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百二十五章 大战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萧尘脑海里思绪越来越混乱了,他努力理清思绪,但却又偏偏理不顺,一个个繁杂的念头从他脑中掠过,就像此刻掠过树林的冷风,无法捉摸。{随}{梦}小说 щww{suimеng][lā}

    “小尘,你怎么了?”羽逸风见他眉头越皱越深,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出声问了一句。

    萧尘惊醒过来,背上已是凝了层冷汗,刚换好的衣裳又被浸湿了,冷风吹来,凉飕飕的,他摇了摇头,问道:“青风前辈呢?我有些事要问他。”

    他现在必须再找青风询问一下当年两个婴儿的情况,以佐证自己刚才的种种猜测无误。

    羽逸风点了点头:“青风师叔他们在那边树林里议事,要我和你一起去吗?”

    “不了,我自己去就行。”说完,萧尘迅速往老一辈议事的树林而去,行出里许,只见前方有火光闪烁,火堆外面围了大概三十人,其中紫青二老、风兮真人、风岚真人,古阳真人等算得上有威望之人。林外则守着一些门派弟子。

    “那些尸傀聚怨而生,属极阴之物,看来须以火攻,但寻常之火对其不起作用,尤其是那十二具宗主尸傀,而若是红袖,恐怕寻常之火更是难伤其半分。”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南洲有一南明谷,谷中有一个南明离火阵,千百年来,无人能收服其阵灵,倘若……”

    众人正自议事之时,萧尘走了过来,各人转过头去看着他,青风问道:“有什么事吗?”

    “抱歉,打扰诸位一下。”萧尘说着走到青风面前:“有件事情,想请问一下青风前辈。”

    青风沉思片刻,起身看向其他人:“我先离开一下。”说完又看着萧尘:“走吧。”

    两人行出里许,到一空旷无人的地方,青风停了下来,道:“是因当年那件事吗?”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看着他,语气很平静:“是的,希望青风前辈能再详细说明一下当年的经过。”

    “唉……”青风长长叹了声气,抬头望着高天星辰,娓娓道:“算来已快二十年了,当年我于深山中修行,有天夜里我正在观中推演魂术,忽然间外面一声沉响,我启门一看,星月下,却是一口石棺摆放在了我道观门口。”

    “然后呢?”萧尘神色起了些微微变化,青风叹息一声,继续道:“当时还以为是仇家寻上门来了,岂知启棺一看,里面却躺着个初生婴孩,那婴孩与寻常婴孩完全无异,但是魂魄却少了几道,眼见这么个孩子命在旦夕,我便想以道家真法替他续命,怎知将他抱出来后,他体内的生气流失得更快,原来,他竟是不能离开石棺。”

    听到此处,萧尘深吸了一口气,这是天风门那口聚阴棺,可聚玄阴之力,原本是保存着关山老祖的肉身的,令其千年不灭。

    青风长叹一声,继续道:“我便又将他放了回去,魂魄缺了几道,又岂是我辈中人能够弥补的?实是无回天之力了,但我想这孩子本就命苦,何苦再受这山上霜露,于是便将石棺带回了观中,又怎知到了第二天夜里,我又听见外面有人高喊救命……”

    听到此处,萧尘双眉深深皱了起来,青风顿了顿,继续道:“当时我以为有歹人害命,启门一看,却是一个男子抱着个婴孩急匆匆跑了上来,那男子手里的婴孩同样缺了几道魂魄,命在旦夕,而那男子,就是你的父亲,萧亦凡。”说到此处,青风向萧尘看了去。

    萧尘眼皮动了动,问道:“后来呢?”

    “后来我让你父亲在观外守候,将他带来的婴孩抱回观里,对照之下,竟发现与昨夜石棺里的婴孩一模一样,不差分毫。而两个婴孩的魂魄都不全,注定只能活下来一个,我本是想将石棺里那婴孩的魂魄摄入你父亲抱来的那个婴孩身上,但是失败了,只得反过来,将你父亲抱来那个婴孩的魂魄摄入石棺那婴孩身上。”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内心很平静,道:“所以我其实是石棺里那个婴孩。”

    青风长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继续道:“后来那石棺便不翼而飞了,我越想越觉整件事奇怪,一推演之下才发现……唉!于是三年后我去萧家找到你父亲,说明了此间所有事,你的灵脉,也是我暗中封印的,这件事你父亲并不知晓。”

    萧尘再次深吸了一口气,这就是整件事的始末了,自己也是三岁后才有的记忆,看来真的是有人以转命轮回之法复活自己。

    青风抬头看了看漫天星辰,继续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虽然你这具身体并非出自父母,但一日为父母,终生为父母,你可明白?”

    萧尘点了点头:“前辈放心,无论何时,晚辈都不会成为不孝之人。”

    青风捋须颔首:“对他们而言,你好好的,便是对他们最大的回报,时辰不早了,回去吧。”

    回到林中,羽逸风等人仍未眠,见他回来,落殇颜小声道:“找到青风前辈了吗?”

