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百零九章 后山冰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萧尘已是下定决心要去后山探查一番,而时至今日,他也猜到了素怜月来调查炼尸宗的目的,应该是罗刹宫也有七月七日生辰的女子被抓走了,但现在既然她已知晓答案,便只需回去复命即可,何必再继续涉险,两人的合作,也到此结束了。?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

    素怜月不说话,看着他,忽而笑道:“公子怎知我找寻的答案,已经水落石出了?”

    萧尘看了看她,总觉得她这句话有言外之意,问道:“哦?莫非仙子来此,不是为了调查罗刹宫失踪弟子一事?”

    素怜月咯咯一笑:“当然是,但却并非唯一,比如我还想知道的答案……公子如此关心此事,可是因为那些女子皆是七月七日的生辰?”说到最后,眼波流转,目光一动也不动的停留在萧尘脸上。

    萧尘身子微微一震,似乎素怜月从一开始,就在有意无意打探自己的从前,他笑了笑道:“奉劝仙子一句话。”

    “嗯哼,你说。”素怜月看着他,嘴角似笑非笑,目光仍是未有移开半寸。

    “永远不要试图打探我的过往,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说话时,萧尘一动不动,眼神就似一柄无声的利剑,这利剑不会主动去伤任何人,但是任何触碰到剑上锋芒者,皆会被其所伤,无论那人是谁。

    素怜月愣了愣,随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便是笑得前仰后合,停不下来,萧尘愣了愣,看着她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素怜月摇了摇手,仍是笑得花枝乱颤,她也不知为何,每次萧尘很严肃的说一件事时,她总感觉很好笑,就像那次在山洞里,萧尘明明饿得肚子直叫,却偏偏一本正经的说什么不与魔道中人分食一只鹅。

    萧尘被她笑得有些尴尬了,咳嗽一声道:“好了,别笑了,当心将外面的守卫引进来。??? ? ?·”

    素怜月终于不笑了,看着他道:“罢了罢了,我也不与你说笑了,只是公子不会以为,我只需将这条线索带回去,就算完成任务吧?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丝线索,你让我这时放弃?”

    萧尘也不再多说什么,手往那红衣女子头顶一抹,解开了她的六识封印,红衣女子醒来后,浑身打了个冷颤,恶狠狠的盯着萧尘二人。

    素怜月脸色一下子阴沉起来,催动蛊咒,两指一并,往她眉心一点,红衣女子立时又变得乖乖起来。

    “后山冰池,带路!”

    红衣女子动了动,终于还是往来时路走去,两人走在后面,片刻后又回到之前的石窟,两排守卫恭恭敬敬让道,均不敢抬头。

    离开了这里,两人在红衣女子带领下往后山走去,越靠近后山,一股阴寒之气越重,而萧尘始终眉头紧皱,还在反复想着刚才的事,玉阳子已是将死之人,绝对没有理由再编谎话哄骗自己二人,但是司天……

    司天非正亦非邪,虽然以魂魄做交易,但从来不会主动去摄取别人魂魄,所以不属于司天的,司天不会要,但若是欠了司天的,那么就算上天入地,也无所遁逃。

    但是炼尸宗为何会被司天一直束缚着?而那个叫做红袖的女子又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三者之间,必然有十分密切的联系!

    也不知走了多久,星月渐沉,应该已是寅时了,四周渐渐起了一层淡淡白雾,一些树枝上也沾上了白霜,越来越冷了,而越临近后山,巡逻守卫也越来越少了,似乎都不愿或是不敢来这个地方。

    萧尘跟素怜月都提起了十二分警惕,倘若正面遇上那个叫红袖的女子,二人应该没有生还的可能,三千年的厉恨重怨,想都无法想,不过令二人稍稍安心的是,对方也许受着某种禁制,暂时还出不来。??? ?? ?? W?W ·

    终于,两人在红衣女子带领下,到了一座石窟前,那石窟看上去平平无奇,但里面透出的寒意却十分重,两人对视一眼,小心翼翼往里面走了去,一进入里面,萧尘立即感受到一股十分重的怨气,但这股怨气只是日积月累而不散,并非来自某一个人。

