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剑封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你……”素怜月似乎一时竟有些语塞了,脸上露出几分嗔怒神色,怨怼的看着他。~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便只这样一个蹙眉怨怼的眼神,萧尘不禁心头一酸,跟着像是被一道冷电击中,有些浑身不自在,心想兴许只是外面刚下过一场大雨,天寒地冻,她也只是恰巧路过,未必便是带着什么阴谋目的而来,就算她是魔道中人,但也只是个女子罢了,你又何必如此待人家?

    “哼!”素怜月很合时宜的轻哼一声,然后将头往旁一偏,看上去仿佛受了天大委屈一般。

    这一来萧尘愧疚之心更甚,正要将无垢剑收回,但转念一想,不对!这魔道妖女好厉害的媚功,自己竟险些着了她的道,冷声道:“说,你来究竟是想做什么!”

    素怜月轻哼一声,略带几分轻嗔薄怒:“要么背对着人说话,要么就拿剑指着人说话,你这人到底什么毛病?”

    “我……”这回换萧尘语塞了,衣袖一拂,将无垢剑收了回来,冷声道:“你有什么说便是,我与你们这些魔宗的人向来势不两立。”或是还是因上次的事,导致他对魔宗之人的芥蒂更深了。

    素怜月轻哼一声,嘴角却带着些许得意,好似最后还是自己赢了一般,只听她道:“一口一句魔宗,难道你之前所在的正道,就很好了么?”

    萧尘一拂衣袖,冷冷道:“比你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哼,那不就得了。”素怜月折纤腰微步走了过去,皓腕一转,变出个碧青色火折子来,对着火折子轻吐一口兰气,那火折子“滋”的一声便点燃了,使得洞里面看上去稍稍暖和了一些。

    “这么冷的天,也不知架个火堆取暖,还真是个……傻瓜。”

    萧尘眉宇微锁,没想到她会如此说,但心想不管她说什么,自己权当做没听见好了,决计不受她影响,然而却不料素怜月下一句话,便让他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

    “萧公子此番前来恶瘴山脉,目的该不是那异宝吧?”

    说这句话时,素怜月神色已是很严肃了,手中火折子微微跳动的火苗,倒映在她双眸里,眼眸深处,似没有星辰的夜晚一般深邃,萧尘有些看不穿她在想什么,冷冷道:“你又想说什么?”

    “我说,萧公子来此,是别有目的吧……”素怜月轻轻靠在了他耳边,吐气如兰,如此距离,萧尘能够清晰闻到她头发上的淡淡馨香,也能够清楚看见她耳垂上的紫晶吊坠。

    “你究竟想说什么……”

    ……

    一炷香后,素怜月走回洞口,轻轻道:“那么,就如此说定了,公子可要记得我们的约定哦。”说完嫣然一笑,足尖一点,消失在了夜幕下,洞里面仍旧留着她的淡淡余香。

    萧尘凝视着她消失的夜幕,他发现这个魔宗女子隐藏得很深,犹胜晓月,倘若真的交起手来,自己与她,顶多也只是平分秋色罢了。走之前青鸾特意讲过,务必小心警惕此人。

    一阵冷风不

    知何时吹了进来,吹得他面前一堆火焰一阵乱晃,旁边的石块上,还放着一支碧青色的火折子,萧尘袖袍一拂,将火扑灭了,洞里面再次陷入一片寒冷漆黑。

    次日清晨,外面意外的放晴了,一缕阳光斜照进来,萧尘打坐一夜,睁开眼只觉有些微微刺眼,洞口几株青草上还沾着露水,一闪一闪,惹人怜爱。

    深深吐纳几口,萧尘起身走到洞口,晨风掠过他衣襟,略带几分凉意,纵目远眺,但见蓝天白云下山峦重叠,林木繁茂,此地虽谈不上大山巍峨耸立,但山脉却也是连绵不绝,而往南的一片,始终山岚氤氲,想必那里该是鬼哭岭的入口了。

    当下萧尘意已决,重新披上蓑衣,戴上斗笠,便往南而行,行出一个时辰,一路走来,瞧见不少尸首,大概都是正魔两道厮杀的结果,再行里许,忽然一阵腥风扑鼻而来,萧尘皱了皱眉,往前一看,却是二十来具尸体横七竖八躺在林子里。

    萧尘一眼便瞧出那二十几具尸体里有大半都是天岚宗的弟子,这些人服饰统一很好辨认,另外一些则是向来与天岚宗交好的乾坤门门下弟子。

    这两个宗派一个是北洲大名鼎鼎的乾坤门,一个是自诩中洲玄门之首的天岚宗,这两派的实力都足以威震天下,与魔宗四大派首抗衡,今次怎么死了这么多人在这里?

