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百八十五章 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紫芸儿一时有些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如此着急,问道:“主上怎么了?”萧尘急道:“现在没时间解释了,青鸾,快!”

    青鸾从未见他如此着急过,也不多做询问,立即拱手道:“主上勿急,属下这便让人去追皇甫宫主。{随}{梦}小说 щww{suimеng][lā}”说完身形一动,迅速往屋外去了。

    片刻后萧尘才稍稍宁定下来,紫芸儿给他倒上一杯茶,轻声问道:“主上刚才怎么了?”

    萧尘摇了摇头,看了看左肩上的伤口,以往任何伤口,哪怕再大也会自动愈合,不留下一丝痕迹,但这次肩膀上却留下了疤痕,说道:“玄虚子一定会去害她的。”

    紫芸儿愣了一愣,手里的茶杯险些滑落,愣愣道:“可是,玄虚子已经不是万仙盟的人了,他为什么还要害我们?”萧尘摇了摇头,皱眉道:“你不明白,正因如此,他才没有后顾之忧。”

    这一刻,萧尘已经完全想明白了,万仙盟因白素素出面的缘故,所以明里不会再对自己不利,但绝对不会如此轻易放过自己,一定会暗中让人除去自己,只不过不再以万仙盟的名义罢了。

    那天在五岳峰上,玄虚子不知因何原因,已经对心儿起了必杀的决心,现在他不在万仙盟了,只会更加方便,所以他第一个要杀的是心儿,第二个便是自己,接下来便是自己身边所有人,此人的杀心果然很重。

    紫芸儿也一下子想明白了,双眉微蹙,恨恨道:“这个万仙盟明里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真是可恨至极!”

    萧尘摇头叹了声气,正如鬼仙所言那般,自己现在没有足够强的实力,没有足够强的势力,所以这些人才会肆无忌惮,不过现在万仙盟不出面也好,至少不必担心那些虾兵蟹将了。

    不知为何,他隐隐有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未来的敌人很多,万仙盟,天火门,莫家这些正道只是短时间的小打小闹,将来正真的强敌,恐怕是那个叫做风幽的人。

    想到此处,萧尘深深皱起了眉,这个叫做风幽的人,似乎知道自己很多事情,他真的只是玄阴殿一个长老那么简单吗?此人的来历十分可疑,无论如何,自己都须尽快将修为提升上去,以应付将来各种难题,问道:“对了,其他人呢?熠兄他们吗?”

    紫芸也收起刚刚的心情,笑道:“主上不必担心,其他人现在都没事了,熠瞳公子、非花公子和素坛主很合得来呢,昨日他们见主上伤好了,还在一起饮酒呢。”

    “这样么……”萧尘点头微微笑了笑,虽然素怜月为魔教中人,但她应是和尘染非花一样,对正魔之分并不如自己这般泾渭分明,谁能一起喝酒,谁便是朋友。

    “紫芸儿,你扶我起来吧,我想出去走走。”

    虽然如今萧尘伤势已无大碍,但是仍感到身体十分僵硬,便是下地行走也有些勉强,紫芸儿笑道:“好。”当下小心将他扶下床,缓缓往屋外走去。

    院子里落英缤纷,建有小池,池边几株水仙开得正盛,清风徐来,犹带花香,树上片片花瓣乘风落在二人发上肩上,深吸了一口气,萧尘多少也感到些舒畅,不如先前那般压抑了。

    在院子里走了走,萧尘身体也不如刚起床时那般僵硬了,只是左臂仍有些不灵活,使不出力来。二人又往院外走去,碧水坛的景致颇为清幽,饶是盛夏之际,也不觉闷热,空气里带着一丝凉意,比北洲其他地方都要凉快许多。

    “主上其实不必太过忧虑,总有一天,那些人都不敢再来惹主上,那时我们天天如此闲庭信步,看云卷云舒,岂不是很好?”

    萧尘笑了笑:“你说得是。”虽然脸上在笑,但心中却仍是忧愁深深,即便有一天那些人不再来招惹自己,但自己总须去寻师父,去寻找数千年之谜,又有几时能够如此悠闲漫步?

    想来人生虽短,不求来日成仙,只求今朝遍观红尘紫陌,春花秋月,心愿便足矣,与世无争,逍遥自在,要做到如此,除非心无挂碍,但那却是谈何容易?

    二人说话间,忽闻远处有阵阵箫声飘来,箫声忽高忽低,如清溪击石,鸣泉雅韵,于这幽谷中,听来别是一番韵味,当下两人循声而去,到得一山坡,只见上前方建有一小石亭,四方围以朱栏,亭中坐着三人。

    其中两人轻斟浅酌,相互推杯,自然是尘染非花跟熠瞳两个酒鬼,而弄箫之人便是素怜月了,只见她脸颊微红,略有几分微醺之意,十指轻按箫孔,广袖飘飘,娇媚之态实是动人之极。

    一曲过后,尘、熠二人同时鼓掌笑道:“平生只知酒中之意,今次闻仙子一曲妙音,却是胜过十坛佳酿。”

    素怜月咯咯一笑,使得衣袖轻颤,更加显得娇媚可人,嫣然笑道:“不敢,若论音律,小女子略献拙艺,比起萧公子的天籁琴音,可是大有不如了。”

