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六百零一章 惨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啊——”北宫琴惨叫声回荡在整座山谷,萧尘淡淡看了他一眼:“叫这么大声,是想将人引来么?我还没动手呢。◢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lā”

    “啊?”北宫琴回过神来,满脸冷汗,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还好东西还在,连忙道:“萧师兄!你听我说!那一晚我并没有……”

    当下,北宫琴将那一晚的详细经过说了,萧尘总算松了一口气,还好萱萱仍是清白之身,没被这畜生玷污,北宫琴见他脸上神色轻松了下来,又连忙道:“萧师兄,后来的事也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是千杀,千杀御风那个混蛋!”

    萧尘目光一冷:“说下去。”

    北宫琴浑身一颤,咽了一口口水,连忙道:“那次你昏迷过去后,千杀御风肯定不会放过秦师弟他们,后来我一想……”

    说到此处,只见他声泪俱下:“我一想事情也是我造成的,我痛定思痛,觉得自己太不是人了,后来我便想保护秦师弟他们,以偿清自己的罪孽……”

    萧尘点了点头:“不错,继续。”

    “当时,如果我不收取秦师弟他们的玄石,那么秦师弟他们就会归千杀御风所管,那时候,恐怕他们的苦日子无法想象,所以我才,我才……”

    “恩,很好,你替自己赢得了一线生机。”萧尘点点头,将他丢了下去,北宫琴趴在地上,连连磕头:“谢……谢师兄不杀之恩……”心中却在谋算,等我回族里搬来救兵,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过……”萧尘突然话声一冷,两道眼神比之前更加恐怖了,北宫琴抬起头来,触及到他的目光,登时如同快要窒息一般,坐在地上,不断往后面爬去,惊恐的看着他:“萧……萧师兄……”

    “你要杀我没关系,但你千不该……万不该……”萧尘眼神冰冷,犹如死神般一步步慢慢向他走去:“不该毁了初七的灵脉!”

    喝罢,萧尘手一伸,五指直接刺入了他胸膛里,北宫琴顿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那么,就用你的灵脉,来偿还她的灵脉吧!”这一刻,萧尘双眼泛红,眉心隐隐间又出现了一丝黑气,同时手臂上也有一股黑气不断往北宫琴体内注去。

    北宫琴惨叫连连,体内玄功正不断流失,便在这时,远处忽然一道凌厉剑气斩来,萧尘瞬间反应过来,纵身往后跃出数丈远。

    “砰!”一声巨响,那道剑气威力甚大,直接将地面斩出一条鸿沟来,北宫琴得救了,立时爬起来向剑气发来的方向跑去:“大师公救我!”

    来者正是大师公雷严,他目光冰冷,看着萧尘道:“什么时候醒的?”萧尘笑了笑:“大师公来得真及时啊,不巧,刚刚醒来。”

    “哦?”雷严双目如电,冷冷道:“那还真是不巧,刚刚正好有两个弟子的生死明灯灭了。”

    “那么,大师公怀疑是我杀的人咯?”萧尘从容不迫的看着他,气定神闲说道。

    “是他!就是他!是他杀了吴浩和张青二人!”北宫琴神色惊慌,躲在雷严身后,指着萧尘道。

    “啪!”一声清响,雷严转过身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北宫琴捂着脸,不敢出声了,随后雷严又转过身看着萧尘:“既然醒了,不去三真人那里报个平安吗?”

    “去,自然是要去,但,不是现在……”说着,萧尘冷冷的目光,又移到了北宫琴身上,北宫琴再次浑身一颤,小声道:“他要杀我,大师公救我……”

    “滚。”雷严只淡淡道出一个字。

    “什……什么?”北宫琴一时间懵了,但想来,应该是自己刚才的话被听去了,雷严沉声道:“我云雾院,没有你这样的败类,滚,立即滚!”说完,指尖一凝,砰的一声打碎了他胸前的徽章。

    北宫琴有些失魂落魄,这一回,是真的什么也没有了,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在地上连磕三个响头:“不肖弟子北宫琴,多谢大师公两年来的教诲。”

    当然,他此举此言,意思便是看在往日师徒情分上,希望他帮自己拦下萧尘,否则萧尘一旦追上来,自己定然死无葬身之地。说完后,只见他起身结了个印,立时化作一道剑光往远处天际去了。

    萧尘身形一动便要去追,然而却忽感一股大力笼罩了下来,当下捻指结印,试图冲破这道结界,雷严一瞬间移至了他面前,冷冷道:“怎么?要跟我动动手吗?”说话时衣袍无风自动,一番话自有一番威严。

