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百六十章 月明夜,心事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见这两个熟悉的声音,萧尘原本紧绷的心弦,一下子便放松了,转过身去,却正是熠瞳跟尘染非花二人。*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熠瞳落到地面,将葫芦缩小,悬挂在腰上,尘染非花往上面斜视了一眼,手摇羽扇,慢悠悠道:“是你那破葫芦太慢。”

    “哈哈!”熠瞳仰头一笑,向萧尘走去,抱了抱拳:“萧兄弟,别来无恙。”萧尘也实是未想到他二人今日会来,抱拳笑道:“熠兄。”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兽也跑了过来,四足一蹬,便跳到了熠瞳身上去,不断往他脸上蹭着,熠瞳哈哈笑道:“小咕叽,才三月不见,你就胖了整整三圈。”

    另一边,尘染非花走到鬼仙身旁,笑道:“老家伙,这回可别又死了。”鬼仙摇头一笑,笑骂道:“死小子,哪里都有你。”

    远处众人此刻皆目不斜视,对于熠瞳,他们不熟悉,但是尘染非花成名多年,他的名字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包括在场的诸多老一辈人物,均露出了惊异的神色,对于这个向来神秘莫测天罡榜第七之人,年轻一辈的不知好歹,但老一辈的却都知道,此人绝不可轻犯。

    在山崖一边的方向,此刻也不乏有犯着花痴的门派女弟子,个个脸上都像是挂起了一层红云,捂着脸颊羞涩道:“那……那就是尘染非花吗?他比传闻里更……”

    而萧尘这边,皇甫心儿仍跟楚凌娇对峙着,但是由于尘染非花跟熠瞳的突然到来,楚凌娇已不如先前那般盛气凌人了,前一刻他们占尽了优势,但这一刻,形势已经陡然转变,莫瑾炎身后那些修者,也有一部分因忌惮尘染非花,而开始往后退了。

    “东西,交是不交。”皇甫心儿目光已然变得十分森冷,楚凌娇不禁身子轻轻一颤,下意识的往莫瑾炎身边靠了靠。

    而莫瑾炎眼神也变得格外锐利且寒冷起来,就像针尖上的锋芒一般,冷冷看着萧尘:“我说过,你若想强取,即便今日你再来十个人也没用,明日山巅一战,输了,就滚回凡尘,永世不得再踏入紫府一步!”

    萧尘的眼神同样寒冷无比:“你哪来的自信……”

    “因为你只是一只凡尘来的蝼蚁,就算你爬到顶峰,你也只是顶峰上的一只蝼蚁,你们姓萧的,当年斗不过我莫家,只会背地里耍阴谋,时光流转,今天你们依旧斗不过我莫家!日后就由我莫瑾炎来清扫你们这些萧家余孽,姓萧的,我见一个杀一个!”

    这些话莫瑾炎说得很小声,但是眼神却十分寒冷,萧尘脸上依旧无波无澜,沉声道:“好,我就看看你如何见一个杀一个。”

    此刻两人的目光都冷到了极限,齐声道:“明日午时,决战五岳之巅!”

    声音直传荡出十余里,在风雪中听来更是铿锵有力,四周众修者皆是精神一震,看来明日有一场巅峰对决了,除此之外,西岳峰跟南岳峰也应是有人争夺西、南二帝之名。

    莫瑾炎淡淡扫了萧尘身后的熠瞳跟尘染非花二人一眼,冷哼一声,一拂衣袖:“走!”

    皇甫心儿往前一踏,萧尘伸手将她拦住,摇了摇头,之前那青衣男子也被暗香浮动的四人放了,他刚刚平白挨了两巴掌,现在再也不敢吭声,只是盯着紫芸儿的眼神,越发显得狠厉。

    紫芸儿见他瞪着自己,也将眼睛一瞪,双手插在腰上:“瞪着姑娘作甚?见姑娘生得好看吗?还不快滚!”

    “你!”青衣男子捏了捏手指,他发誓将来有朝一日,定要玩死这个女人!一咬牙,转身追莫瑾炎而去。

    紫芸儿哼笑一声,拍拍手走到萧尘身旁,笑嘻嘻道:“主上不用担心,这些莫家的人,个个都该打,等明天你将那个莫瑾炎打趴,再替皇甫宫主把功法夺回来。”

    萧尘没有说话,双眉深锁,心头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尤其是之前鬼仙所言,莫家可能有地仙坐镇,现在莫家的实力毋庸置疑,已然不在紫府十大世家之下。

    而此刻,其他修者大多数都在山巅附近寻找山洞过夜,等待明日的帝王之争,恐怕明日,还会有更多的强者聚来。

    熠瞳走了过来,笑道:“上边有酒坛,萧兄弟,走,喝酒去!”说完足尖一点,带起片片飞雪,往之前古风所在的地方飞了去。

    雪地里还剩两三只酒坛没有碎,熠瞳脸上表情大是可惜:“如此美酒,当真可惜。”说着将一只酒坛从雪里抱了出来。

    萧尘看了看身旁的皇甫心儿,皇甫心儿冷声道:“去跟你的兄弟喝酒便是,不必管我。”说完双足一点地,往另一个方向飞去了。

    萧尘伸手想叫住她,但最终还是收了回来,随后往山巅平台飞了去,向熠瞳二人抱拳笑道:“方才多谢你们了。”心想若不是他俩及时出现,只怕刚才已经跟莫瑾炎那些人交上恶战了。

    熠瞳笑道:“萧兄弟无须说这些,来,今日熠某依旧请你喝酒。”

    尘染非花嗤笑一声,斜视了熠瞳一眼,摇着羽扇慢悠悠道:“有些人还真是没脸没皮,别人放在这里的酒,什么时候成你请了?”

