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百八十四章 暮霭沉沉楚天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咦……?东……东海龙珠?”

    那醉酒怪客眨着一双眼睛看着萧尘手里的珠子,手一伸便去抓,萧尘本能反应将手一缩,然而此刻肩膀被对方背上的剑柄抵住了,手臂竟是使不出力气来。~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诶?”醉酒怪客拿了萧尘的珠子,便往旁边座走去,萧尘一声疾喝:“还来!”双足一点,便飞身过去夺回珠子。

    而那醉酒怪客却突然将身子一俯,萧尘便从他背上飞了过去,店里的其他人都连忙避开,连酒也不喝了,萧尘飞出去后在半空翻了个身,双足在梁柱上一蹬,印了两只鞋印,又飞了回去。

    “还给我!”

    “诶?呃……”

    醉酒客打了个嗝,这回将身子往后一仰,萧尘又从他胸膛上面飞了过去,不过这回萧尘学聪明了,反手便往他手里的珠子抓去,然而却不料对方手肘忽然往上一拐,萧尘五指碰在他手肘上,立时感到一麻,竟像是被电击中了一般,不禁心中一凛,此人好深的功力。

    “珠子……呃……是好……”醉酒客一边打嗝,一边目不转睛看着手里的珠子含糊不清念道。

    萧尘暗暗生气,此人究竟是真醉还是假醉!当下猛提全身真元,店里顿时挂起一阵狂风,吹得柜台上方悬挂着的酒牌哗哗作响,二十多个酒客和七八个伙计这时都躲在了角落里。

    “喝啊!”萧尘一催真元,凌仙步瞬间施展开来,整间屋子顿时狂风大作,虚影重重,然而那醉酒客却依然摇摇晃晃的,身体东偏西歪,但偏偏却又能巧妙的躲开萧尘每一道虚影。

    熠瞳跟尘染非花两人对视一笑,两人一拍桌子,也纵飞了过去,转眼便已向醉酒客身后抓到,而那醉酒客却顺势往地上一扑,一条凳子自动飞了过来将他接住。

    随后醉酒客瞬间翻过身来,双脚往上一蹬,左脚蹬在尘染非花身上,右脚蹬在熠瞳身上,竟是在这一瞬间把两人给蹬了回去。

    萧尘不禁一惊,越发肯定此人绝非寻常之人,心头也来了兴趣,闪电般将手一伸,往他肩上抓去,那醉酒客却借势往旁移了一尺,随后像个不倒翁一般直立了起来,而此时萧尘却正好是俯身向他抓去的姿势,一时间收力不及,那醉酒客便将身子一倒,直接倒在了他背上。

    那醉酒客一压上来,萧尘登时觉得有如一座泰山压在背上,这一时半会儿竟是站不直了,双腿也开始发软,在店里走来走去,但反正就是无法把对方甩出去。

    一个年轻人背着一个大叔在店里走来走去,这场面不由得有些滑稽,一些看热闹的酒客都笑了起来,萧尘感觉满脸尴尬,偏偏被对方压着又使不出力,忙道:“那个那个,大叔,不玩了,我把这珠子送给你好了……”

    另一边,熠瞳跟尘染非花对视一眼,摇头苦笑,他们自然看得出这醉酒怪客不会伤人,也并没有什么恶意。

    “呃……”醉酒客打了个嗝,翻过身来,凑到萧尘脸旁,笑嘿嘿道:“这珠子,送情人的?”

    “呃……”萧尘被他的胡须刺得有些痒,说道:“不是的,那个,你还是先下来吧……”

    “嘿嘿!”醉酒客嘿嘿一笑,翻身从他背上跃下,萧尘立时感到一阵轻松,仿佛这座泰山又没了,甚至还有些轻飘飘之感。

    “珠子……是好珠子,可惜,不是东海龙珠,假的。”醉酒客醉醺醺说着,说罢便将珠子往后丢了去。

    “假的?”萧尘接过珠子,反复看了又看,气道:“那老头还跟我说什么是他太爷爷出海捕鱼寻获的,这个老骗子……”

    店里又恢复了喝酒的气氛,几个小伙计也出来赔笑,醉酒客往板凳上一坐,醉醺醺道:“店家,给我来十坛醉仙酿!”

    伙计一听苦了脸,一人赔笑道:“那个……这位客官,今天店里没有醉仙酿了……”倒不是怕他又赊账,而是见他已经喝得差不多了,这人本事又不小,要真醉了,只怕就要把店给拆了。

    “胡说八道!”醉酒客一声叱喝,吓得那伙计差些坐倒下去,只见那醉酒客指着萧尘那边的桌子:“那……那是什么!”

    那正是先前熠瞳要来的十坛醉仙酿,萧尘向伙计道:“无妨,你们把这十坛酒送去给那位大叔。”

    伙计也只好赔着笑脸将酒送过去,醉酒客甚是豪饮,十坛美酒,一炷香后一滴不剩,只见他打了个嗝,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又醉眼朦胧的向萧尘看去:“小……小伙子……你请我喝酒,我……我也不能欠你,这个……给你!”说完,从怀中摸出一件事物,向萧尘丢了去。

    萧尘接住那飞来的事物,一股清凉之意立时走遍全身,张开手掌一看,却是一颗泛着淡淡白光的珠子,而珠子内部,仿佛有一条围着珠子边缘游走的淡淡白龙,这才是真正的东海龙珠!

