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百九十七章 局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前辈!”三真人脸色同样骤变,立时抢上前将棋圣扶住,这么多年了,还从未见他开天眼被反创过,一时间,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我没事!”棋圣连点了身上几处穴道,又将目光移到了萧尘身上,喘着气道:“只是,十年内,恐怕我无法再次开天眼了。”

    三真人一听此言,更是脸色大变,同时向榻上躺着的萧尘看了去,此子究竟何等来历?过得片刻,重阳真人才问道:“那前辈刚才……刚才可看见了什么?”

    棋圣闭上了眼,此刻仍是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片刻后才缓缓摇了摇头:“什么也没看见……”

    既如此,三真人也不再多问,虽然有的仙人能开天眼通这等本事,但有些事,却是天机不可泄露,一旦泄露天机,必然引来天人五衰,天人五衰,无论神仙妖魔,没有一个能逃得过。

    过了一会儿,棋圣道:“此子让水月好生照顾吧,毕竟……毕竟也是她的弟子。”最后一句话,说得却是有些耐人寻味。

    三真人自不会去细想,点了点头,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恭送棋圣前辈。”棋圣不再多言,走至门口,捻指一幻,化作一道长芒破空而去,这一去,便是闭关一年不出。

    三真人回过头来,各自摇头叹息了一声,水月也回来了,重阳真人看向她:“那个姑娘如何了?”

    “暂时性命无忧。”水月依然面无表情,只是轻轻动了动嘴唇。

    重阳真人叹息一声:“大概……大概也是二人命中有此一劫吧。”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时入深冬,正逢过年,白雾城家家户户悬挂起了大红灯笼,小孩子在外面堆雪人,玩炮仗,一派喜气祥和的气氛。

    云雾山上也飘起了鹅毛大雪,片片白雪,如梦似幻,小楼屋顶堆积起了厚厚一层积雪,初七坐在屋檐下,时不时捂着胸口咳嗽两声,时不时又走到萧尘房间看看,过不了多久,又会出来,如此反复……

    而小楼侧边朱栏上,放着一只用黏土重新粘好的花盆,只是里面的花,耐不住严冬,早已枯萎了,来年春天,也不知还会不会再开。

    萧尘自那次昏迷后,便再也没有醒来过了,初七也不去修炼区了,而新人修炼区,北宫琴已经成了霸主,任何人都要向他交纳玄石,听风阁这边交得最多,打不敢还手,骂也不敢还口,每次见了,都要恭称一声“北宫师兄”,不叫,便永日不得安宁。

    其实,很多少年少女们都想离开云雾院了,但是他们不走,他们一个也不走,他们在等,等他们的尘哥醒来。

    秦天羽也不再闹了,也不再跳了,每天话也很少说了,每天都在修炼,白天修炼,夜里修炼,拼了命的修炼,半个月前还强行以三座阵法淬体,足足昏迷了三天,在三真人运功治疗下,才算勉强捡回了一条性命。徐灵儿和楚萱萱每天也都会来院子里看看,帮初七扫去院中落雪。

    大雪纷飞,如梦如幻,天上的仙人,却怎看得见,人间的烟尘。

    成仙如何,不成仙又如何,生之来不能却,其去不能止……

    外面大雪纷飞,五彩森林却永如春季一般,花开不谢,溪水流淌,竹屋前挂着几件衣裳,衣裳上面还沾着犹未洗尽的血迹。萧尘迷迷糊糊也不知走到哪来了,以为走到了冥界,但是睁开眼,却看见凝烟坐在自己面前。

    “凝……凝烟……”

    萧尘的气息很虚弱,连说话也带着几分吃力,凝烟见他昏迷一个多月,总算醒了,一把将他抱住,脸上两行清泪簌簌而落,哽声道:“谁……谁把公子伤成这样的……”

    “凝烟……不哭……”萧尘虚弱不堪,嘴唇苍白,伸出手,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时间过了三天,三天后萧尘终于能够下床走路了,来了紫府三年,这次大概是他伤得最重的一次了,连元神都差些让人灭掉。当时他没有一丝真元保护,就相当于一个炼气修者,硬挨了一个化神修者的最强一击,元魂没被震碎,已经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公子慢点……”

    小院子里花开似锦,和风送香,凝烟轻轻将他扶着,走出了院子,萧尘深吸了一口气,眺望着远处的湖光山色,沉思细想,自己来紫府三年了,究竟,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那日决战,最后自己突然元神被缚,现在仔细想来,从当时千杀御风的神情来看,绝不是他做的手脚,那么便是有人想借刀杀人,最有可能的是百里笑花落和北宫琴,而百里应当没有那个本事,也不会去做这种事,那么剩下的便是……

    “糟了!”

