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七十五章 肃杀之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随着略带笑意的话声落下,洞口人影一闪,出现了一个红衣男子,还有一个面如死人的青衣男子,最后一名手持紫玉箫的貌美女子也徐徐走了过来。*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丹阳前辈,又见面了。”

    丹阳子双目一凝,自然一眼便认出了这三人,不是那近来令正道各派弟子闻风丧胆的七杀、素怜月、一叶秋,又是谁?忽然一阵风响,只见那下方草丛里人影绰绰,怕是三大魔宗的高手也都到齐了。

    丹阳子这才意识到中计了,只见他仰头一笑:“后生可畏,后生可畏!”说到最后眼神一冷:“不过就凭你们三个和下面那些虾兵蟹将也想杀老夫!”话末真元一震,脚下几块石砾被震开,撞在岩壁上化作齑粉。

    七杀摇头笑道:“非也非也,不止我们三人。”说罢偏过头向不远处看了一眼:“萧兄,还不过来见见老朋友吗?”

    话音未落,一个蓑衣客忽然出现在了洞口,见着这蓑衣客,丹阳子脸上神色首次变了变,随即心中一凝,是白天树林里困住晓月四人的神秘人,心想此人能凭一人之力独抗晓月四人,修为必然在七杀等人之上,而今天那一掌,说真的也不过是自己打了对方个猝不及防罢了。

    素怜月嫣然一笑:“说起来还多亏萧公子有先见之明,料到丹阳前辈必然不会那么轻易中计,否则恐怕我等已是进入丹阳前辈的十面埋伏了。”

    听见此人姓萧,丹阳子脸上神情更是变幻莫测,但他并未往某个方面去想,也许是不敢往那个方面去想,只见他嘿嘿冷笑了两声:“不知这位小友如何称呼?”

    眼下其余三人他都知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的七杀。秋后风萧萧,寒水一夜愁的一叶秋。天下几人解此箫,寒碧起秋风的素怜月,而这蓑衣客想必也是魔宗里极其厉害的人物。

    萧尘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夜色迷蒙下看不真切面貌,只听他道:“凄风苦雨,孤客蓑衣。”

    此番霜寒露重,寒夜里听来,这个八个字颇有一些苦涩味道,一阵冷风忽然吹了进来,壁上悬着的火把一阵摇晃,林子里也充满了肃杀之意,终于,乌云掩月,杀气现!

    “咻!”一道白芒剑气激来,竟是朝着萧尘而去,面对寂灭修者的剑气,萧尘仍是不慌不乱,两掌微抬,一道玄力运起,只听砰的一声响,那道剑气离他还有半丈距离时,竟被瑶光功法第五重的物换星移生生引偏方向,打向了洞口一方的石壁,登时碎石飞溅。

    丹阳子再次变色,虽说方才那道剑气自己并未使全力,但究竟是何等功法,竟能将自己的攻击引开?不容他细细思索,斜刺里一道红芒忽往他头顶罩去,丹阳子疾身一避,却是七杀出手了。

    又见紫芒一闪,丹阳子袖袍一拂,化去素怜月的攻击,嘿嘿冷笑:“好!四个不知死活的小辈,今天老夫就让你们化作这山中野鬼!”喝罢两掌一推,登时一股无匹大力涌出,凶猛的力量,几乎令这岩洞也震荡了几分。

    萧尘四人虽然修为不凡,又各怀奇功,却也难以抵挡这股纯粹的力量压制,四人借着扑来的力道往后平平飞去,落入下方空旷地带,丹阳子嘿嘿冷笑一声,倘若是齐恒,此时必然遁逃,但他却是起了杀心,今夜必杀这魔道四人,以在正道面前立天火门之威,只见他足尖一点,追击了下去。

    丹阳子这一落下来,四人立即分散开来,呈围堵之势将其围住,附近埋伏着的众魔教弟子这时也扑了上来,丹阳子嘿嘿冷笑一声,袖袍一挥,数十道火刃呼啸而出,魔教弟子里顿时死的死伤的伤,尽皆骇然,再不敢靠前一步。

    “十步一杀!”只听得七杀一声冷喝,狂风骤起,三五道红芒直取丹阳子脖颈而去,素怜月连连掐诀,也是一声娇喝:“寒碧秋风!”漫天紫雾向着丹阳子卷了去。

    面对几人围攻,丹阳子仍是气定神闲,丝毫不乱,即便这四人都非同小可,但他一身寂灭巅峰之力又岂是等闲?

