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百一十六章 何为天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萧尘将魔气导出体外,刚刚听大魔葬天说什么初代的功法,难道这逆魔天玄箓竟然是那个第一代伐天者灭天所创?

    可是这逆魔天玄箓当初是自己在萧家古墓无意看见,为何会在萧家?凡尘萧家乃是萧宁所建立,其功法必然也是萧宁从紫府萧家带来的,而这紫府萧家似乎当初也是六大伐天家族之一。◢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lā? ??? ? ? ?·

    大魔葬天再次一声震喝:“汝究竟何人!可是伐天家族后人!”

    萧尘回过神来,现在没时间去想那么多,大魔葬天再次一怒:“汝等叛徒,更是留不得!”喝罢大手一抬,虚空中陡然出现一只巨大的黑手印向萧尘盖去。

    萧尘凛然一惊,这等恐怖的攻击,就算自己逆魔三变也承受不下,轰隆一声巨响,掌印盖下,萧尘顿时只觉五脏六腑尽碎。

    大魔葬天将手掌一抬,再次怒道:“后辈!吾最后问汝一次!汝是要继承初代的意志,还是要葬身这星辰宇宙,沦为一粒尘埃!”

    萧尘紧咬牙齿,嘿嘿冷笑道:“可笑至极……妄图凭己身之力对抗天地法则,竟还想取代这天地法则,难道不是在痴人说梦吗?”

    大魔葬天终于怒不可遏,一掌压下,萧尘再也支撑不住,眼前越来越黑,心中叫苦连连:“素怜月!素怜月!你在哪!快叫醒我啊!”

    ……

    “公子!你醒醒!醒醒啊!”

    萧尘睁开眼来,这一瞬间,仿佛焕然一新,身上每一寸皮肤都像是新生一般,素怜月吓了一大跳,连忙松开他肩膀,惊道:“公子!你!”她实是想不通,萧尘刚刚明明已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为何又突然“活了”过来,就跟那晚一样……

    萧尘转过头看着她,笑了笑:“多谢仙子,你刚刚救了萧某 看·?”

    “什么?”素怜月仍是有些迷迷糊糊的。萧尘笑了笑,又突然见她眼眶红红的,问道:“你哭了?”

    素怜月将头一偏:“才没有!刚刚以为你死了,万一夜无心突然闯进来,我……我如何对付得了!就……就急了一下而已。”

    萧尘笑了笑,望着外面,已是暮色时分,晨时日出,暮时日落,即便是玄境,依旧如此,此乃万物法则,转过头道:“对了仙子,我想问你一件事。”

    “你有什么想问的,说便是。”素怜月擦了擦眼睛,小声道。

    萧尘笑了笑:“于仙子看来,何为天道?”

    “天道?”素怜月觉得他突然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缓缓走到洞口,望着远处山脉,像是自言自语:“以前姐姐说天道乃是主宰众生的神灵,不可侵犯,但是我认为,真正的天道应该是世间万物,远到山川河流,近到一花一木……”

    萧尘愣了一愣,没想到她会说出如此见解,竟与自己不谋而合,忽而又想起风兮他们,风兮真人他们都认为天道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主宰众生生死,殊不知,竟还不如一个小小女子见解深刻,看来世人当真是受那伐天一说荼毒深重。

    素怜月转过身来,见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奇怪,问道:“这只是我的拙见,莫非我说得不对吗?”

    萧尘笑了笑:“没有,你说得很对,我以前也如你姐姐那般认为,但是现在,我并不这么认为了,天道乃万物法则,倘若失去了这个法则,那么万物皆将不复存焉,到那时,才是真正的湮灭。而那些妄图推翻这个法则,自己去成为法则的人,简直可笑至极,所以注定是痴人说梦,试问人力再强,即使达到传说中的无上境,但与浩瀚天道相比,岂非太过渺小?”

    说完,萧尘起身走了过去,与她并肩而立,看着远处山脉道:“姑娘若非罗刹宫之人,我想,我们将来 ?·”

    素怜月也看着远处山脉,道:“若非公子对正魔分得太重,我想,我们现在就是朋友。”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正与魔,是否又是自己执念太深,就如那个大魔葬天一般,想起大魔葬天,不由得又想起了伐天,十七个伐天者,还有六个伐天家族,当初为何那般执着,他们所伐的天道又究竟是什么,难道也是像红袖蒙骗炼尸宗那般,他们不过也是受了蒙骗?又或者说,是他们在蒙骗世人?还是说,是那个初代灭天,蒙骗了所有人!

