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一十八章 苦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上!”萧尘猛运起瑶光心法,水月也提运起了她的百花秘诀,两人转眼又抢攻了上去,雷严怒不可遏,双臂一震,两股磅礴大力从袖中吐出,轰轰两声,直接将两人震飞了出去。随-梦-小说 WWW.SUIMENG. lā

    落回地面,二人连退四五步方才站稳,对视一眼,均感到心中一惊,这人受了伤还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小贼子,差些被你算计了,现在就送你下黄泉!”雷严神色一怒,既然他来了,那便不会担心此事传出去,说罢只见他手掌一抬,臂上瞬间缠满了紫电,一掌向萧尘轰去,这一掌犹带阵阵雷声,直震得整间石室颤抖不止,仿佛随时要崩塌一般。

    掌力在半空中形成一道巨大的紫电,凶猛的向萧尘打去,必是要断其性命,水月猛然一惊:“当心!”足步一动,瞬间挡在了他身前,“砰”的一声巨响,直接被雷严的掌力打飞了出去,登时一口鲜血涌出,染红了洁白的衣襟。

    “三师公!”萧尘目眦欲裂,身形一晃,冲过去接住了她,然而水月吐血不止,这一掌乃是大乘修者凶猛的一掌,岂是她能承受下来的,怕是心脉已受损。

    萧尘一咬牙,掌心抵在她肩膀上,将真元输送过去,水月抓着他手臂:“你先走……我拖住他!”

    萧尘转过头向雷严怒视过去,见对方一步步缓缓逼近,怒道:“雷严!你好歹也是云雾院的大师公!就不怕遭天谴吗!人在做天在看,你不会有好下场!”

    “嘿嘿!天谴?”雷严仍是一步步逼近,掌心再次运起了真元,这一次萧尘感受到了真正的杀机,现在唯一能救命的,也只有试试伏羲琴了!兴许能挡住这老贼。

    思念及此,萧尘立时祭出了伏羲琴,但见琴身流光溢彩,是伏羲琴真正的琴身了,其中三根弦乃是实弦,另外四根弦则是虚弦。

    “老匹夫!是你逼我的!”一声大喝,萧尘当机立断拉开了琴弦,整间石室顿时一颤,琴身上七彩光芒大盛,只可惜这里无法更好的聚集天地元气,但也足够了!

    雷严也感受到了那琴弦的恐怖力量,猛往后退了几大步。

    “去死吧!”随着萧尘话音甫落,“铮”的一声,琴弦松开了,一股无匹大力直冲出去,若非这仙狱稳固,如此狭窄,只怕刹那间便被震碎了。

    滔天琴力在狭窄的石室激荡,方子鹤还来不及喊救命,便直接被震死了,而雷严那边,眼见琴力要向他袭到,却不知为何,只见陡然间光芒一闪,伏羲琴的琴力在这一瞬间突然消失了,仿佛被什么东西吸走了。

    “怎么回事!”萧尘目露惊色,只见雷严身前突然多出了一个胀得鼓鼓的红色大袋子,那袋子上面印有金色太极图案,水月登时脸色一变:“是乾坤袋!”

    “乾坤袋?”萧尘听说过这种法宝,相传为无上真君淬炼,使至玄妙处,可吞纳天地,当然,雷严是使不出这种效果的,不过这老贼手里怎会有如此厉害的法宝?

    雷严嘿嘿冷笑:“我当是什么,原来是太古第一神琴伏羲琴,怪不得琴魂跟在身边,没想到,你手里竟然还有此等异宝。”

    水月仍是木讷讷看着那悬浮在半空中的乾坤袋,半晌才回过神来,怒道:“雷严!你好大胆子!竟敢私自动用云雾祖师留下来的法宝!”

    萧尘往后退了两步,对方有这乾坤袋在手,自己的伏羲琴便已经废了,当下将伏羲琴收起,随后扶着水月,慢慢将她扶至一旁。

    “你要做什么?不要!”水月似是看出来他想做什么了,萧尘咬牙不语,现在除了逆魔三变,根本没可能斗得过这老贼,生死攸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倘若是自己一人死在这里也就罢了,可是水月……自己如何能不救她出去,当年师父为救自己,宁犯天下忌讳,如今自己又岂能退缩……

    也许从某个方面来讲,他迟迟找不到凌音,于是连他自己也没发现,已经不知不觉将这份感情,暂时寄托在水月,寄托在白楹身上了,有时候看着她们,就像看着师父还在身边一样。

    “三师公,你退后,离我越远越好……”萧尘伸手拦在水月身前,目视着雷严,缓缓说着。

    水月眉头一皱:“你想做什么,不要……”然而话未落,便被萧尘手一推,送到了后面去,随后,只见萧尘身上逐渐腾绕起了一层黑雾,瞳孔也隐隐有变红的趋势。

    “魔功么……”雷严冷冷一哼,双手捏了个诀,半空中陡然出现一柄金光耀眼的仙剑,顿时一股澎湃的仙力充满了石室,萧尘一看见那剑上的金光,只觉有些睁不开眼,身上也感到一阵阵的刺痛。

    然而水月,水月此时却什么事也没有,惊声喊了出来:“太清剑!雷严!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将祖师留下的太清剑也拿出来了!”

