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零二章 初七的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云雾山。{随}{梦}小说 щww{suimеng][lā}

    夜幕轻垂,无边无尽,一道剑光落入庭院里,秦天羽三人见萧尘回来了,立即跑了出来:“尘哥,没事吧?”

    萧尘摇了摇头,心想那雷严太难缠了,到现在才肯放他回来,初七慢慢走了下来,双眉微蹙:“那人……?”

    “跑了。”萧尘淡淡说着,初七听后眉头皱得更紧了,萧尘往前走上几步,问道:“千夜呢?怎么不见他?”

    秦天羽道:“那家伙最近神出鬼没,还不知道这会儿在哪呢。”

    “这样么……”萧尘沉吟少许,见天色已晚,说道:“你们今晚先回去,今日之事不要告诉其他人,一切等三师公回来再说。”不知是否为错觉,他现在感觉,雷严可能要对付他了,小心一点总是没错。

    秦天羽、徐灵儿、楚萱萱三人却哪里舍得这么快就回去,两个少女哭哭啼啼的,断断续续说着这一年的委屈,萧尘也感到心酸,看着他们,若说一开始进云雾院是带着拉拢势力的心态,那么现在,绝不是这样了。

    到深夜时分,三人才肯回去,时值三月,春寒料峭,到了夜里还是有几分凉意的,初七屋子里烛火闪烁,不断有咳嗽声传出,这一年就是这样,每当夜里受了寒,就会咳得越厉害,有时候咳得一整晚都睡不着觉。

    但这些事,她从来不会跟人说。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了,萧尘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一阵冷风也顺着吹了进来,吹动屋中烛火摇晃,萧尘老远便听见了初七的咳嗽声,此时见她脸色苍白,立即拿手肘把门关上,快步走到了床前。

    将药碗放在床沿上,萧尘也坐了上去,轻轻拍着初七的后背,片刻后初七咳嗽缓下来了,轻轻摇了摇头:“属下……属下无碍。”

    萧尘点点头,端起药碗,拿着汤匙,轻声道:“先把药喝了。”初七抬起头来,立即捧住药碗:“属下……属下自己来。”也许是饮得急了,被呛了一口,又将药咳了出来,手一抖,药碗也摔在了地上,汤药溅了满地都是。

    “初七!”萧尘立即将她扶住,却是心痛无比,即便此刻将北宫琴挫骨扬灰,也不足以泄恨。

    片刻后,初七终于缓了下来,双唇却是有些苍白,扶着萧尘手臂,轻轻道:“属下无碍……主上无须担心。”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为什么不告诉她们?把传讯玉笺给我吧,我让她们来……”

    听闻此言,初七身子轻轻一颤,原本有些苍白的脸庞这时更加没了血色,萧尘微一皱眉:“怎么了?”

    初七回过神来,立即摇了摇头:“主上不必担心,属下无碍,小伤而已,不必告知姐姐。”

    其实萧尘不知道,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每一个成员,一旦被判定无法再继续执行任务了,是要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如暗香来,如暗香去,不会在世间留下任何一丝痕迹。然后,会有新的成员来取代。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眼眶有些红红的,喃喃道:“初七,对不起,要不是我,要不是我……我萧尘行事冲动无稽,却次次累得你们……对不起……”

    “我这一生……自己活得逍遥,想做什么做什么,可是她们……她们却个个为我……”

    说到最后,萧尘情绪渐渐有些失控了,一把将初七抱住,两行眼泪也滑落,声音哽涩:“可是我,我只有一个人……我如何去偿还她们每一个人,我如何去偿还你们每一个人……我……”

    越往后说,眼泪越似决堤了一般,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他想起了上一世的未央,未央为他香消玉殒,这一世,慕雪在萧家替他挡下天谷子的一剑,落殇颜在三清门为他争取修炼牌,心儿为他上天风门求取九花玉叶,以至后来种种,青玉门柳凤凰最后把翅膀给了他……

    青鸾在五岳山险些殒命,紫芸儿那次求柳连城医治险些**,如今又是初七……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前世债未还清,今生又欠下太多,如何去偿还,这一世他怎样也了不清这些因果,他来日成不了仙,注定成不了仙。

    正如他所言,他只有一个人,皆不负便是皆负,世上没有两全法,时至今日他如何不明白姑娘们的心思,所以每一次,只有逃避,只有不言,皆不负,便是皆负。

    也许只有梦里和凝烟,反而才是真实的,反而才不会感到疲累。

    此刻初七轻轻拍着他的后背,默然不语,这么久了,她又何尝不明白,人人都说萧尘冲动无脑,殊不知,偏偏就是他这种冲动的真性情,成就了今日的他,对他好的人便会对他百般回护,而想要他死的人也会不择手段,正是因为他的性格,才造就了这种爱憎极为强烈的对比。

    就好比刚来云雾院时,如果他没有一股脑冲动,没有替新人出头,那么千杀御风和北宫琴也不会盯上他,但是,秦天羽等人还会如现在这般回护于他?还会关心他的死活?

