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八十章 鬼哭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外面天已经亮了,露水未晞,晨风犹带几分寒意,萧尘揉了揉太阳穴,昨夜凌晨回到山洞中,本打算捱到天亮,但因倦意太重睡了过去,不料就做了个可怕的噩梦

    恶瘴山脉依旧雾蒙蒙一片,阴沉沉的,有些地方又下起了小雨,过了一会,他披上蓑衣,戴上斗笠,往洞外走去,接下来他打算去深处的鬼哭岭,后面两日他都有些心神不宁,而这两日,正魔两道的交锋也越来越激烈了,一言不合便是大打出手,尸横遍野,使得这山脉亡魂又多了无数,怨气又重了一分。~随~梦~小~说~щww~suimеng~lā

    而那一晚断崖顶一战也不知怎么的就传开了,三大魔道高手联合一神秘蓑衣客,灭杀天火门寂灭巅峰长老丹阳子一事在整个恶瘴山脉传得沸沸扬扬,使得正道中人心惶惶。

    因此一些小门派已经退出了恶瘴山脉,然后去到外面大肆传言,一传十十传百,现在外面人人都知恶瘴山脉出现了一个蓑衣客,孤身一人,无人知其来历,只知其杀伐果断,亦正亦邪,既杀正道中人,也杀魔道中人,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当然这些都是以讹传讹,夸大的成分居多。

    但不管怎么说,现在许多人都意识到了,紫府里又多了个强者青年,纷纷猜测其目的定然也是异宝,又因其不与任何人为伍,故替其取了个代号——蓑衣孤客。而一些小镇的铺子里,似乎斗笠蓑衣也比之前卖得火了。

    ……

    在恶瘴山脉的深处,有着一片连绵不绝的山岭,许多地方都被瘴气笼罩,寻常修者进入,若不事先服用丹药,瘴气入体,必然殒命。

    还有一些地方看似草坪,实则下方是无底的泥沼,一旦不慎踩进,那泥沼就仿佛有着诡异的吸力一般,即使结丹修者,也在片刻间被吸入,沦为沼底一鬼。

    这就是恶瘴山脉最凶险的地方——鬼哭岭,夜里风啸凄厉,掠过树林,犹如鬼哭一般,几千年来穿越东南二洲,为图捷径而死在此地的修者,已是不计其数。

    此处非但瘴气冲天,毒虫比起外面多了十数倍,更是有着一些难以解释的存在,譬如可以幻化成亲人朋友样子的鬼魅,来去无影的凶灵,迷惑人心的妖魅,煞气非常的尸魅,前一刻明明是座雄伟宫殿,下一刻走近却是堆满枯骨的海市蜃楼等等,太多太多。

    但偏偏就是这么个凶险万分的地方,近两日来却引得无数修者前赴后继,毕竟那异宝的诱惑实是太大了,令人为之疯狂,甚至不惜以性命为代价也要取得,只因近两日来,鬼哭岭时有震动,时有霞光万丈,无一不是说明了异宝即将现世,至少诸人是这般想的。

    “咻!”

    林子外一道白芒闪过,嗤的一声,贯穿了一只人形怪物的头颅,萧尘眉头微皱,他已不记得这是他斩杀过的第几只尸魅了。

    那尸魅扑通一声倒进了道旁的泥水中,水花溅起丈许来高,但见那尸魅全身皮肤呈暗灰色,生满了细细的黑色绒毛,想必存在此地已有百年之久了,但是其怨念却只有二三十来年,故萧尘能轻易将其斩杀。

    尸魅或者尸傀,其怨念并非依据其存在时间而定,有些尸魅存在了百年,但因其生前并不强,或者死时怨气不重等诸多因素,导致其吸收怨念的速度缓慢,所能吸收的上限也不多,因此一些存在百年的尸魅只有二十几年怨念也很正常。

    而另外一些,譬如丹阳子那种,也许十年时间就可以吸收百年的怨念,这种尸魅那便十分厉害了,炼尸宗炼制尸傀同样是根据这个原理,首先找到一具最适合炼制尸傀的尸体,此人生前必然是十分强大,死时怨气也十分重,甚至还未死便将其活生生炼制成尸傀,这一类怨气最为重,将来很可能突破千年怨念,成为重怨尸傀。

    所谓重怨,那夜芝峦已经提到过了,萧尘现在也多少已经了解了,但凡怨念超过一千年,那便是重怨,一旦成为重怨尸魅或者尸傀,那么承受致命攻击后,它体内的千年重怨便可瞬间转化一股至阴之气,令其“起死回生”,就算是肉身被拍得粉碎,它同样可以在短时间内重组。

    所以在一些人看来,千年尸魅是打不死的,打死了又复活,打死了又复活,他们觉得唯一能将其制住的方法,只有封印、镇压等手段,待其怨念逐渐消散,自然形神俱灭。

    萧尘往前走了两步,无垢剑也飞了回来,剑身泛着一层淡淡白光,旋绕在他四周,似是不容任何妖邪侵近。

    萧尘余光扫到那泥水中的尸魅,见其身上还在冒着水泡,顿时觉得厌恶无比,现在只是在鬼哭岭外围,并未真正进入其中,还不知里面有着怎样的尸魅。

    又行了片刻,只见远处重峦叠嶂,近处林木参天,绿藤缠绕,树下开满了许多外面见不着的奇花异卉,而花圃中又生满了各种五颜六色的菌类,也有几只蝴蝶停在上面,倘若不是那些尸魅毒虫作怪,此地其实倒也算得上景致清幽。

