好男儿,死则死矣……别管我……”纪修口中鲜血不断涌出,断断续续说着,血狼目光一冷,嗤的一声,又斩断了他的右臂。

    便在这时,远处天际的云层忽然翻滚不休,云层翻涌当中,但见一道剑光凛冽而来,倏然便至,跟着只听一声琴音响起,那琴音宛如在天地间响起一般,声震林野,又如怒海狂涛一般,瞬间可破千军万马。

    轰隆一声,天地一震,犹如恐怖剑气一般的琴音,竟是在这一瞬间,直接将下方攻城的数千士兵震飞了。

    连城墙上的平阳城将士,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惊恐的看着南边天际,只见一个脸戴银白面具之人踏天而来,怀抱三尺七彩瑶琴,宛若天人下凡一般。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