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百九十九章 苏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时值三月,春和景媚,庭院里柳舒花放,微风在池子里带起丝丝涟漪,初七手里提着水壶,正在给一盆用黏土重新粘好的花盆浇水。随-梦-小说 WWW.SUIMENG. lā

    那是那次萧尘魔识发作,初七第一次斗胆以下犯上,一掌把他打开,不小心撞到地上摔碎的花盆,花盆里的花本来已经枯萎了,但在她后来悉心照料下,枝上又重吐新蕊,开满了一朵朵红红紫紫的花儿。

    过了一会儿,外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接着只见秦天羽,还有徐灵儿、楚萱萱三人出现在了院门口,初七将水壶轻轻放在石桌上,抬头向他们看去,微微一笑:“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这一年,初七已经变了,变得不似从前那般不爱说话也不笑了,仿佛她功力慢慢消失后,整个人也慢慢变了,杀气,更没有之前那般重了,或者说,已经没什么杀气了。

    “嘘……”徐灵儿神神秘秘打了个噤声手势,三人蹑手蹑脚走了进来,秦天羽朝外面看了看,然后忽然摸出个小袋子放在了初七手里:“初七姐,这个你拿着……”

    “这是……”初七打开袋子看了看,里面装着大概一两百枚玄石,摇了摇头,轻轻将袋子放在了石桌上:“这个,我已经用不上了……”

    徐灵儿一跺脚,蹙眉道:“初七姐,有总好过没有,上个月的玄石全让北宫琴拿走了,这是我们偷偷藏起来的,你先拿着,下个月我们再藏一些……”

    楚萱萱也蹙眉道:“是啊初七姐,我们马上就得回去,不然等北宫琴发现我们不在了,肯定又会有麻烦……”

    正说着,话还未落,院外便响起一个淡淡笑声:“既然来了,又何必急着走呢?”

    “谁!”秦天羽第一时间护在少女面前,楚萱萱站到初七身旁,徐灵儿则挡在石桌上那一袋子玄石前边。

    “呵呵……”只见院门口出现了两名佩戴紫色徽章的老弟子,一人身穿红衣,一人身穿紫衣,这二人,乃是北宫琴的两条“走狗”,后面,还跟着四个北宫琴的手下。

    “你们想做什么!这里是听风阁!三师公不在,你们就可以随意进来么!”秦天羽张开双臂护着身后的两个少女,凝神看着对面缓缓走进来的六个人。

    紫衣男子淡淡一笑:“不做什么,只是上个月,你们似乎少交了一些玄石啊?”

    秦天羽眼一瞪:“什么少交了!全都给你们了还想怎样……”话未说完,只听“啪”的一声清响,在他脸上瞬间出现了五根指印,嘴角也有鲜血流出,却是那红衣男子走过来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

    “天羽!”徐灵儿跟楚萱萱都十分着急,秦天羽紧紧咬着牙齿,不能还手,还手的话,明天就会有不少人被他们打伤。

    红衣男子瞪着他:“还敢跟师兄顶嘴?这一巴掌该打不该打?”秦天羽紧紧咬着牙齿:“该打……”

    初七目光森冷,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个她,身形一动便冲了上来,然而那红衣男子直接一脚将她踢飞了,如今的她,却再也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了。

    “初七姐姐!”楚萱萱连忙跑了过去,将她扶起,初七擦了擦嘴角鲜血,咳嗽不止,但目光仍是寒冷的盯着那几人:“我没事。”

    徐灵儿吓着了,连忙将后面的那袋玄石拿出来,递给紫衣男子,颤巍巍道:“全……全部在这里了……”

    紫衣男子冷冷一笑,拿过袋子掂量了几下,冷笑道:“记住,下个月敢少交一枚,就别想好好待在云雾院,我说到做到……”

    事实上就是这样,这一年来,听风阁这些新人的玄石全部交给了北宫琴那些人,哪怕是一枚也不能留下,谁私藏了一枚,次日被发现了必遭十几人围着暴打。

    紫衣男子话说完后,目光一瞥,又瞧见了石桌上的花盆,冷笑道:“还有闲心养花啊?”话末凝指一道真气打去,“砰”的一声,将那花盆打得粉碎,又将手一抬:“给我把这里砸了!”

    身后那四名男子立时行动起来,大笑着在庭院里肆意破坏,剑气激荡,将那些花草树木打得粉碎,假山也被摧毁,徐灵儿哭喊道:“你们住手啊!做什么啊,我们交就是了……”一时间泣不成声。

    初七将她两人紧紧抱着,也只能任这些人去破坏,这里的一花一木,许多都是当初萧尘亲手从外面移植来的,还有池子里的鲤鱼,都是他养的,现在却被那些人一条条的踩死了。

    渐渐的,初七眼眶也有些红了,仿佛耳边又响起了当初萧尘的笑声:“那个……初七,要不以后我们住这里吧?”

