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不死之身对不死之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红眼睛,你有没有觉得这个生死玄境很奇怪?”一座森林里,熠瞳非花二人正在寻找罗睺的气息,找了许久,也仍未找到。~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熠瞳凝神道:“倘若非要杀到一方人全部死尽,那我觉得确实有些奇怪,按理来说,水月应该不会让弟子冒性命之险才是,三真人和三圣更不会让弟子冒生死之险,否则于云雾院名誉有损,所以,这只是一场游戏……”

    “哈哈!”尘染非花仰头一笑:“红眼睛,还是你比较有脑子。”

    “去你的!”熠瞳往他身上捶了一下,笑骂道,接着又皱起了眉:“但萧兄弟他们身处雾里,恐怕是看不真切这其中玄机……”

    “等等,这里怎会有一座大殿?”

    熠瞳正说着时,尘染非花忽然打断了他说话,只见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座大殿,如此一座大殿建在森林里,看上去不免有几分诡异。

    “大殿?”熠瞳皱起了眉。

    “我说,那什么罗睺不会在殿里吧?”尘染非花看着那石门紧闭的大殿,手中羽扇轻摇,淡淡笑道。

    熠瞳双眉微锁,正待言说什么,忽然间,那大殿缓缓敞开了大门,接着里面传来一个阴森森的笑声:“欢迎来到梦魇殿,噩梦,刚刚开始……”

    “哦?是萧兄弟说的那个什么梦无魇?也罢,既然是游戏,那我二人也得遵守游戏规则吧?”尘染非花轻轻一笑,便要往那殿里走去,熠瞳将他一拉:“正事要紧,先找到罗睺,不然等他和计都汇合,就难对付了。”

    话刚说完,四面八方忽然多出来无数座同样的大殿,尘染非花轻轻一笑:“看吧,人家还不让咱走了呢。”

    熠瞳凝神戒备着,忽然间,殿里又传来了梦无魇的诡笑声:“噩梦一旦开始,就再也无法结束,好好享受这场梦魇盛宴吧……”

    声音渐渐远去,最终杳然而逝,而天空也慢慢黑下来了,渐渐的,一轮明月升起,皓月千里,直似无垠。

    熠瞳环顾四周,尘染非花已经不见了,但这里却甚是熟悉,乃是一座竹林,竹影婆娑,耳边还有幽幽琴声响起,是白姐的琴声,这里竟然是落玉霞!

    “小子。”竹林的另一边,忽然响起一个清朗的声音。

    “谁!”熠瞳听见声音,抬头看去,只见月光下站着一人,那人长身玉立,肩后长如雪,手上托着一口石棺。

    “大哥!”熠瞳猛然一惊,心跳剧烈了起来,颤声道:“大哥,是你吗……”

    “小子,我走了,以后少喝点酒,我留给你的葫芦,里面承载着我的三道法力,不到万不得已时,勿用。”

    “怎么回事!”熠瞳环顾四周,和当年的情形一模一样,但眼前这一切却又是真实的,究竟……究竟怎么回事!

    “不!大哥别走!”熠瞳双足一动,立即追了上去,和当年一模一样的情形,这一次,他眼眶仍然红了,不断嘶喊着:“大哥!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引来天人五衰!你要去哪!”

    “这是我,曾答应过一位故人的事……”

    “等等!什么故人!”熠瞳眼泪不断往后飘落,拼了命的往前奔去,但怎样也追不上,星月下那个人的脚步。

    “大哥……”熠瞳终于停下来了,无助的看着问天渐行渐远,只听得对方缓缓吟唱:“风也萧萧,剑也萧萧,别离自有别离苦,此情何须向天问……”

    最终,人与声音俱杳,这一走,他便再也没有回来过,也没有谁,知道他最后去哪了。

    “红眼睛!还不醒?”不知过了多久,熠瞳耳边忽然响起了尘染非花的声音,这才猛然惊醒过来,刚刚竟然……竟然陷入了梦无魇的梦境当中。

    “呵呵,有趣,你竟然能够不受我的梦魇影响。”半空中,梦无魇饶有兴致的看着尘染非花,淡淡笑道。

    尘染非花也看着他,淡淡笑道:“怎么?就凭你一只小小梦魔,也想控制住我?”

    梦无魇乃是从噩梦里衍生出来的一种梦魔,而噩梦往往是人内心脆弱的一种表现方式,因此,梦无魇最擅长的便是,窥视人内心最脆弱的地方,然后乘隙而入。

    尘染非花不是没有最脆弱的地方,只是凭梦无魇的这点本事,还窥视不到他的内心深处。

    “混蛋!”熠瞳一声沉喝,这一次是动了真怒,瞬间移到了梦无魇身后,一脚将他踹了下去,砰的一声,激得尘土漫天。

    梦无魇的修为其实并不高,可怕的只是他能够将人控制住,倘若无法再以噩梦控制人了,那么面对熠瞳非花二人联手,他唯有死路一条,毫无疑问。

    ……

    “终于,要结束了么……”萧尘身体不断往下坠落着,耳边仿佛又响起了凝烟的声音:“公子的家乡,一定很美,我等着公子……”