    萧尘回过神来时,那醉酒客已经走到外面去了。

    “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然而,外面只传来醉酒客酒气熏熏的醉酒之语:“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楚……楚天阔……晓风残月……晓风……月……”

    声音,渐行渐远。

    萧尘将目光收回来,沉思了片刻,才把东海龙珠收进元鼎,随后便又和熠瞳非花二人继续饮酒,一直喝到晌午,三个人喝了几十坛酒,萧尘早已是醉得不省人事,趴在桌上睡着了。

    这一桌酒钱,看来又是熠瞳付了。

    到下午时,熠瞳和非花也喝得差不多了,熠瞳将萧尘抱起,便回了任天行初七等人所在的客栈。

    迷迷糊糊中,萧尘也不知是什么时候醒来的,醒来时只觉眼花缭乱,脑中仍是昏昏沉沉一片,而附近,有细细水声传来,像是美人出浴一般。

    萧尘睁开眼,原来现实界里并没有醒来,自己又来到了五彩森林,揉了揉额头,萧尘站起身来,却正巧瞧见了令人心跳的一幕。

    只见凝烟赤着身子站在池水边,正在拧着头发上的水,在她身上也沾满了水珠,在日照下一闪一闪的。

    而这时,凝烟也终于看见了他,“啊”的一声惊叫了出来,连忙拿手捂住胸口:“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快转过去!”

    无论何时,凝烟总是显得这般羞涩,而萧尘脸皮却是厚了许多,这时借着酒劲,非但不转过身去,还厚着脸皮一步步向她走了过去。

    “你……你!讨厌!不许过来!”凝烟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鹿,捂着胸口一步步往后面退去,快要跌进池水里时,萧尘手一伸,将她抱了回来。

    “啊!”凝烟一声惊叫,胸前没有一丝遮挡物,就这样紧紧贴着萧尘的胸膛,这一刻她脸上像是挂起了两团红云,心跳迅速加快了,支支吾吾道:“公子……你,你真讨厌!来了也不先说一声!”

    萧尘此时酒意正盛,两只手轻轻在她柔滑的肌肤上抚摸,轻声道:“凝烟,我要回云雾院了,可能还要回紫境,以后……”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将她放在了柔软湿润的草坪上。

    “公子,要离开了么……”凝烟含情脉脉看着他,话未说完,便被对方轻轻含住了嘴唇。

    两个人,这一瞬间皆像是中了一道细细闪电,全身感到一阵酥软,不由自主交缠在了一起,抚摸着彼此的身体。

    ……

    半个时辰后,萧尘酒醒了许多,凝烟脸上红彤彤的,靠在他胸膛上,萧尘这时才注意到不远处有一间小院子,院子里有一间竹屋,屋檐上还挂着几只小风铃,“叮铃铃,叮铃铃……”

    “凝烟,你怎么弄了间庭院在这里?”萧尘颇感好奇的问道。

    “那公子……喜欢吗?”

    “恩!”

    当下两人去到院子里转了一圈,竹屋也甚是精美,屋中日常所需一一俱全,有桌案,有琴座,有小床,就像是两个人的甜蜜小屋。

    “公子今日还修炼吗?”凝烟忽然红着脸问道。

    萧尘回过神来,感受了一下现在的功力,上品境寂灭七层,但还不算稳固,点点头道:“好!”

    于是,两人又褪去衣衫,去到院子里的小池子,这次萧尘将剩下的所有玄石全部放入了池子里,时间大概过去了三天,五彩森林也并非没有夜晚,只是这里的夜晚更美,夜空是五彩斑斓的,如梦如幻。

    这三天时间,萧尘将功力彻底稳固在了上品境,修为品级和修为境界不同,如果修为境界上去了,品级没跟上的话,就会从上品掉到中上品,那么之前的努力差不多就算白费了。

    萧尘知道他现在的实力还很低,像夜沧溟那样的洞墟品,是无数人一辈子也不可能达到的,哪怕是再多的玄石也没用,而他算运气好了,能够把别人睡觉的时间拿来和凝烟双修,但是他大概算了下,想要升到洞墟品,至少需要十万玄石。

    就算位列天榜前十,每个月也最多只能累积一千多玄石,而十万……难不成要十年?

    有没有一种提炼玄石的方法?在他脑海里,忽然萌生了这样一个念头。

    其实在之前他对实力也没有如此渴望过,只想找到师父,但自从踏入紫府那一刻起,他经历了太多,走到哪被人追杀到哪,没有实力便是任人宰割,倘若他有夜沧溟那等实力,万仙盟还敢追杀于他吗?别说万仙盟,放眼整个紫府,又有几个敢去动夜沧溟的人。

    “实力啊……”

    萧尘紧紧捏着手指,没有实力,像天火门那种小门派也敢来踩,倘若他有洞墟品的化神境修为,那么回了紫境,便可报当初五岳山一剑之仇,便可报心儿满门被灭之仇……

    “有凝烟在,公子不要再去烦心这些事了好吗?”

    凝烟见他心事沉沉,忽然开口说道,她不喜欢萧尘跟她在一起时,还为外面的事而烦恼,轻声道:“如果公子想尽快把修为提升上去,凝烟可以……”

    说到最后,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