    萧尘点了点头,坐到草地上,向羽逸风问道:“对了逸风大哥,之前你说风兮前辈让人去昆仑请天一真人,天一真人是?”

    羽逸风笑道:“是昆仑派的掌门,昆仑派隐于世外,天一真人修为已臻化境,三百年前便已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此次有他相助,必能救出慕雪,你不要担心。”

    萧尘点点头,片刻后又忽然道:“对了,有件事……”说到此处,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道:“墨玄前辈近日可好?”

    听他提及墨玄子,轻羽立即道:“墨玄师叔……”羽逸风立即将手一抬,止住她继续说下去,随后也看了看附近,向萧尘靠近了些,附耳低声道:“墨玄师叔几个月前已经潜入炼尸宗了……”

    萧尘点点头,墨玄子为人潇洒,不拘小节,但却一身正气,向来正邪分明,自己不应该去怀疑他。

    夜,仿佛又深了几分,林间冷风呼啸而过,掠过众人的鬓发,此刻许多人都有些疲惫,但却无人入睡,都等着老一辈做最后的决定。

    时间一刻一刻过去,天上斗转星移,轻羽抵不住困意,轻轻靠在周立肩膀上睡着了,仙墉门的柳非烟也靠着秦少阳肩膀睡去了。

    萧尘看着身旁的落殇颜,轻轻道:“落师姐,你先睡吧。”

    落殇颜抬起头看了看他,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将头低了下去,什么也没说,这两年发生了太多事,两人似乎也不再如从前一般了,渐渐有些疏远了。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渐渐的又回忆起了当初在三清门落霞峰的日子,那些简简单单的日子,三皇子他们,萧寒他们,上官嫣她们,只是时间,回不去了……

    羽逸风拾了些柴火回来,见二人还未入睡,轻声道:“你们睡会儿吧,师叔他们应该要商议到很晚……”

    话音刚落,远处三十来个玄门前辈陆陆续续走了回来,羽逸风立即放下手中柴火,而其他人也大多被身边的师兄弟叫醒了。

    三十来个玄门前辈,个个神色凝重,连平常一直有些滑稽古怪的紫默,这时也十分严肃,很显然,要么是没商议出结果,要么商议出了一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结果。

    风岚真人咳嗽一声,直接切入主题:“想必大家应是知晓,尸傀属阴,须以火攻,然寻常之火难以将其彻底灭杀,唯独三昧真火、南明离火、太阳真火、紫薇天火等至阳之火,现如今本源之火极难寻获,唯独南洲一处南明谷,存有一座南明离火阵,此阵非人为布下,乃是始祖阵法,因此有着一只极强的阵灵……”

    所谓始祖阵法,便是天地初开后,随时间衍生各地的阵法之祖,不同于人为所布的阵法,始祖阵法往往有着生有灵智的阵灵,极难被人收服,现在说到底,无非是要找一个精通阵法之人去将南明离火阵取回来。

    落殇颜道:“萧师弟可瞬布阵法,他对阵法十分精通!”

    其余人都不说话,若论阵法上的造诣,他们无人及得上萧尘,包括老一辈的人物,风岚真人看向萧尘:“要想取阵,必须先破阵,取得阵眼处的南明离火剑,你有把握吗?而且这把南明离火剑也必须带回,只有此剑才能斩杀三千年重怨的红袖。”

    萧尘捏了捏手指,现在慕雪落到红袖手里,对付红袖,若以蛮力,就算再来十个化神也没用,想必也只有以这南明离火去攻,方才有效,说道:“我会尽力。”

    羽逸风看着他道:“那你先好好休息下,养足精神,明日我与你同去南明谷。”

    次日清晨,朝露未晞,众人已醒来,风岚真人招来飞云石,看着二人道:“你们只有五天时间,尽快将南明离火阵带回,必须在七月七日之前阻止红袖。”

    紫默走了过来,摆摆手道:“罢了罢了,我跟两个死小子一起去,免得途经南洲惹出什么麻烦来。”

    有紫默带领,当然再好不过,三人也不再耽搁,立即上了飞云石,往南洲而去,南明谷在南洲最西部,几乎要穿越整个南洲,而近来正魔格局动荡不安,途径一些修真大国都必须例行检查,方能渡过。

    当三人抵达南明谷时,已是七月四日早晨,谷中鸟语花香,景致颇为清幽,但以北的方向,却有一股炙热感传来,想来便是南明离火阵所在了。

    三人立即下了飞云石,往北而去,行出十余里,炙热之感越来越重,甚至踩在沙石之上,连脚底板都有些烫,而四周也不再生长草木,多是些炽热的火石,忽然间,只听前方有个男子的声音传来:“师父,那阵中太过炽热,这南明离火剑,我看是取不成的了,不如回去吧?”

    又听另一个几分苍老的声音道:“不行,今次既然来了,岂有功亏一篑之理……”

    萧尘神色一凝,这二人的声音,听着似乎有几分耳熟。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