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一十章 往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怎么回事!”三位真人疾步走了过来,脸色有些不大好看,雷严冷冷一哼:“问她吧。{随}{梦}小说 щww{suimеng][lā}”

    “水月?怎么回事?”重阳真人立即向水月看了去,而水月只是冷冷看着千杀御风,不言不语,旁边二师公风无痕拱了拱手道:“昨夜师妹那里失踪了一个弟子,可能有些误会。”

    紫徽真人向千杀御风看了去,千杀御风淡淡一笑:“三师公那里失踪弟子,与我有何干系?”

    萧尘眼神寒冷,目光一瞥,忽然看见人群里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正要离开,手一伸,便将那人隔空抓了过来,那人却正是周一卓。

    “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周一卓哪见过这种阵仗,吓得双腿不住颤抖,支支吾吾说道。

    “不想死,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千杀御风让你干过什么,通通说出来!”萧尘眼神可怖至极,周一卓一见他那恐怖的眼神,更是如同坠入了寒冷的深渊一般,吓得脸色惨白,说不出话来了。

    “无妨,周一卓,你便说出来与他听听。”千杀御风淡淡笑道。

    “是……是!”周一卓这才镇定了一些,壮了壮胆子,说道:“千杀师兄让我负责向其他一些师弟收取玄石……”

    片刻后,只听他说了一大堆弟子之间的事情,至于伺机盗取幽冥鬼图一事,却是全然只字不提,而他口中所言的那些事,本就是弟子之间的事,没什么奇怪的。

    萧尘嘿嘿冷笑两声:“好,好得很!”

    水月更不再多说什么,冷冷道:“赵莹莹。”一听这名字,周一卓顿时如吓得魂飞魄散一般,但很快,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随后,只见水月身后的众弟子里面,走出来一名紫衫女子,正是赵莹莹,她此刻脸色惨白,低着头,慢慢走到了水月身边。

    “把你知道的,一字不漏说出来。”水月目视着千杀御风,冷冷道。

    “是……”赵莹莹紧紧捏着手,咬着嘴唇,片刻后才终于看向了周一卓,将周一卓如何让她伺机盗取百花秘诀和幽冥鬼图一事说了。

    人群里顿时一片哗然,如炸开了锅一般,三真人脸色也骤然冰冷了下来,周一卓脸色惨白,连忙向三真人道:“三位真人,她在胡说!我……我根本就不认识她!”

    三真人不言不语,而赵莹莹此刻听着这些话语,又回想起往日缠绵时的山盟海誓,此刻只觉字字诛心,眼泪顺着脸颊便流了下来,终于一咬牙,狠狠道:“好!周一卓!我早知道你会过河拆桥,所以!”

    所有人,这一刻都向她看了去,只见她掌心一幻,立即变了个玉笺出来,随后又见她往玉笺里刺入一道白芒,那玉笺便放出声音来了,正是一种可以录入声音的玉笺。

    只听那玉笺里响起两个人的对话,言语里除了一些周一卓的花言巧语,也透露出了千杀御风欲盗取百花秘诀和幽冥鬼图一事。

    听着往日甜言蜜语,海誓山盟,赵莹莹眼泪止不住的流,而人群里,慢慢安静了下来,雷严脸色惨变,向千杀御风看去:“御风!这可是真的!”

    直至此刻,千杀御风依然面不改色,脸上挂着淡淡笑容,仿佛听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而周一卓却是早已吓破了胆,跪在地上不断向他求饶:“师兄,对不起!我,我也没想到这个贱人居然留了后手,我……”

    很明显,千杀御风也不知道有赵莹莹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不然早就杀了,周一卓话还未说完,忽然止住了,却是千杀御风手一抬,直接将他震得七窍流血,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啊!杀人了!”人群里顿时惊叫了出来,千杀御风竟然敢当着三真人的面杀人!他真的是要造反了!

    “大胆!”重阳真人一声怒喝,然而刚一运真元,却忽然感到一阵乏力,竟是一点真元也提不起来了,非止他,此刻连清虚真人跟紫徽真人,也同样提运不起真元了。

    “幻仙香!”三真人立时想到了什么,幻仙香乃是一种奇药,专门抑制修者体内的真元,高等级的幻仙香,便是仙人中了后,短时间内也难以提运真元。

    萧尘身形一动,立即瞬移过去扶住了重阳真人,以防此时千杀御风趁机袭杀,对于幻仙香,他是了解的,刚来紫府时,那次在周国救走落师姐,便是楚凌娇以幻仙香制住了那些周国的修者,否则他不可能那般轻易脱身。

