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百四十八章 公子连城(大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声音来得突然,青鸾跟紫芸儿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自是大喜,而外面尚未走远的人一听这声音,均是神色大异,又纷纷跑了回来,朝谷中喊道:“求连城公子救救我们!”

    但是谷中不再传来任何声音,两名小药童道:“请诸位一个月后再来。◢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lā”

    众人仍是苦苦哀求,但谷中再无公子连城的声音传来,片刻后各人也只得作罢,叹声连连,悻悻离去,一名药童走到萧尘面前:“公子有请,这位先生请随我来。”

    青鸾跟紫芸儿走了回去,小声道:“主上走吧。”

    萧尘皱了皱眉,一想到她二人方才的模样神情,便觉心中难受,她们从来只会杀人,不会求人,但是刚刚却……

    随两名小药童进到谷中,行出十余里,但见嫩柳夹道,繁花遍地,绿草如茵,山间百鸟和鸣,嘤嘤成韵,远处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应有尽有,此处倒是远离尘世喧嚣。

    紫芸儿走在幽径上,道旁垂柳拂肩,清风徐来犹带花香,一时只感心情颇为舒畅,笑道:“柳谷主的医术定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吧?”

    前边一人立即附和道:“连城公子若说第二,那么世间绝无敢称第一之人。”

    几人在前言笑,萧尘却始终眉宇微锁,心想这柳连城医术无双,当初二十岁时便能达到药圣境界,名动天下,然而自己今年也二十岁,相比之下,却整日浑浑噩噩不知所谓,一时间不禁生出些许自愧之意。

    沉思间,已来到一处朱阁外面,两名小童,一人将另外三人带往朱阁之中,另一人向萧尘三人道:“三位请随我到小亭歇息片刻。”

    萧尘三人随他走到里许外的一间四角小亭中,八根亭柱上了三层朱漆,也是颇为考究,亭中白玉石桌上摆着几个果盘,有洗好的葡萄提子,还有些金黄的桔子。

    小童道:“三位请在此稍等片刻,勿要在谷中肆意走动。”萧尘点了点头:“有劳这位小兄弟了。”

    那小童也不再答话,返身便往来时路去了。萧尘走到亭后山崖,负手而立,迎面山风阵阵,吹得白发飘飘,纵目远眺,只见谷内清溪蜿蜒,林木成片,山谷下方也有许多弟子在采摘草药。

    紫芸儿走了上来:“此处风劲,主上身子不适,回亭中歇息吧。”

    萧尘微微点头,走了回去,如此过了两个时辰,日已向西,仍不见有人来,青鸾站在亭前,倚柱而望,咕叽兽至始至终安安静静的,也不发出声音,而紫芸儿坐在亭中石桌前,已是有几分焦急。

    萧尘静静看着她的模样,双唇点绛,眼眸如水,睫毛弯弯,一颤一颤,如蜻蜓点水,不禁回想起当初刚相识时,她年芳十八,如今转眼也快二十了,暗香浮动十二人里面,属她性子最为活泼,依稀记得那次在仙墉门的院子,自己留她一人下来,让她误会,脸上红云如霞。

    紫芸儿抬起头来,见他一眨不眨看着自己,轻声问道:“主上怎么了?”

    萧尘笑着摇了摇头,不言不语。

    “哦……”紫芸儿觉得有些奇怪,为掩尴尬,转头向来时路望了一眼,嘀咕道:“这柳谷主架子可真大,说是片刻,结果两个时辰了还不来……”

    萧尘仍是不语,心想她们正值碧玉年华,却留在自己身边,暗香浮动月黄昏虽不似寻常之人那般易动情,但总归是女儿家,自己是否耽误了她们?忽然道:“假若有一天我无法再修炼了,你们……”

    不待他话说完,青鸾跟紫芸儿身子皆是一震,青鸾疾步走回来:“属下誓死追随主上,请主上勿要再讲这些话!”

