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百九十二章 生死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他不会真的杀了方子鹤吧……”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双目圆睁,方子鹤的修为已然在寂灭巅峰。◢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lār?anwenw?w?w?.??此后,不会再有人将萧尘视为一个新人,更不会有人再敢去招惹,当然,除了千杀御风。

    “你……你不如……直接杀了我……”方子鹤已是疼得满脸冷汗不断,脸色有如白纸一般。

    “没那么容易。”此时的萧尘,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狠厉无情,变得只有杀戮,“砰砰”两声,又踢碎了方子鹤两条腿的髌骨。

    “啊——”方子鹤登时惨叫不断,四肢被废,即便能医好,也是半个废人了,最后一击,萧尘一脚将他踹飞了十余丈远,轰隆一声,直接陷入了对面的石壁里,鲜血,顺着他嘴角,一滴一滴落下。

    远处人风俱静,所有人都怔怔不语,一股来自心底的寒意,逐渐蔓延了他们全身,这个人,绝对不能去惹,与其说人,不如说是魔!

    此刻初七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脸色煞白,小声道:“师……师哥……”她这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萧尘化魔了,上一次在天元城也见过,但是这一次,这一次萧尘仿佛入魔更深了,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至少那一次,他还理智尚存。

    此时萧尘眉心有一丝细不可见的黑气若隐若现,仿佛支配着他的思想,支配着他去杀戮,初七慢慢走到他身旁,见到了他眉心处的黑气,登时凛然一惊,立即想到了是魔识,当日他身入魔雾,已经被魔识侵染了!

    “师哥你……”

    萧尘缓缓将她推开,瞳孔已经有由红变紫的趋势,手里,又慢慢祭出了血莲妖刃,冷冷的看着周围二百多个老弟子,那二百多人无法动弹,此刻皆是一惊,他们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了一股真切的杀意。

    “师哥,不要……”初七的声音已经有些发颤了,若是今日萧尘在云雾院斩杀这么多人,绝对逃不了一死。

    “师哥……你听我说,不要去想,不要再去想……仙儿,对了,姐姐说你有个妹妹,叫做仙儿,仙儿还在等你回去,还有狸猫精,还有逸风大哥……”初七一点一点的,慢慢平复他的情绪,慢慢将他从魔的边缘拉回来。

    “仙儿,逸风大哥……”萧尘总算一点一点慢慢恢复了,身上的魔气渐渐消退,瞳孔也渐渐恢复正常颜色,但是神情却有些恍恍惚惚的,脚步有些摇摇晃晃,初七慢慢的,将他轻轻扶住。

    便在这时,远处一道黑雾忽然袭来,说至便至,萧尘正处于恍惚状态,根本无法反应过来,初七凛然一惊,瞬间挡在他前边,一掌向那黑雾打去。

    “砰!”一声巨响,四周林木一颤,初七一口鲜血涌出,整个身子,轻飘飘的往后倒飞了出去,像是一只折翼蝶,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然后缓缓坠落……

    “初七姐!”远处众少年少女都惊叫了出来,萧尘瞬间回过神来,身形一动,在初七落地前将她接住了:“初七!”

    这一刻萧尘目眦欲裂,身上再一次笼罩起了魔气,初七伸出手抓着他臂膀,摇了摇头,口里鲜血不断涌出,已然是说不出话来了,最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初七!啊——”萧尘仰头一声长啸,眉心的黑气再次浮现出来,但是这一次来得十分猛烈,令他全身如遭电击一般,剧烈一颤,连抱着初七的手臂也一软,初七的身子落在了地上。

    “初七!”这一刻,萧尘脑中有如被千万针扎一般疼痛,左手抓着自己的头,右手向初七伸去,但是,这股疼痛越来越厉害,仿佛有什么东西不断往他脑中钻去一样。

    “啊——”一声厉叫,萧尘双只手都抓住了头,这一刻只见他脖子上爬满了青色的纹路,脸上肌肉扭曲,模样神情十分可怕,非但远处众人惊心骇目,就连听风阁的少年少女也不敢靠近了。

    而先前那道黑雾退后数丈,立即幻化成了千杀御风的模样,只见千杀御风眼中寒芒一闪,趁着萧尘失神,一掌便往他头部拍到,便在此时,远处一道白色剑芒“咻”的一声飞来,将千杀御风震退了十余丈远,紧接着一道人影瞬间闪至,却是水月到了。

    这一刻,水月神情十分冰冷,脸上像是罩起了一层严霜,远处众老弟子也是一惊,没想到平日里他们肆意取笑的三师公,修为竟如此之高,百丈外发剑,竟是精准无误,如此轻松震退千杀御风,要取其性命只怕更是易如反掌,这已经完全不在另外三位师公之下了。

    水月足步一晃,手法如电,在初七身上连点了几处穴道,又送去一股真元,随即也往萧尘眉心刺入一道白芒,萧尘眉心那道黑气立时消散了,终于慢慢恢复了过来。

    “呵呵,原来是三师公……”千杀御风站在远处,淡淡笑着,但是水月并没有去看他一眼,而是向身后听风阁弟子看了去,众弟子也才在这时反应过来,上前搀扶受伤的人。

    萧尘半蹲在地上,慢慢站了起来,虽然此刻身上魔气尽去,但是眼神,依旧令人感到胆寒,他转过头慢慢向千杀御风看了去,一字一句沉声道:“这月十五,斗法台见,生死血契,死伤不论!”