    而此时,原本离三真人最近的百灵,这时非但没有扶住三位真人,反倒是一步步,向着千杀御风走了去。

    “百灵,你……”三真人这时也终于想明白了,没有任何人能够对他们下得了幻仙香,唯独百灵,因为他们太过信任百灵了,从一开始到现在,没有丝毫怀疑过。

    萧尘一咬牙,果真是百灵,百灵长期负责替千杀御风向新人收取玄石,这其实只是掩人耳目,否则似百灵这样好资质的人,千杀御风如果不重用的话,那么反倒惹人怀疑了,这一切,竟然都没有人察觉。

    大师公脸色已经铁青了,而人群里也开始慌乱了,连三真人都中了幻仙香,天知道这千杀御风背后还有什么手段没有使出来,现在三圣也在闭关,这里恐怕就只有几位师公能制住他了。

    “大逆不道!”四师公铁如心向来为人憨厚,此时岂能容此等叛逆之人放肆,一声怒喝,提起背上的重剑,一剑便向千杀御风斩去,剑风凛冽,直刮得附近的人脸上生痛。

    然而,却只见千杀御风身形一晃,如同原地消失了一般,下一瞬间,已出现在铁如心身后,一脚踹在了他背上。“噗!”铁如心一口鲜血喷出,竟是直接被踹飞了出去。

    “四师公!”折剑阁的弟子脸色骤变,连忙跑了过去将他扶住,铁如心又是一口鲜血涌出,而鲜血里,竟然掺杂了丝丝黑气,当下连忙盘膝坐起,逼出体内魔煞之气。

    “呵呵,区区中上品化神,也敢跟本座动手。”千杀御风双手负在背后,淡然一笑,这一刻展露出来的气息,竟是令人生畏,能够轻易击退四师公,很明显,其余三位师公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水月眉心一凝,难道他的魔功已经练到第十重了?朔月之夜功力大增,而今日初一,便是说,朔月这天仍未过去。

    “逆徒,你还不住手……”这一刻,只见雷严脸上青筋暴起,两条手臂上缠绕起了道道紫电,气息已然达到了大乘,众弟子又是一惊,没想到大师公的修为原来也到了大乘之境,看来只有他才能拿下千杀御风了。

    “住手?”千杀御风仰头一笑,继而目光变得冰冷起来,冷冷看着水月:“那她,当年怎么不住手。”说到此处,森然诡笑了起来:“水月,你可还记得三十多年前,被你杀死的那个人吗?时至今日,你晚上睡得着吗?是不是常常看见他回来报仇了……”

    说到最后,笑声越来越森然诡异,周围的人都听得毛骨悚然,但又不知三十多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唯独三真人和另外几位师公脸色变了变,尤其是大师公雷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了。

    水月脸上依旧冷如寒冰,冷冷道:“那个人,他该死。”

    “该死?”千杀御风神色忽然变得十分可怕,眼神充满了恨戾:“你说他该死?他究竟哪里得罪你了!以至你非痛下杀手不可!”

    说到最后,千杀御风又嘿嘿惨笑了起来:“先父当年只为学艺而来,却不知哪里得罪了三师公,以至最终命丧三师公之手,哈哈哈,三师公,好得很呐,可以对一个弟子痛下杀手……”

    此言一出,周围所有人都变了脸色,三真人更是脸色惨变,千杀御风又森然笑道:“三师公啊三师公,你杀了人,可你当年有个好徒儿,所以替你承担了一切罪名,但是,你每晚真的睡得那么安心吗……”

    听闻此言,周围人更是惊声议论了起来,许多人都带着惊异的眼神看向了水月,在云雾院,无论弟子犯了什么事,那也该由长老审理,师公是绝不能对弟子动任何私刑的,更何况是取其性命!

    若弟子动手杀了弟子,那充其量只是废掉修为或是逐出云雾院,但若是师公动手杀了弟子,那可是死罪啊!

    这一刻,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看着水月,倘若这件事尘埃落定,那即便是过了三十年,她同样免不掉死罪!

    “嘿嘿嘿……”就在这时,又一个冷笑声响起,只见大师公脸色阴沉,脸上像是布满了阴云一般,冷冷看着水月:“原来,羽墨是你杀的啊……”

    人人都知晓雷严最是护短,对于其他普通弟子他不管,但若是他器重的弟子,那么便是当做自己的徒儿一般,当年千杀御风的父亲冯羽墨,正是他最器重的弟子。

    二师公风无痕眼见他脸上逐渐露出了杀气,身形一动挡在他面前,疾声道:“当年杀死冯羽墨之人,乃是楚天阔,楚天阔当时已亲口承认那晚事发经过,师兄你绝不可听信此人一面之词……”

    “人,是我杀的。”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