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八十三章 此女心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气氛一瞬间凝固了,风也不动了,空气里像是弥漫了一层冰屑,寒冷入骨,毕竟素怜月乃是真真切切的魔道中人,手上沾染了无数正道人士的鲜血,羽逸风秦少阳等人虽与萧尘有些交情,但却绝不能容素怜月离开,否则传回门派里,只怕也是要受罚。{随}{梦}小说 щww{suimеng][lā}

    柳非烟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之上,秦少阳指尖也捏起了印诀,羽逸风背后惊虹剑颤动不休,苏子慕玄天扇已然蓄势待发,白玉书双手已成印诀,身上泛起了淡淡白芒,晓月的秋水剑白光大增……

    这里面除了轻羽周立等人,无不是正道后起之秀,天罡榜名列前茅之人,但此刻无人说话,气氛就这样僵硬着,直到一个像是带了几分疑惑又像是无所谓的声音响起:“你们……要与萧某为敌?”

    “喵!喵了个咪!这种情况下本大仙还是躲远点比较好!”芝峦一见势不妙,立即往远处一棵大树飞了去。

    “铮!”一声清响,半空中飞起一柄碧青色的仙剑,却是落殇颜祭出了承影剑,此剑正是三清门掌门紫虚真人传与她的,此刻围绕在她身边,但见剑身上青光阵阵,排名虽次于含光剑一位,却也非凡品。

    “铮!”又是一声清响,羽逸风的惊虹剑也出鞘了,整把剑剑身通红,排名也刚好次于无垢剑一位。

    “小尘,你让开吧,这人三个月前杀了青风观玉元子、御风门言虚子等多位正道玄门前辈,今日绝不可容她离去!将来为祸苍生!”

    羽逸风义正辞严,说话时目光一直紧紧盯在素怜月身上,当初他师弟无念便是受了一个魔道妖女的蛊惑,眼见萧尘也要受此妖女蛊惑,今日他绝不能再让覆辙重蹈在萧尘身上,所以他务必要诛杀此妖女。

    素怜月下意识的往萧尘身边靠了靠,又向羽逸风看了一眼,见到他那一脸严肃且愤恨的表情就想笑:“喂,你这人好生无礼,干嘛这样一直盯着人家看?”

    这句话听来酥媚无比,可谓媚到骨子里去了,寻常男子几人抵得?但是羽逸风心志坚定不移,无论素怜月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可能像影响苏子慕那样去影响到他,只听他冷冷道:“魔道妖女!”

    晓月往前站了一步,淡淡道:“萧兄,我等今日并非要与你为敌,只是这妖女杀人无数,还盼萧兄勿要受其蛊惑,远离……”

    “萧某说过,今日不会让你们动她。”萧尘淡淡一句话,将她后面要说的话阻了回去。

    “多说无益,今天就让你们一起死!”左丘阳沉声一喝,率先攻了过去,萧尘淡淡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鬼封。”

    “末将在!”

    登时风云惊变,三丈高的魔影凭空而现,整个树林为之一颤,各人脸色都变了变,下意识的往后退去,左丘阳更是没有料到会突然出现个怪物,但收力已然不及,鬼封横刀一扫,直接将他斩飞十余丈远,连同这一路的大树,皆被斩飞。

    “本将军在此,何人敢动我家主公!”一声沉喝,狂风四起,无论是秋水剑还是玄天扇,在三丈魔影面前,均黯淡了三分。

    “咻!”忽然一声风响,却是落殇颜忽然提剑向素怜月刺了去,鬼封狂喝一声,转身看也不看便向她斩去,这一刀气势凶猛,比起先前斩向左丘阳那一刀的力量多出十倍有余,直将附近泥土大片大片掀飞,地上的尸体承受不住力

    量,纷纷爆裂。

    “落师妹!”羽逸风这一瞬间惊到了极点,向她抓去,然而在这股无匹力量冲击之下,根本靠近不得半分,萧尘也在这一瞬间像是看见了什么最恐怖的事,忙喝:“将军住手!”

    然而那一刀已出,根本停不了了,这一刻,风止了,仿佛时间也停止了,一切都停止了,下一刻,萧尘吐血倒飞了出去,身上斗笠蓑衣碎成无数片,却是他在一瞬间展开凌仙步,挡在了落殇颜前边。

    “主公!”鬼封自马背上跃起,接住半空中的萧尘,落回地面,声泪俱下:“末将误伤主公,罪该万死!”