    不过无论怎样,这些对萧尘而言,现在都显得太过遥远,他没有必要将心思花在这上面,至少现在没有必要。

    夜里风清月明,似乎无论何时,花谷玄境里的月亮都是圆的,素怜月站在洞口,衣袂飘飘,萧尘坐在洞里面,随意的拨弄着火堆,两人都沉默着不说话,各自心中都明白,今晚是最后一夜了。

    过了这一夜,明日离开玄境,到了外面,两人一个是正,一个是魔,将来正魔交战,两人的立场终究不同。

    若是从前,两人绝不会去想这些,毕竟是萍水相逢罢了,即便敌对又如何,但是这三个月下来,两人之间不谈男女之情,就只是普通朋友之情,那也多了几分,若是将来敌对,一剑一刃,伤的不是人,而是心。

    忽然一阵冷风吹了进来,略带微凉之意,素怜月抬头望着天上明月,忽然道:“姐姐以前说,有个女子偷服仙药,最后飞入月宫之中,虽然长生不老,但却是千百年来孤守广寒宫,月宫仙子,其实也是可怜人。”

    萧尘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叹出:“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素怜月笑了笑:“我吹一首曲子给公子听吧。”

    “好。”萧尘也笑了笑,看着她道。

    素怜月轻轻一笑,取出碧寒紫玉箫,轻轻放在唇边,一声声箫音飘出,忽远忽近,忽隐忽现。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萧尘轻轻一笑,衣袖一拂,取出九霄环佩,和着她的箫声,十指轻挑慢拨,一阵阵琴音也飘荡了出去,仿佛缠着她的箫声,往那天上广寒宫而去。

    两人琴箫和鸣,引得附近栖息的鸟儿也飞舞了过来,一炷香后,箫声止了,琴音也止了,萧尘道:“你离开罗刹宫吧。”

    素怜月笑了笑:“一天是罗刹宫的人,一辈子都是,女帝不容许任何人背叛,我不想成为姐姐那样。”说完,向萧尘走了过去,继续道:“倒是公子,为何一定要将正魔分得那样清,在公子看来,何为正,何为魔?”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道:“修仙之人,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回护一方安宁,而魔道中人,祸害苍生,荼毒百姓,引得四方动乱。”

    “那我有去祸害苍生,有去荼毒百姓,有去引起四方动乱吗?”素怜月看着他,静静的道。

    萧尘也转过头看着她,此刻两人距离很近,近到能呼吸到彼此的呼吸,萧尘将头偏开:“现在不会,不代表将来不会,将来你若祸害苍生,我依然不会手下留情,所以仙子也无须对萧某留情。”

    “公子……”

    忽然一阵冷风吹了进来,略带寒意,素怜月看着他,轻声道:“如果我不是罗刹宫的人呢……”

    萧尘又将头转回来,静静看着她,此刻在她眼里,仿佛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如果我不是罗刹宫的人呢……”

    素怜月看着他,静静道:“如果我不是罗刹宫的人,公子……公子会对我……”说到此处,似是有些难以启齿,声音越来越低:“会对我……像你那晚口中说的那个她一样吗?”

    萧尘的眼睛里,像是泛起了一层又一层,揭不开的雾霭,那雾霭深处,仿佛还停留着一个人的身影。

    忽然,又一阵冷风吹了进来,火堆上的火焰一阵摇晃,洞里寒意渐重,二人皆打了个冷颤,七月的天,按说不该如此寒冷,萧尘感到心跳越来越快,轻轻动了动嘴唇:“我……”

    后面的话尚未出口,素怜月便用指尖抵在了他唇上,摇了摇头,两人四目相对,此刻眼眸里倒映着的人,是彼此。

    “明日一别,公子珍重……”

    “姑娘……”萧尘心里忽然一恸,像是被狠狠揪了一下,一股悲伤情绪,瞬间弥漫了全身各个角落。

    他缓缓伸出手,抚摸在素怜月脸上,手心有些冰冰凉凉,是泪水,素怜月眼中滑落的泪水,顺着他的手心,缓缓流到了手腕。

    又一阵冷风吹了进来,寒意越重,悲伤越重,像是一场即将到来的生离死别,素怜月轻轻扑在他肩上,泪水,湿了他的肩膀。

    “姑娘……”萧尘轻轻将她扶起,看着她哭红的双眼,一股从未有过的悲伤,从心底升起,他轻轻的,吻住了她双唇。

    素怜月并不反抗,双手轻轻抓在他双肩上,轻轻闭起了双眼,去感受他双唇带来的温度,眼泪,又滑落下来,落到嘴角。萧尘尝到一丝咸咸的,是她的泪水,脸上冰冰凉凉的,也是她的泪水。

    忽然,又一阵寒风吹进,这股寒风来得甚疾,两人同时打了个冷颤,闪电般的分开,看着彼此,均是心中一震,寒气!又是这股寒气!

    此刻两人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上一次的寒气令二人产生无尽的柔情蜜意,这一次的寒气又令二人产生无尽的悲伤,这股寒气太诡异了!

    萧尘冷静片刻,忽然全身一震,脸色惨白:“红袖,是红袖,一定是她!她进来了!”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