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九十八章 迷离的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玉阳子?”

    萧尘皱了皱眉,努力去回想关于玉阳子的记忆,玉阳子乃是上一任炼尸宗宗主,也即夜无心的师父,三百年前突然消失,实际上是被夜无心暗算了,后逃离炼尸宗,躲入长阴山脉借助阴气复原,并试图吞噬苏小媚的魂魄。{随}{梦}小说 щww{suimеng][lā},

    以韩云韩玉二人的身份,根本不会知道那么高层的事情,所知道的也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所以当年夜无心为何要暗算自己师父?若说是他狼子野心想篡位,恐怕事情不止这么简单。

    萧尘努力去回忆那天长阴山脉所发生的事情,似乎是说只有令天尸复苏了,才能永远脱离某个地方的束缚,而要令天尸复苏,必须以每代宗主作为牺牲,到了玉阳子这里,玉阳子却不肯牺牲了,但事情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吗?还是说玉阳子其实已经发现些什么了……

    “公子?”素怜月见他又出神,轻轻唤了一声。

    萧尘回过神来,道:“你继续说。”

    素怜月思索片刻,慢慢说道:“三百年前玉阳子失踪,实际上是遭夜无心暗算,但是这个时间点,我觉得未免有些太巧了。”

    她说话时,将一缕头发慢慢缠在手指上,似是极力回忆着什么,萧尘看了看她,问道:“如何说?”

    素怜月将头发放下来,看着他道:“七月七日,三百年前,也有不少七月七日生辰的女子无故失踪。”

    萧尘身子轻轻一颤,每每听到七月七日,总会有一刹那的失神,上次青鸾探回的消息也是说每隔几百年就会出现一次这种情况,看来这当真与炼尸宗脱不了干系。

    “那以仙子之见,莫非是要找到玉阳子问个明白?”

    素怜月点了点头:“玉阳子的肉身现在被夜无心炼成尸傀,但是他的魂魄,一定还在炼尸宗,而且也一定愿意帮助我们。”

    萧尘微微眯了眯眼,这未尝不是一个办法,万窟山山脉连绵,其中千窟万洞数不胜数,这些高层机密也只有高身份之人才知晓,可那玉阳子的魂魄现在又被关在哪里?

    当真是一个个问题接踵而来,萧尘突然感到有些累了,外面夜也越来越深了,一丝丝寒意从门窗的缝隙透了进来,台案上的烛火微微晃动。

    “公子累了么?”素怜月忽然道。

    萧尘揉了揉额头,道:“恩,有一点点,这些事情还须等三日后再去调查,你困了吗?”

    “恩,我也有一点点。”

    “恩……恩?”萧尘忽然打了个激灵,左右看了看,这房间里虽有两铺床,但毕竟狭窄,而且两张小床就贴在一起,中间除了床沿,就没别的格挡物了,看上去就像一张床,也无法挪开,铺盖卷也都乱放在一起……

    “看样子这兄弟俩平日里很亲密,但是我们……也睡一间房?”素怜月看着他,很是平静的问道,平静得就像是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萧尘也看着她,也很平静的道:“你让我去外面?很冷的。”素怜月只是平静的看着他,然后很平静的点了点头:“嗯哼。”

    “别闹,我们现在是有任务在身,兄弟俩突然分房,这样会引起别人怀疑的。”萧尘很平静的道。

    素怜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长长吐了出来,最后转过身,看着桌上的一些小玩意儿,都是些生活用品,什么洗衣板,刷子,杯子,茶壶,脸盆……都是共用的,看样子兄弟俩真的很亲密。

    萧尘也向那些小物件看了去,又看看这间简陋的屋子,突然间觉得这兄弟二人也挺可怜的,一家被害,流离失所,孤苦相依,最后不得不来炼尸宗,来了炼尸宗也是处处遭人欺负。

    其实炼尸宗很多人都是这样的,若非走投无路,谁会愿意来这种地方?可是当年师父却又说魔宗个个作恶多端,为祸苍生,人人得而诛之……

    素怜月轻轻抚摸着桌上一个缺了个口的小茶壶,忽然间轻轻笑道:“其实我有个姐姐,当年也是这样,孤苦无依,最后进入了罗刹宫的碧水坛。”

    萧尘愣了愣,不说话,就这样静静看着她,听她把话说完,而自己,当年自己若非被师父捡到,就算活下来了,也一定是进入魔宗了吧……

    素怜月深吸一口气,抬头望着西窗外后山的月色,笑了笑道:“那时我还很小,进了碧水坛后,许多人都欺负我跟姐姐,也只有姐姐保护我,那时我便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让她们都怕我,我要保护姐姐……”

    说到这里,素怜月转过身来,看了看两张挤在一起的小木床,继续笑着道:“那时也是现在这样,跟姐姐挤在一间小木屋里,我跟姐姐从小都很怕冷,每晚都是姐姐抱着我睡,而当看见那些出入漂亮宫殿,穿着漂亮衣服的人,我不知有多羡慕,那时我总说等将来一定要让姐姐也住进大宫殿,姐姐却从来都是笑笑不语……”

    萧尘静静看着她,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时的她好美,又怎会是杀人如麻的魔道妖女……问道:“后来呢?”

