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百六十二章 凝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屋外,一阵寒风透过窗户缝隙吹了进来,案上烛火摇曳了几下,但是并没有熄灭,两人这一刻仿佛忘我了,彼此深情的对视着,这就是双修带来的效果,即便没有感情的人,到最后,也会逐渐生出一些感情。*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公子……”

    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的,两人交缠在了一起,像是窗外的月光,与池子里的水,无声的交融在了一起,月落清辉,波涵月影。

    两个人,都像是着了迷一样,反反复复,缠缠绵绵,凝烟平平躺着,紧紧抓着萧尘的手臂,终于发出了一声轻哼,她双眉紧蹙,咬着牙齿,脸上露出一点点痛苦之色,随着萧尘轻柔的动作,又是一声轻哼,手越抓越紧,指甲浅浅的刺入了萧尘的皮肤里。

    这一个夜,是属于两人的世界,像是一场梦境。

    渐渐的,略带痛苦的轻哼变成了喘息,她双手也放松了一些,紧紧抱着萧尘,就想这样继续下去,永远不要停下来,梦,永远也不要醒来,就永远,也不会害怕了。

    半个时辰后,冷风吹开了窗户,淡淡月光洒了进来,凝烟散着头发,靠在萧尘胸膛上,脸上,带着微笑,双颊仍有些微红。

    “凝烟……”

    “恩……”

    萧尘将她抱得紧了紧,轻轻吻了她的额头,没有想过,她会成为自己此生的女人。

    “萧某此生,定不负姑娘……”

    “恩……”凝烟脸上洋溢着笑容,这一刻看着他,再也不会害怕了,她轻轻从床头拿起一支紫色的簪子,那是她的发簪。

    萧尘接过发簪,想起她之前怕成那样,仍是感到有些心疼,轻轻吻了她额头,将她抱得更紧了:“以后,再也不要害怕了……”

    “恩,再也不害怕了……”凝烟趴在他胸膛上,轻轻闭上眼,睫毛微微颤动,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渐渐入了梦乡。

    这一夜,大概是她睡得最安稳的一夜,从此,希望再也不会害怕了。

    梦里面,她依然来到了那座寒冷的森林,依旧冰天雪地,树上堆积着永远也不会消融的冰雪。

    这一次,她依然赤着身子,但是她并不冷了,因为在她身上,仿佛包裹着一层暖暖的真气,将她保护着,任何人也不能再伤害到她。

    她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又是那个地点,那个人依旧负手而立,凝烟呼吸又渐渐变得急促起来了,又开始害怕了。

    那个人缓缓转过身来,脸上依旧带着银白面具,面具右下角刻着一个“计”字。

    “计……计都……”凝烟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了,身子轻轻颤抖了起来,眼睛一眨也不敢眨。

    那人缓缓摘下面具,凝视着她,然后轻轻一笑:“凝烟,别怕……”

    “萧……萧公子……”凝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鼻子一酸,笑了出来,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随即便向他跑了过去。

    萧尘轻轻将她抱着:“别怕,是我……”

    “恩,恩!不怕了,再也不怕了!”凝烟吸着鼻子,不断点头,这一刻,四周的冰雪忽然消融了,地上慢慢长出了嫩绿的小草,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也绽放了出来。

    树上那些冰雪也消失了,树枝上渐渐开出了花,整片森林,不再寒冷了,变成了一个世外桃源,变成了一个五彩的森林,蓝天白云,阳光温暖,只有她和萧尘两人,任何人也进不来这片梦境。

    凝烟向他嘴唇吻去,萧尘轻轻将她放在草地上,半空中飘飘扬扬的全是花瓣,两人,再次缠绵在了一起。

    ……

    而萧尘,这一晚萧尘也做梦了,和前几天的梦境一样,那是一个寒冷的森林,自己戴着面具,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每次都能看见凝烟颤抖着向自己走来,但是每次,自己都扼住她的喉咙,将她杀死了。

    也许这才是他对凝烟真正的歉意吧,好像真的自己把凝烟杀死了,但是这一次的梦里,这一次他没有扼住凝烟的喉咙,而是将她抱入了怀中,而是与她缠绵在了一起。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了进来,萧尘脸上带着微笑,柔声道:“凝烟……凝烟?”他伸手想去抱凝烟,但是没有,没有凝烟,只有他一个人。

    “凝烟!”萧尘猛地坐了起来,神识瞬间探遍整个庭院,没有凝烟,没有凝烟的身影。

    “走了么……”萧尘忽然感到有些怅然若失,像是失去了什么,他将手向床头探了去,但是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他迅速起身,找遍了整张床,床上,床下,他找遍了,但是没有那支紫色的发簪。

    “不是把簪子给我了么,为什么又带走了……”

    萧尘突然觉得有些不妙,难道她一个人离开了黑沙?不行!既然自己已经……自己答应过她,以后再也不要让她感到害怕,那么便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一个人走了。

