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七十四章 攻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萧尘神色凝重,只见信中写道:“师兄钧鉴,魔道萧尘已脱困而出,此人修为大增,日前落英谷一战,恒不敌而走,恐此人复仇,请师兄速回门中,以商大事……”

    落款乃是齐恒,萧尘深吸了一口气,不用想也是齐恒飞鸽传信给丹阳子的,却被素怜月截获了下来。*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不知过了多久,雨已经停了,但山间仍是冷风不断,呜呜作响,吹得附近枝摇叶晃,素怜月踏前一步:“不知萧公子是打算让这丹阳子回去商量如何对付公子你呢?还是打算让他长埋于此……”说到最后,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隐隐间透着一股令人畏惧的杀意,与方才的妩媚形象截然不同。

    即便是萧尘,也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彻骨寒意,他将那信笺化作灰烬,冷冷道:“说说你的计划。”

    这丹阳子他之前已经领教过了,修为远在齐恒之上,而且一旦等对方臻入化神境,那时他便多了很大的一个威胁,臻入化神境的修者,便是鬼封也不易对付,如今他与天火门,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即便他不去找对方,对方有一天也会找上门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先断他一臂!先损他一员大将!

    “萧公子爽快,那素某也不绕弯了。”素怜月轻轻一笑,走了过去,在他耳旁轻声道:“从此地往南一百三十里,有一处名为断崖顶的地方,天火门的人就在那里扎营……”

    ……

    夜幕悄然笼至,萧尘跟素怜月二人已往南行出有百里之远,这恶瘴山脉的天气诡异万端,白天乌云笼罩,到了晚上天上却出现一轮明月,忽然间沙沙一响,两道人影落在了二人面前。

    “你们俩也未必太慢了吧?我与一叶兄已在此等了快一个时辰了。”

    说话的是一名红衣男子,正是白天萧尘见到过的七杀,素怜月嫣然一笑:“我与萧公子途中因事耽搁,抱歉了。”

    她这两句话说得颇为暧昧,七杀淡淡一笑,看向萧尘:“萧兄,又见面了。”

    萧尘没作理会,倒是注意到了他身旁的男子,月光下只见那男子脸上菱角分明,双眉间透着一股阴寒之气,脸色有些暗沉,没有血色,也没有任何表情,想必便是玄阴殿的一叶秋了。

    七杀见他注意到了一叶秋,笑道:“还是我来介绍下吧,这位是玄阴殿一叶秋,秋后风萧萧,寒水一夜愁。”

    萧尘仍是未作理会,他没想到,一日之间,竟然碰见了魔宗三大煞神,而若非有着共同敌人,他也绝不会与魔道中人联手合作,与那风幽的账,来日再算!

    而一叶秋也没有上前问候两句的意思,脸上仍是没有丝毫表情,若非胸膛还起伏着,便还以为是死人一具。

    素怜月忽道:“今次萧公子与我三人联手,此事传出,只怕将来萧公子更是难以回归正道了……”

    “他们不配称作正道。”不待她话讲完,萧尘便冷声打断道,每次只要他想起当日万谷峰二人屠戮三清门时的情景,便越觉“正道”二字可笑,亦是越觉可恨。

    若万谷峰未得到上面允可,岂敢私自去凡尘屠戮,但可恨的不是万谷峰二人,也不是天火门,而是那些所谓的正道!这一年过去了,也未听说万仙盟有去审问过天火门,也未听说哪个门派指责过天风门!嘿嘿,正道!与魔道唯一不同的,无非便是修炼功法不同罢了!

    素怜月见他愤慨之色逐渐明显,轻轻一笑:“罢了,丹阳子已有寂灭巅峰修为,说说看如何对付吧。”

    此番魔宗三人欲除去丹阳子,其一自然是因异宝的缘故,不过还有另外一重原因,近半年来,天火门在正道中威望大升,短短三个月,便剿灭了十来个魔宗小门派,已是令正道各派旗鼓大震,令魔宗小门派闻风丧胆,作为魔教中人,亦能再容其继续猖狂?焉能不灭灭其威风?

    不过这魔宗三人,此刻同样也是各自心怀鬼胎,若非要共同对付丹阳子,此刻又岂会这般和和气气站在一起?

    冷风掠过各人衣襟,飒飒作响,七杀道:“那断崖顶洞十分长,即便御剑也要半柱香,而两边贯通,其地势险峻,天火门的人擅长远程控火术,再加上还有三个元婴修者,如此一来,对我们极是不利,但若是我们令人在前方做佯攻,你们猜丹阳子会怎样?”

    素怜月道:“此人老谋深算,他必定会猜到我们是佯攻,但他素来狂妄自负,所以又必定会只身一人去到后方将我们真正埋伏的人马屠杀殆尽。”

    七杀笑道:“知我者莫过于仙子也,那时他一人在后方,少了那些虾兵蟹将,我们何愁不能取其首级?所以只需派几个小兵在前佯攻,我们带人全部去到后面,等他来送死即可。”

    “在前做佯攻,实则去到后面请君入瓮,七杀兄果然妙计。”说完后,素怜月又转头看向萧尘,轻轻笑了笑:“不知萧公子意下如何?”

