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四百零二章 比那个地方更可怕的地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人脸色惨白,被一股无形之威压得喘不过气来,在炼尸宗内宗,也分许多殿,那宋长老所在的寒风殿不过是最底层的,往上还有不少殿,而森罗殿则是宗主夜无心所在的殿。?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要·

    此刻四人双腿皆有些发软,之前他们感受到萧尘那直逼宋长老的元婴气息时,便知这两人定然身份极高,却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宗主的直系属下,光凭这一重身份,便是超过了宋长老。

    四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为首的一人躬着身子,低头拱手,颤声道:“宋长老现在不在寒风殿,请二位师伯随弟子来。”这一回,却是连称呼也改了。

    “带路。”萧尘冷冷说道。

    那四人惊出了一身冷汗,立即在旁引路,行出三五里,这一路也无人再来阻,但四人却是忐忑不安,心想宗主的直系属下跟自己等人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也都不会亲自来一个小小的寒风殿,如此夜深,料必没什么好事。

    又行出三五里,寒风不断扑面而来,素怜月冷得哆嗦了一下,终于,只见远处有亮光透出,萧尘凝目瞧去,却是一座幽殿,说道:“可以了,你们回去吧。”

    “是,那二位师伯,弟子便先告退了。”四人说罢,也不多想,如获大赦一般急匆匆往来时路去了,待四人远去后,素怜月终于忍不住连续打了好几个哆嗦。

    萧尘向她看了看,轻声道:“你很冷吗?”这些日以来,不知不觉间,他多少也从一开始的冷淡逐渐变成微微关心了,尤其是那夜两人险些缠绵在一起过后,让两人的关系仿佛近了一些。

    素怜月摇了摇头,复又打了个噤声手势,小心翼翼往幽殿那边看了去,但由于距离较远,只能看见里面人影晃动,却也听不见在说什么,而萧尘也不敢贸然将神识探出,就这样,两人借着呜呜风啸声,在无边黑暗中, ·

    当离幽殿只有二十丈距离不到时,以两人的灵觉,已经能听清里面的说话声了,同时也透过窗户看见了里面的几个人影,萧尘打了个噤声手势,两人立即便躲到一颗大树后,只将头探出。

    只见那殿**有五人,之前那宋长老俨然在列,与其站成一排的还有另外三个萧尘未见过的白须老者,四人均低着头,恭恭敬敬站在殿首下方,而那殿首大椅子上坐着的竟然是那红衣女使!

    萧尘不免一惊,这红衣女子不过元婴初期修为罢了,能镇压住外宗的徐长老倒也罢了,可这宋长老四人明显是内宗的寂灭境高手啊,竟然也如此害怕她,这女子究竟是何身份?

    殿上四位长老均低着头不敢说话,红衣女子目光冰冷,犹似要将空气冻结一般,忽然间只听她冷冷道:“宗主呢?怎这几日不见他人影。”

    四人愣了一愣,宋长老抬起头来,颤声道:“宗主他……宗主他近来蜕变在即,故一直在闭关……”

    “闭关?他还有心思闭关!哈哈!”红衣女子仰头一笑,忽而又目光一冷,如似利剑抵在四人喉咙上,只听她冷声道:“所以你们就可以不用将殿主的话放在耳边了……是吗!”

    突来的一声喝,令四人全身一颤,四人连忙跪了下去,将头磕在地上,宋长老颤声道:“并非弟子不尽力,而是近来风声渐紧,非但引起了不少正道门派注意,而且还……”说到这里便不敢继续说了。

    “说下去!”

    宋长老吞了一口唾沫,抬起头继续道:“而且还引起了罗刹宫女帝的怀疑……”

    听到此处,萧尘眯了眯眼,向身旁的素怜月看了去,而素怜月脸上却平静如水,并没有什么变化。 ?  ·

    “女帝。”红衣女子冷笑了一声,继续道:“只要找到殿主要的那个人,别说她罗刹宫一个小小女帝,就是天冥二帝又如何!”

    四人全身一颤,这回连半个字也不敢说了,红衣女子一拂衣袖:“办事不利,还诸多借口!不知四位长老是想魂魄被送去那个地方……”

    听到此处,四位长老已然是屏住了呼吸,额头冷汗不断,已将地面浸湿了一小片水迹。

    “还是……”红衣女子目光森寒,继续道:“还是四位长老想亲自去寒狱走一趟!”

    话音甫落,四位长老脸色大变,不断往地上磕去:“请女使大人开恩!我等宁可魂魄被送去那里!只求别将我等关入寒狱!请女使大人开恩!请女使大人开恩……”

    萧尘二人皆是怔了一怔,彼此对视一眼,均有些疑惑,寒狱是什么地方?那四人宁可魂魄被送去炼尸宗一直害怕的地方,落得永不超生,也不愿去寒狱,真有那么可怕吗?