    “凝烟……不!还没有结束!”萧尘一声大喝,身上忽然腾起了道道金芒,又往天上冲了去,“轰隆”一声,二人再次交手,再次震得下方山体崩塌。

    这一次,两人都受了重伤,身上鲜血淋漓,皮开肉绽,几可见骨。

    两人悬空而立,萧尘嘴角慢慢溢出了鲜血,但是他受伤的地方,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自动愈合,最后连一丝疤痕也看不见。

    计都的手臂和胸膛也被震裂了,鲜血不断往外冒,此刻他看着萧尘,语气间平平淡淡:“那个人,当年替你塑造的不死之身……而我,同样是不死之身!”话末,只见他身上的伤口也开始迅愈合,最后同样一丝疤痕也看不见。

    萧尘微微一怔,随即目光越来越冷了:“你,究竟是谁……”

    “我说过,你会知道的……”转眼间,计都身上的伤口也愈合了,看上去什么事也没有。

    两人身上再次腾起了道道金芒,高空中玄力再一次澎湃起来,云层散了又聚,聚了又散,两人从南打到北,从北打到西,这一刻无须那些华丽的术法,只需要实力的对撞,两个人的身体,都能自主愈合。

    滔滔玄力不绝,万里云层亦随两人而翻滚,每一次的激烈对撞,必有山头被震得粉碎,下方河川也激起了千层浪。

    终于,两人的激战,引来了其他区域的人,众人抬头望着天上二人,不少人都露出了惊色,因为此刻二人的实力,都已经大大出了他们原本的实力,仿佛真如两个仙人在天上对战一般,每一道掌力打下,天地间都是一颤,然后有一座山头被轰得粉碎。

    罗睺眼神一动,便往高空中飞去,熠瞳非花瞬间挡在了他前边,尘染非花淡淡笑道:“罗睺兄,不如还是陪我们过过招吧。”

    罗睺不似计都那般冰冷,轻轻一笑:“你确定吗?”话未说完,整个人化作一道黑雾,迅从二人之间穿了过去。

    “妖神领域!”熠瞳一声疾喝,瞬间追了上去,情知绝不能让他和计都联手,尘染非花羽扇一挥:“十里桃花!”

    半天空中瞬间洒下来无数桃花瓣,漫天花雨,此刻却是最锋利的刀刃,片片桃花瓣夹杂着风啸之声,在罗睺四周形成了一道封锁区域,即便是黑雾形态的他也穿不过去。

    “有趣,那本星君就陪你们玩玩。”罗睺一声冷笑,猛然化出七八道黑雾向熠瞳非花二人攻了去。

    漫天黑雾,一重接一重,而下边,千杀御风藏在暗处等待时机,眼神阴险毒辣,准备随时给予萧尘致命一击,其余人则和云雾院的弟子交战在了一起,梦无魇方才在熠瞳非花二人攻击下逃走了,现在又跑了过来。

    原本属于萧尘、计都二人的战场,现在却演变成了大混战,半空中剑气纵横激荡,五颜六色的术法绚丽夺目。

    但是很快,所有人都察觉不对劲了,他们打得越久,消耗越重,而天上的两人,却越战越厉害了,两人此刻都在疯狂的吸收天地元气,功力恐怕皆已是达到了大乘,每一道落下来的掌力,几乎都有着毁天灭地的威势。

    “他们两个,怎么回事……”江芊芊面露惊惧之色,有些不敢相信,如此磅礴的天地元气,只怕是身体会被撑爆吧,但是这两人为什么……

    “当心!”百里笑花落将她抱起,瞬间移至百丈开外,轰隆一声巨响,之前二人站立的地方,被天上落下来的一道掌力打出一个深坑,方圆数十丈内的一切,皆被震为了齑粉。

    也不知这一掌是计都打下来的,还是萧尘打下来的,但力量是毋庸置疑的,百里笑花落暗暗心惊,为什么这两个人打得不相上下,按照实力,计都应该远在萧尘之上才对,可现在为什么两人却……像是遇强则强,所以最后不管怎样,两人都只能打成平手。

    高空中,两人仿佛都是打不死的,身体受伤了会立即修复,真元没了又可以迅吸收天地元气,完全是一种乎常理的存在。

    萧尘双目通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见了计都后,战斗的情绪会变得如此激烈,从凡尘到紫府,从未有过如此浓重的战意,可以抛下一切不管的战意!

    好像真的是两个人,只能存活一个,有一个,是必须死的……忽然间,只听他一声沉喝:“逆魔一变!”

    这一次,竟是连入魔与否也不管了,直接催运起了逆魔三变,刹那间,一股滔天魔气笼罩了整个天地,这一刻,他仿佛远古复活的大魔一般,伫立高空,浑身上下黑气缭绕。

    下方的人皆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刻皆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力量,这股滔天魔气,是如此的令人心惊胆颤,即便同为修魔的千杀御风,也不禁感到背后一阵阵寒意升起。

    然而,众人尚未回过神来,又只见计都往后一纵,口中同样猛喝:“逆魔一变!”这一瞬间,以他为中心,也同样往四周扩散出了一股滔天魔气。

    “什么!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们两人身怀同样的魔功!”

    这一刻,下方众人惊呼成片,几乎已经忘了彼此还是敌人,熠瞳跟尘染非花也显然一惊,萧尘身怀逆魔三变他们是知道的,但是这个计都为什么也身怀同样的功法!

    这一刻,只见高空中两股魔气汇聚,竟像是聚集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黑云,翻滚不休,遮天蔽日。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