    当下他快速穿好衣服鞋子,匆匆往外面跑了去,一边跑,一边喊凝烟的名字。

    而房间里,空空荡荡的,床单很干净,洁白如雪。

    “凝烟!凝烟!”萧尘一边跑,一边大喊凝烟的名字,而附近的人纷纷诧异的看着他,然后像躲疯子一样快速离去了。

    “喂!你看见凝烟了吗!她在哪!”萧尘抓着一名男子的衣领问道,那男子吓得脸色煞白,吞吞吐吐道:“没,没有……”

    “烦!没看见就别挡路!”萧尘烦躁的将那人丢开,又往前跑了去,一边跑一边大喊凝烟的名字,但是所有人,都像躲疯子一样逃开了。

    最后,萧尘跑到了大殿上,黑沙王和欧阳子都在,初七和杨青等人也在,唯独不见了凝烟。

    黑沙王见他跑进来,道:“你来得正好,今晚就可以……”正待言说什么,萧尘一下子冲到他面前,冷冷道:“凝烟呢?她去哪了?”

    随着他这一句话问出口,周围的气氛像是一下子变得很古怪了,原本附近还在说话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纷纷转过头向他看了去。

    而黑沙王的脸色,也突然变得十分阴沉了,冷森森道:“你从哪里听见这个名字的……”

    周围的人都打了个冷颤,他们能感觉到此时黑沙王的森冷寒意,而萧尘脸色也变得十分阴沉了:“你什么意思……”

    “我在问你话!你从哪里听见这个名字的!”这一刻,黑沙王像是忽然变了一个人,双眼布满了血丝,提着萧尘衣领吼了出来。

    萧尘也提着他的衣领:“我也在问你话!她在哪!”

    这一刻,气氛凝固到了极点,欧阳子已是脸色惨变,连忙上前将二人分开,然后看着萧尘愣愣道:“萧小友,你怎么了……”

    萧尘不理会他,仍是瞪着黑沙王,狠狠道:“我最后问你一遍,她在哪……你最好是别动她,否则,我可以灭了你整个黑沙……”

    “她死了。”不待萧尘把话说完,黑沙王便冷笑着打断。

    这一刻,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萧尘浑身一颤,仿佛感觉有些天旋地转,一拳轰在了黑沙王脸上:“混蛋你说什么!”

    欧阳子见状,连忙将他拉住,黑沙王嘿嘿冷笑一声,擦了擦嘴角鲜血,看着他道:“我说她死了,她是我妹妹,三年前就死了……”

    “你说什么……”萧尘忽然感到一阵猛烈的天旋地转,嘶声喊了出来:“混蛋你说什么!这几天我一直跟她在一起!”

    欧阳子连忙将他拉住:“萧小友冷静!你今天究竟怎么了!凝烟她确实在三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是被一个……”

    “是被一个叫做计都的人杀死的!”黑沙王脸色阴沉,接过话道:“生生掐碎了她的喉咙……”

    “你说什么……”萧尘忽然感到有些眩晕,这一刻,他的梦境仿佛清晰起来了,在那片寒冷的森林,每一次,自己都掐碎了凝烟的喉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不可能!

    凝烟怎么可能会是黑沙王的妹妹?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一场梦?整个世界都是一场梦?那自己修为上升了这么大一截是怎么回事?昨晚的一切,这几日的一切,到现在自己都还感觉得到,怎么可能是假的!这绝不是假的,这绝不是梦境!

    “混蛋!她在哪!别以为编出这些鬼话我会信你!把她交出来!”萧尘仍是神态若疯,双满布满了血丝,向黑沙王扑去,除了欧阳子,无人敢上前阻拦。

    “不信么?跟我来啊……”

    黑沙王冷冷笑着,转身往后殿去了,萧尘总算冷静下来了,但是,他开始害怕了,就像坠入了那个无边无际的寒冷森林,这一次,害怕凝烟再也不会回来了。

    “主上。”初七走上前,轻轻将他扶住了。

    “我没事。”萧尘仍是红着眼,凝视着黑沙王的背影,一步一步跟了上去。

    片刻后,黑沙王带他到了一间花开遍地的小庭院外,庭院里有着一间清新小楼,萧尘眼睛依旧红红的,冷声道:“这是哪?”

    “我妹妹住的地方。”

    “凝烟住的地方?”

    “没错,只不过是她以前住的地方。”

    “什么以前住的地方!你少跟我扯这些鬼话!”萧尘一把将他推开,往庭院里走了去,大声喊凝烟的名字,但是,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冷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

    “凝烟!你出来啊!凝烟!”萧尘眼眶红红的,视线逐渐模糊了,初七走上前,轻声道:“主上也许是这些日累了,产生的幻觉,属下已打探到任云天被关押的位置,今晚即可行动……”

    “走开!”

    萧尘推开她,疾步往阁楼上走了去,他不相信,这绝不是幻觉,凝烟是真实存在的,是真正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这么多个夜晚,绝不是幻觉!

    推开门,萧尘走了进去,立时闻到了一股尘埃气息,台案上已生尘,角落里还结有蜘蛛网,没有人,整个房间里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

    “凝烟……”看着灰尘四积的房间,萧尘眼眶越来越红,泪潸然,声音渐渐哽咽:“你在哪……不是说了,再也不会害怕了吗……”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