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五百二十章 第一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说呢……”

    声音阴森至极,洞府外面,青衣女子娇小的身子一颤,连忙低下了头,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但是胸脯不住起伏,看得出来,她已然是害怕到了极点。<随-梦>小说щww.suimeng.lā

    “请,请……师兄,息……息怒……”女子因为害怕的缘故,声音断断续续,有些听不清楚。

    “息怒?我是万万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败给一个新人,当真叫师兄好生失望呐……”

    洞口有着些许幽光,而那声音仍是三分人气里带着七分鬼气,寒夜听来,甚是令人毛骨悚然。

    女子吓得浑身一颤,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小脸已是煞白无比,声音不断颤抖:“请……请师兄恕罪……再给我一次,一次机会……下一次,我……我绝不会……”

    “你说,再给你……一次机会?”

    那声音陡然近了许多,跟着只见一道黑雾飘了出来,女子全身一颤,瞬间屏住了呼吸,这一刻,像是坠入了无底深渊一般,寒冷,恐怖,绝望。

    “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你说呢……”

    黑雾里面传出了鬼气森森的声音,女子脸色煞白,呼吸变得短暂而急促,胸脯不住起伏,已然是害怕到了极点。

    黑雾飘到了女子背后去,阴森森道:“是我来,还是自己动手……”

    女子浑身抽搐了一下,终于还是慢慢的将手臂抬到左肩上,轻轻将衣襟往下抹了去,幽幽月光下,依稀可见雪白如玉的肩膀,随后她又将右肩上的衣襟也抹了下去,整件衣衫便往下滑落了去。

    月光下,女子背部如一面玉璧般,倒映着月光,泛着淡淡光晕,洁白无瑕。

    “啪!”

    一声疾响,女子闷哼了一声,但紧紧咬着嘴唇,不使自己发出声音来,“啪!”又是一声疾响,女子仍然紧咬嘴唇,一点声音也不发出。

    “疼吗?”黑雾里传出了鬼气森森的声音,同时,一条黑鞭又往女子背上狠狠抽了去。

    女子闷哼一声,紧紧咬着嘴唇:“不疼……”

    “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惩罚……”那道黑雾一连往女子背上抽去十来鞭子,但女子至始至终都不吭一声,她知道一旦发出声音,只会更加痛苦。

    “好了,知错就好,但是……”黑雾淡淡说着,忽然间,雾里伸出了一条黑气腾腾的手臂,向着女子左肩上抓去。

    这一刻阴风大作,整个洞府都弥漫了一层浓浓的煞气,女子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呼吸越来越急促,不断摇头,颤声道:“师兄不要,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啊!”

    一声惨叫划破了夜空,但是声音传不出去,这附近已经被隔音结界封锁住了。

    只见黑雾里伸出的手臂抓在女子左肩上,五根黑色的手指半刺入了她肩骨中,鲜血不断往外冒,一股股黑气正顺着五根手指注入她体内。

    女子惨声不断,惊得附近无数黑鸦扑腾而去,终于,黑雾收回了手臂,女子早已面无人色,肩上伤口逐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但她此时却是浑身颤抖不止。

    “你要知道,当初如果不是我,你早已是街边的冻死骨,而我让你进入云雾院,你也应该知道是为什么……”黑雾淡淡说着。

    女子浑身仍是在发颤,点了点头,黑雾淡淡道:“知道就好,记住,别再让我失望,百灵……”说完又飘回了洞中。

    百灵哽声将衣服穿好,低着头往来时路去了,一炷香后,来到一条清溪边,月辉笼罩之下,水面波涵月影,一闪一闪。

    百灵又将左肩上的衣襟滑下去,清洗着肩上伤口,同时一点一点运功将体内的煞气逼出,半晌后,只见她蹲坐在溪边,那溪水里忽然泛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轻轻往芦苇丛里荡去,却是她脸上的泪水,一滴一滴落在了水中。

    抱着双膝哭了一会儿,后面忽然响起一声幽幽叹息,百灵乍然一惊,止住抽泣,连忙将衣襟扶上来,转过头去:“谁!”

    ……

    次日清晨,萧尘一早就起来了,山间鸟语花香,空气格外清新,洗漱过后,萧尘去到院外,对着朝阳伸了一个懒腰,而后面院子里那些新人,因昨晚兴奋了一整夜,到现在还未起床。

    “小家伙,这么早就醒了?”

    一个清如银铃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萧尘循声望去,不禁一愣,只见水月徐步走来,不过今天她换了一身比昨日更加单薄的衣裳,双腿笔直,两臂在外,玉肩如削,比起素怜月的妩媚妖娆,却是多了一番仙灵之气,让人见了更加难以自已。

    当年萧尘尚十五六岁,天天对着白楹都快把持不住了,现在二十来岁血气方刚,更是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怪不得昨天吴长老说八百里开外都能把人魂魄摄走,真遇见敌人,这根本不用打,对方直接投降了。

    水月皱了皱眉:“小家伙,往哪看呢?”

