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二十二章 沧溟来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弟子无碍。<随-梦>小说щww.suimeng.lā ”萧尘缓缓说着,随后盘膝坐了下去,开始运功调息,但心中始终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雷严冷哼一声,一拂衣袖,又将头转回来,看着三真人道:“我虽为大师公,但当年也是执法长老,此事交由我处理即可,无须劳烦三真人了。”

    周围的弟子默然不语,尽管大师公的势力如今已到了能与三真人分庭抗礼的地步,但三真人终归是三真人,云雾院历来大事,皆由三真人说了算。

    清虚真人向他看了一眼,道:“此事时隔多年,现已难以追根究底,眼下最重要的是对抗苦境沧溟,依我之见,此事休要再提!”

    清虚真人作为三真人之,修为也是最高的,一番话说来自是比重阳真人更具威严,四周弟子都面面相觑,这时一位执法长老走上前道:“倘若这是三真人的最终决定,那么根据云雾院千百年来的条例,若长老会一致反对,那么便有权否决三真人的决定。”

    眼下已是将话说到最僵硬的程度了,云雾院千百年来的规定,确实是历代三真人有权决定一切大事,但是长老会作为约束三真人的存在,那么也有权否决。

    四周立时陷入了沉寂,水月脸上神色凄苦:“罢了,一切皆由我起,一切罪罚,那便由我来承受罢……”

    “等等!”这时萧尘手捂胸口走上前,眼神锐利的看着雷严:“弟子倒有一事不明,大师公口口声声说三师公当年杀害冯羽墨,可这冯羽墨却是千杀御风的父亲,而这千杀御风又为尸妖,与黑山老鬼关系匪浅,弟子觉得这其中倒甚是有趣。”

    此言一语惊醒梦中人,周围弟子都纷纷议论起来了,倘若冯羽墨当年也是如千杀御风一般,带着企图混入进来,那么便算不得云雾院弟子,如此一来,水月便无过了。

    萧尘冷笑一声,继续道:“偏偏巧合的是,这父子二人,皆在大师公的门下,别人现不了也就罢了,难道这么多年,大师公也现不了么,还是说……”

    说到最后,言语越的锋利了,可谓锋芒直指雷严,雷严冷冷看着他:“你想说什么呢……”

    萧尘淡淡一笑:“弟子是想说……”说到此处,忽然又闷哼了一声,刚才那种感应又来了,水月见他脸色惨白,立时将他扶住:“怎么了!”

    “我……”萧尘脸色越难看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方才脑海里似乎突然闪过了一个画面,而那个画面,却并非是从自己眼中所看见的。稍稍宁定下来后,说道:“有人,有人来了,在山前,我看见了,从他的眼里,我看见了一个画面,是在破阵,吴长老在率人抵挡,吴长老受伤了……”

    周围人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而三真人见他说话突然有些颠三倒四,也都皱起了眉,重阳真人问道:“你没事吧?”

    萧尘仍是眉心紧锁,摇了摇头:“山前出事了,快回去……”话未落,只见两道剑光在不远处落下,化作两名青年弟子。

    那二人形色匆忙的跑了过来,一人道:“三……三真人,不好了……”那人气急声噎,说不出话来了,旁边另一人急道:“夜……夜沧溟率领计都罗睺打过来了!他们在山前破阵,吴长老领人抵挡,受了重伤!”

    “什么!”四周不少弟子都惊呼了出来,纷纷向萧尘看了去,这竟然和他刚才语无伦次说的话相吻合,三真人也面露匪夷所思的神色,向他看了一眼,但随即,清虚真人最先反应过来:“去山门!”

    重阳真人也立即向八位长老看去:“去山门!”说罢捻指掐诀,与另外两位真人化作一道剑光破空而去。

    这边,一位执法长老向雷严看去:“夜沧溟一事不容疏忽,还是先去山门罢!”说完与另外七位长老御剑而去。

    比起夜沧溟一事来,水月的事根本不能算事,雷严一咬牙,向水月冷冷看了一眼,随即也乘着飞剑往山前而去。

    原地只留下萧尘几人了,此刻萧尘呼吸急促,手捂在胸口,心中反复念道:“计都……计都……为什么,为什么刚才自己脑海里闪过的那一刹那画面,竟然是真实的……”

    “你还好么?”水月见他脸上神情变幻莫测,开口小声问道,萧尘摇了摇头,随后又突然道:“天羽,萱萱,初七他们还在山前,我们快回去!”

