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六十九章 钟灵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萧尘突然感觉有些眩晕,三十一个七月七日生辰的人同时失踪,且同是修为不凡的女子,未央也刚好是七月七日的生辰,难道二者有什么联系么?不,不可能的,已经过了几千年了,是自己想太多了。[随_梦]小说WWw.SuiMеng.lā☆→,

    过了一会儿,萧尘才稍稍将情绪平定下来,继续问道:“可查出她们失踪的原因了么?何人所为?”

    青鸾跟紫芸儿相视一眼,均在想,方才主上怎么了?为何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萧尘咳嗽了一声,青鸾这才惊醒过来,连忙道:“回主上,属下只查出那三十一人失踪,并不知何人所为,那三十一人分别是玉女派掌门,秋水阁掌门……”

    萧尘听完这三十一人的身份,心想这些人虽然只是小门派的掌门或长老,但终究为正道门派,难道紫府这么多门派也查不出么?而能够在生辰宴当天悄无声息将人擒走,究竟是何方神圣……又问道:“以前紫府出现过类似情况吗?”

    紫芸儿道:“有,大概每隔几百年就会出现一次这种情况,但这事许多史籍中并无记载,属下也是查了许久才得知,但每一次皆不知是何人所为。”

    萧尘思索许久,眼下最重要的并非此事,说道:“罢了,还查到其他些什么?”

    “回主上,属下还查到近日许多正道门派中人赶往一处名叫恶瘴山脉的地方,非止正道各派,魔道也有一些宗教正赶去,似乎传闻那里将有异宝现世。”

    萧尘眉心一凝,心想前几日熠瞳与尘染非花来救自己出塔,便是制造异宝谣言,该不会这也是有人故意传谣吧?

    紫芸儿道:“属下还查到四大魔宗之一的炼尸宗,盘踞于那恶瘴山脉附近的万窟山,近期动静颇大,不知在做什么。”

    “炼尸宗……”萧尘缓缓念出了这三个字,心想那炼尸宗似乎一直想将一具古代天尸复苏,莫非是要打算复苏这具天尸了么?现在正道中也应该早已收到消息了,只怕那些正道不会让炼尸宗得偿所愿吧?看来过不多久,恶瘴山脉那边就要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了,正好自己现在差一具尸傀……

    “那恶瘴山脉在什么位置?”

    “回主上,在东南二洲交界处,以东偏南位置。”青鸾说着,取出了一张地图,徐徐展开在萧尘面前。

    萧尘往地图上凝视许久,心想此次闹出这般大的动静,正道中应该有不少门派都派出门下弟子前去了吧?问道:“此次前往恶瘴山脉的有那些门派?”

    青鸾跟紫芸儿对视一眼,青鸾道:“回主上,已知有玉卿门……”听到玉卿门三个字,萧尘眉心一锁,逸风大哥他们也去了么?

    青鸾续道:“还有千羽门晓月、道盟的白玉书、天岚宗左丘阳……”她一连列举了十几个门派,萧尘双眼微眯,看来这一年正道中出了不少人才,都可为本派长老分忧了。

    紫芸儿道:“魔教里有血煞门、罗刹宫、玄阴殿……”她也列举出十几个魔宗门派,萧尘心想,看样子魔宗近年来也是日益壮大,想必这一年里正魔两道已经交锋过许多次了。

    “好,既如此,我萧某人也去凑凑热闹吧,明日我便动身前往恶瘴山脉!”

    青鸾紫芸儿二姐妹对视一眼,齐声道:“属下随主上一起!”萧尘手一伸:“不,我一人去即可,你们留在这里,等心儿醒了,你们帮她处理下后续事宜。”

    紫芸儿沉默片刻,道:“那主上此次前往恶瘴山脉,万事小心,尤其是要小心这三个人,血煞门的七杀、罗刹宫的素怜月、玄阴殿的一叶秋。”

    萧尘点了点头,看样子,这一年非止正道后辈中出了不少人物,魔道中亦是同样,还有那些亦正亦邪的门派,比如殒仙门。

    次日清晨,旭日初升,山间百鸟和鸣,溪水潺潺,萧尘仍自守在皇甫心儿榻前,这些日皇甫心儿偶有醒来,只是意识都很模糊,想必是前几日受创太重。

    屋外忽然响起一阵窸窣的脚步声,萧尘轻叹一声,起身去到外面,暗香浮动月黄昏十二人都在,咕叽兽也跑了过来:“咕叽……呜,咕叽……”不停在他身上蹭,似乎极是不舍。

    萧尘轻轻一笑:“咕叽兄,这次你就好好待在青鸾她们身边,等我回来。”说完又取出三枚玉笺交给青鸾:“若有事,捏碎此玉,我自能立刻感应到你们的位置。”

    最终,萧尘还是在许多人注视下往谷口方向去了,咕叽兽叫唤一声,跟着便追了上去,萧尘转过身,轻轻笑道:“咕叽兄,回去吧。”

    “呜,咕叽……”咕叽兽呜声轻哼,在离他五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睁着一双大眼看着他。

    于是,就这样,萧尘一路走,咕叽兽一路跟,但始终保持着三五丈距离,每次等萧尘回过身来时,他也便停下来不再上前,终于到谷口湘妃泪竹林时,萧尘再次转过身,轻轻笑道:“咕叽兄回去吧,我很快就回来。”

