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百五十八章 凶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片刻后,萧尘将面具摘下来,见她神情越来越古怪,轻声道:“凝烟姑娘?”

    凝烟这才反应过来,定了定心神,再不敢如之前那般大胆了,甚至这回,连萧尘的眼睛,她也不敢去正视了,因为那一双眼睛,仿佛是世上最寒冷的东西。*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你怎么了?”萧尘慢慢走了过去,将面具递还给了她,凝烟接过面具的一刹那,身子轻轻一颤,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这一刻看着他,竟是有些害怕了。

    萧尘轻轻笑了笑:“好了,没事了,我要洗个澡,你去帮我烧桶热水吧。”

    凝烟怔了怔,似乎伴随着萧尘这轻轻一笑,刚才那种无边无尽的寒冷感又突然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安全感,是一种驱走无尽寒冷的温暖。

    明明是一个没有任何感情,视万千人命如草芥的人,可他脸上,为何又会有这般温和的笑容……这一刻,凝烟竟似有些失神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道:“好,公子稍等。”说完便快步往屋外去了。

    萧尘伸了个懒腰,屋子里还留有凝烟身上的香味,仿佛他也还在回味之前那一幕,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猫躲在自己怀中,那种感觉,似乎……也挺好的?

    “萧一尘啊萧一尘,哎。”摇头一笑,萧尘走到桌边,拿起玉盘里的糕点,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道:“恩,手艺还蛮不错的。”

    吃了一个,接一个。

    而凝烟走出庭院后,身体一直在忍不住的颤抖,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她越想越觉得害怕,甚至哭了都不知道,她加快了步伐,最后直接开始向了黑沙王的楼阁奔跑了去。

    屋里正传来一阵阵娇柔的呻吟声,然而门却“砰”的一声被推开了,淡淡月光下,只见床上有两名女子,正在与黑沙王极尽缠绵,突来的响动,将两名女子吓得尖叫了一声。

    “凝烟!混蛋!你做什么!找死吗!”黑沙王登时勃然大怒,向门口站着一动不动的淡淡人影怒视而去。

    大概是凝烟真的吓坏了,都没注意到黑沙王现在在做什么就闯了进来,床上两名女子吓得也不敢说话,黑沙王失去了兴致,向二人叱喝道:“还不滚!”

    两名女子吓得话也不敢说,抓起床头的衣裳,连穿也来不及穿了,便赤着脚往外面匆匆跑了去。

    黑沙王两指一并,往案上烛台打去一道火苗,房间里慢慢亮了起来,接着只听他怒斥道:“混蛋!你不知道先敲门……”最后一个“吗”字还未出口便停了下来。

    此刻黑沙王脸上怒气已经散去,继而皱起了眉,看着满脸泪水,脸色惨白的凝烟,皱眉道:“你怎么了?难道那混蛋把你……”说到此处,下意识的往她双腿间看了去,然而上面并没有血迹。

    “不……不是……”凝烟摇了摇头,一吸一顿的说着。

    黑沙王仿佛松了口气,拿了条毛巾围在身上,漫不经心道:“那你哭个鬼啊?吓死老子了……”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床头的卷烟,然后又一边点一边问道:“套出那小子的来历了吗?”

    “计……计都,他是苦境沧溟的计都……”

    “啪!”一声轻响,黑沙王手里的卷烟还未点燃,便掉在了地上,而黑沙王还依旧保持着点烟的姿势,直到指尖蹿起来的火苗把头发点着了,他才反应过来。

    “计都?”

    黑沙王走到凝烟面前,按着她的双肩,睁大眼睛道:“凝烟,你今天怎么了?你吃错药了?还是忘了吃药?你傻了吗?喂,你说话啊,我问你呢,你傻了吗?”

    “哈哈!”黑沙王又放开她肩膀,然后像个疯子一样大笑了起来:“你说他是计都?苦境沧溟九曜星君里面那两颗凶星之一的计都?见之者死的计都?”

    “哈哈!”黑沙王大笑不止:“计都?罗睺?你说他是计都?哈哈哈……”笑到最后,却已是坐在地上浑身颤抖不止,脸色也越加惨白难看。

    “我,我死也不会忘记那一双眼睛,是那样的寒冷,那样的可怕……”

    凝烟颤声说着,一边将手里的银白面具向黑沙王递了去,当然,这只是黑沙成员戴的普通面具,并非苦境沧溟九曜星将所戴的面具。

    黑沙王起身接过面具,看了片刻,一掌将面具震得粉碎,冷声道:“凝烟,你疯了吗!他若是计都,还会来找我办事吗?”

    “不!”凝烟猛地摇头,睁大眼睛道:“他就是计都!三年前,万仙门被灭之时,他面具后的那一双眼睛,我死都不会忘记!八千多人,八千多人全死了!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

    “计都,罗睺……”

    这时,外面响起一个老者的声音,接着只见欧阳子走了进来,黑沙王招着手道:“欧阳前辈,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个疯女人,你快带出去,千万别放弃治疗。”

    然而,欧阳子并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细细沉吟了起来:“沧溟令一出,不见日落,三年前有四个门派同一天收到沧溟令,四个门派皆在日落前被灭门,那次出动的,正是计都与罗睺二人……”

    苦境沧溟的九曜星将始终戴着面具,无人见过其真面目,说到最后,欧阳子向凝烟看了去:“你别急,你如何断定他是计都?”

