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九十五章 潜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月光下,那人青衣飘飘,面上有如止水,无波无澜,手持一柄拂尘剑,素怜月妖娆笑道:“小妹妹,原来是你啊。~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 ?·”

    那人正是先前离开的晓月,她并未看向素怜月,而是将目光一直落在萧尘身上,萧尘看了看她,淡淡道:“晓月仙子,又见面了。”这一年多来,发生了太多事,时至今日,他对晓月,也不再如之前那般忌惮了。

    晓月往前走了两步,此刻终于见她神色间起了一丝变化,只见她皱了皱眉,最终还是轻启朱唇道:“可以请萧兄将异宝交给我吗?”

    素怜月咯咯一笑:“小妹妹,你这手倒是伸得挺快的啊。”晓月仍是不理会她,看着萧尘道:“可以吗?事关天下……”

    萧尘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笑了笑道:“抱歉,天下也好,苍生也罢,与萧某再无任何关系。”

    晓月身子明显颤了颤,虽然早已料到,但仍是心有不甘,欲待再开口,萧尘笑道:“不过还是要感谢仙子,一年前所有人都要杀我时,仙子没有趁机对萧某出手。”

    晓月身子再次轻轻颤抖了一下,使得肩后的长发也随着动了动,她轻轻道:“萧兄,其实当日……”

    萧尘手一伸:“看在昔日你我还有几分交情上,你走吧,要知道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可是罗刹宫碧水坛坛主,动起手来,我也不会帮你。”

    素怜月轻轻一笑:“小妹妹,走吧,姐姐今晚累了。”

    晓月紧了紧手里的秋水剑,现在动起手来,她根本毫无胜算,抢,是想也别想的,就在这时,不远处几棵大树沙沙一响,素怜月笑道:“今夜看来还挺热闹的啊。”

    只见大树底下走出几道人影,却正是羽逸风一行人,落殇颜走上前,剑指素怜月:“无耻妖女,最好离萧师弟远一点!”

    素怜月咯咯一笑,当然,她知道萧尘跟这一行人关系匪浅,言语间自然会有分寸,便也不再说话了。 ?·

    萧尘眉头一皱:“你们也是打算来向萧某要那异宝的?”

    羽逸风双眉深锁:“小尘……”话未落,一旁秦少阳将他阻下,随后秦少阳走上前,拱手笑道:“萧兄勿要误会,只是方才羽师兄见你未出来,担心你有事,这才守在此地。”

    说完,他又笑了笑,继续道:“上回我去玉卿门,见到了仙儿妹妹,她很是想念萧兄,这么久了,萧兄不打算回去看看吗?”

    萧尘身子轻轻颤了颤,秦少阳继续笑道:“李师妹去年随颜落前辈去了镜湖,这一年来,想必也记挂着萧兄。”

    萧尘身子再次一颤,秦少阳笑了笑,他知道,现在唯一劝回萧尘的方法,只有从他身边重要的人着手,令他慢慢回心转意,不可急于一时。

    落殇颜道:“萧师弟,你回来吧,不会有人怪你,最多不过,我们回凡尘便是,不会有人说你是魔道中人……”

    这一次萧尘身子剧烈一震,又渐渐回想起往日那些时光,刚开始拜入三清门,落师姐冒险替自己抄来炼气心法,替自己去斗法台赢得一块修炼牌……

    素怜月见他神色有异,双眉渐渐皱起,咳嗽一声,小声道:“天快亮了,想必炼尸宗也该出来收尸了……”

    萧尘猛然清醒,道:“抱歉。”说完看向身旁的素怜月:“走吧。”两人足尖一点,往远处飘去,落殇颜在后面大喊:“萧师弟!”然而最终,两人的身影还是淹没在了夜色里。

    “色迷心窍!色迷心窍!这死小子一定是色迷心窍!”芝峦很是气愤,也不知他在气愤个啥。

    秦少阳双眼微眯,摇了摇头,仿佛轻声自言自语一般:“不对,刚刚素怜月突然提到了炼尸宗,然后萧兄就神情大变,难道他们……”说到此处,向羽逸风看了去:“羽师兄,你说上个月墨玄前辈已经来此了?”

    ……

    夜色如墨,月如盘,清冷的月光落在冷清的树林里,一片凄清,萧尘二人又回到了之前的山崖树林里,地上枝影横斜,萧尘盘坐在树下,将伏羲琴放在腿上,三根琴弦也接了回去。??? ?? ?? W?W ·

    琴身上泛着一层淡淡的七彩霞光,萧尘轻轻摩挲着,一切皆是那般熟悉,他不知是谁将琴身放在这里镇压尸王,当年的伏羲琴也没有如此神威,甚至他连伏羲琴的来历都不知,琴身取大椿之木所制,文武二弦乃是两龙所化,至于其他五弦,想必来历也不小。

    但不管怎么说,还差商、角、徵、羽四根琴弦,夙夜便又能回归伏羲琴了,想到此处,萧尘或多或少感到一丝欣慰,素怜月在旁见他心情舒畅,笑道:“这琴好别致,原来公子早已有琴弦。”

    萧尘点了点头:“是啊,故人相赠。”