    片刻下来,四人毫发无损,丹阳子却也越战越勇,不过附近的魔宗弟子却是死伤过半,此刻躲在远处,纷纷施以暗器偷袭,再不敢冲上前去。

    堪堪斗了这么久,丹阳子看似被围攻落了下风,实则稳稳站定上风,因为七杀等人心中,哪个不是各怀鬼胎?想除去丹阳子的同时,又想其他三人被丹阳子重创,是以各人手上都留了余力。

    再说丹阳子,抵挡另外三人攻击的同时,似乎有意无意盯上了萧尘,手上招数尽是往萧尘要害取去,因为他始终觉得这蓑衣客才是最大的威胁。

    正说着,这一道剑气又朝萧尘打了去,但见半空凛冽而来的剑气,几乎长达三四丈,令得四周狂风呼啸不止,草木乱飞,其余三人见这道剑气去得凶猛,却也没有上前相助的意思。

    萧尘冷冷一哼,身上蓑衣一震,两掌齐运功法,以物换星移之法将那剑气往旁引开,不偏不倚,却正好是引向了不远处的七杀,七杀哪能料到,仓皇躲避之下肩膀仍是被擦出一道口子,顿时鲜血飞溅,倘若他慢了一分,只怕是整条臂膀都不保了。

    萧尘这一剑分明可以向旁引开,但偏偏向他引来,这令他又火又恼,但眼下关头却也不能明说出来,丹阳子冷笑一声,脸上不屑之意更为明显:“魔教就是魔教,这等关头,也还不忘勾心斗角。”

    “只怕你那正道也好不到哪去,否则有些人在远处看了这么久,怎还不上前相助丹阳前辈一臂之力?”素怜月巧笑嫣然,手上招式却是凌厉得紧,话末又一道紫芒攻了去。

    丹阳子冷笑,他如何不知道这附近定然有其他门派的人在暗处观战,但这些人却是绝对不可能前来相助,只怕还巴不得自己伤在魔教人手里,这样一来就无人跟他们争夺异宝了。

    但他也并不为此恼怒,因为他此刻敌得过这四人,现在一时无法将这四人拿下,等后面自己那些人回来了,便要令这四人插翅难逃!思忖及此,他全身真元一震,轰隆一声巨响,将围住自己的四人皆震飞了出去。

    四人落回附近地面,均在想此人耗了这么久,竟还有这等功力,素怜月道:“眼下是大好机会,倘若诸位再这般慢慢耗下去?只怕会令远处那些正道人士笑话吧?”

    她这句话是在提醒其他人,远处还有不少正道门派虎视眈眈,之所以那些人现在不上来相助丹阳子,是因为想借自己等人之手重创丹阳子,而一旦等丹阳子后方人马赶回来了,那时自己等人大势去尽,只怕远处那些正道人士便要跳出来“诛灭魔人,替天行道”了。

    素怜月话一说完,纤纤十指快速掐诀变幻了起来,刹那间,在她身上旋绕起几道紫雾,气息竟是在一瞬之间暴涨了许多倍,七杀也立即催运起本派魔功,两条手臂登时变作两条血红的魔爪,看上去可怖之极。

    丹阳子微微变色,这四人要动真格了,论单打独斗,他自是不惧其中任何一人,但是四人联手,这时却令他稍稍起了一丝忌惮。

    “天火曜日!”随着他一声大喝,无数道火光从天而降,顿时将附近照得通明,一些来不及逃开的魔宗弟子,直接被焚为了焦炭。

    “罗刹无影!”气息暴涨数倍的素怜月一声厉喝,身形一动已移至丹阳子背后,一掌打去,但见紫雾重重,丹阳子竟被打得往前扑了几步,七杀接踵而至:“十步一杀!”三道红芒一闪,竟在丹阳子左臂上留下三道血口。

    “一剑封喉!”

    一叶秋也不知何时袭至,如同鬼影一般,寒芒一闪,竟在丹阳子脖子上留下一道创口,鲜血顿时如泉而涌。

    丹阳子脸色大变,这三人此刻速度竟是如此之快,当下连忙运功止血,复又双臂齐震,一股大力打出,将三人震飞了出去,本来以他的修为,不该如此被动,但偏偏遇上的是魔宗年轻一辈里最出色的三人。

    这一次萧尘却是没有上前,他在一旁仔细观察着这三人的攻击,虽然这三人修为与晓月等人不相上下,然而手段却是凌厉了许多,无怪这一年来声名鹊起,令正道弟子谈之变色。

    丹阳子止住鲜血,脸上阴沉无比,冷声连连:“果然隐藏得够深!好得很!”话末正待催运玄功,却忽闻背后响起一个急切的声音:“爷爷!不好了!”

    丹阳子脸色一变:“宏儿!别过来!”然李宏却已跑到他身后,慌慌张张道:“我们……我们中计了!三位长老都殉难了……”

    丹阳子脸色惨变,眼中凄厉一闪而过,他今日非杀这四人不可!说道:“你先退后!”

    李宏点头道:“好!”然而说完之后,忽然抽出一柄匕首向丹阳子背心刺了去,那匕首锋利无比,一使力便完全刺了进去。

    丹阳子脸色大变,想也不想,直接反手一掌便将后面的“李宏”震为血雾,随后连点心脉附近的各处大穴,然而他脸上却渐渐泛紫,显然是那匕首上喂了魔教奇毒。

    若是平常,他决计不可能看不出刚刚那“孙儿”是假的,但却偏偏是这等时候,他一点防备也没有。

    那毒顷刻间便走遍他五脏六腑,只见他脸上渐渐由紫转黑,素怜月笑道:“丹阳前辈,我这罗刹宫的三尸毒滋味可还说得过去?”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