    “呃……”萧尘这才回过神来,觉得好是尴尬,刚刚自己一直盯着她看,真是太失礼了,若让她误会自己是登徒浪子,这可就大大不妙了。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水月已经走过来了,水月早已修成仙身,模样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反而比萧尘更显得年轻一些。

    当然,这里的修成仙身,只是传统意义上的修成仙身,修炼之人模样数十年不变并非什么怪事,而有的人更能永驻容颜,如白楹、水月、墨玄子,这便称作修成仙身,但他们的仙身也只是容颜不衰,而真正意义上的仙身,便是羽化九天之后修成的不灭之体了,当然,这里的不灭同样也只是传统说法。

    “恩?怎不说话?”水月已经走到他身边了,萧尘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拱手道:“弟子见过三师公。”

    “免了免了。”水月摇摇手道,随后又若有深意的看着他,看得萧尘有些不自在了。

    “昨天百里让你去大师公那边,怎么不去?”

    “呃……”萧尘早已想好措辞,说道:“弟子是觉得,其实在哪都一样。”

    水月呵呵一笑,看着他道:“少来,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特别照顾你,我水月的宗旨就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自己都够忙了,才没那么多时间去管你们呢。”

    萧尘苦笑,跟白楹还真像呢,水月又看了他一眼,道:“还有一件事。”说到此处,她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了。

    “什么事?”

    “在云雾院,个人修行随你意,但有一点要记住,那就是——绝对不要去管别人的闲事,切记。”

    说完,水月转身向新弟子的院子里走了去,而这时,两名老弟子也刚好到了,向她行了行礼。

    萧尘还站在原地,让自己不要去管闲事?摇头一笑,自己都这么多事忙不过来了,哪有工夫去管别人的闲事。

    又回到院中,两名老弟子见新人们还未起床,不由得皱了皱眉,提气一声大喊:“三师公到!”

    然而,话喊出去后,像是沉入了湖底,半点回声也没有,院中仍是一片宁静,直至过了片刻,才爆发出一阵阵喧哗。

    “什么?三师公来了,快!快起来了死猪!”

    “鞋子?我的鞋子呢?”

    “裙子呢?我裙子呢?”

    “我束头发的蝴蝶结呢?哎呀,你们帮我找找,快!”

    “死天羽!你昨晚是不是偷偷溜进我屋里了!”

    “啊,灵儿师妹,我哪敢呐……”

    一片混乱不堪,宁静了多年的听风阁,迎来了最热闹的一天清晨,两名老弟子愣住了,而水月负手而立,脸上平静如止水。

    “三师公,师哥。”初七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用柔软的声音问候道。

    应萧尘要求,在人前她不能再称主上,必须以师哥相称,以免惹人怀疑,而且还不能像之前那样冰冰冷冷,暗藏杀气,须得尽量温柔一些。

    “咳咳。”初七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音,第一次装得这么温柔,她觉得有些怪怪的。

    而两名老弟子却是深深一愣,目光停留在她脸上,眼神变得有些呆滞,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冰灵的女孩,心中均是一动。而下一刻,两人又同时一颤,背后凉意直冒,因为他们好像感受到了一丝格外冰冷恐怖的杀气,但一瞬间又没了。

    萧尘皱了皱眉,向初七递了递眼色,初七也皱了皱眉,并非她故意露出杀气,而是长久以来,只要每每提起戒备,便会无形中生出一股杀气。

    水月眼神动了动,微微偏过头,向初七看了一眼,神色间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恢复如常,这时众新人也出来了,只是匆忙间有些衣衫不整,头发也散乱着,还有许多少女都赤着脚,鞋子也来不及穿了,就披着一件朦胧贴身睡衣裙走了出来。

    不一会儿,整间大院子便是馨香浮动,两名老弟子眼前一亮,这一批新弟子,似乎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不在少数啊,而且个个都生得这么水灵,二人脑海里不禁臆想纷呈。

    而少年那边更是衣衫不整,有的甚至连上衣都没穿,光着膀子就跑出来了,见着师妹那边个个穿着睡衣裙,都咧嘴笑了起来,甚至还有的吹起了口哨。

    众少女大多都含羞低头,小手捏着裙子,脸上红云一片片,而有的比较大方外向的,则朝少年那边扮鬼脸吐舌头:“略略略……”

    大概也只有水月这里才会如此了,其余三位师长那里,哪个不是循规蹈矩的。

    “好了,都给老娘安静下来!吹口哨的,略略略的,给我站出来!”

    众新人见三师公发威了,立时站整齐了,双手藏在背后,吹口哨的不吹了,略略略的也不略了,初七也回到了队伍中站好。

    萧尘看着这些活泼可爱的少年少女,会心一笑,多么好的年龄啊,突然觉得自己好老了。

    正笑着,水月忽然斜瞪了他一眼,厉声道:“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

    “我?”萧尘指了指自己鼻子,仿佛这才意识到,虽然自己年龄比他们大,但好像……好像自己也是这次的新人哈?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