    走了大约半柱香时间,前方隐隐有光亮透出,而附近的石壁上也凝结了厚厚一层寒冰,石壁顶上甚至还有许多冰条垂下来,温度十分低,即便此刻戴着炎心玉,素怜月也有些发抖。

    萧尘看了看她,不知她为何这般怕冷,记忆中未央似乎有时候也会怕冷,还有慕雪,她们似乎都有些怕冷。

    再走片刻,前方光线透过冰层折射过来,萧尘已能看清附近的事物,而那些光线乃是一些照明阵法所发出。

    穿过石窟的甬道,萧尘又看见了前方有许多波光粼粼的水池,那些水池都有沟渠连通,水面漂浮着许多寒冰,以至整个洞窟都弥漫了一层淡淡寒烟。

    “看来这里就是她们‘养’那些被抓来的女子的地方了。”素怜月看了看角落里还堆积着的一些女子衣物,轻轻说道。

    萧尘点了点头,眉头紧锁,怪不得这里怨气如此之重,三千年来,不知有多少无辜女子被冻死在这里,而那恐怖的寒狱,死的人只怕更是不计其数。

    这洞窟里大概有十来个冰水池,素怜月慢慢走到一个冰水池前,池子水深大概五尺,池面上飘着一层淡淡寒烟,而池水清澈见底,应是山上浸下来的水。

    萧尘也走了过去,只见那池底沉有许多发簪、手镯、耳坠等首饰,应该是那些女子挣扎时所留下的,看见这些首饰,萧尘不禁摇头叹息了一声,可以想象当时那个画面,该是多么残酷。

    素怜月仔细看了一会儿,又走到另一个池子前,如此走过去看了七八个水池,似乎是在找寻着什么,终于,到第九个水池时,只见她脸色一白,手往水池一抓,哗啦一声,一件小小的事物从池底飞到了她手中。

    那是一支十分精致的紫玉发簪,与她头上戴着的发簪甚是相似,应该是一对,此刻素怜月紧紧攥着手里的紫玉发簪,呼吸有些急促,身子有些发颤,眼眶也有些微微泛红。

    萧尘看着她此刻的样子,默不作声,但能够猜得到,应是她门下一个女子也被抓来了,而那个女子,跟她关系很好,就像姐妹一般,就像自己对小若那种感情。

    忽然间,素怜月转过了头来,死死盯在红衣女子身上,眼神仿佛比这池水还要冷,连萧尘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素怜月疾步走了回来,狠狠一巴掌扇在那红衣女子脸上,“啪”的一声,响遍了整个洞窟,那红衣女子脸上也瞬间起了一个五指红印。

    “她才十六岁,你们还是人不是人……”素怜月情绪忽然变得有些失控,又一巴掌狠狠扇了过去。

    那红衣女子一连被扇了七八个巴掌,忽然间嘿嘿冷笑了起来:“你会死得很惨,比她们惨一万倍……”话未落,又被狠狠扇了一巴掌。

    “我先让你死!”素怜月目光狠厉,五指一张,道道紫雾弥漫出来,一掌便要朝红衣女子天灵盖打去,萧尘连忙将她手抓住:“别冲动!”

    素怜月狠狠瞪了他一眼:“怎么?瞧她生得好看,舍不得?”萧尘摇了摇头:“她一死,立时便会引起添香殿的人察觉,只怕我们会有大麻烦。”

    听他如此一说,素怜月始才冷静下来,指骨捏得直作响,忽然间衣袖一拂,扑通一声,将那红衣女子推进了冰水池当中。

    一入水池,那红衣女子脸上瞬间被冻成紫色,拼命挣扎了起来,这池中寒冰取自极北苦寒之地,常年不化,而池水虽未结冰,但却比冰更要寒冷,被丢入池水里,简直比死还要痛苦。

    过得片刻,萧尘眉头一皱,终于还是袖袍一卷,将那红衣女子卷了上来,此刻那红衣女子被冻得全身发颤,已是连站也站不稳了。

    轻叹一声,萧尘此刻无法体会素怜月的心情,大概是他自己身边的人没有被抓来遭受这等生不如死的折磨吧。忽然间,他目光一凝,向一个角落看去,隐约像是一个暗道,说道:“那边应是个暗道,过去看看。”

    当下二人走了过去,打开石门机关,进入里面的甬道,那甬道十分长,光线也较暗,寒意也仿佛更重了,行走了半柱香时间,眼前光线又亮了起来,但是景象,却是叫二人大吃一惊。

    只见地上铺满了许多女子的尸身,都是些年轻女子,早已被冻僵,而角落里更是堆积着无数尸身,没有一千也有好几百,那些女子都是被冻死后直接拖来扔在这里的,甚至许多人身上连衣服也没搭一件……

    素怜月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手指骨捏得直作响,萧尘也将头偏过去,不忍心再看,那个红袖简直已是丧心病狂,比魔道更可怕,她残害这么多女子,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怕那寒狱里受折磨而死的人更多。

    忽然间,“咚”的一声巨响,整个冰窟一震,萧尘心中一惊:“糟了!”回过头去,只见来时的通道已被封上了。

    素怜月同样脸色一变,二人同时飞身过去,合力一掌打在那石门上,登时冰屑乱飞,但那石门却是一点反应也没。

    而此刻,两人身后的红衣女子忽然动了动,趁着二人不注意,迅速转动了石壁上一个机关按钮,萧尘跟素怜月所踩之地立时腾空,本能之下,萧尘一掌往下方打去,想使身体反冲回去,然而,掌力打入下方,却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一丝反应。

    两人就这样往黑暗深处坠落了下去。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