    随后他口里最后一个字话音落下,远处围观的人再次一惊,生死血契乃是苦境里的一种生死状,二人决斗,旁人不得插手,任何一方因决斗战死或者受伤,另一方皆不得为此寻仇,否则便是犯了大忌。

    远处许多人议论不休,生死血契,这可不是踢榜那般简单啊,千杀御风淡淡一笑:“那么,十五斗法台见。”说完一拂衣袖,化作一道黑雾远去。

    这边人群里渐渐安静了下来,许多人目光都停留在萧尘身上,只见他慢慢转过身,嘴唇有些苍白,看着水月:“三……三师……”话未说完,眼前一黑,便往前扑倒了下去。

    水月上前一步,轻轻将他接住,脸上面无表情,片刻后才向后面道:“回去吧。”今日之事,即便他们有千万种理由,但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跑到人家的地方来闹。

    听风阁的人走后,远处许多其他弟子还未离开,北宫琴也在,今日他左掌上,有道浅浅伤口。

    半柱香后,周围的人也渐渐散了,夜里,清风拂叶,天上半轮明月高悬,三清殿里,三真人各自盘膝坐在一个方位,结成一种净元阵法,而阵眼处,萧尘盘膝坐着,双目轻闭,脸色有些惨白,额头冷汗不断。

    水月在一旁看着,不言不语,一炷香后,三真人脸上也布满了冷汗,三人终于收功停了下来,中间坐着的萧尘便也软软往一侧倒了去。

    重阳真人起身缓缓走过去,将他扶起,随后长长吐出一口气,叹道:“应是那日在葬龙渊,他闯入魔雾里布阵,才被魔识侵染的,眼下也只能暂时先将这道魔识抑制住……”

    很明显,萧尘的魔识并没有被逼出来,其余二位真人叹息一声,摇头不语,水月缓缓走了过来,轻轻动了动嘴唇:“多谢三位真人,把他给我吧。”

    重阳真人叹息一声,摸出一个玉瓶,道:“这里面是三圣前辈炼制的破魔丹,一旦当他魔识发作时,可以此丹暂时缓解。”

    水月接过玉瓶,也不多言,清虚真人补充道:“魔识发作时,可能他会抗拒服药,小心一些,不要被他伤着了,否则可能也会被魔识侵染……”

    最后重阳真人向她看去:“水月,这里不是紫境,在苦境,弟子们之间的事……”

    “我知道。”水月从他手里接过萧尘,不再言语,抱着萧尘缓缓往殿门外走了去,后面又传来了清虚真人的声音:“他回来了。”

    “我也知道。”话末,一阵风响,人影已消失在了淡淡月光下。

    接下来的三天,整个云雾院闹开了锅,所有人都知道那天早上发生的事了,也都知道了萧尘与千杀御风十五当天决战一事,各人都在议论纷纷。

    这一次,听风阁的新人算是出名了,敢聚众对抗千杀御风的势力团,还伤了对方那么多人,要知道这是许多老弟子想也不敢想的事。

    萧尘更是彻底出名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尤其是他最后震伤两百多人,废了方子鹤和孟庭轩这两条千杀御风的“走狗”。

    其实很多人对千杀御风都是愤恨的,但却是敢怒不敢言,只得每个月乖乖上交玄石,他们并非没想过“揭竿起义”,反抗这种“独裁”,但是千杀团势力太强了,他们一盘散沙根本无法对抗,以前也有人试图反抗过,但是下场都十分的凄惨。

    而听风阁这一战,虽然以两败俱伤告终,但却算是彻底打响了,这几天许多其他老弟子也都有些骚动,甚至一些人公开不交玄石了,当然他们都是以各种理由推脱,并非像萧尘那样直言不讳。

    对于这些,千杀团也不能强收了,由于这次事件的影响,千杀御风的地位已经隐隐开始动摇,他们也不敢像以往那样肆无忌惮了。

    第四天时,萧尘终于醒了,醒来第一个想到的是初七:“初七!”

    “属下在。”门外熟悉的声音响起,推开门,一阵淡淡清香随风飘了进来,萧尘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些日半醒之间梦魇缠身,现在见着初七没事,总算安心了。

    但是他身体还有些僵硬,像是被人淬炼过一样,初七步入屋中将他轻轻扶下床榻,二人去到外面,迎着清风,萧尘却是眉宇不展,沉默了许久,突然全身一颤,闷哼了一声,然后瞳孔隐隐有变红的趋势,一股杀戮也渐渐在心中升起。

    初七见状,迅速摸出一个玉瓶,倒出一枚纯白色丹药,便要往他口中送去,岂料萧尘却用力的反抓住了她手腕。

    这一刻,只见萧尘双目通红,眼神,森然可怕。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