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九十九章 诡异寒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空气里弥漫着一层淡淡馨香,两人此刻只隔着两尺不到距离,能清楚感受到彼此呼出的气息,就这样四目相对,此刻照进小屋的月光,仿佛也变得温柔了起来。[随_梦]小说WWw.SuiMеng.lā ·

    又一阵寒风吹了进来,这单薄的被子根本无法御寒,二人四目相对,素怜月眼波流转,夜色,仿佛更迷离了。

    萧尘此刻脑中一片混乱,这长阴窟的寒冷,即便是他,初来不久也不习惯,而此刻看着素怜月楚楚动人的模样,竟想伸手抱住她纤纤细腰……

    再一阵寒风吹进来,素怜月已经有些瑟瑟发抖了,萧尘也轻轻颤抖起来,但似乎并非因为寒冷。寒风不断吹进来,萧尘小声道:“那个……你很冷吗?”

    素怜月不说话,仿佛思绪也很混乱,还在想着刚刚萧尘的话语,那一句不会比苍生重要,但却比自己性命更重要……

    而萧尘脑海里想着刚刚她的故事,她与她姐姐从小都怕冷,却不得不流落碧水坛,受人欺负……窗外的寒意仿佛更重了,二人就这样一点一点靠近,近到只隔着一根床沿,能够清楚闻到对方身上的气息。

    “公子……你也冷吗?”素怜月脸颊微红,轻轻动了动嘴唇柔声说道,眼神仿佛更加迷离了,她刚刚受了这股寒意,竟不知为何,竟想与对方缠绵在一起,竟想紧紧与对方的身体贴在一起,就一直天荒地老,永不分离。

    萧尘虽是修炼中人,但终究尚未除去三尸神,而知慕少艾乃是人之天性不可违,此刻闻着从素怜月口中呼出的一阵阵甜甜幽香,加上柔音入耳,再看着对方迷离的眼神,红润的脸颊,他心里那股躁动,顿时更加难以控制:“我……有一点点……”

    话一说完,一股寒意袭进,萧尘受了这股寒意侵袭,越发难以控制心中的念头,如似江水决堤一般,这与那天被狐妖魅惑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他此刻什么也不想,不想什么正道,也不想什么魔道,竟只想将素怜月拥入怀中。

    二人的眼神都变得既温柔又迷离起来,仿佛要将这屋里的月色也融化一般,萧尘轻轻动了动,终于缓缓掀开素怜月身上那条薄薄的被单,轻柔的将手放在了她纤纤细腰上,触之只觉柔腻温软。

    素怜月整个身子轻轻一颤,像是被一道细电击中,只感浑身一麻,却也不去反抗,任由眼前这个男子在自己身上轻轻抚摸,这一刻对方的眼神,是如此的爱怜,两人都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此刻二人眼神彼此相交,都像是看着最心爱的恋人一般,萧尘手掌轻轻往上抚摸过去,当触摸到最柔腻温软的位置,素怜月轻嘤一声,脸上更红,眼神更温柔,吐气如兰:“公子……”手臂竟然也不由自主向对方脖子勾了去。

    二人眼神迷离,当就快缠绵在一起之时,忽然间,窗户一响,又一阵寒意猛然袭进,两人都打了个冷颤,闪电般将手缩了回去,萧尘心中一凛,猛然惊醒了过来:“不对!这股寒意……”

    素怜月也当即清醒了过来,随即便向那西窗外看了去,但夜色苍凉下什么也看不见,唯有淡淡月光照了进来。

    萧尘打了个噤声手势,两人几乎连呼吸也屏住了,但外面什么声音也没有,唯有一股寒气,一股极其可怕的森寒之气,这股寒气仿佛来自某个未知角落,但却笼罩了整座万窟山。

    萧尘心跳渐快,这股寒气给他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像是某个人游离在外的神识,无尽寒冷中,又仿佛带着些许柔情蜜意,带着些许凄然遗憾。片刻后,这股寒气才渐渐消散,两人手心都捏了一把冷汗,这时回过神来,见彼此靠得这么近,都像是突然受了惊一般忙往后挪去。

    素怜月慌乱中摸到了紫玉箫,紧紧拿在胸前,口中只道出一个“你”字,脸上顿时羞得通红,想起方才的情形,二人竟然险些……一时间心噗噗跳。? ??? ? ? ?·

    萧尘也愣住了,刚刚那股寒意,分明是极尽寒冷,极尽怨气,但是这股寒冷跟怨气中却又仿佛带了一些微妙的感情,刚才两人正是无意间受了那寒意中的情绪感染,那是一种想要永远跟某个人在一起的情绪。

    萧尘回过神来,迄今为止,他感觉遇见过最强的人便是当初道盟紫虚玄境里那个自我冰封的男子,但是刚才感受到的那股寒意,那寒意的主人,也绝不会弱!

    “仙子,刚刚……”

    素怜月脸上仍是羞得通红,将紫玉箫紧紧放在胸口:“你再敢靠拢过来,我定要叫你吃个大苦头!”