    萧尘笑了笑:“弟子岂敢冒犯大师公?”他心中明白,凭他此时的功力,断不可能是雷严的对手。

    ……

    出了白雾城往西二十里,有一条古道,名曰“踏古”,年月已无从追溯,只知春秋之时多有商旅经过,现正值三月开春,来往商旅倒也颇多,只是要防着山林里野兽伤人。

    北宫琴一路御剑逃出,来到此地时已是日色向西,暮色沉沉,但见道旁草木幽深,蝶去无影,北宫琴大喘粗气的落到了地上,之前最后一下他被萧尘重创,已经无法再继续御剑了。

    一路又疾奔出三五里,北宫琴口中粗气大喘,发誓定要让萧尘生不如死,正自思量,前方不远忽有马蹄和车轮声传来,北宫琴乍然一惊,现在没了钟离震在身边,他便如同惊弓之鸟一般。

    前方的马车来得不徐不疾,车里传来阵阵少女的嬉笑声,赶车的是个年过六旬的白须老翁,老翁见天快黑了,还有个年轻人孑然于此,身上还带着伤,立时将速度慢了下来,向北宫琴和颜笑道:“小兄弟可是被山里的大虫伤了?前边二十里便是白雾城,要不要老朽载你一程?”

    “韩伯,谁啊?”车里随即传来个少女银铃般的声音,接着只见一个少女撩开了窗帘,那少女相貌清秀,朱唇皓齿,看着北宫琴笑嘻嘻道:“大哥哥,你受伤了吗?”

    北宫琴心中一凛,心想糟了,绝不能让这几人进城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忽然间眼中寒芒一闪,“铮”的一声祭出一把飞剑,登时取了那赶车老翁的首级。

    “啊!”车里两名少女顿时吓坏了,还有一名中年人,中年人吓得脸色惨白,护住两个女儿,连忙道:“小友若是为财……”话未说完,嗤的一声,被飞剑取了首级,鲜血溅了两个少女一脸。

    “啊!爹爹!爹爹!”

    两少女早已吓坏了,又见父亲惨死面前,顿时泣声不止,又惊又怕,紧紧抱在了一起,浑身颤抖不止,北宫琴走过去看车里还有没有其他人,年龄稍大的少女紧紧抱着妹妹,睁大眼睛看着他,呼吸急促:“别……别杀……”

    话未说完,北宫琴眼神一冷:“抱歉了!”嗤嗤两剑,取了两个少女的性命,鲜血溅了一脸。

    往脸上抹了一把,北宫琴也顾不得掩藏尸体,立即往另一条岔路奔跑了去,一直跑出十余里,来到一座废弃的长亭,亭子上方的顶盖被人给端了,只剩下几根荒凉的柱子,上面爬满了荆棘藤蔓,此刻暮色四合,附近又有乌鸦的凄厉声传来,说不出的阴森可怕。

    北宫琴终于跑不动了,盘膝坐在亭子里运功歇息,当天快黑时,总算恢复了几分真元,可以再次御剑赶路了,正当起身离开,然而这时他背后却传来了脚步声。

    “谁!”北宫琴猛然一惊,转过身去,只见暮色下,一个青衣少年缓缓走来,少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双眸如同没有星辰的夜一般深邃,手里,握着一把寒光阵阵的长剑。

    “嗒……嗒……嗒……”

    少年的脚步声很慢,很沉,不过北宫琴却没有一丝紧张感了,冷笑道:“原来是你啊……怎么?来做什么?”

    “杀你。”少年的声音很低沉,北宫琴仰头一笑,目光一冷:“凭你一个元婴?”

    “足够了。”话音甫落,少年身形如电,仿佛一瞬间消失了,下一瞬间已出现在北宫琴面前,一剑斩断了他的左臂。

    “啊——”北宫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竟是全然猝不及防,连忙提运真元,一掌向少年打去,然而,少年身如鬼魅一般,又一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又一剑斩下,将他右臂也斩去了。

    北宫琴惨叫声不断,往前一扑,转过身惊恐的看着面前这个少年,颤声道:“你……你……”说到最后,猛然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出,便要施展血遁之术逃走,然而首级却在这一瞬间被斩飞了。

    下一瞬间,少年连发数剑,将他的身体斩成了七八截,最后一剑,向他半空中的头颅刺了去,“嗤”的一声,一剑刺穿了北宫琴的头,但是晚了一步,一缕青烟已从北宫琴眉心窜出,片刻间便消失在了天际,只远远传来一句凄厉的话:“我一定会回来报仇!你们没有一个逃得了!”

    夜幕轻垂之下,声音听来格外凄厉,少年目光仍然冰冷,用力一挥剑,将头颅甩了出去,正要转身离开亭子,身后却传来一句醉气熏熏的话:“呃……小兄弟,杀气很重啊?”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