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百三十五章 夜,是杀人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众僧人已然是有些慌乱,那声音来自地底深处,更像是来自远古时期,忽然间,天上乌云掩月,四面八方的阴云迅速笼罩在了无业山上空,整片天空顷刻间漆黑如墨,宛若一个无底的深洞。~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地底的魔啸声越来越恐怖,镇魔塔也震动得越来越厉害,众僧人更是惊慌失措,却尘禅师已是顾不得萧宁古风等人,疾声道:“勿慌!结法阵!”

    众僧人立即御起法器,纷纷往镇魔塔罩去,玄极等人也立即结出大佛法阵,整座无业山顿时金光阵阵,直冲云霄。

    而与此同时,在万里之外,东洲以东之境,一片荒无人烟的荒山野岭中,有七座紧紧贴在一起的山峰,似乎是因山体下沉的缘故,才导致七座山峰贴在一起的。

    此刻,那七座山峰也震动不休,地底深处同样有可怕的魔啸声传出:“苍天弃我,苍生负我,以我魔魂,铸我魔身……”

    声音低沉而又恐怖,惊得方圆数十里的凶禽猛兽远飞遁走,直至许久,天上乌云散去,那声音才渐渐消失,山体也停止了震动。

    无音寺这边,镇魔塔也终于在无数高僧与玄极大师等人,以及却尘禅师控制下,终于停止了震动,地底的魔声也渐渐消失了。

    而萧宁仍是跟古风目光对峙着,萧宁道:“当年很多事情,我一时无法跟你说清,先离开这里。”

    古风道:“好!”说罢双足一蹬,立时化作一团黑云往远处而去,萧宁转过头看向萧尘:“小兄弟,走!”说完手一伸,一股柔力向萧尘卷去,附近的僧人包括玄极大师等人在内,完全抵挡不住,像是被一股力量阻开了。

    而等萧尘反应过来时,已身在百丈之外,暗香浮动月黄昏也带着咕叽兽追了上来,众人飞出数百里,落到地面,古风仍是冷冷看着萧宁:“当年种种,我不想再提,八月十五,我在五岳峰风云台等你!”

    “好,我一定会来!”萧宁眼神凝定,仿佛这也是个迟了千年的战约。

    古风仰头一笑,又将视线落到萧尘身上:“小子!你也必须来!便让你看看谁是天下第一!”

    萧尘还未自方才无音寺那边的事情中缓过神来,苦笑道:“好,我一定来。”

    古风一拂衣袖,最后又多看了紫芸儿一眼,双足一蹬,立即化作一团黑云远去,只听远远传来一句:“负尽平生天下敌,不负狂名八百载!”声音最终渐渐远去,与夜俱杳。

    萧宁望着他远去的天际,最后叹了声气,苏小媚挽着他的手臂,轻声道:“宁哥,这一次你真的还要去与他决斗吗?”

    “这是千年前未完成的一战,我不得不去。”萧宁轻轻说着,随后转过身看着萧尘:“这位兄弟,你可是凡尘萧家之人?”

    萧尘也回过头来,本来之前有许多事想问萧宁,但是现在脑中却有些混乱,不知从何问起,说道:“正是,我想向前辈询问一些关于当年的事情。”

    青鸾忽然道:“主上,属下先去前边树林寻一歇息之处。”说完带着其余十一人立即往前而去了。

    待她们走远后,萧尘深吸了一口气,从怀中摸出一些事物来,其时已入子夜,天上明月高悬,月光下,他手中的事物清晰可见,乃是四块血玉碎片,正是轮回玉,后面的三块碎片,是上次他回萧家时,萧亦凡交给他的。

    “这!”萧宁神色微微一变,道:“这是……我明白了。”

    萧尘点了点头,脸上神色已变得有些凄苦,说道:“当年托付前辈将此玉传承下去的人,正是晚辈恩师……”

    听到此处,苏小媚跟萧宁脸色皆是微微一变,萧尘继续道:“前辈不负恩师所托,晚辈先在此替恩师谢过前辈。”说着便拱手一拜。

    萧宁将他扶起,道:“凌音仙子当年于我有恩,而今次若非你相助,我依然被困在镇魔塔下,无法与小媚重逢,你也不必称我为前辈,如不嫌弃,称我一声大哥便好。”

    萧宁当年便是风云人物,千年后重出江湖,依然是紫府的顶尖强者,萧尘笑了笑:“好!萧宁大哥!”

    萧宁会心一笑:“我们边走边说。”

    天上明月昭昭,三人并肩偕行,萧宁道:“当年凌音仙子让我将此玉传承下去,那次与她一起的还有个叫做问天的人。”

    萧尘心中一凝,果真是魔尊问天,师父生平最痛恨的便是魔道中人,她怎会与魔尊在一起?问道:“那大哥可知他们最后又去了哪?可是去昆仑玄境寻一种叫做甘木的仙宝?”

    萧宁凝神道:“后来的事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当时你师父有个强敌,乃是千羽门的祖师千羽霓裳。”

    萧尘身子一颤,指骨捏得直作响,果然是千羽霓裳……说道:“所以叶月璇才会千方百计阻止大哥,甚至加以诬陷是吗?”

    当听到叶月璇三个字,萧宁眼眸里似是起了一丝细细的变化,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道:“我与她的恩恩怨怨也非一朝一夕,当初……”说到此处,苏小媚忽然轻轻瞪了他一眼:“一千年了,你还记得她!”