    再过一会儿,天忽然暗了下来,紧接着“轰隆”一声沉响,仿佛大地也颤抖了起来,萧尘仰面望着阴云密布的天空,冰冷的雨点又打了下来,不一会又将他身上的蓑衣淋湿了。

    他向远处水雾蒙蒙的山脉望去,今天他在附近转了一圈也没找到进入山脉深处的路,就算是能短时间御剑,也同样转得晕头转向,现在又下雨了,到处水濛濛一片,怕是更难寻到路径了。

    雨越下越大,伴着比七八月还盛的雷声,直教人心烦意乱,萧尘将无垢剑收起,同时也小心翼翼走在泥泞的土壤中,尽量避开那些参天大树,免得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在下雨天被雷劈死的修真者。

    一个时辰过去了,雨仍不见歇,夜幕却渐渐笼罩了下来,萧尘寻到一处山洞,将斗笠蓑衣挂在石头上,自己坐在离洞口两丈远的地方静心运功。

    外面狂风不止,大雨不歇,雷声一声接一声,闪电一道接一道,像是要撕裂大地一般,终于过了许久,暴雨才止歇,而在另一处山洞,洞里面火光闪耀,有六个人围坐在火堆旁,火光将各人脸上映得通红。

    正是羽逸风一行人,之前慕少艾急急忙忙回玉卿门了,现在只剩四人,而另外两人却是仙墉门的秦少阳跟柳非烟。

    六人围着火堆,均沉默着不说话,接连几日遭遇恶劣天气,加上隐伏此地的各种毒虫、尸魅,几人均已不似来时那般意气风发了。

    “啪!”

    一声清响,终于打破了沉寂,几人转头望去,却是落殇颜将手里一根干树枝折断了,丢进火堆,不一会儿便燃烧了起来,最后渐渐燃成灰烬。

    “你们,当真遇见萧师弟了吗……”秦少阳终是动了动嘴唇,轻声问道。

    无人说话,芝峦在角落里翻了个身,紧了紧羽逸风脱给他的衣服,继续睡觉,柳非烟紧紧贴在秦少阳身边坐着,双手抱在膝盖上,愣愣看着眼前跳动的火光,模模糊糊,仿佛将那些燃成灰烬的树枝看成了当初闯上仙墉门来的那个青年。

    秦少阳叹息一声:“萧师弟性子刚直,但有时却也正好为魔道妖人所利用,倘若他受了魔道妖人蛊惑,一步步……”

    “啪!”

    又是一声清响,打断了秦少阳的说话,只见落殇颜一言不发,将两截断掉的树枝用力丢进了火堆,溅起了一些火星,秦少阳略显尴尬,也不说了,其余人也都将头偏了回去,或是叹息或是沉默。

    羽逸风道:“落师妹……”

    “不会的!”落殇颜面无表情,用力将手中三四根树枝一起折断了,一起丢进了火堆中,火焰顿时扑高了许多,跳动不停,火光映在她双眸里,一闪一闪。

    犹如那一晚,三清门入门考核中,两个原本陌生的人,坐在火堆前,聊着彼此的心事,从来没有人,愿意与她聊那些心事。

    ……

    冷风一阵阵掠来,萧尘缓缓睁开眼,手指微微一动,无垢剑“咻”的一声破空飞出,如似黑暗中一道耀眼白芒,直取洞口那人脖颈而去,最终停留在了那人脖子前一寸处,不偏不差,正好一寸。

    “你是真的以为我不会杀你吗……”

    萧尘的声音很冷,犹胜此刻寒风,无垢剑上白芒大增,清晰的映出了洞口那人的模样,虽是剑刃在喉,那人却兀自面带微笑,如似颠倒众生一般,只听她媚声道:“寒夜凄凄,公子舍得吗?”

    虽只寥寥十字不到,声音听来却是娇媚无限,令人浮想联翩,于这寒夜,仿佛多少也驱走了些寒意。

    “那你试试看……”萧尘瞳孔里闪过一丝寒芒,声音又低沉了几分。

    洞口站着那人俨然便是罗刹宫的素怜月,魔教里人称碧寒仙子,今夜她仍是一身淡紫色衣裳,耳边几缕发丝随着洞口冷风轻轻飘扬,只一眼,仿佛就要人沦陷其中,不可自拔。

    素怜月媚声一笑:“我猜公子定是舍不得,不然又怎留了这一寸距离……”话未落,无垢剑往前一送,抵在了她脖子上,一丝细细的鲜血慢慢顺着她雪颈往下落了几分。

    素怜月闷哼一声,随即一笑:“萧公子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你这一剑,他日我定会让你为此倍感心疼……”说到最后,竟似带了几分怨怼。

    “再不走,我现在就让你心疼。”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