    那金色剑光照在身上,萧尘感觉难受至极,体内的功力也被一层一层的压制了下去,这太清剑乃是当年云雾老人飞升之际留下来的仙家至宝,对修仙之人没有额外伤害,但是对修魔之人却伤害极大,魔功越强,这仙剑的威力也就越大。

    “今晚既是除魔,我自然有备而来。”雷严冷冷说着,说罢猛一催运真元,便控制着太清剑一剑向萧尘斩去。

    这一剑声势浩大,水月立即祭出落月剑,“铮”的一声,将太清剑格开了,随后向萧尘看去,疾道:“你快停止催运魔功!”

    萧尘自然也明白了,立时停止催运魔功,否则必会在这仙家至宝之下魂飞魄散,水月以传音入密道:“此处逼仄,你我二人以剑法克制他,你伺机逃出去,请三真人来!”

    说罢,水月纵身一跃,左手使剑,刺出一套落月剑法,但见剑影虚虚实实,如月落乌啼,四周立时变得朦朦胧胧起来,此地空间较小,雷严无法施展大威力术法,对于他们二人修为低的来说,确实占了优势。

    萧尘也随即手持无垢剑冲了上去,使出凌音所传的碧箫剑法,二人的剑法皆已是出神入化,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两人的剑法这一刻竟然相辅相成,一齐施展出来大有奇效。

    雷严虽然功力远胜他们,但在剑法上的造诣便远不及二人了,一开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身上被连续刺出几道血口,但渐渐的,斗了半柱香时间,凭借神兵和功力,强行将两人震退几次。

    这几次萧尘都有机会脱身,但是此情此景就像当年与凌音被困琼山顶一般,即便知晓自己出去了,可以立即去请三真人来,但他又如何肯舍水月而去。

    “噗!”萧尘又被雷严一剑震退,这次伤了心脉,一口鲜血喷出,水月将他扶着,此刻二人嘴角都溢出了鲜血,手上虎口也被震裂了,不断有鲜血流出,沾满了剑柄。而雷严此时却气定神闲,衣袍无风自动,冷冷看着两人。

    “三师公,方才我所使的剑法你可看清了?”萧尘盯着雷严的眼睛,缓缓说道。

    “恩!”水月双眉紧蹙,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你攻他左边,我攻他右边!”萧尘说着,拉住了她的手,这一次并不是传送真元,而是他刚刚使出来的剑法,乃是当年和千羽霓裳合创的“秋水剑法”,两人须心意相通,方能施展出最大的威力。

    “呀!”两人一声疾喝,双足同时一蹬,手拉手向雷严纵飞了过去,两人的剑,瞬间便向雷严刺到,雷严情知这二人双剑合璧的厉害,便要施展剑法抵挡,却不料二人剑势快至时,却陡然间互换了位置。

    这一下雷严全然没有预料到,水月原本刺向他左肩的一剑,忽然变招向他脖颈扫去,萧尘的一剑则向他眉心点到,雷严急忙中往后一仰,嗤的一声,头发被水月削落一缕,脸上也被萧尘划了一剑。

    这一刹那,惊险到了极点,倘若三人功力相当,雷严早已殒命。

    暗暗抹了一把冷汗,雷严迅速反应过来,两掌齐出,打在二人腹部,“砰砰”两声,二人便被震飞了出去,同时一口鲜血喷出。

    摔到地上,萧尘手中无垢剑拿捏不住,直接飞了出去,口中又是一大口鲜血喷出,他功力不如水月,自然受创较重,水月也顾不得自己伤势,连忙跑过去将他扶住。

    “呃……噗!”萧尘口中鲜血不止,怕是心脉已经严重受损了,水月将他扶着,嘴里鲜血也不断流出,眼眶渐渐红了:“对不起,都是我……我……”

    “嘿嘿……”萧尘情知今晚难以逃出去了,凄然一笑,也将她扶着,拿手指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没事,听说冥界的酆都城比人间还热闹,我老早就想去看看了,咱们师徒二人去地下为伴,总好过他一个人孤孤单单活在这世上,他才是真正的可怜……”

    水月听他此时还尽说出这些玩笑话来,更是觉得心中一酸,向雷严瞪去:“你究竟想怎样!你要幽冥鬼图,我给你便是!你我二人之间的恩怨,你牵扯旁人作甚!我水月没求过人,只求你……”

    萧尘按住了她的嘴唇:“三师公……你别求他,我萧尘烂命一条,反正活着也只会拖累身边的人,死了倒好,一了百了……”

    水月哽声抽泣一声,轻轻擦去他嘴角的鲜血:“对不起,我……”

    雷严冷笑一声:“还真是师徒情深啊,那么……就送你们一起下黄泉!”说罢,捻指结印,半空中的太清剑顿时金芒大盛,狂风呼啸,这一剑斩下,萧尘不死,水月也得死。

    然而,却在这时,风渐渐止了,雷严也突然停止了结印,像是感受到了一种极强的震慑,身体更是一动也不敢动了。

    因为此时,一把剑,慢慢从后面架在了他脖子上,而那把剑被布条包裹着,没有锋芒,却比此刻锋利无比的太清剑,更要逼人。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