    “呃,我……”萧尘还想说什么,但觉得只会越解释越乱,索性轻轻一翻身,落到地板上,就地盘膝运功调息起来,说道:“你睡吧,我守着。”

    素怜月此刻仍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鹿,就这样紧紧提防着他,身子轻轻颤抖,刚才她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那样一种强烈的念头,就好像是那股寒气里的意志,想要与某人生生世世永不分离,轮回千载,永不相忘……

    二人就这样度过一夜,萧尘打坐至晨时,脸上略带倦意,素怜月不知何时睡去了,醒来时也有些疲倦,天蒙蒙亮,又该去炼尸洞府提取怨念了,萧尘戴上面具,又易容成韩云的模样,素怜月也变化成了韩玉的样子。

    两人一言不发,往外走去,这天依然是持续到夜里子时,由于昨晚的事情,两人一整天都未说话,而从尸体里提取怨气,这项工作极为耗神,两人回到房间,又各自换回本来的模样,脸上均透着一股浓浓倦意。

    二人对视了一眼,皆打了个寒颤,素怜月拿着紫玉箫道:“你今晚不许再靠过来了!”

    萧尘咳嗽一声,颇显尴尬,熄灭了房中烛火,两人各自上榻,月光又如昨夜那般斜斜照了进来,那寒意也再次弥漫进来,二人均打了个冷颤,寒意越来越重,素怜月又如昨晚那般冷得瑟瑟发抖。

    萧尘闭着双目,心里不断默念清心诀,但是脑海里却依然浮现昨夜的情景,令他呼吸渐渐变得急促了起来,素怜月同样如此,紧紧咬着嘴唇,但偏偏情绪不受控制,仿佛被一道神识牵引着,好想跟身旁的人缠绵在一起,思绪又逐渐变得混乱起来。

    “公子……”终于,素怜月手里紧紧捏着的紫玉箫又慢慢松开了。

    萧尘努力克制着情绪,甚至想一掌将自己拍晕,倘若现在真发生了什么,等这股寒意退去,素怜月清醒过来,以她的性子怕是要非杀自己不可,一旦在这炼尸宗闹出动静,只怕要出大事。

    素怜月双颊泛红,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起来,断断续续道:“公子……我……我不行了,这里有鬼,我们不查了,明天还是离开这里吧……”

    “你……你别讲话,将我当成你最大的仇人,害死你姐姐的仇人……”萧尘也有些难以自已,但仍努力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性。

    素怜月轻轻挪动着身子,使得木床不断发出吱吱声,娇声喘道:“不行了……我好冷,你……你将我穴道封了吧……”

    萧尘闭着眼,两指一并向她身上点去,然而这一点却是绵绵无力,反而碰到她软软的身子,令得两人都是一颤,素怜月轻嘤一声,像是突然失去了控制,将他手紧紧抓着:“公子……若有来世,不要忘了我……”

    萧尘手掌紧紧贴在她身上最柔软的地方,思绪也越来越混乱,他不知为何,这股诡异的寒气,竟像是能左右人的思绪一般:“不忘……生生世世,永不相忘……”

    二人此刻,就像是一对亲密恋人悄悄说着情话一般,但萧尘仍然保持着最后一分清醒,不能,不能坏了她的清白,但他不知道接下来的几日,再遭遇这诡异寒气时,自己还能否保持这份清醒。

    终于,寒气退走,两人闪电般的分开,各自运功调息,就这样,两人如此度过了迷离的两夜,第三晚时,炼尸洞的怨气也终于提取完毕,明日终于可以离开这里了。

    三天下来,两人精神恍惚,由于前两夜的事情,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变得越来越微妙,极少说话,这晚两人找了个地方,洗去身上的尸气,又回到了房间,明天便是送怨鼎去太阴窟了,两人会趁机潜入内宗。

    房间里,烛火闪烁,素怜月秀眉微蹙,头发上还沾着丝丝水气,萧尘也不说话,只是在想明日如何潜入内宗,到时候会将怨鼎交到一个叫沈青的人手里,看来唯有从此人身上着手。

    这一晚,月光依旧照进屋内,素怜月脸颊微微泛红,双手紧紧放在胸口,越发显得动人,而过了许久,前两夜的寒气,今晚竟然没有如期而至,两人对视一眼,均感到有些奇怪,同时,似乎又有一点别的情绪……

    次日清晨,两人去到徐长老的洞府,燕良跟齐彦二人均在,徐长老坐在殿首椅子上,脸色看上去比前些天好了许多,在他身边的石台上放着一个黑盒子。

    “韩云、韩玉。”

    “弟子在。”萧尘二人齐声道。

    徐长老点了点头:“还是如以往那般,怨鼎送去后,让他们当面点清,你们方可离开,这里是十五年的怨气。”说完向身旁的黑盒子抬了抬手,齐彦立即将盒子拿过去递到了二人手中。

    “弟子明白!”萧尘接过盒子,神识往里一探,见里边放着十五只小鼎,数量上没问题,但是齐彦的眼神有些怪。

    两人拿上盒子,又接过两块令牌后,也不多言,便往外而去,离开了长阴窟,往西走百里便是太阴窟所在,当二人走出五十里时,后方忽然响起一阵沙沙响,两人停了下来,萧尘淡淡道:“既然一路跟来了,还是请现身吧。”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