    萧宁摇头一笑:“那不说便是。”说完又看着萧尘:“现在凡尘萧家如何?”萧尘道:“家里很好,已是武林四大世家之首。”

    萧宁点了点头,复又长叹了一声,望着天上明月,叹道:“当年青平、正元他们随我去凡尘,我自己却又回了紫府,一别千载,等今年重阳节,我也应该回去看看他们。”

    萧尘默然不语,明白他此刻的心情,千年后沧海桑田,曾经的故友,情同手足的兄弟,却都已成了冢中枯骨,茫茫天地,只剩一人。

    三人说话间,已来到前方的树林,青鸾等人已架起火堆,今夜月明如昼,到月落星沉时,苏小媚已靠着萧宁肩膀睡着了,而萧尘在另一处架了个火堆,虽然还有许多话想去问萧宁,但想他们二人好不容易在千年后重逢,应该将今夜的时间留给他们。

    火焰慢慢跳动,火堆里发出细细的声响,咕叽兽已趴在萧尘身边睡着,紫芸儿有伤在身,也靠着一棵大树睡着了,其余人全去了林外值守,萧尘忽然感到有些孤寂。

    此刻他脑中思绪仍是有些混乱,当日从关山老祖口中得知,师父被千羽霓裳重创,可是师父怎么会连千羽霓裳也打不过?

    突然间,他脑海里电光火石一闪,似是想到了什么,当初在仙墉门见到的那具仙王骨骸,那骨骸有师父的气息,但绝不是师父,难道……

    他终于想明白了,已经过了七千年,那么师父应是早已臻入大神通之境,千年前出现的凌音,其实只是她的分身,要么便是从她神格中分离出来的一个人!

    想到此处,萧尘有些激动,难道真的是自己所猜测这般吗?师父真的已经达到传说中的无上之境了吗?可是她千方百计复活自己,现在又为什么不来见自己,哪怕只是一具分身,一道神念也好,为什么……

    想到这里,萧尘激动的心又逐渐冷却了下来,两个时辰过后,天已经亮了,火堆也早已熄灭了,树林里鸟儿欢唱,山间空气也格外清新,萧宁和苏小媚走了过来:“尘弟早。”

    萧尘笑了笑:“对了萧宁大哥,我把这个给你,昨晚忘了。”说着将胸前戴着的寒玉佩摘了下来。这本是萧宁当年赠给苏小媚的信物,萧宁接过玉佩,向苏小媚道:“小媚,你回玉中吧,免得等会太阳大了,对你有损。”

    苏小媚牵着他的手,摇着头道:“不要,我才不怕!”

    暗香浮动十一人也回来了,一行人出了林子,萧尘又问道:“对了萧宁大哥,有件事我一直很不明白,为什么萧家跟苏家,这两家的人不许彼此往来?”

    此言一出,苏小媚跟萧宁都深深皱起了眉,萧宁摇了摇头:“这我也不知,似乎很久前,便是这样了。”

    “那会不会是因为伐天家族的缘故?”萧尘继续问道。

    萧宁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他:“莫非尘弟也相信这伐天一说?”

    萧尘尚未答话,苏小媚先抢着道:“伐天?自以为有点本事了,就敢自封魔神,然后率领众生讨伐天道?蛊惑世人,害人害己,简直可笑至极!”

    萧尘见她言辞有些激烈,甚至带着些愤恨,看来两家不许往来,可能当真与这伐天有些关系,毕竟很久以前的萧家和苏家都是伐天家族。

    萧宁道:“世间万物,一花一木,皆为天道施张,一弹指六十刹那,一刹那九百生灭。一个人的力量再大,无论是神也好,魔也好,终究只是这九百生灭其中之一,讨伐天道,或许真的有些夸张了,也许是世人的迷信吧。”

    萧尘点了点头,但是那大魔葬天为何却坚信不疑?他们一代代讨伐的天道又究竟是什么?难道真的也像是炼尸宗那般,被人蒙骗了?

    不过眼下这些,还显得太过遥远,一行人再次启程,走到一分岔路口,萧宁道:“接下来尘弟有何打算?”

    萧尘笑了笑道:“八月十五大哥不是要去五岳峰与古风决战吗?到时候我也会来的。”心想他与苏小媚二人好不容易重逢,还是多给他们留些单独空间为好。

    “好,那么八月十五,我们五岳峰再会。”

    当下两人抱拳作别,便即分开,看着他与苏小媚远去的背影,萧尘多少有些羡慕,他们二人能在千年后重逢,自己呢?

    这时青鸾走了上来,皱眉道:“主上下个月真的打算去五岳峰吗?只怕到时候万仙盟会……”

    紫芸儿笑嘻嘻道:“当然要去啦!到时候五岳峰群雄会聚,各大派掌门也会去,而萧宁前辈可是千年前的风云人物,本事那么大,等那些人见了主上与他以兄弟相称,以后还有谁敢再来找主上麻烦了?就算是万仙盟,那也得给三分薄面吧?”

    萧尘摇头笑了笑,这小丫头比自己还会算计,当今天下,萧宁确实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往后自己恐怕还有事情要麻烦于他,只是眼下自己功力不断流失,已是连莫羽那些人都打不过,届时五岳山风云际会,怕是有些不妙。

    “去是要去,但我也不能给萧宁大哥丢人,所以在此之前,看看能否找到鬼仙前辈。”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