    水月点了点头,又向楚天阔看去:“天阔,对不起,我现在不能离开云雾院……”

    楚天阔仰头一笑:“那我随三师公去山前看看便是。”说完祭出飞剑,带上三人,便往山前而去。

    四人落到山前的一座山坡上,只见前方金光耀眼,几乎将半座云雾山映得宛如白昼一样,正是防御大阵散出来的光芒。

    而阵法结界外面,夜沧溟等人御空而立,正在破阵,似他这样的人,来云雾院自然是必先破其阵法,再光明正大的闯,不会如楚天阔那样选择潜入。

    此刻的景象十分震撼,夜沧溟居中而站,衣衫飘飘,一只手微微上抬,正在以玄力攻击阵法结界,每攻击一下,仿佛整座云雾山都要跟着颤抖一下。

    而在他前面两边,左边的乃是白衣面具男子计都,右边的则是黑衣面具男子罗睺,两人也在以玄力攻击阵法结界,在两人的后边,还有梦无魇等人,甚至连千杀御风都在。

    此次夜沧溟只带了九曜里面的两颗凶星来,其余七星,则留守沧溟城,毕竟整个苦境里也非只有他一个大势力,若是此次倾巢而出,只怕会有人趁机袭击沧溟城。

    但饶是如此,云雾院这边也支撑不住,玄天阁的吴长老最先察觉有人破阵,是以第一时间赶至,但被计都罗睺二人联手重创了,此刻口中鲜血不止,后面三真人刚赶到,此刻也在竭力抵挡,若非此阵法乃是三圣闭关前亲自布下的,凭他们根本抵挡不住夜沧溟。

    而云雾院的弟子早已慌乱了,由各自的师公维持秩序,谁也不得靠近山门附近,那边阵法玄力波动甚是厉害,修为低的弟子一旦靠近,只怕瞬间便被震得形神俱灭。

    山坡这边,萧尘怔怔看着阵法结界外的白衣面具男子,那人是计都,刚才他心中那丝感应,正是来自于此人,而且他脑海里那一闪而过的画面,正是以此刻计都所站立的位置看到的画面!

    “为什么……”这一刻,萧尘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为什么计都看到的画面,会在自己脑海里一闪而过,为什么会这样……

    他如何也想不明白,什么也不想了,足步一动,便要往那边而去,沈千夜在旁将他一拉:“尘哥不可!”

    以他现在的状态,别说过不去,即便过去了也根本无法靠近,楚天阔道:“你们先坐下,我替你们运功。”说罢按着萧尘和水月的肩膀,使他二人坐在了地上。

    萧尘心中仍是思绪起伏,这个计都究竟是何人,为什么梦里面一次次看见他杀死了凝烟,但最后他摘下面具,却又是自己,仿佛是自己杀死了凝烟。

    寒冷的森林,一次又一次的杀死凝烟,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个噩梦,这究竟是凝烟的噩梦,还是……自己的噩梦?

    想到这些,萧尘越的不安,忍不住想要起身,楚天阔立时往他体内注入一股醇厚的真元:“坐好别动!”

    萧尘闷哼了一声,随即感到一阵无力,只得乖乖坐了回去,时间一刻一刻过去,天已经快破晓,西边半轮弯月下沉,隐隐约约,朦朦胧胧。楚天阔仍然左手掌抵水月背心,右手掌抵萧尘背心,不断送去真元,修复二人受创的经脉。

    而山门那边,防御大阵的结界已然出现了几道裂痕,诸位长老与三真人皆已是火烧眉毛,三圣现在正在参练三清玄天阵,无法中断出关,待会一旦防御阵法被冲破,夜沧溟攻进来,这里没有一人拦得下。

    此时此刻,何人能解云雾院倒悬之急?

    没有人。

    放眼望去,弟子们仓皇不安,长老们不遗余力,但仍是挡不住夜沧溟的攻击,阵法结界上的裂痕越来越多了。

    “夜沧溟!你究竟想怎样!你始终也是云雾院的弟子,难道你要亲手毁了这里吗!”清虚真人一边竭力抵挡,一边沉声说道。

    “毁了这里?”夜沧溟脸上神情淡漠,淡淡的道:“我只是来拿走,我需要的东西。”

    另一边,远处一座山巅上站着两人,正是尘染非花和熠瞳两人,尘染非花手上羽扇轻摇,淡淡道:“那个人,就是沧溟城主,夜沧溟?”

    熠瞳眉心深锁,点点头:“听白姐说过,此人手下九曜星将,那一白一黑两人,应该就是凶名在外的计都和罗睺了。”

    “那还……真是有趣啊。”

    转眼天已大亮,旭日初升,抵挡了大半夜,三真人和诸位长老终于快支撑不住了,“轰隆”一声巨响,云雾山整个防御大阵,终于破碎了,在滔天玄力激荡下,无数建筑被掀翻顶,更有离得近的直接被震为齑粉。

    “噗!噗!”三真人连同诸位长老在内,全都一口鲜血喷出,倒飞了出去。

    这一刻,所有弟子都面露惊恐之色,不断往后退去,惊恐的看着半空中徐徐逼来的两人,右边的人一身黑衣,脸戴黑铁面具。

    左边的人一身白衣,脸戴银白面具,面具后面的那一双眼睛寒冷无比,直令人心惊胆颤,仿佛顷刻间便坠入了寒冷深渊一般。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