    素怜月笑了笑:“后来我终于得偿所愿,我亲手杀了上一任的坛主,但是,我好久没看见姐姐了……”

    “她……去哪了?”

    “死了。”素怜月很平静的道。

    萧尘身子微微一颤:“抱……抱歉。”

    素怜月深吸一口气,笑了笑继续道:“姐姐爱上一个男子,可那个男子,却是当时名震东洲的玄门高徒,有一次姐姐回来,我看见她脖子上有道浅浅的剑伤,我追问了好几天,姐姐终于才告诉我,是那个男子留下的。”

    萧尘身子轻轻颤了颤,无意间又看见了她脖子上的浅浅红印,无垢剑留下的剑伤,短时间内是很难去除的。

    素怜月继续道:“那次就像那晚公子用剑抵在我面前时一样,姐姐当时说‘你这一剑,他日我定会让你为此倍感心疼……’”

    萧尘浑身一颤,低声道:“那晚……抱歉。”

    素怜月笑了笑:“怎么?公子现在就心疼了么?”萧尘将头一偏:“没有!”

    素怜月笑道:“真是好巧,姐姐那一剑,也是伤在无垢剑下。”

    萧尘全身一震:“你说什么!是逸风大哥!”

    “羽十一?呵呵。”素怜月不屑一笑:“怎可能是那个木瓜?是他的师弟,无念,也即后来的冷凝锋!”说到最后,目光渐渐变得寒冷起来。

    萧尘惊了一惊,原来是冷凝锋,当初冷凝锋叛出师门,堕入魔道,原来,原来竟是为了素怜月的姐姐么……

    “所以说,天下男子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素怜月一拂衣袖,情绪似乎突然变得有些激动:“说什么来世宁负天下不负卿,连这一世都保护不了自己所爱之人,有什么资格谈来世!有什么资格来世还要再遇见她!莫非是要再伤她一次么!”

    萧尘忽然感到心口一阵剧烈疼痛,素怜月见他此时的神情,冷笑道:“怎么?莫非曾几何时,公子也说过同样的话?”

    萧尘长叹一声,摇了摇头,道:“有些事你们女子不会明白,也许当初冷凝锋想的是,她永远不会比这个苍生重要,但是她,一定比我的性命还重要,身为修仙之人,自当以天下苍生为重……”

    “够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些话!”

    萧尘愣了愣,抬头看了看她:“仙子?”

    “呃……咳咳。”素怜月轻轻咳嗽两声,笑道:“抱歉,公子。”一时间,二人均有些尴尬。

    “夜已深,明日还得赶工,不能叫人怀疑,睡吧。”萧尘咳嗽一声,理了理床上的铺盖卷,还算整洁,应是刚洗过,转过头问道:“你睡里边还是外边?”

    素怜月脸上一红,捏了捏手指,半晌后还是小声道:“里……里边吧。”

    “那个……你放心,我不会……”

    “你敢!”素怜月说着便将紫玉箫拿在了手里。

    “咳咳……”其实萧尘多少也觉得有些……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微妙,但又不是那么糟糕。

    片刻后,二人终于还是慢吞吞各自睡到一张小床上,素怜月脸上挂着两团红晕,小声道:“那个……你将烛火熄了吧。”

    萧尘轻咳一声,一掌推出,掌风立即便将台案上的烛火熄灭了,但是月光照进小屋,却仿佛更加朦胧了,素怜月两只手紧紧放在胸前,捏着紫玉箫,脸上红晕依稀可见,还在想着刚才萧尘那句话:“永远不会比苍生重要,但一定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夜很安静,外边连虫鸣声也没有,如此近距离,萧尘能清楚闻到素怜月身上的淡淡香味,仿佛还能听见她的呼吸跟心跳,脑海里不由得又想起那天在树林里,那狐妖幻化成她的模样来魅惑自己。

    一想到当时的情景,想到幻化成素怜月模样的狐妖,一丝不沾的站在自己面前,柔声的细语,柔腻温软的身体……萧尘顿时只觉热血上脑。

    提取怨气很耗神,方才他明明很困,但现在根本睡不着了!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一幕幕风花雪月的场景,素怜月媚术那么厉害,倘若她现在……

    “公子?”

    “啊?怎么了!夜无心来了吗!”萧尘立即回过神过来,假装很镇定的样子,假装自己刚刚只是在想炼尸宗的事情。

    “你刚刚……不是很困吗?”

    “我……”萧尘一时语塞,又见着她此刻头靠在枕上,双颊微红,美目含情,双唇红润的模样,还有那条搭在她身上的薄薄被子,依稀勾勒出的轮廓,萧尘突然只感一阵眩晕。

    忽然间,一阵寒风透过窗户吹了进来,素怜月打了个冷颤,萧尘为饰尴尬,问道:“你……冷吗?”

    “有……一点点。”

    萧尘也不知怎么了,听见她此刻的柔声细语,竟不自主的向她那边挪了挪,素怜月愣了一愣,随即脸上变得更红,手上原本捏着的紫玉箫也渐渐松开了,一点一点,慢慢松开。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