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八十四章 同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素怜月愣了愣,随即嫣然一笑:“公子真会说笑,若公子这般大本事都受伤了,小女子又能好到哪去,只盼到时公子怜惜小女子才是……”

    萧尘不再与她说话,径直向林子前方走去,二人偕行一个时辰,途径幽谷小溪等多处景致清幽的地方,耳畔时闻鸟鸣声响起,但是南边鬼哭岭的方向,始终山岚蕴绕,看似不远了,偏偏就是无法抵达,正如追日一般,你往前走多远,仿佛落日也同样在往西移动一般。?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没过一会儿,天上又淅淅沥沥下起雨来,素怜月又撑开伞,走在萧尘右边,伞不大,却也刚好能替二人挡住部分雨丝,萧尘转过头看了看她,她也看了看萧尘,轻轻一笑,如花绽放。

    萧尘不理会她,只是脚步放慢了许多,二人就这样漫步雨中,听着伞上滴滴答答的细细水声,仿佛此刻的雨丝也变得温柔了起来,萧尘深吸了一口气,一股黯然神伤涌上心头,此情此景,若是未央该有多好……

    行走片刻,素怜月揉了揉撑着雨伞的左肩,向萧尘看去:“公子不打算替我拿会儿雨伞吗?”

    萧尘淡淡道:“素心青光伞,千年前一个人称‘祖师婆婆’的魔教奇人所炼制,可抵挡任何玄门兵器攻击,在魔教法宝里排行也不低,你不怕我抢了吗?”

    素怜月捂着嘴咯咯一笑:“公子若是想要,这伞就是赠给公子也无妨。”说到最后,媚眼如丝,含情脉脉如看情郎一般向他看了去。

    萧尘愣了一愣,倒是没料到她会这样说,冷哼一声继续行走,素怜月嫣然一笑,继续道:“只盼将来有朝一日,公子登临仙王之境时,莫要忘了今日小女子赠伞之谊便是。”

    只盼将来有朝一日,师哥登临仙王之境时,莫要忘了今日师妹……

    雨,像是忽然停了,萧尘也忽然不走了,冷风掠过他的衣襟,也像是掠起了回忆中的轻澜,素怜月转过身去:“公子怎么了?”

    “没有,想起一个故人而已。”萧尘冷冷道,走了上去:“那个人,现在应该已是仙王之境了。”说这句话时,他手指紧紧捏在了一起,仿佛指甲也快嵌入掌心一般。

    素怜月咯咯一笑,笑得身子轻轻颤抖,道:“公子可真会说笑,倘若公子的故人已是仙王之境,莫非公子……”

    “莫非公子是几千年前的人?”说这句话时,素怜月脸上笑容已经逐渐敛去,她目光紧紧停留在萧尘脸上,似乎想从对方神色间找出一丝细微的变化,但是萧尘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也向她看了去。

    二人目光就这样相撞,仿佛这一瞬间,陷入了某种奇怪的气氛,但是这种气氛很快便消散了,接着是素怜月轻轻的声音:“公子,雨停了。”

    雨停了,天边红云冉冉,已是临近黄昏,素怜月轻轻收起雨伞,向他一笑,萧尘双眉微锁,越发觉得此女心思缜密,日后言行,当须谨慎。

    两人又行出三五里,到一清溪前,忽闻蛙声成片,当二人走近时,忽然“咚咚咚”响个不停,却是许多体型比巴掌还大的青蛙往水里钻了去。

    萧尘去到上游,找了个没蛙的地方,到岸边蹲下,捧起水胡乱洗了把脸,又胡乱饮了几口,这溪水清凉,他想再跳进去洗个澡,但碍于素怜月在后面,多少有些不雅,饮了几口,便走了回去。

    “公子不怕有人在水中下毒吗?”

    “若论下毒,谁比得过罗刹宫碧寒仙子?仙子随手一挥,只怕这方圆十里也是寸草不生了。”

    素怜月轻轻一笑,走到溪边,也捧起水慢慢饮下,但瞧她体态轻盈,动作柔缓,唇边跟下巴上还沾着几滴晶莹的水珠,她转过身去,刚好瞧见萧尘在看她,轻轻一笑:“公子怎么了?”

    萧尘冷哼一声,将头偏开,素怜月轻笑一声:“暮色将至,溪口对岸有个山洞,不如先歇息一夜再走吧?”

    萧尘没有说话,双足一踏,往溪水对面平平飞渡过去,两人进到一间山洞,这山洞几丈见方,不宽不窄,草遮木掩之下也难以为人察觉,萧尘盘膝坐在洞口,静心运功,不知过了多久,“咕噜”一声响,也不知是俩人谁肚子叫了一声。

    萧尘仍是闭目运功,几日下来都未曾食过东西,腹中虽有些饥饿,但还勉强撑得过去,素怜月在洞中走来走去,秀眉微蹙,踱步片刻,往洞外去了,没过一会儿,拿了两只扒好皮,串在树枝上的大蛙进来。

    “喏,帮我烤烤。”

    萧尘睁开眼,斜睨了她一下,随后目光停留在了那两只蛙上面,那蛙比寻常青蛙大了不少,看上去甚是肥美,他站起身来,接过素怜月手中的蛙,瞧了两眼,一下便往外面扔了去。

    “你……你做什么?”