    “将……将军,与……与你无事……”萧尘又是一口鲜血涌出。

    “萧……萧师弟……”落殇颜也在一瞬间反应了过来,连忙向萧尘奔去,鬼封大手一伸,将她阻隔在外,复又唤来魔骑,一跃而上,又将素怜月带上马背,往远处奔去。

    只见一路烟尘滚滚,各人却是不敢去阻拦,许久,左丘阳仍是惊魂未定,他之前并未见过萧尘的魂将,只是后来听说而已,今日一见,有种望尘莫及的感觉,他紧紧捏着手指,此刻不知在想些什么。

    其余人亦是神情各异,冷风掠过树林,吹得树叶哗哗作响,晓月淡淡道:“可惜,还是让这妖女跑了。”

    左丘阳走到仅剩的几具完整尸首面前,脸上布满了青筋,苏子慕也往那几具尸首脖子上的剑伤瞧了去,道:“滴血不出,一叶秋的一剑封喉果然名不虚传。”

    左丘阳指骨捏得直作响:“血煞门,玄阴殿……”

    羽逸风望着一路远去的烟尘,叹息一声,回过头来:“罢了,诸位,我等也告辞了,再会。”说完微微抱了抱拳,苏子慕跟白玉书等也向他们抱了抱拳:“再会。”

    羽逸风等人离去,一路上各人都不说话,许久后终于还是轻羽动了动嘴唇,声音轻细,像是自言自语:“萧师弟他……难道真的是被那个魔教妖女迷住了吗……”

    其余几人都沉默不语,芝峦飞在半空中,爪子不住挥舞:“那死小子色迷心窍,等本大仙法力恢复了,一定要把他打醒!”

    落殇颜停了下来,各人都转过身看着她,只见她摇了摇头,又走上来,轻声道:“不,他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一定有自己想做的事……”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细。

    远处天际一片乌云渐渐笼来,似乎又要变天了。

    鬼封带着萧尘二人一路向南奔出百里,路上也遇到过几群尸魅,但都在魔骑铁蹄下被踏得粉碎,堪堪已奔行了近半个时辰,萧尘见鬼封口中粗气大喘,想必是因前些日对抗潇湘玉的六阶兽魂还未恢复过来,说道:“将军,我没事了,你放我下去吧。”

    “吁——”

    魔骑停了下来,又往前走出几步,到得一树林中,鬼封将萧尘抱下,道:“敌军尚未追来,末将这便替主公运功疗伤!”

    萧尘手一伸,摇了摇头:“我已无大碍,将军劳累,无须再为我耗费魂力,请回吧。”

    “那……末将先行告退。”

    素怜月缓缓走了过去,看着他道:“你……没事吧?”心想那晚丹阳子自爆元神,比起刚刚那一刀威力强了十倍不止,那时萧尘看上去尚毫发无损,今日却伤在这一刀之下,难道真的是……可是怎么可能?

    萧尘没去睬她,抬头看了看天,见天空中乌云密布,怕是又要下雨了,当下寻了处干净地方,一拂衣衫下摆,盘膝坐了下去,片刻后才将腔内淤血逼出,但脸色仍是有些难看,虽然鬼封那一刀收回了些许力道,但毕竟有着寂灭之力,加上事发突然,萧尘仓促间也来不及运功抵御。

    又过了一盏茶时间,远处一阵闷雷沉响慢慢经过,没过一会,天上便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来,雨丝轻如飞絮,飘在脸上冰冰凉凉的,素怜月走了过去,替他将伞撑开。

    萧尘仍未睁眼,淡淡道:“萧某山野之人,何敢劳烦仙子以这素心青光伞遮雨,还是收起吧。”

    素怜月咯咯一笑,使得雨伞一阵轻颤,只听她笑道:“公子若是山野之人,那小女子岂非某座村里的村姑咯?”

    萧尘吐纳几口,回复了些许真元,睁开双眼淡淡道:“村姑可不会使剑,方才何不趁我运功,一剑封喉,岂不正好嫁祸给了一叶秋。”说到最后,向她看了去。

    素怜月听后先是愣了愣,随后笑得花枝乱颤,使得几滴水点落在了萧尘脸上。

    “公子真会说笑,我哪里会什么一剑封喉?”

    萧尘冷冷笑了笑没有说话,之前在那林子里,他拉住素怜月,劲风刚好将素怜月袖口往上吹了一点,让他看见了素怜月手臂上几条浅浅的抓痕,若他猜得没错,便是树下那个人生前留下的。

    想必当时的情况应是,素怜月以妖媚之术迷惑了诸人,故能轻易一剑封喉,而最后却有一人清醒了过来向她抓去,人清醒之后自会反抗,她想要再如一叶秋那般精准一剑封喉便是不可能了,同时也未料到有人会清醒,急忙中一掌打向那人,却不慎将其五脏六腑震碎,只得再往那人脖子上补了一剑。

    萧尘越发觉得此女心机不浅,犹在晓月之上,刚刚一路将晓月等人引向自己必经之地,又故意挑起天岚宗、乾坤门与血煞门、玄阴殿更激烈的矛盾,此人心机如此之深,即便是短暂合作,那也不得不防。

    “公子?”

    雨只下了一会儿,现在天又放晴了,素怜月收起伞,向他轻轻一笑,这一笑,如雨后百合花开,只是寻常一笑,仿佛发自内心一般,并未带任何魅惑,萧尘站起身来,伤已好了七七八八,看了她一眼:“你我现在分开走还是如何?”

    雨后树林里,空气格外清醒,叶上的水滴在阳光折射下一闪一闪,树上如挂满了珍珠一般,远处天边还贯着一条彩虹,素怜月双手藏在背后,浅浅一笑:“美景如斯,小女子独赏岂非负了此美景,不如还是同公子结伴而行吧。”

    “那么,若萧某不慎再次负伤,还请仙子手下留情。”

    ...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