    “眼睛,那一双眼睛,一模一样,连带上面具时的眼神都一模一样,而且他说了,他是来自苦境沧溟……”凝烟声音仍是有些发颤。

    “疯子。”黑沙王手一摆,坐回了床上去。

    欧阳子凝神细思了起来,片刻后向黑沙王道:“这人来历很不简单,就算不是计都,也定和苦境沧溟有关系,他的炼丹术,不在我之下,这次,你还是卖他个人情比较好,说话也别再那么冲。”

    黑沙王摆了摆手:“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知道了。”

    “那么,老夫告辞。”欧阳子说完便往外去了。过了片刻,黑沙王向凝烟看了一眼:“凝烟。”

    凝烟身子一颤:“在……在。”

    “这三年我待你如何?你不愿意,我可是连碰也没碰你一下。”黑沙王看着她道。

    “凝烟……凝烟明白。”

    “好!”黑沙王一拍床沿,道:“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算起来你来我黑沙也刚好有一千日了,那么,接下来,我要你今晚献身给他,给我把他牢牢拉好!”

    凝烟浑身一颤:“不,我不去了!”

    黑沙王脸色一沉:“怎么?这月十五想去黑山老鬼那里溜溜了?”

    凝烟脸上眼泪哗哗哗的流,哽声道:“不……我不去……”

    “凝烟!”黑沙王沉声一喝,随后走了过去,按着她双肩:“乖,听话,他根本就不是什么计都,他在骗你,你怕个锤子!”

    凝烟哽声抽泣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他:“真……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黑沙王拍着胸膛道:“沙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可是……”凝烟将头一偏,眼泪哗哗哗的流,哽咽道:“我……我不想……”

    “恩?”黑沙王脸色阴沉了下去,冷声道:“今日初四,还有十天,想去给黑山老鬼做炉鼎吗?听话,回去好好梳洗一下,别让我失望……”

    “是……”凝烟一咬牙,转过身,失魂落魄的往门外去了。

    待她走后,黑沙王确定外面无人了,这才一屁股坐在地板上,脸上汗如雨下,口齿不清道:“干,干……干他娘的,竟然是苦境沧溟的人……”

    ……

    客房内,萧尘一边炼丹,一边呵欠连连,终于,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和水声响起了,接着只听凝烟在门边轻轻道:“公子,水来了。”

    “恩,好,端进来吧。”

    凝烟将门打开,接着四个粗壮大汉抬了个热气腾腾的大水桶进来,萧尘愣了一愣:“我就泡个澡而已,你弄这么大个浴桶进来作甚?”

    凝烟没有说话,吩咐四个大汉将浴桶放在轻纱帘子后面,便让四人出去了,然后她才走到门边,将门栓牢牢挂好,又走到窗边,将窗户也栓上了,最后走到萧尘面前,低着头小声道:“公子,请……”

    萧尘愣了一愣:“你?算了,也好,你在这帮我看着炉子,别炼坏了。”说完,便走到帘子后面,宽衣解带,舒舒服服泡进了浴桶里,心想这黑沙倒也没事闲得慌,一人泡澡,非得弄这么大个浴桶来。

    泡了一会儿,萧尘舒舒服服眯着眼,靠在了桶缘上,炼了这么久的丹,只觉身心俱乏,差些便睡着了过去。

    片刻后,只听得有“咚……咚……咚……”的脚步声向自己走来,这声音,似乎像是没有穿鞋子,赤脚走在地板上,萧尘睁开眼,看着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凝烟,忽然感到一阵窒息,瞬间愣住了。

    “公……公子。”

    *****

    注1:九曜,道教语,指北斗九星,分别为金、木、水、火、土、太阴、太阳、计都、罗睺九曜。不过文中苦境沧溟的九曜只是一种代称。

    还记得上次五岳山论剑时出现的两个面具男子吗?上次古异让大家猜,书友丶沧海月明丿猜出了这二人的名字,正是计都与罗睺。

    接下来大家还可以猜猜计都与萧尘的联系,文中其实已经暗示得很清楚了,可以在书评区留言。

    另外,今天这两章如果增加200个订阅,等会加更一章,增加300个订阅,加更两章,以此类推。

    求还在其他地方看书的朋友,能来纵横订阅一下好吗?距离上次的目标还差很远,不求你们把之前的收费章节买了,只求从现在更新的开始订阅好吗?每月真的只需要5-10元而已,正版第一时间无误更新,无广告无错字,排版整齐,难道不也是一种享受吗?

    真的希望,各位朋友在看书的时候,被书中人物逗得啼笑皆非时,感动时,不要忘了这本书背后夜以继日的作者,九界成绩上不去,就只能永远埋没在茫茫书海,永无出头之日,古异很不甘,也会产生怨念,所以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正版,而不是让看盗版成为一种习惯,成为一种理所当然。

    订阅:在纵横购买收费章节,即为订阅,一章一角钱左右,可以下载纵横app,排版很整齐,更新时间准时无误。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