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四十章 再临故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一次,是真的要走了,风来过,不会停留,却留下了涟漪,在湖面轻轻荡漾。?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萧尘站在飞云石边缘,看着下方景物不断后退,回忆就像一幅长长的画卷,随着下方的山川河流,也在倒退,一直倒退至初来的岩州城,下一次苦境问剑,也快了吧……

    一直倒退至无边无际的冰原,天空没有了夜晚与黎明,有的只是五光十色的极光,这里还会不会,再出现一朵冰莲。

    接下来的三日,萧尘时常一个人坐在飞云石边缘呆,愣愣的看着下方一片冰原,如果凝烟还在,一定会兴奋的指着下面欢呼吧,如果凝烟还在……

    想着想着,冷风又吹红了眼。

    “萧兄弟。”熠瞳和尘染非花走了过来,二人手里拿着几坛好酒,向他递了一坛去,萧尘接过,便仰头饮了起来。

    酒是苦的,仿佛耳边又响起了凝烟的呢哝软语:“公子以后要少喝酒,多吃蔬菜,虽是修炼中人,一日三餐却不可少,以后要是公子又忘了,那么凝烟就每日提醒你,哼……”

    酒是苦的,人,亦是苦的。

    熠瞳跟尘染非花在旁看着,摇头叹息一声不语,到暮色降临时分,尘染非花看着下方一片冰原,忽然道:“极北苦寒之地啊,红眼睛,你以前来过吗?”

    “就那次,和白姐去云雾院时,来过一次。”熠瞳答道。

    尘染非花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奇怪,你说这苦境里的人大多不知紫境,紫境里的人,也大多不知苦境,这苦境究竟是如何来的?我看他们也不苦啊。”

    熠瞳道:“苦境只是一种称法而已,我听白姐说,很多年前,大概是上一个修仙时代了,那时仙道盛极一时,哪里像现在这些玄门中人,现在这些玄门中人施个仙术都吃力,所以当时一些魔宗门派为避仙道玄门,便逃到了极北苦寒之地,穿过此地,现了适合生存的地方,大概苦境就是这么来的吧。”

    尘染非花有趣的笑道:“你说苦境是由魔宗之人建立起来的?这还当真有趣啊,自古仙魔两道势不两立,怪不得你看这紫境和苦境,啧啧啧……”

    萧尘听着他二人的谈话,忽然又想起了当年师父也曾追击魔教到过这苦寒之地,恐怕熠瞳的这个说法还真有几分道理。

    苦境虽然一开始是由魔道源起来的,但随着时间推移,渐渐的也非所有人都修魔,还是以修仙为主,不过正因为是魔道源起来的,所以如今苦境正魔之间,才不会像紫境那样泾渭分明。

    一想到这些,一想到师父,萧尘不禁又想起了那天,寒照来的那个神秘人,倘若他真的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那他言语间为何会如此恨师父?

    难道,是他现了什么吗?正因为原本是最重要的人,最后却现是最恨的人,如此残酷的现实,想必再怎样的一个人,只怕也是会性情大变吧?

    想到此处,萧尘蓦然惊起了一身冷汗,究竟是他现了什么,才会如此痛恨师父?

    不!不对!

    萧尘又猛地摇了摇头,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师父应当是世上对自己最好的人,自己有什么理由去怀疑她?萧尘,你真是大错特错,定是因为那个人原本是计都,因为吸收了那个世界的萧尘,才会性情大变,还说什么他才是自己……

    “萧兄弟,怎么了?”熠瞳见他神色有异,开口问道。

    萧尘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虽然现在感到十分疲乏,但是有些事,一定要弄清楚,自己这一世的重生,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有找到当年那个复活自己的人,大概一切才会水落石出,那个人,也一定知道师父究竟在哪里。

    到第十日时,终于又来到了号称万山之祖的昆仑山脉,昆仑雪山,巍峨屹立,山脉绵绵无尽,站在飞云石边缘,俯视着下方,隐隐还能看见一些雪鸟穿梭在山巅与山巅之间。

    关于昆仑山,有着许多神话传闻,不过那些都是上古传说了,现在的昆仑山为世人所知,却是因为这里有着号称剑修之祖的昆仑剑派,世人都称昆仑弟子为昆仑剑仙。

    温度,骤然降低了许多,萧尘俯视着下方的绵延山脉,快两年了,也不知现在逸风大哥跟慕雪,是否还在昆仑山上,昆仑派隐于玄境当中,寻常人是看不见的。

    这一次来到昆仑上空,不知为何,萧尘上次经过时产生的那种亲切感,这次仿佛更加浓了。

    到暮色时分,飞云石总算才穿过巍巍昆仑,到了北洲北境,一座叫做北荒城的地方,当初萧尘一行人,便是从这里出去苦境的,时隔近两年,再次来到这里,萧尘心里却是多了一番感慨。

