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九十七章 炼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直至红衣女子走后,大殿的气氛才渐渐松缓下来,徐长老已是脸色惨白,满身冷汗,双腿有些发软,竟然往地上瘫坐了下去,燕良连忙上前将他扶住:“长老!”

    徐长老抬起满是皱纹的手,有些发抖,轻轻摇了摇,这时萧尘也走上前,拱手道:“女使只是一时气话,弟子三年来受长老栽培,决计不敢……”

    徐长老摇了摇头:“韩云,不关你的事,放心,我不会为难你……”说完又朝殿外望了去,心想女使都亲自来自己这种小地方了,那么上边一定是要的很急了,这些时日绝不能再耽搁,自己也不能再私吞怨炉了。<随-梦>小说щww.suimeng.lā??? ? 看·?

    “韩良……燕良。”看来这回徐长老真的是被吓破胆了,连自己亲传弟子的名字也叫错,只听他道:“你即刻将怨炉带到后面的炼尸洞府,这三日务必将怨气提取完毕。”

    “弟子遵命!”

    燕良向下方二十几人看了一眼,二十几人立即有序的往洞府外走了去,待人走完后,徐长老才颤颤巍巍走回殿首大椅,燕良皱眉道:“长老,女使怎会来我们这里?难道是天尸……”

    不待话说完,徐长老向他看了一眼,道:“燕良,你来我这里也有不短时间了吧?”

    燕良拱手道:“弟子来长老门下,刚好已有十年。”徐长老道:“十年了,你也应当知晓,上头的事不是我们能过问的,最好是提也别提。”

    燕良惊了一身冷汗,连忙道:“弟子一时大意,下次不敢了。”徐长老摆了摆手:“罢了,你下去做事吧。”

    “弟子告退。”燕良拱了拱手,引身往后退去,转身走出三五步,又突然转过身来,徐长老看了看他:“怎么了?还有事吗?”

    燕良皱了皱眉,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韩云兄弟俩有些怪怪的……”

    ……

    片刻后,众人见到燕良脸色惨白的走了出来,一人上前小心翼翼问道:“怎么了燕师兄?”

    燕良摇了摇手,又有意无意向换容成韩氏兄弟的萧尘二人看了一眼,最后小声道:“近几日必须加快速度,上边要得很急,走吧,别耽搁了。?  ?  ·”

    一行人绕开长老洞府,往后山走去,走了小半个时辰,萧尘看见了一些简单的屋舍庭院,大概是弟子宿舍,又走片刻,萧尘感受到一股越来越重的死气,想来离那炼尸洞府已经不远了。

    终于,众人抵达后山一间洞府外边,四周寒气侵侵,只见附近一些草木都有枯萎凋零之象,那洞口石壁上也凝有寒冰,素怜月冷得打了个哆嗦。

    燕良走到洞府门口,打开石室暗格,取了些黑袍分给众人,萧尘接过两件,递了一件给素怜月,素怜月披上长袍后,方觉暖和一些,当然,这些黑袍并非拿来御寒,而是抵御尸气,外宗弟子根基不稳,尚不能沾染太多尸气。

    进入洞府,寒气更甚,穿过一条黑漆漆的甬道后,眼前景象令萧尘微微一惊,只见洞府里边宽敞了许多,光线不算太暗,整整齐齐设着近百座祭台,每座祭台上都摆着一具尸体,而在旁则有一名炼尸宗弟子正在提取怨气。

    每具尸体额头上都贴有一张黄符,防止突然尸变,而那些尸体个个都大张着口,口中一丝丝黑气正在慢慢被引往旁边悬浮着的小黑鼎里。

    素怜月微微皱了皱眉,这似乎令她感到有些不适,而那近百个炼尸宗弟子个个面无表情,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做着相同的动作,在里面还有一个穿红衣的男子,手里拿着皮鞭来回巡视,但凡有谁偷懒,立即便是一鞭子抽去。

    那红衣男子见着燕良等人进来了,立时走了过来:“燕良师兄。”

    燕良微微点了点头:“齐彦师弟。  ·”又道:“今晨采集了七百多只怨炉回来,长老催得急,加上之前采集的,这三日务必全部提取完毕。”

    “没问题。”齐彦说完又转身大声道:“听见没!都别给我偷懒!”

    众弟子无人说话,燕良转身向二十几人道:“你们也去吧。”二十几人也都不多言,各自去到一处祭台,开始工作起来。

    萧尘自然也去了,有了韩云部分记忆,这些简单的操作他自然也勉强会一些,只是觉得这炼尸宗的丁等弟子都像是杂役一般。

    提取尸体里的怨气并不难,尸体里的怨气多半聚于喉咙,也正是常言所说的最后一口气咽不下去,而难的是将全部怨气提取出来,只能一点点来,不能浪费,所以每具尸体基本上要花费大半个时辰,遇上怨气重的便要花更多时间。

    见着所有人都开始认真工作起来,燕良大声道:“这三天大家辛苦一些,等完了之后,师兄去镇上找些漂亮姑娘给大家乐乐。”

    这句话稍稍给冰冷的洞窟里添了一丝活泼气息,素怜月却眉头越皱越深,又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恶心。

    说完之后,燕良看向齐彦:“齐彦师弟,你跟我出来下。”

    二人走后,洞窟里的气氛才稍稍缓和,不少人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所谈论的,自然是方才燕良口中所说的事情了。

    萧尘一边提取尸体里的怨气,一边向旁边一人小声问道:“这上边催得这么急,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那人左右四顾了一下,小声道:“韩云,你哪根筋又抽了?多做事,别问这些有的没的!”