    当下萧尘缓缓走了过去,二十几人里面有七八个死状惨不忍睹,都被切成了数块,倒是隐约有点像人称血神的血煞门七杀的手段,而另外十几个,个个表情诡异,喉咙上有着一道剑痕,但鲜血并未溢出,乃是死于玄阴殿一叶秋的绝技“一剑封喉”。

    一叶秋的一剑封喉,能够在出剑的一瞬间,往对手脑部打去一道剑气,这道剑气通过脖子传入,能够一瞬间震散对手的魂魄,同时这道玄力可令对手心脏瞬间停止跳动,被杀之人往往在死亡的一瞬间血液便凝涸了,因此不会有太多鲜血溢出。

    萧尘蹲下身去,仔细检查了几具尸首,发现这些人的致命伤确实是喉结往下半寸的剑痕,一分不差,而且在此之前并未受过其他攻击,能做到如此精准无误,一剑毙命,看来天下间也只有一叶秋一人。

    但是,萧尘又皱起了眉头,若以一叶秋的实力,要杀这十几个结丹修者,可谓轻而易举,必然是一瞬间便可取去这些人的性命,而这些人也应当是一瞬间露出惊恐表情,然而现在,这些人个个表情迷茫,仿佛死之前是陷入了某种幻境。

    萧尘伸出两指,翻了翻一些尸体喉咙上的伤口,发现伤口平平整整,从右往左,说明凶手是从左边刺出的一剑,那夜他仔细留意过了,一叶秋确实是以左手使剑,这倒是相吻合,不过眼下这些剑伤少了一分力度,似乎没有一叶秋那般苍劲。

    一瞥眼,萧尘又注意到了一棵大树下的尸体,这人似乎与其他人有些不同,乃是唯一一个面露惊恐表情的,而且此人左手五指成抓,五根手指的指甲也往外翻出些许,似乎是死之前去

    抓过什么。

    萧尘眉头一皱,走了过去,发现这棵大树底下的泥土松动了不少,树干也稍稍有点偏斜,使得底部少许树根翻出了地面,看来是遭受了巨大的冲击之力,他两指一并,按住了树下那死者的手腕,微微一探,便知其五脏六腑均被震碎,看来是受了极重的一掌,但是喉咙上仍然也有道剑伤。

    不过凭此推断,这个人应是死于强力的一掌,而并非一剑封喉,至于喉咙上的一剑,应是后来补上去的。

    萧尘站起身来,看了看林中的尸首,那些碎尸的血迹都有被雨水冲刷的痕迹,昨天傍晚下了一场大雨,而这些人也并没有赶路避雨的迹象,那么便应该是死于昨天傍晚之前,至于真正的凶手是谁……

    忽然,一阵风响,远处似乎来了许多人,萧尘眉头一皱,这时想要走,恐怕也是来不及了,他将斗笠往下压了压,转过身去,看着迅速走近的一行人。

    这一行人正是羽逸风与秦少阳等人,柳非烟看见满地尸首狼藉,还有那些被斩得七零八碎的尸体,一下子捂着嘴惊叫了出来,随后心跳剧烈,目露惊色的看着对面不远处站着的那个蓑衣男子。

    冷风掠过树林,呜呜直响,羽逸风看了看满地尸首,又看了看站在尸体堆里的萧尘,脸色白了白,喃喃道:“小尘,你……”

    萧尘表情冷淡,双手负在身后,没有说话,落殇颜静静看着他,也不说话,芝峦飞在落殇颜肩头,捂着猫嘴,露出一脸受了惊吓的样子。

    秦少阳目光在萧尘身上短暂停留了片刻,随即便转移到二十几具尸体上面,发现血迹有被冲刷的迹象,而且死法乃是七杀的惯用手法,还有一叶秋的一剑封喉,说道:“羽师兄,这些人是死于昨天傍晚,应该是被七杀和一叶秋所杀。”

    羽逸风这才缓过神来,之前当他看见这满地的尸首和站在尸首堆里的萧尘时,他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萧尘堕入了魔道,开始向一年前的一个个门派报仇。

    而此刻听秦少阳如此一说,他立即向满地尸首仔细看去,发现确如其言,乃是七杀和一叶秋的手段,这才稍稍安心,说道:“小尘,你怎么在这里?”

    萧尘双手负在背后,淡淡说道:“怎么?诸位可以来此,萧某就不能来了吗?”

    落殇颜身子轻轻一颤,而轻羽听见如今对方不冷不热的语气,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不是滋味,她脸上露出苦涩之情,缓缓道:“萧师弟,你……”

    “轻羽姑娘。”不等她话说完,萧尘便将她打断了,轻羽一怔,随后立即反应了过来:“萧师弟你说。”

    萧尘向她看了一眼,淡淡道:“萧师弟这个称谓,我看以后就不必了。”

    轻羽愣了愣,不明白他的意思,其余几人倒是一瞬间明白过来了,萧尘如今已非玉卿门弟子,更是被天下正道视作魔教中人,倘若再以旧时称谓相称,若让有心人听见了,只怕便因这时的一句“萧师弟”而引来今后无穷祸端。

    ...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