    “行了!”

    红衣女子冷声一喝,四人才敢停下来,而此刻四人额上均已是头破血流,鲜血顺着眼角、鼻梁流了下来,红衣女子冷冷道:“宋长老,你上来。”

    “是!是!”宋长老连忙起身,向殿首上走了去,“啪!”一声清响,回荡在整座大殿,却是红衣女子重重在他脸上扇了一巴掌。

    萧尘略微一惊,一个元婴修者竟敢扇一个寂灭修者的巴掌,而且还是当着另外三个寂灭修者,这红衣女子来头真不小啊。

    “知道我为什么扇你这一巴掌吗?”

    宋长老挨了一巴掌,却是连连点头:“弟子明白,弟子知错,弟子绝不敢再找错了……”挨了一巴掌,说明暂时不用死,是以他感到了一阵轻松,但是后面三人却如坠冰窖一般,浑身不住颤抖。

    红衣女子冷冷道:“记清楚了,一定要找到殿主要的那个人,紫府找不到,便去凡尘找,直至找到为止,听见没!”

    “听见了!听见了!”后面三人此刻也像是如获大赦一般,不住点头。

    “哼!”红衣女子一拂衣袖,森冷道:“倘若再找不到,那么今年的七月七日,便是你们的死期!”

    殿外树林中,萧尘跟素怜月均是一惊,这一惊,却是叫那殿里的红衣女子发现了:“谁!”

    萧尘想也不想,拉着素怜月便跑,凌仙步施展开来,瞬间便在数百丈开外,二人停了下来,瞧后方无人追来,但此地也不宜久留,立即便往临时宿舍跑了去。

    回到庭院里,却瞧见沈青也刚好回来,沈青正待推门,忽听背后脚步声响起,转过身去,见是韩氏兄弟俩,皱眉问道:“你们怎在外面?”

    萧尘拱了拱手,微笑道:“第一次来内宗,不知茅房在哪,嘿嘿,给师兄添麻烦了……”

    沈青点了点头:“内宗不似长阴窟,晚上不要到处走,回房歇息吧。”说完正待推开自己的房门,又突然回过头道:“对了,你们明早和极阴窟的两位师弟一起回去,我有些事还要留下来。”

    “好……”

    萧尘松了口气,但却有些疑惑,方才此人并未跟几位长老议事,而又大半夜才回来,这么长时间,此人却是去了哪里?

    ……

    回到房间里,萧尘立即闭好门窗,布上隔音结界,随后迫不及待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面具上已沾满了汗水,这张面具算是废了,而素怜月也换回了自己的模样,大口喘气不止。

    待气歇平后,两人深深对视一眼,果然,七月七日失踪的人是炼尸宗所为,但那红衣女子究竟是谁,又是听谁之命?听她口中之言,似乎是在找一个人。

    萧尘越发觉得事情不寻常了,未央,未央刚好是七月七日的生辰,他们要找的人也必须是七月七日的生辰……

    “现在怎么办?”素怜月小声问道。

    萧尘看了看她,自己来炼尸宗的目的是为七月七日,难道她也真是如此吗?而且刚刚听宋长老提及了女帝……但是有些事不方便去问,虽然如今二人的关系比之前好了许多,但还没到事事都要告诉对方的地步,有些时候正因为有着这一层微妙的阻隔,才能更好维持二人的合作关系。

    “今晚不能再出去了,还是等明早吧,等离开了这里,夜里我们再潜回来,然后想办法找到玉阳子,他一定知道很多事。”

    说完后,萧尘叹了声气,其实他现在已经隐隐有些害怕了,害怕这些事情真的与未央有关,害怕一个难以承受的结局,当年的未央是那般美好……可倘若真是有人想复活她,却将她弄得跟那尸王皇帝一样不人不鬼,自己如何承受……

    自己宁可她死了,也不要她没有灵魂的活着,像僵尸一般凭着一股怨气,行尸走肉的活着……

    “公子?”

    “啊?”萧尘回过神来,见素怜月呆呆看着自己,这才清醒了几分,看来真是这些天太累了,当初的未央那般美好,岂会变成那种令人厌恶又害怕的僵尸……

    “你累了么?”素怜月柔声问道。

    “恩。”萧尘揉了揉额头,确实感到十分疲倦,问道:“你也累了么?”

    素怜月点了点头,然后二人一齐转过头向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小床看了去,这回,真的只有一张床了。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