    一旁素怜月双眉深锁,即便她杀过不少人,但触碰这些尸体时仍是感到一阵阵厌恶,加上操作不娴熟,弄得那承载怨气的小鼎不住摇晃,心烦之下,衣袖一拂,“咚”的一声,将那小鼎掀在地上,一丝丝黑气便从鼎中冒出。

    各人都被吓了大跳,纷纷转过头来看着她,目光里透着些疑惑,更多的是惊惧,萧尘皱了皱眉,便在此时,后边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做什么?”

    百多个人回过神来,立即又开始埋头做着自己的事,当做什么也没看见,只听得脚步声渐渐走近,却是之前那红衣男子齐彦,齐彦看了看地上冒着黑气的小鼎,又向幻化成韩玉模样的素怜月看去,冷声道:“捡起来。”

    声音之冷,犹似要将空气冻住一般,众人皆打了个冷颤,埋头做事,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萧尘皱了皱眉,从韩云的记忆中他得知,眼前这男子叫齐彦,结丹中期修为,因早年与沈青不合的缘故,故一直针对兄弟俩,上个月还找理由将兄弟二人修理了一顿。

    “我让你捡起来,你没听见?”齐彦再次冷冷道,众人再次一颤,而素怜月眼中却有一道冷冷杀意闪过。

    萧尘皱了皱眉,弯下腰去捡鼎,然而手刚拿在上面,齐彦却一脚踩了上去:“我是让他捡!”

    许多人都偏过头,小心翼翼瞄了过来,萧尘深吸一口气,慢慢站起来,笑了笑道:“我弟弟刚不小心弄在地上的,齐师兄别生气。”

    素怜月捏了捏手指,终于还是走过去将鼎捡了起来,齐彦冷哼一声,瞪了二人一眼,随后往前走去,冷喝道:“都做事,手脚快一些!哪个不想活的趁早说!”

    众弟子无人敢出声,就这样一直持续到夜里子时,洞窟里越来越冷了,犹似要将人冻住一般,素怜月已是冷得直哆嗦,双手也有些颤抖不停,而其他人同样起了些困意。

    齐彦也已有几分倦意,打了个呵欠道:“好了,今天到此,明日早点来。”说完又看向萧尘二人:“这次的怨鼎,燕良师兄让你们送去太阴窟,不得有任何差池,听见没有。”

    炼尸宗有不少像长阴窟这样的外宗,聚集的怨鼎都必须送到太阴窟,再由太阴窟统一上交到内宗去,途中绝不能出任何岔子,否则人头不保,是以多半没人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萧尘从齐彦眼中察觉到一丝杀机,看来因白天那红衣女子的一句话,这个徐长老当真已动起了除掉自己二人的心思,笑了笑道:“放心,没问题。”

    众人有序的离开洞窟,到了外面,虽然仍有些寒冷,但比起那洞窟里却是好了许多,素怜月仍是冷得瑟瑟发抖,萧尘向她看去,小声道:“你很冷吗?”

    素怜月双手捂着肩膀,摇摇头没有说话,离开了后山,众弟子各自回房休息,萧尘也循着韩云的记忆,找到一间简陋的小屋子,屋中摆着两张小木床,还有些破旧的桌椅,正是兄弟二人居住的房间,倒也还算干净整洁。

    两人进到房中,萧尘立即闭好门窗,又设下一道隔音结界,里面能听见外面的声音,外面却听不见里面的声音。将灯点上,素怜月立即便换回原来的模样,她的变化术并不能支撑多久,萧尘也撕下脸上的皮面具,透了透气。

    两人对视一眼,萧尘习惯性打了个噤声手势,随后小声道:“今夜不能行动,等三天后,那齐彦不是说了么,三天后让我们去送怨鼎,那时便是最好的机会。”

    素怜月点了点头,道:“今天那红衣女子,你看出什么来了吗?我之前从未听说过,炼尸宗竟然还有女弟子。”

    萧尘皱起了眉头,沉吟许久,今天那红衣女子修为算不上很高,但却令徐长老怕成那样,而且昨晚夜无心的行动似乎十分谨慎,似乎夜无心也在忌惮着什么,这炼尸宗越来越不寻常了……

    “我忽然想到件事!”素怜月突然像是受了什么惊一般,脸色变得十分严肃起来。萧尘皱了皱眉:“什么?”

    “三百年前失踪的炼尸宗宗主,玉阳子!”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