    ……

    林间寒风掠过,冰冷刺骨。此刻往南三十里,有一岩洞,名曰断崖顶,里面约莫坐着五六十来人,洞内十分宽敞,石壁上每隔丈许便悬了一支火把,将各人脸上映得通红。

    这些人都是天火门的弟子,其中有三名白须老者坐在一起,正是与万谷峰同辈份的三个小长老,另一边盘膝静坐着一名气势威严的老者,双目轻闭,此人乃丹阳子,在天火门辈分极高,仅次于掌门,而权势却已然超过了掌门。

    在他身旁,还有一个坐立不安的青年,看上去约二十来岁,眉宇清澈,背负长剑,但是少了一分乱世修真者的气势,每每外面有一丝细微的风吹草动,他都会紧张的朝洞口看去。

    夜越来越寒冷,风越来越凛冽,青年终于坐不住了,站起身有些紧张道:“爷爷,要不明天我们回去了吧?来了这么久也没找见异宝,我怕是中了魔宗的奸计,那炼尸宗盘踞于此,外面还有三大魔宗虎视眈眈,我总感觉那三人今夜会……”

    丹阳子睁开了眼睛,向他看了一眼:“宏儿,坐下。”

    “是,爷爷。”李宏也不多言,就坐了下去,但仍是有些魂不守舍。

    丹阳子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冷冷道:“那三个不知死活的小辈,我等的便是他们,此番灭杀了他三人,将其首级取回,我天火门的威望必将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那时玄门第一便再不是他天岚宗了,下一次的仙剑大会,中洲代表便是我天火门!”

    说到此处时,他目中寒光已变成了炽热的火光,映在地上的影子也有些狰狞了,李宏仍是有些担心:“可是我怕那三人……”

    丹阳子手一伸,又叹了口气,向他看去,心想宏儿什么都好,天赋也不差,唯一可惜的是性子太懦弱,从不与人争,将来如何能继承天火门大业,倘若他有天岚宗那左丘阳的性子,该是多好。

    李宏也将头低了回去,不再说下去,这时一名元婴老者走了过来,恭恭敬敬道:“大长老,您看今夜是否需要在两边洞口布下防御阵法?”

    “无须。”丹阳子只淡淡道出两个字,现在对他来说,那三个魔宗之人并非什么大问题,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异宝。

    此次他既然亲自前来了,自然是对异宝志在必得,而之所以这般在意,说起来还是由于萧尘的原因,当日萧尘凭借上古神琴摧毁万仙盟,实是太过震撼,令他天火门上上下下皆起了忌惮之心。

    试想哪日萧尘若脱困而出,前来寻仇,他天火门没有一件能与神琴对抗的法宝,那他天火门岂非跟万仙盟一般,沦为废墟?万仙盟在这一年重建了,但他天火门却是耗不起。

    想到此处,丹阳子深深叹了口气,到现在他真希望从未去招惹过这个人,但现如今却也是没有周旋的余地了,萧尘既然能血洗凌家,那天火门必然会是下一个对象,只怕镇魔塔关不住萧尘,总有一天此人会脱困而出,在此之前,天火门必须拿到一件能与伏羲琴对抗的神器。

    “明天还是进入鬼哭岭搜寻吧。”丹阳子忽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洞里面其他人都向他看了去,眼神中皆带了一丝迷茫,都不知道这个大长老究竟在想什么。

    鬼哭岭乃是恶瘴山脉的深处所在,是最恐怖最诡异最危险的所在,遮天蔽日的毒瘴,远古流传下来的异种,从古至今不知要了多少修真者的性命,其中不乏一些臻入大乘境的修者。

    夜渐入深,洞内火光闪耀,洞外一片死寂,忽然一阵风响,枝摇叶晃,飒飒作响,李宏心弦顿时紧绷了起来:“爷爷,是魔宗,他们带人攻来了……”

    洞内其余人亦是紧张了起来,血煞门、罗刹宫、玄阴殿实力都不小,非寻常小魔教可比,若今夜来的是那三个后生晚辈倒也罢了,万一是魔宗老一辈的高手,只怕后果难料。

    丹阳子冷笑一声:“放心,佯攻而已,那三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想引我去到后方山洞,不知天高地厚。”

    在此之前,他已经跟三大魔宗的人几次交锋过了,门下弟子也折损了将近一半,异宝现世之前必有最激烈的一战,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

    “那现在怎么办?”李宏紧张问道,虽为修炼之人,但他不喜打打杀杀,只想安稳度日。

    丹阳子道:“既然他们想给老夫来个请君入瓮,那么老夫就给他们来个十面埋伏!你们现在全部去后方,他们的人马现在应该全都埋伏在那里了,但你们切记万不可去到洞外,否则失去地势你们绝不是那三人对手,只在洞口拖延住便是,尽量消耗他们的真元。”

    “那爷爷你……”

    “不用担心,我从这前方绕过去,只需待他们精疲力尽,届时听我一声号令,前后杀他个措手不及!”

    实际上丹阳子虽有寂灭巅峰实力,但近些日几次交手下来,他也对那三人起了一丝丝忌惮,否则也不会让人先过去消耗对方真元,自己再绕过去杀个措手不及。

    待一炷香后,所有人都往山洞另一边去了,他掐算好了时间,而那洞外也始终只有风吹草动,不见一人攻上来。

    丹阳子冷冷一笑,正待出洞,然而却听洞外响起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丹阳前辈当真是神机妙算啊,竟能猜到我们是佯攻。”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