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百零八章 红袖添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什么!炼尸宗没有天尸!”

    萧尘跟素怜月皆是一震,这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意料,炼尸宗竟然没有天尸,那到处收集尸体,聚集怨念又是为了什么?

    素怜月皱眉道:“前辈可否讲清楚一些?既然没有天尸,那这么多年来,炼尸宗究竟在做什么?”

    玉阳子仍是神态若疯:“嘿嘿!做什么?大概是在替他人做嫁衣吧!炼尸宗根本没有什么天尸,那所谓的天尸根本不是什么上古天尸,更加不是什么仙王,所有人都被蒙骗了几千年,而那所谓的天尸,她生前不过只是一个平凡女子罢了,但我想不通,一个平凡的女子,为何竟有这般重的怨念,这股重怨早已超出三界六道……”

    萧尘越来越觉得头晕了,问道:“等等,前辈你说慢点,什么平凡女子?什么重怨?炼尸宗上上下下难道都被蒙骗了几千年?”

    玉阳子终于冷静下来了,嘿嘿冷笑道:“没错,那个女子的名字,叫做红袖!”

    “红袖?”

    萧尘跟素怜月对视一眼,均感到十分疑惑,难道一直以来,竟然是这个叫做红袖的人在控制着炼尸宗?将炼尸宗上上下下全部蒙骗在鼓里?

    “前辈你说清楚些,你的意思是这个叫做红袖的人,告诉炼尸宗每任宗主和长老,炼尸宗有着一具仙王天尸,只要复苏了天尸,便可永脱司天束缚?”

    玉阳子嘿嘿惨笑两声,道:“没错,所有人的本命魂元都掌握在红袖手里,而炼尸宗代代相传,只要复苏天尸便可永脱司天束缚,对此所有人都坚信无疑,所有人都如同着了魔,倘若谁敢说没有天尸或者复苏不了天尸这样的话,那么就会被当做违背信仰的异教徒处理,魂魄被送去司天,肉身被炼制成尸傀,就算是宗主也不例外!”

    萧尘跟素怜月听完皆打了个冷颤,如此说来,这个红袖当真有些可怕,怪不得炼尸宗上上下下都惧怕那个红衣女使,看来那红衣女使便是红袖的手下。*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 ?· ?  ·

    “难道前辈,你们就没打算反抗吗?”素怜月皱眉问道,她觉得炼尸宗远不止这么简单。

    玉阳子嘿嘿笑道:“反抗?历代宗主的魂魄要么被红袖吞噬,要么被送去司天,老夫这样算是最幸运的了……这个红袖的强大非你们所能想象,她完全是不会死的,就算是冥帝也拿她没办法,她早已超出三界六道,她有着一股极重的怨念,这股怨念乃是重怨里最重的——厉恨重怨!”

    萧尘身子微微一颤,关于怨气和怨念,他现在多少也有些了解了,人死若怨气聚喉,便会产生怨念,乃是死者生前的不甘,这股怨念可使人死而复生,但却没有了魂魄,完全凭一股怨念而生,无法入轮回。

    当初他在千峰雪山遇见的紫阳门弟子王洛,王洛死时极为不甘,便已怨气聚喉产生怨念,倘若不是被他驱散了怨念,王洛同样会死而复生去报仇。

    而如果怨念超过一千年,那便是很重了,称为重怨,但是在重怨里面又分很多等级,那晚的千年尸王只不过是拥有普通重怨罢了,但是厉恨重怨却是所有重怨里面最深的怨念,怎样也不可能消散,唯有死者死时极度的不甘,极度的怨恨,极度的凄惨,才有可能产生厉恨重怨。

    想到此处,萧尘皱了皱眉,令他十分不解的是,玉阳子说红袖生前只是个平凡女子,但为何会产生这般重的怨气?那尸王皇帝那么不甘,最后也不过普通重怨罢了,一个平凡女子却产生了厉恨重怨,她死前究竟经历了什么?

    萧尘觉得越来越混乱了,也越来越有些担心了,沉默片刻后又问道:“那前辈可知七月七日失踪的那些人,难道真的是红袖所为?”