    萧尘神色一凝,猛然抬起了头来,那么剩下的就是北宫琴,北宫琴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在自己身上下咒,但是此人却有着一张极其诡异的瑶琴,此人的野心图谋,也许比百里和千杀更大……

    “公子,你怎么了?”凝烟见他忽然变得紧张起来,也开始有些害怕了。

    “我……没事。”萧尘冷静了下来,自己这一个多月来,已经够让凝烟担心的了,眼下绝不能再让她感到害怕。

    可是,他现在真的好担心外面秦天羽等人,还有初七,北宫琴卑鄙无耻,一定会斩草除根的,现在自己不在,天羽他们岂会是此人对手。

    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他终于能够明白初七说的话了,宁可得罪像夜沧溟那样强大的敌人,也不要得罪卑鄙无耻的小人,从凡尘到紫府,自己总是麻烦缠身,哪次不是这些小人在暗中算计。

    “公子,有凝烟在,你不要担心了好吗……”凝烟见他依旧愁眉不展,小声说着。

    “恩。”萧尘轻轻点头一笑,现在自己着急也没用,一个多月过去了,现实界自己还没有醒来,说明这次真的伤得很重,但是以往自己伤得再重,身体都会自动慢慢修复,这一次,大概只是时间问题吧。

    况且,自己现在醒来也没用,一身功力都不在了,不过也好,就当做一次大的绝圣弃智吧,来日,自己才能达到一个崭新的高度,然后将那些小人一个个捏碎……

    捻指光阴似箭,岁月如流,转眼半年时间过去了,白雾城外草长莺飞,云雾山也步入了凉爽的初夏,曾经这里的很多事,如今都已不再被人们提起,就像流沙,随着时间,终会一点一点散去。

    如今的云雾院,弟子里面分为南北两派,北派以北宫琴为首,美其名曰“北宫门”,南派则以千杀御风为首,两派明争暗斗,而很多人,却都已经逐渐忘了,当初那个叫做萧尘的新人,渐渐的,都不再提起了。

    北宫琴的名气,如今在云雾院算得上是如日中天,上个月刚打入天榜,为此,大师公特意给他安排了一个专属的修炼洞府,成为了云雾院近几十年来第一个拥有专属修炼洞府的新人,这是无上的荣耀。

    而千杀御风那边,也不再向新人收取玄石了,新人的玄石,全部交到了北宫琴手里,如今北宫琴无论走到哪,即便是老弟子,也要向他低头恭声问好,甚至一些老弟子还要反过来交玄石给他,这可是打破了云雾院千百年来的定律,毫无疑问,他已经成为云雾院千百年来的新人王者了。

    夜里明月高悬,千杀御风的洞府外,阴风飒飒,洞外站着一道人影,却是那次在听风阁后山禁地与赵莹莹风花雪月,却不巧撞见萧尘初七的周一卓。

    “百花秘诀,幽冥鬼图,带来了么……”洞府里传来了千杀御风鬼气森森的声音。

    周一卓浑身一颤,连忙道:“一定会尽快……”

    “没用的废物!”洞府里忽然射出一道黑雾,扼住了周一卓的脖子,周一卓吓得浑身乱颤:“师兄饶……饶命!我一定会尽快办成!”

    “哼!”千杀御风冷冷一哼,将他松开,冷声道:“最好是别让本座失望,如果不想成为尊上的傀儡的话……”

    一听“傀儡”二字,周一卓顿时浑身一颤,吓得如同七魄丢了三魄一般,连忙道:“是是是……”过儿一会儿,才又道:“那师兄看……北宫琴那边要如何处理?他针对听风阁也就罢了,可近来已经连连越界到我们这边了……”

    “哼!”千杀御风冷哼一声,道:“一个小角色而已,再让他蹦跶几天,等本座元气恢复了,再慢慢收拾他……”很明显,上次与萧尘决战,他元气大伤,到现在还未能尽数恢复,要不然,他不会让北宫琴那么得意。

    而此刻,在北宫琴的洞府,只见他盘膝坐在洞口,身上笼罩着一层金芒,这半年来他收了无数玄石,修为自然早已今非昔比,片刻后,两道人影匆匆走来,却是两个佩戴紫色徽章的老弟子。

    那两人形色匆忙的走来,对视一眼,左边的人小声喊道:“北宫师弟……”

    “恩……?”北宫琴忽然睁开眼来,眼中射出两道幽深的光芒,与半年前完全判若两人,那二人皆是浑身一颤,连忙改口:“北……北宫师兄!”

    “说。”北宫琴吐纳了一口气,淡淡道。

    二人对视一眼,右边的人附耳过去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北宫琴登时脸色一变。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