    翠微薄暮,微风轻拂,三人都沉默了。

    “公子朱阁有请,三位请随我来。”忽然间一个童声在后响起,却是之前那小药童终于来了。

    紫芸儿起身道:“柳谷主叫我们去了,主上快走吧。”

    三人随那小药童去到之前的朱阁外面,小药童躬身伸手道:“三位请。”

    进到阁中,只见里面光线明亮,陈设素净典雅,两边整齐摆放着几张云纹雕镂桌椅,再往里则隔着一道云屏。

    三人进到里边,药童便引身退出门外,许久才听那屏风后面响起一个淡淡的男子声音:“这世间,治得了的是病,治不了的是命,你这不是病,是命。”

    此言一出,青鸾跟紫芸儿皆是身子微微一颤,均在心中想,那四阶药王看了半天都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而这公子连城看也无须看,便已洞晓此中玄机,果真是名不虚传。

    萧尘道:“那以公子之见,我这命是治得好,还是治不好。”

    “命数既由天定,又岂是人力所能更改,不过柳某偏喜逆天而行,所以阁下的命,于柳某看来,也只不过是病。”

    话音甫落,只见屏风后面走出一个青衣男子,男子长身玉立,约二十七八岁的模样,剑眉星目,额前一缕头发斜飘下来,遮住半只眼,看上去潇洒翩翩。

    “三位随意坐,不必拘礼。”柳连城手一伸,脸上略带几分薄笑。

    萧尘三人便即坐到了左边厅的椅子上,柳连城一拂衣衫下摆,坐于厅首的椅子,道:“想必阁下来之前,也应知晓我决明谷的规矩了。”

    萧尘眉宇微锁,血咒不可轻易立下,来之前他便已做好第二种打算,但是此刻,他从柳连城眼神里看不出一丝细微变化,正待言辞,不料紫芸儿先道:“主上不能与你立下血咒,谷主且说第二件事吧,我们定能替你完成。”

    柳连城笑了笑,目光仍是停留在萧尘脸上,说道:“普天之下,阁下这命只我一人治得,阁下可是想清楚了?”

    萧尘目光不避不闪,道:“公子且说第二件事吧。”

    “好,这件事便是……”柳连城说话时目光始终停留在他脸上,续道:“阁下这二位姑娘必须留下来,在此间服侍我十年,期满为止。”

    此言一出,青鸾跟紫芸儿皆是身子一震,萧尘目光骤冷,言辞果断:“不行。”

    柳连城脸上仍是挂着笑容,并未去看青鸾二姐妹,抬了抬手道:“公子连城,说一不二,阁下请吧。”

    “你!”紫芸儿当即便要发作,青鸾将她一拉,复又朝柳连城拱了拱手,道:“柳谷主,也许你尚不知我主上为何人,主上的本事也非谷主现在所见这般,还请谷主勿再言笑,请说出一件事来,主上必能替谷主完成。”

    柳连城笑了笑:“但是我现在所见到的,只是一个余寿不过半月的将死之人。”

    “你!”紫芸儿又要发作,但仍是被青鸾拉着,柳连城又道:“天下之大,要替我做事的人数之不尽,或为一派之长,或为一方霸主,并不差阁下一人,所以我的事只此一件,阁下无须急着回绝,否则半月后再来找我,兴许那时我已改变念头了。”

    萧尘眼神冰冷,道:“除此之外,一切皆可。”

    柳连城笑道:“除此之外,一切皆不需要。”

    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忽然间“咻”的一声,一道紫芒朝柳连城飞了去,却是紫芸儿祭出了辟血紫刃,那紫刃呈圆月状,停在了柳连城脖子前尺许外,呼呼旋转不休,只消再往前一尺,便能取了柳连城的首级。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手上杀过的人,比你救过的人还多!”

    此刻紫芸儿脸上杀气毕露,两道冰冷的目光如似寒刃,令人触之心惊,再不似之前那活泼可爱的一面了。

    柳连城淡淡笑了笑,此刻虽是利刃在前,但他脸上却是兀自神色不变,笑道:“你杀了我,你家主上半个月后必死无疑,所以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二十年。”

    “你!”

    “三十年。”

    ……

    萧尘忽然站了起来,冷冷道:“青鸾,紫芸儿,我们走。”

    柳连城笑了笑,向外面道:“送客。”两名小药童立即走了进来,伸出手:“三位请。”

    紫芸儿气得脸上通红,胸脯不住起伏,却也没有办法,三人离了朱阁,回到之前众人等候的大树下,两名小童便返身回去了,三人又往谷外行出三五里,一路上萧尘都不言不语,忽然间一阵剧烈咳嗽,青鸾跟紫芸儿忙将他扶住:“主上!”