    听到这个问题,素怜月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了,玉阳子全身颤抖了一下,缓缓道:“没错,每隔三百年,红袖就会让人去抓一些七月七日生辰的女子来,已经三千多年了……”

    萧尘跟素怜月均是一震,三千多年,这究竟要抓多少女子来,萧尘越来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颤声问道:“那前辈可知她抓这些女子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玉阳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有一座废弃的幽殿,她将自己的幽殿命名为添香……”

    “添香?”萧尘与素怜月均感到一阵疑惑,添香与她的名字加起来便是红袖添香,红袖添香,这是多么美好意境的词语……

    想到此处,二人忽然间同时打了一个冷颤,想起了刚来炼尸宗的那几晚,夜夜诡异的寒气,令二人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与对方缠绵在一起,受了那寒气的感染,便莫名其妙产生一种想要生生世世与对方永不分离的情绪。??? ?? ?? W?W ·

    玉阳子点了点头,继续道:“添香殿有着十几个女使,全都是红袖的手下,只听命于红袖,现在站在门口被你们控制住的那个女使,也是其中之一。她们从来不会离开炼尸宗,每次只让炼尸宗去抓人,然后抓回来再交给她们,谁也不敢多问。倘若红袖亲自传炼尸宗的人去问话,一般只有两个长老去,而去了多半是不可能活着回来的,所以炼尸宗基本不知道红袖的真实身份。”

    听到此处,素怜月迫不及待问道:“那去年被抓来的女子,除了那三十一人,其他的呢?她们现在在哪?”

    “在哪?”玉阳子嘿嘿冷笑道:“死了,三千年来没有谁能撑得过寒狱的折磨。”

    “死了!”素怜月全身一震,忽然将指骨捏得直作响,萧尘也不禁一怔,三千年来,炼尸宗究竟抓了多少女子来,全都死了……

    而且那寒狱,之前他跟素怜月去偷听女使跟几位长老谈话时,听红衣女使提到过,似乎几位长老都十分害怕,宁可死也不愿被关入寒狱,可想而知,那寒狱究竟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地方。

    “关于那寒狱,可否请前辈再说清楚一些?”

    玉阳子沉默片刻,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被抓来的女子都会先养一段时间,所谓养,其实就是被添香殿的女使脱去衣服,然后丢进寒冷的冰水池中,每天六个时辰,往后的时间便越来越长,水也越来越冷,很多女子最终承受不了寒冷,都被活活冻死了……”

    听到此处,素怜月不禁全身打了个寒颤,又向萧尘瞪了一眼,萧尘愣了愣,连忙道:“与我无关,我从未做过这等丧尽天良之事……”

    玉阳子继续道:“其实这与寒狱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只要在养的过程中不死,便都会被关入寒狱,而许多女子基本上是一进入寒狱,立刻就死了,没死的便会承受无尽折磨,最终依然还是会死去……”

    听到此处,萧尘只觉不寒而栗,这么多女子惨死寒狱,原本她们都是正值碧玉年华,应当看尽人世所有美好,然而却在最美好的年龄受尽折磨而死,想必她们死时,怨气也都是很重的,红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只因自己的怨念而去报复所有女子?还是为聚集怨气?

    “前辈,你可知红袖这样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吗?”

    玉阳子摇了摇头:“被抓来的女子都必须是七月七日的生辰,要么是十八岁左右,要么是二十多岁,要么便是修成了仙身,总之若是抓错了,长老也会受到很严酷的惩罚,甚至是死。”

    萧尘身子轻轻颤抖了两下,随即脸上露出苦涩,倘若不是因这七月七日,他才不会冒死来查这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但却偏偏是七月七日,一年三百多天,哪一天不好,为什么偏偏要是未央生辰的这一天……

    其实在这之前,他曾大胆猜想过,那些抓走七月七日生辰女子的人,会不会跟未央有关,甚至会不会就是未央,但是现在看来,那个红袖如此狠毒,怨气如此之深,决计不可能是未央,未央无论如何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深吸了一口气,萧尘继续问道:“可否请前辈告知,那添香殿究竟在何处?”

    此言一出,素怜月跟玉阳子皆是一震,玉阳子道:“怎么?莫非你竟想潜入添香殿?恐怕你有十条命也不够!”

    萧尘捏了捏手指,有些事情明知不可为,却又不得不为之,凌音跟花未央,是他前世最重要的两个人,倘若有些事他不弄清楚,便是活着,也甚感无味。

    玉阳子道:“也罢,不过我只知那添香殿就在玄阴峰的后山,玄阴峰后山很大,一峰接一峰,至于究竟在哪,我也不知。”

    “多谢前辈相告。”萧尘拱了拱手,又看了看锁住玉阳子的四根铁链,道:“这殿里的禁锢太重,我救不走前辈的魂魄,现在可以为前辈做些什么?”

    玉阳子嘿嘿惨笑两声,道:“罢了,也不用你为老夫做什么,倘若有一天,你能够替老夫杀了夜无心那个畜生,老夫九泉下也就瞑目了。”

    “好!”关于他跟夜无心的恩怨,萧尘也不想知道,说完后看向身旁的素怜月:“仙子,走吧。”

    两人走到殿外,将石门关下来,萧尘看了看面前站着一动不动的红衣女使,说道:“想必仙子要找寻的答案已经知晓了,但是萧某还有些事须弄明白,出去后你我便分开吧,接下来的一路,仙子便无须再与萧某一同涉险了。”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