    “哈哈!”熠瞳仰头一笑:“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我这叫做借酒献佛。”

    三人在上面饮酒,下方的人面面相觑,那酒是北狂帝留在那的,恐怕这里也就只他三人敢去动吧?

    三人饮得片刻,熠瞳见萧尘眉心始终忧色深深,便从怀中摸出一件事物来,递给了他:“这是白姐让我给你的。”

    萧尘愣了一愣,接过那件事物,乃是一个月牙形状的小木坠,上面系着条红绳,手摸在木坠上面,立时便感受到一股澎湃的灵力波动,问道:“这是?”

    熠瞳笑道:“这是白姐替你祭炼的傀儡,只需掐念咒诀,便可放出傀儡御敌,这是木灵傀,采五行中的木祭炼而成,随时日一长,便可自生灵智,并非尸傀。”

    “这……”萧尘捏着手里的木坠,忽然觉得心中暖暖的,又想起上次回萧家,白素素还放了五行儡保护萧家,可是自己之前与她素不相识,她为什么一次次相助自己……

    熠瞳忽然笑道:“你别想太多了,白姐永远不会害你。”

    “熠兄误会了,我绝无此意。”

    熠瞳笑了笑,复又望了一眼万里无云的长空,叹声道:“你之前的事情白姐听说了,可是很多时候,白姐她不方便出面,尤其是万仙盟那边……”

    说到最后,熠瞳又回过头来,笑着道:“不过萧兄弟要记得,无论何时何地,在这世间,就算你连一个亲人也没了,你要记住,白姐永远是你最亲的人。”

    萧尘身子微微一颤,即便此刻天寒地冻,但心中却忽然一阵阵的暖意上涌,她究竟是什么人,自己明明与她素不相识,为何……

    尘染非花忽然感叹道:“哎,灵寂间圣妙仙子对我要有这么好,那我便是去将天捅个窟窿又有何惧……”

    “喝你的酒。”熠瞳往他身上砸了一团雪过去,笑骂道。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手里的木坠,灵寂间,这世间三大势力之一么……

    ……

    夜里,满月如盘,清辉洒下,笼罩着这一片苍茫雪地,许多山洞和山崖下方都亮着火光,这一晚中秋夜,月色正浓,于这五岳之巅,仿佛触手可及。

    萧尘等人聚在一处山洞,热闹非凡,紫芸儿生性活泼,缠着鬼仙说这说那,有时又说些笑话出来,熠瞳则在一旁附和,气氛一片融洽。

    萧尘坐在洞口,抬头望着天上明月,凡尘此时,也正月圆吧,父亲在家可好,母亲在苏家也可好。

    正自满怀心思,青鸾走了进来,萧尘见她神色凝重,立即起身走了过去,二人走到洞外,萧尘细声问道:“如何?”

    青鸾左右看了一下,压低声音道:“莫瑾炎向外面传出急讯了,恐怕明日有大批莫家高手赶至,主上看是否需要早做准备?”

    萧尘眼一眯,眼中两道寒芒一闪而过,摇了摇头:“不必了,明日萧宁大哥跟古风前辈也该回来了。”复又问道:“对了,心儿那边如何?”

    “皇甫宫主一人在那边山洞运功。”青鸾指了指远处一个山洞口,说道。

    萧尘点了点头:“她一人我始终不大放心,这楚凌娇心狠手辣,夜里必有所行动,我过去看看。”

    “好,主上有何吩咐,只需传讯便是。”

    萧尘再次点点头,便往皇甫心儿所在的山洞而去。

    皇甫心儿独自一人坐在漆黑寒冷的山洞里运功,听见外面有脚步声响起,冷冷道:“何人。”

    “心儿,是我。”

    萧尘走了进来,见她一人孤零零的,与自己那边的热闹气氛截然相反,不禁心中一痛,像是被狠狠揪了一下,走过去将狐裘披在她肩上,轻声道:“你跟我过去吧,我怕楚凌娇……”

    “不用!”皇甫心儿直截了当说道。

    萧尘笑了笑,复又叹息一声,坐到她身旁,看着她道:“上一次是我不好,后来咕叽兄告诉我了,是你几天几夜未合眼,帮我运功,谢谢你……”

    “我说过,一命还一命而已。”皇甫心儿目光冰冷,眼眸里,像是藏着千年不化的冰雪。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天上明月,缓缓道:“月缺终有圆,弦断能再续,人散……终无期么……”

    皇甫心儿身子微微一颤,像是胸口有一道利刃划过,在心里刺痛了一下,萧尘望着天上明月,一个人痴痴的笑了笑,继续道:“上次我回去,我爹爹提起你了,问你现在过得还好吗。”

    皇甫心儿心中一痛,这一刻眼眸里像是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咬着牙道:“你现在还说这些陈年旧事作甚?我皇甫家的人过得好不好,与你萧家又有何干?”

    “心儿……”

    萧尘忽然转过头去,见她眼中似有泪光闪烁,心里顿时狠狠刺痛了一下,如似万千针扎一般,但他强忍着疼痛,缓缓伸出手指,向她眼角抹去。

    泪是湿的,但并非冰冷的。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