    风云不动城在北洲东境,距离素怜月的碧水坛不算远,但是萧尘此刻并不打算回去,而是去东洲,无音寺。

    三日后,几人来到了东洲,东洲大6,群山绵延,巍峨耸立,乃是仙道门派的源地,而在以东偏北之境却有一座怀古镇,镇上人人虔心向佛,只因出镇往北二十里,有座无业山,山上正是经历数千载,风雨不动的无音寺所在。

    “此去无音寺,不宜人多,你们在镇上等我吧。”几人到达镇上后,萧尘转身向初七道。

    “那好,我便与红眼睛找个地方喝酒。”尘染非花看了看熠瞳,说道。

    “咕噜咕噜!”咕噜兽趴在初七怀中,这时也醒过来了,眨着一双惺忪睡眼,懵懵的看着萧尘。这十来天,他几乎是睡过来的,灵尊的灵力没有了,大概便是以睡眠补充丢失的灵力吧。

    萧尘点点头,出了镇,便往无业山而去,无音寺依旧香火不绝,佛法俨然,到山腰时便已能听见寺中传来的阵阵诵经声和木鱼声。

    快至寺门前时,萧尘听见有“沙——沙——”声音传来,抬头看去,却是两名知客小僧在清扫石阶上的落叶,两名知客小僧见有人上来,将扫帚靠肩膀搁放,双手合十:“施主远道而来,不知小僧有何可以帮助施主的?”

    萧尘也竖起手掌,行了个佛礼:“我是来找玄极大师的,烦请二位小师父通报一声,就说萧姓故人来访。”

    “好,萧施主请随小僧来。”一名知客僧将扫帚放在石狮旁,领着萧尘往寺门而去,到达寺前,知客僧请他在外稍后片刻,自己进去通报一声。

    片刻后,只听得门里面有脚步声响起,随后一名白须老僧走了出来,但见那老僧法相庄严,七分庄严里却又带了三分温和,正是无音寺四大神僧排行第三的玄极大师。

    “阿弥陀佛……”玄极大师双手合十,念了句佛号,道:“萧施主,你来了。”

    萧尘单手成掌,行了个佛礼:“玄极大师。”时至今日,在紫境的老一辈中,除了紫默青风,清尘风兮等人,无音寺,他最信任的便是这位德高望重的玄极大师了。

    “萧施主,里边请。”玄极大师随即摆了个请的姿势。

    萧尘随他进到里面,只听大雄宝殿里诵经声不绝如缕,玄极大师向他看去,心想当年他才结丹修为,算是弟子辈里的优秀俊杰了,而转眼数年过,如今弟子们看不出萧尘的修为,但他却看得出来,萧尘的修为已然不在老一辈之下了,心里也不禁暗暗赞许,问道:“萧施主今日来此,可有何事?”

    萧尘停下了脚步,眉宇间闪过一丝凄凉之色,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想请大师,替我度一位故人……”一边说,一边缓缓从怀中拿出了凝烟的簪,看着手里的簪,听着耳边的诵经声,闻着此刻寺庙里香烟缭绕的气息,眼眶,不禁又红了几分。

    玄极大师往他手中簪看了一眼,立时明白了,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佛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还望萧施主节哀。”说罢,向身后一名小僧看去,那小僧立即取出一个小盘子,双手捧着走了过来。

    萧尘吸了吸鼻子,将簪轻轻放在了盘中,那小僧便捧着往大雄宝殿去了,玄极大师收回目光,又向萧尘道:“萧施主,你随我来。”

    接下来的三日,大雄宝殿那边有僧人替凝烟度,萧尘则在禅堂聆听佛法,四位神僧合力为他化解当日在葬龙渊染上的魔识,佛门能宽容任何人,四位神僧早已不去计较当初萧尘在天元城犯下的杀孽了,也不去计较那夜他破塔而出,放走不少妖物。

    三日后,萧尘的魔识已尽去,外面响起了脚步声,随后只见先前那个小僧又捧着凝烟的簪回来了,萧尘从盘中拿起簪,脸上神色凄苦,却又略带几分欣慰,从今往后,凝烟终于再也不会害怕了,终于了却尘世间的苦恼,去往生,去轮回……

    深吸了一口气,萧尘将簪收入怀中,双手合十,向四位神僧道:“晚辈萧尘,在此谢过四位大师……”

    话未说完,忽然间整座禅院一颤,后山传来了一股异动,那异动,似乎来自后山的镇魔塔下。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