    “能将如此神琴赠予公子,想必公子那位故人,定也非寻常之人。”素怜月目光停留在他脸上,眼睛一眨也不眨。

    萧尘轻叹一口气,抬头望向高空上的明月,师父现在又在哪呢……不对!素怜月这句话问得有些古怪,他立即反应过来,笑了笑道:“我是说琴弦为故人相赠。”

    素怜月笑了笑,转过头向之前的山谷望去:“再有两个时辰,天就该亮了……”

    时间一刻刻过去,两个时辰后,天空渐渐变作湛蓝,西山上也只剩拂晓残月,再过一会,天完全大亮,四周渐渐有鸟鸣声响起,终于给这死寂沉沉的山岭添了一丝生机。

    萧尘跟素怜月伫立崖巅,纵目向昨夜的山谷望去,只见谷口处隐约有人影晃动,炼尸宗果然出来收尸了,两人对视一眼,随即乘风往崖下飘去。

    谷中大约有将近三十人正在收尸,两人担心打草惊蛇,并未进入,而是潜藏在了谷外一处茂密的树林里,那树林里也躺了十来具尸首,想必待会该是会有人出来收尸。

    过得片刻,只听远处有脚步声响起,听声音应是有两人,那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又响起一个颇带埋怨的说话声:“咱哥俩这几个月也没少收尸体回去,却也没见徐长老给过什么好处,怕是这些尸体,一大半都叫他私吞了。”

    另一人叹声道:“宗里哪个人不是这么过来的?唉,前些年沈青还照顾咱们,但自上个月起,他好像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看着咱们,也不爱搭理了。”

    “唉,毕竟人家几月前晋升为乙等弟子,现在自然要与咱们划清界限了。”

    枝叶遮掩下,只见两名男子朝着树林走了来,那二人均身穿蓝白儒生长衣,脸也生得白净,不似炼尸宗其他生,萧尘目光一凝,那二人正是他那天夜里见着的两个男子。

    两人进到树林里,一边收拾地上的尸体,一边埋怨:“没有实力,走到哪都一样,原本以为进了炼尸宗就会好些,结果还是处处受人欺负!挨了打还要露出笑脸!”

    两人就这样碎碎叨叨将地上十几具尸体收拾干净了,暗处萧尘与素怜月对视一眼,二人身形一动,瞬间便移至那两人面前。

    “什么人……”两名炼尸宗弟子话还未出口,便被一阵紫香迷雾迷晕了,萧尘迅速将这二人拖到一间黑漆漆的山洞里,现在还不能将这二人杀了,因为炼尸宗的弟子必然留了本命魂元在宗内,一旦在外面身亡,里边的人立刻就会知晓。

    现在萧尘两人要做的,便是换成这二人的模样,混入炼尸宗。素怜月往地上两人看了一眼,挑了个身材比较小的,两指一并,往那人眉心刺入一道细细白芒,正是她罗刹宫的秘术,能读取对方脑海里的部分记忆。

    萧尘也不多耽搁,立即往另一人眉心刺去道白芒,他俩均已有元婴修为,地上二人不过筑基罢了,想要入灵海探取对方记忆可说轻而易举。

    片刻后,萧尘探到这二人原来是一对兄弟,哥哥叫韩云,弟弟叫韩玉,两人本是东洲某个偏远小镇的寻常百姓,家有老爹老母,三年前兄弟俩年轻气盛,得罪了镇上大财主,那财主便买通当地官老爷,栽赃陷害了他一家,逼死了兄弟俩的老爹老母。

    兄弟俩雨夜出逃,逃到恶瘴山脉,刚好遇见炼尸宗一个叫沈青的人,便由沈青领进门,从此刻苦修炼,去年兄弟俩臻入筑基境,于是悄悄带着一具铜尸,回去将那财主一家灭门,又将那官老爷满门杀得血流成河,鸡犬不留……

    萧尘皱了皱眉,炼尸宗收的弟子多半都是这种满腹仇怨之人,这种人本身怨气就很重,片刻后,他易容成哥哥韩云的模样,素怜月则以她罗刹宫的秘术直接幻化成弟弟韩玉的模样,无须易容。

    完事之后,萧尘取下二人的储尸袋跟身份玉牌,最后素怜月又在二人身上加了一道迷香,萧尘则以冰魄龙吟的掌力将二人冰封起来,以确保万无一失。

    “可惜这二人都是普通弟子,不知道炼尸宗高层机密,否则我二人也不必如此麻烦了。”

    说完之后,两人立即便朝那山谷赶去,以免时间久了引起其他人怀疑,到达谷内时,只见昨夜还铺满地的完整尸体都不见了,东南方向聚集了大概近三十人,除了为首的一人是结丹修为,其余的都还在筑基境。

    见到“韩云、韩玉”二人不徐不疾走来,那为首之人很是不耐烦,皱着眉道:“你俩去了半天,现在还磨蹭什么!”

    萧尘以真气抵喉,压低声音道:“抱歉,让师兄久等了。”说完与素怜月小跑了上去。

    萧尘的幻容术以假乱真,素怜月的变化术独有千秋,凭这群人自然是完全看不出来,那为首的结丹修者皱眉道:“快一点,别磨蹭,今晚还有大事!迟了脑袋不保!”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