    “想死,尽管吃好了。”

    素怜月愣了愣:“什么意思?”萧尘道:“这蛙本是无毒,但死亡的一瞬间会产生一种毒素,无色无味,却是极烈,寻常人食之必然六神错乱,最终癫狂而死,仙子擅长使毒,莫非连这也看不出?”说到最后,向她看了去。

    素怜月随即露出惊讶之色,过了一炷香时辰,天色渐暗,萧尘始终在洞口盘膝运功,而素怜月则坐在一块石板上,双手支颐,看着他,眼神里好似带着颇多幽怨。

    萧尘睁开眼,转过头向她看了一眼,道:“你这样看着我作甚?那蛙有毒,与我有什么干系?”

    “哼!”素怜月轻哼一声,将头偏开,好似在说“就怪你”一般。

    过得片刻,只听一声鹅叫在天上响起,素怜月如似大喜,跑到洞口,捡起一粒石子往天上弹去,咻的一声,便将那飞鹅打了下来。

    待将飞鹅宰好洗净,夜色已笼罩下来,素怜月捧着只鹅走到洞口,见里边黑漆漆一片,问道:“怎不生火?”

    “萧某早已习惯黑暗,何须生火。”

    素怜月也不多言,衣袖一挥,附近干枯的树枝便都聚拢过来,自动架起一个柴火堆,萧尘淡淡道:“仙子一手驱物术倒是使得不赖。”说完掌心真气一凝,一道蓝色火苗窜上指尖,咻的一声朝那柴火堆飞去,便将柴火点燃,使得洞内温暖了一些。

    “公子的纯阳真火也是人间少有。”素怜月轻轻一笑,又道:“只是怎不用我留给你的火折子?”

    “扔了。”萧尘淡淡道。

    素怜月脸上一惊,随即释然,笑道:“公子就爱说笑。”说完又将鹅递过去:“喏,这回没毒了吧?”

    萧尘往那洗得白白净净的鹅上看了一眼:“做什么?”不过说归说,但说完之后还是将鹅接了过来,拿起木枝串好,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半晌后,素怜月坐在火堆前,双手支颐,愁眉苦脸看着萧尘手里那只烤得半生不熟的鹅,摇头叹口气,然后无奈看着他。

    萧尘看了看手里有些地方烤焦,有些地方还是半生不熟的鹅,又向她看了一眼,道:“看我作甚?你未必便比我烤得更好。”

    素怜月摇头叹口气:“唉,人称杀神,天元城叱咤风云,然而却连烤鹅也不会。”

    萧尘愣了愣,然后理直气壮道:“谁规定会杀人就一定会烤鹅了?”

    他感觉自己有道理,因此反问得理直气壮,不过倒还真有些道理,他这世出生四大世家,向来是锦衣玉食,连束发这等事也是交给小若来做,又哪里会烧烤这等山野之事?饶是上一世他因儿时顽皮,在玄青山下烤过半只山鸡,几千年了,那等“本领”也早忘光了。

    终于,还是将鹅烤好了,虽说有点“外焦里嫩”,倒也还算过得去,素怜月接过烤好的鹅,对着翅膀轻吹了几下,撕下一小块肉丝来,放嘴里嚼了两下,点头似是称赞:“还好,可惜少了胡椒跟盐巴。”

    “无聊。”萧尘转过头去,看着跃动的火焰,他也没想到,今天自己竟会给一个魔教中人……烤鹅?

    那火焰在他凝视之下,仿佛渐渐升高了,里面倒影出一张旧时的脸庞,如水的双眸,当年的那个人,还曾记否。

    萧尘渐渐有些出神了,伸出手指向那火焰探去,直到将他手指烫了一下,他“嘶”的一声缩回了手指。

    “公子?”素怜月见他这突然十分奇怪的举动,大是不解。

    “没事。”萧尘摇了摇头,再看那火里,只余一堆燃尽的焦木,没有,没有未央的影子,从来就没出现过。

    “公子难道不饿吗?”素怜月将只撕下一只翅膀的烧鹅递了过去,萧尘看了一眼,冷冷道:“萧某不与魔道中人分食一只鹅。”

    素怜月愣了愣,然后噗嗤一声大笑了出来,这一笑便是前仰后合,再也停不下来了,萧尘看了她一眼:“有什么好笑的?”

    “没……没……”素怜月仍是笑得花枝乱颤,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学着他的话道:“我……我不与魔道中人分食一只鹅……”她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萧尘一本正经说出这句话来时,十分好笑。

    “跟那狸猫精一样,有病。”萧尘似是被她笑得有些尴尬了,一拂衣袖,起身走到洞口,望着满天星辰,闪闪烁烁。

    素怜月在后面笑了一会,终于停了下来,问道:“公子口口声声称我们为魔道,那小女子不才,想问公子一问,当今乱世,于公子看来,何为正道?”

    萧尘没有说话,似是真的答不上来,万仙盟那些人口口声声称维护天下大道,而他们所维护的正道,所行之事比起魔道也好不到哪里去。

    素怜月笑道:“若公子答不上来,那么便由小女子来告诉公子。”

    萧尘转过身去,很想听听,从她一个魔教之人口中又能讲出些什么大道理来,即便讲出来了,那也定然是歪道理。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