    熠瞳仰头一笑:“说萧公子,萧公子便到,萧公子,你还不上来饮上两杯?”说到最后,已是向下方的萧尘看了去。

    紫芸儿哼笑道:“你们两个酒鬼,才不要,主上身体刚好,不能喝酒。”

    “小女子这酒,素来是只伤心,不伤身,萧公子你说呢?”素怜月盈盈一笑,也向萧尘看了去,萧尘见她媚眼如丝,脸上带着几分薄醉之意,实是娇媚无限,笑道:“既是姑娘相邀,萧某只好却而不恭了。”

    紫芸儿拉着他衣袖,蹙眉道:“不要,白姐姐走时特意叮嘱过,不能让你喝酒,你连白姐姐的话也不听了吗?”

    萧尘笑道:“小酌两杯,不妨事。”说话间,已走到亭中坐下,只见亭外设有花圃,多是些美人娇泪、贵妃醉等名贵花种,虽是七分雍容华贵,却也不失三分典雅。

    素怜月轻轻一笑,端起白玉酒壶,往青玉杯中缓缓斟去,酒入樽中,只见如山泉一般澄亮清冽,没有酒味,却是带了淡淡的芬香。

    “公子,请。”素怜月将酒杯缓缓抬到他面前,萧尘双手接过,轻轻一笑:“有劳姑娘亲自斟酒了。”说罢便小饮下去,酒入喉中,却一点也不辣,反而带着淡淡的甘甜。

    一杯下肚,萧尘再看素怜月时,不禁莫名起了几分怜惜之意,这酒中带了七分甘甜,却又藏着三分苦涩,饮下之后当真觉得有几分黯然**。

    素怜月轻轻笑道:“这湘妃泪,滋味可还说得过去?”

    “湘妃泪?”萧尘却是从未听过这种酒的名字,熠瞳笑道:“再来。”

    当下四人迎着清风花香,饮美酒,言笑无忌,素怜月谈吐也甚健,说起天下格局之事,比起男子也不遑多让,只是每每提到罗刹宫、玄阴殿、血煞门几大魔宗之时,她便总是避而不谈,以笑推杯,岔开话题。

    堪堪酒过数巡,素怜月双颊已是更红,略带几分醉意,但看上去却是更加娇媚动人了,熠瞳欲再推杯,却见她摇手道:“不行了,小女子不胜酒力,再饮恐有失仪了。”

    “你确实应该适可而止了。”

    这时,亭外忽然传来一个冷冷清清的男子声音,气氛立时便被打坏了,素怜月双眉一蹙,这一刻像是酒醒了,立即再饮一杯,冷冷道:“这世上只我姐姐一人管得了我,你算什么人?”

    此时萧尘跟熠瞳都觉有几分尴尬,唯独尘染非花一人还在自斟自饮,如若无事一般。萧尘转过身去,不禁愣了一愣,那人竟然是之前风云无妄城的冷凝锋,羽逸风曾经的师弟,而冷凝锋身后那人竟是……

    “是你!”两人异口同声道。

    冷凝锋身后那人白衣飘飘,面如止水,无波无澜,正是暮成雪,萧尘如何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她,那次风云无妄城事变过后,冷凝锋便带着她离开了,从此杳无音讯,想不到堪堪两年过后,竟会在此处相逢。

    “暮姑娘,你怎么会在此?”

    萧尘言语间有些激动,这一刻脑海里又浮现出了许多往事,当年自己无法修炼,全因她牺牲三成命元,替自己解开了灵脉封印。如若不是遇见了她,自己大概已经被逐出萧家,现在正在凡尘颠沛流离吧,可以说,是她改变了自己的命局。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暮成雪看见了他,也有些微微诧异,走了上来,问道:“羽木头他还好吗?”

    “逸风大哥……”萧尘想到上次在炼尸宗的事情,不禁感到几分苦涩难言,微微笑道:“他去了昆仑。”

    “他去了昆仑么……”暮成雪喃喃自语,仿佛这一刻听见羽逸风离开了,心中多少也起了些微澜。

    萧尘看向冷凝锋,看见他不禁又回忆起了当初和晓月等一行人去风云无妄城的情形,当初一行十八人,个个都是当时门派的佼佼者,然而却险些被暮洛困在后山出不来。

    其实对于暮成雪的哥哥暮洛,萧尘是真正的佩服,此人能束缚一条大地灵脉,成为一城之主,让各派不敢来犯,还有本事引得各方修者厮杀,为他创造开启血魂大阵的有利条件,在那百年时间里,他还能制造出连自己都分辨不出的暮家村幻境,能让暮成雪半活着,竟是谁也看不出来。

    以上种种,无论是韬略还是实力,对于暮洛,萧尘都是自叹不如的,可惜此人最终为了复活妹妹,甘愿牺牲自己,倘若他还活着,必定是这乱世中的风云人物。

    “对了暮姑娘,你们为何会在这里?”萧尘收起这些零碎的回忆,向暮成雪问道。

    听见此言,暮成雪眼神一下子变得格外冰冷了,仿佛带了无尽的恨意,只冷冷道出四个字:“噬魂妖花。”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