    “呜,咕叽……”这一次,咕叽兽终于不再跟上去了,垫着脚尖望着他渐渐远去,渐渐消失的背影,呜声轻哼:“呜……咕叽……”

    一双雪白的手将他抱了起来:“咕叽兽回去吧,他已经走了……”

    “呜,咕叽……”

    离开了落英谷,萧尘踩在飞剑上,凉风拂鬓,看着下方山川河流迅速倒退,多少也有些神情黯然,咕叽兽有时候比人更通灵性,自己将他从塔中带出,但却不能时时伴在他身边。

    ……

    东洲地大物博,青山绿水环绕,人杰地灵,数千年来不知出了多少风云人物,然而在东、南二洲交界,以东偏南却有一处地方人迹罕至,便是令许多人闻之色变的恶瘴山脉。

    恶瘴山脉横跨东、南二洲交界,占地极广,山中往往阴云密布,日照不到,除了常年瘴气笼罩,毒虫猛兽更是不计其数,因此别说寻常老百姓,便是修炼之人也不愿涉足这穷山恶水之地。

    而在往东三十多里,有一钟灵镇,钟灵镇,听名字倒是挺有诗意,钟灵毓秀,人杰地灵,然而事实上这荒凉小镇非但神仙不灵,人也不应,镇东唯一的土地庙也不知被谁改建成了猪圈。

    此刻已是夜幕将至,破庙里聚集了二十来人,至于那些猪牛畜生则被赶到了角落里,惊恐的看着这群霸占了自己居处的不速之客。

    二十多人里边有男有女,多是些四方散修,此刻各人衣服都湿透了,男子倒也罢了,一些妙龄女子紧紧捂着胸口,单薄的衣衫贴在皮肤上,一些轮廓弧度若隐若现,不过好在此时天色渐暗,倒也无妨。

    外面仍是骤雨不歇,如黄豆一般大的雨点,密密麻麻,仿佛要将这座小镇冲垮,雨丝飘进来,冰冰凉凉的,一虬髯大汉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道:“去你奶奶个熊!这什么鬼地方,连间客栈也找不着!这破庙里又全是猪粪,臭死老子了!”

    “唉,想我月无涯风流潇洒,快意生平,不料今日竟然跟一群畜生同挤一庙。”

    这次说话的是一名二十三四的青年男子,男子眉心印有一个月牙,他话一说完,立即有不少人向他瞪了去:“嘿!月无涯,你这是在骂谁呢?”

    “呵呵,月某是说墙角下的猪牛畜生,各位可不要将自己当成畜生了。”

    “嘿!月无涯,你是想找架打吧?来来来,爷跟你玩玩!”

    各人吵骂不断,外面天色仿佛更暗了,雨也越下越大了,忽然间,原本晦暗的小庙更加暗了,却是一名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人站在了门口,挡住了一部分光线,众人一下子安静了,目光全聚集了过去,这人像是幽灵一般突然出现的。

    由于背光的缘故,各人瞧不清那人长啥样,只隐约瞧见那人嘴边有着一圈胡渣,然而一双手却是细腻无比,气氛忽然间有些怪怪的了。

    蓑衣客也不理会众人目光,只是当看见满地猪粪时,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走了进去,找一角落坐下,身上的蓑衣不住滴水,很快便将他坐的地方浸湿了。

    过了一会儿,庙里的人又开始谈论起话题来,之前那虬髯客道:“你们说这恶瘴山脉出现异宝,引得四方正道人士前来,该不会是魔宗在背后搞鬼,想将正道各派后起之秀一网打尽吧?”

    “屁话!他魔宗有那个本事吗?就算有那个本事,你当几千年来,正道是吃素的?别说晓月仙子秋水剑一出鞘无人能敌,便是苏子慕那玄天十三剑和羽十一的惊虹剑歌,魔教中几人挡得住?”

    虬髯客道:“嘿嘿!兄台,你此言差矣,正道中固然人才不少,可你也别当魔教是吃素的,别的不说,咱就说三个人,血煞门的七杀,别说正道,便是魔教中也畏惧此人,此人杀的人,恐怕能堆起一座万里长城吧?”

    见着各人答不上话来,虬髯客得意一笑,续道:“再说罗刹宫的碧寒仙子素怜月,她那碧寒紫玉箫箫音一出,你们有谁敌得过?最后说玄阴殿的一叶秋,嘿嘿,呼风唤雨撒豆成兵,此人衣袖一挥,便是千万阴兵,你们谁有本事跟他斗上一斗?”

    事实上这一年里,魔教中突然崛起的这三人,风头确实盖过了许多正道人才,月无涯笑道:“诸位所说这三人确实厉害,不过不知诸位可否还记得一人?”

    “谁?”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去,同时独自在旁的那蓑衣客伸出手,将头上所戴斗笠往下面压了压。

    月无涯淡淡一笑:“去年天元城一战,那人大杀四方,使得天元城血流成河,最后更是将万仙盟都毁了,难道诸位都忘了?”

    “杀神萧尘!”

    各人异口同声惊道,当说出这四个字时,每个人都突然感到背后一凉,心底升起一股寒意,渐渐走遍全身,仿佛他们口中所言的那人,此刻就在自己身边。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