    倘若他是那种做事思前想后,耍小聪明却自以为很智慧的人,处处算计着得失利益,秦天羽等人又岂会等他一年不愿离去?

    北宫琴处事那么圆滑,那么会忍,那么会算计,一点也不冲动,但是结果如何?他出事了,平日里那些一口一句“北宫师兄”的人,有谁会去管他死活?

    “主上,好些了吗……”

    冷风,不知何时把窗户打开了,渗透进来丝丝寒意,萧尘慢慢松开她,轻轻扶着她躺下去:“你好好歇息,我会替你治好的。”

    这一年来,自己昏睡不醒,她不也是这样照顾自己么?那么现在,就换成自己照顾她吧……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初七已经安然入睡,萧尘仍在案前翻读药王经,屋中烛火摇曳,窗外弯月似眉,斜挂柳梢,院子里忽然一阵风响,透人肌肤,想是有人来了。

    萧尘轻轻合上药王经,启门走出,却是水月来了。“三师公?”萧尘微微一诧,轻轻把门关上,去到楼阁下,水月上前两步,看着他:“你……没事了吗?”

    萧尘摇了摇头:“弟子已无碍,三师公如此深夜回来,之前可是有事?”水月也摇摇头:“没什么事,这一年……”话末抬起头来,看着他皱了皱眉:“北宫琴他?”

    “已经没事了……”萧尘已不愿再去说这个话题,两人在院子里说了许多话,当然,水月也没有把这一年的事全部告诉他,尤其是关于夜沧溟的。

    到夜阑人静时,水月离开了,萧尘一人站在院中,此刻心里已生出些许去留之意,毕竟离开紫境已经一年半了,也不知现在风云不动城建设得如何了,还有逸风大哥他们,狸猫精,仙儿……

    也许,真的是时候回去了……

    正自愁怀万缕,屋里忽然传出来一阵咳嗽,萧尘疾步回到房间,初七又安静了下来,此时轻轻闭着眼,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也不知醒了,还是又睡着了。

    轻叹一声,萧尘将被子替她往上面盖了盖,以免凉风吹进来,又让她受寒,心想要回去,至少先把她治好,好好来的,自然要好好回去,不然说不定以青鸾的性子,还要责怪于她。

    这一晚,萧尘参读了一夜的药王经,寻找治疗肺疾的方子,次日清晨便去采药,这三天下来,或是炼丹或是熬药,有他的照顾,初七多少也好了些,至少夜里不会咳得那么厉害了,接下来,萧尘打算看看能否请动三圣帮助她续脉恢复功力。

    又到明月高悬时,萧尘依然端来了汤药,这些日初七气色好了许多,但是萧尘替她把脉,发现肺疾虽然好了一些,但是功力流失得越来越严重了,三天前还是元婴,现在已经是结丹了,断掉的灵脉也隐隐有枯萎之象。

    昨天他去找过水月,想拜托请三圣帮忙来看看,但是水月告诉他,三圣现在正处于闭关,参练一种极其厉害的功法,只有这功法,才能制住夜沧溟。

    “属下无碍,主上请回吧……”初七将手缩了回来,轻轻开口道。

    萧尘皱眉道:“没事,他们不帮忙,我一定会治好你。但你……千万不能放弃。”

    也不知为何,他隐隐中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这一年多,初七为何都不传讯回去告诉实情,唯一的可能便是,她不能让暗香浮动其他人得知她灵脉被毁之事。

    而且回想起那一晚,当自己说要传讯回去给青鸾她们时,她神情似乎很是异常,又似乎有些害怕。

    萧尘不太明白这其中的缘由,轻叹了一声:“那你早些休息,明早我再来看你。”说着,轻轻替她盖好被子,便出了门。

    待他走后许久,初七才又慢慢坐了起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静静看着桌上萧尘留下的药碗,眼神里,似有些不舍,似有些眷恋。她的最后一个任务完成了,片刻后,她挪开了枕头,枕头下面放着三件事物。

    一个用来传讯的玉笺,一张信封,一柄寒光森森的匕首。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