    半柱香后,除了房屋,能破坏的都破坏了,遍地狼藉,几人大笑着往院外走去,走至门口时,红衣男子忽然又停下了,缓缓转过身,邪邪看着初七三人:“我差点忘了重要的事,北宫师兄纯阳功将成,现在缺一个双修的,你们三个当中……”

    “你想都别想!”秦天羽两眼布满了血丝,终于忍不住了,挺身挡在了初七三人前边,“啪”的一声,那红衣男子隔空将他扇飞了:“滚,没你的事!”

    初七将徐灵儿和楚萱萱护在身后,那红衣男子笑了笑,忽然目光一冷:“那就你了!”说罢手一伸,隔空扼住了初七的脖子,将她抓了过去。

    “初七姐!”徐灵儿和楚萱萱在后面哭喊着,但是没有用,她们斗不过这些人。

    此刻初七眼神依旧寒冷,红衣男子看着她淡淡一笑:“瞪我?还记不记得有次你扇了我一巴掌?”说完“啪”的一声扇在了她脸上:“这是还给你的,小贱人,乖乖跟师兄走吧……”

    话音未落,忽然间一股神秘且强大的气息一闪而逝,虽然只是短短一刹那,但这一刹那的气息,却是令那几人浑身一颤,红衣男子也立即放下初七,凝神戒备了起来。

    “煞煞煞……”一阵阴风吹过,那气息再次闪了一下,六人又是浑身一颤,完全找不到气息的来源,但偏偏感到十分胆寒,后面一男子小声道:“吴哥,张哥,要不先走吧?可能是水月回来了。”

    吴、张二人听后也不多言,立即领着后面四人离开了庭院,楚萱萱和徐灵儿随即跑到初七身边:“初七姐,你没事吧!”

    初七没有说话,此刻神情变得异常凝重,看着四周:“你们,感受到了吗……”话音未落,方才那气息又闪了一下,这股气息会令敌人胆寒,但是她们感受到的,却是一股暖意。

    “是尘哥!”

    四人立即往屋中冲了去,但是,他们失望了,萧尘躺在榻上,依旧双目轻闭,没有任何生命特征,初七有些失魂落魄的走了过去,缓缓坐到床沿边,轻轻替他将被子往上面盖了盖,以免凉风吹进来,凉了他的身体。

    然而却在这时,她指尖触碰到了萧尘的胸膛,竟然感受到了一丝丝微弱的心跳,秦天羽惊呼了出来:“尘哥!尘哥眼睛在动!”

    “快!快去请三真人来!”徐灵儿疾呼道,初七手一伸:“等等!”这一刻,她的心跳也越来越剧烈了。

    只见萧尘闭着眼,但是眼珠子却在不停转动,渐渐的,连胸膛也有了起伏,这一刻四人都屏住了呼吸,忽然间,萧尘睁开了眼!

    这一刹那,仿佛时间停止了,萧尘猛然惊坐了起来,呼吸十分急促,看见初七坐在自己床边,什么也不想,一把将她紧紧抱住了:“初七,我……我回来了。”

    初七眼眶有些湿润,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一幕,但却是,真实的,秦天羽三人也惊叫了出来,这一幕,有如梦境一般。

    萧尘向他们看去,见秦天羽嘴角沾着血,回过头见初七嘴角也有鲜血,脖子上还有几道红印,急切问道:“怎么回事!”

    秦天羽三人才不回答这些有的没的,三人一起抱了过来,一时间哭得昏天暗地。

    ……

    半个时辰后,萧尘得知了这一年多来的事情,得知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也得知了……初七的事情。

    “初七……”萧尘眼睛有些红红的,实是无法接受,初七灵脉被震断的事实,实是无法相信,她这一年多来所受的苦,一咬牙,狠狠道:“北宫琴!今日便是他的死期!”

    初七从后面将他手拉住,语气很平静:“你做什么?不要去好吗……”话未说完,萧尘突然转过身来,一把将她紧紧抱住,眼眶红润,声音哽涩,一停一顿:“够了,真的够了,初七,对不起,对不起……以后,不要再担心我,今后,就由我,来保护你吧……”

    每每一想到暗香浮动月黄昏陪他出生入死,替他挡下无数锋利的剑刃,他的心,就好痛,像被刀子,一层一层割着。

    初七感受着他淡淡的体温,默然不语,眼角,一滴眼泪滑落,这是她一生,第一滴眼泪,也是今生,唯一的一滴泪。

    萧尘慢慢将她松开,随后看向秦天羽:“你们不要跟来,也不要担心,更不要对人说我醒了,知道吗?我很快就回来。”说完,身形一动,化作一道疾芒破空而去,他现在只能趁着无人知道自己醒来一事,才方便除去北宫琴,一旦所有人都知道他醒了,那时便不好动手了。

    初七慢慢走到门边,院子里的风吹了进来,吹动她耳边头发轻拂,她抬起头,静静望着萧尘离去的方向。

    有些事,不能说,一辈子,也不说,宿命,就是宿命。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