    咕叽兽也不停轻声呜哼了起来,待片刻后,咳嗽稍止,萧尘摇了摇手:“我没事……”

    紫芸儿一下子捂着嘴,险些惊叫出来,因为此刻萧尘手背上,已经有了些许皱纹,青鸾同样有些心惊不下,这些天连日赶路下来,萧尘一天比一天憔悴,她是看在眼里的。

    日照西落,没过多久,山谷便完全黑了下来,青鸾找到一个山洞,扶萧尘坐下,紫芸儿在洞口旁架了个小火堆,时至深夜,咕叽兽趴在萧尘身旁睡着了,天上一弯弦月高悬,似美人之眉,凉风不断吹进洞中,萧尘咳嗽不止,双唇泛白,眼睛微睁,眼角也起了皱纹,竟似一个垂暮之人。

    紫芸儿已是眼眶泛红,声音有些哽咽:“主上,不会有事的……”萧尘面色苍白的笑了笑:“恩,不会有事的……还,还有水吗?我想喝水……”

    青鸾立即取出水袋,但是已经没水了,紫芸儿一把将水袋接过:“我去外面找水!”说完立即往外跑去了。

    待完全听不见她的脚步声后,萧尘才道:“紫芸儿在这里,这些话我不想她听见,但是青鸾……你不要打断我,听我说完。”

    青鸾猜到他要说什么,双眼已是有些微微泛红,点了点头。

    萧尘轻轻笑了笑,又是一阵剧烈咳嗽,待咳嗽止住后才缓缓道:“从青州玉卿门去吴州广寒门,飞云石大概飞行半天,你会看见下方有座形似仙女的山岭,此处名为仙姝岭……”

    说到此处,萧尘又咳嗽了几声,继续道:“从仙姝岭往东南方向行三百里,你会看见七座下沉的山峰,这里是一处不为人知的古仙遗迹……”

    青鸾眼中已聚起了泪水,点了点头,轻轻“恩”了一声,声音犹带几分哽咽,在冷风中听来,格外凄凉。萧尘笑了笑,继续道:“你去上面找到一座生有许多紫竹的山峰,然后……将我葬在那里吧。”

    风轻轻吹了进来,火光轻轻摇动,青鸾脸上两行眼泪终于无声落下,但她仍是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萧尘轻轻笑了笑,伸出手,用拇指轻轻拭去她的眼角的泪水,轻声道:“你不要哭,人之寿命终有尽,我本不该还活着,大概,大概这就是无论如何也改不了的命局吧,上一次也是二十岁,这一次依然逃不过……”

    说到最后,萧尘渐渐似自言自语一般,青鸾哽声抽泣了一下,哽咽道:“主上还有什么吩咐吗?”

    萧尘轻轻叹了声气,看着将熄的火堆,道:“八月十五,你去五岳山,告诉萧宁大哥,我不来了……”

    泪水很快又打湿了青鸾的脸颊,虽从不见她笑,但哭泣时的模样,却教人看了甚是心酸,萧尘轻轻道:“等一切事情结束后,你们就解散了吧,正值芳华,不该过这样的生活……”

    青鸾脸上泪水止不住的落,草木尚有恋土之情,当移植他处,便即逐渐枯萎,遭受雷电风雨更是难以承受。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感情压抑久了,总是免不了一夕袒露出来。

    夜渐静,一炷香时间过去了,仍不见紫芸儿回来,萧尘皱了皱眉:“她去找水,怎去了这么久还不见回来?”

    此刻青鸾脸上泪痕已干,忽然站了起来,惊道:“糟了!”萧尘也像是一下子明白了什么,急道:“糟了!快走!”

    咕叽兽也被惊醒了,立即跟了上去,两人一兽出了山洞,飞也似的朝柳连城的朱阁奔了去。

    此刻在朱阁的大厅里,房门已紧闭,柳连城翘着腿坐在厅首的大椅上,左手放在扶手上,右手捏着下巴,脸上挂着淡淡笑容,饶有兴致的看着厅上之人。

    那厅上之人正是一炷香时间前去找水的紫芸儿,此刻只见她满脸泪水,哽声抽泣不止,眼泪似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顺着下巴滴落。

    厅上两边点满了蜡烛,烛火明亮,紫芸儿抽泣了许久,终是轻轻解开衣带,将手放在了肩膀上,轻轻将衣襟往下抚了去,双肩如雪,锁骨下还印有紫色的梅花印。

    眼泪,顺着下巴,顺着雪颈,慢慢往下滑落。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