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六十八章 七月七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伏羲琴魂,夙夜!”夙夜冷冷一喝,在场所有人俱是一惊,怪不得萧尘能够弹响伏羲琴,原来是有着伏羲琴魂,而萧尘更是震惊,难道夙夜已经回忆起一切了吗……

    潇湘玉仍是脸色惨白,不断摇头:“不!不可能!你少在这里唬人!那小子怎可能拥有伏羲琴魂,不可能……”

    旁边的乐魂妙如音已是吓得浑身颤抖不止,夙夜冷冷向她看了一眼:“你身为乐魂,却助纣为虐,还不退下!”

    “是……”妙如音怯声一说,渐渐消失,潇湘玉大惊:“妙如音!回来!”然而对方已经退下了

    夙夜再向匍匐在地的夔牛看了一眼:“你也退下!”

    夔牛连大气也不敢再出一口,直接消失了,之所以这般怕夙夜,大概是因为太古时期的第一只夔牛,曾遭伏羲大帝驯服过吧,而妙如音害怕夙夜,那便是同为琴魂的缘故了。*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夔牛!你不能走!”潇湘玉见最大的王牌已退下,不免大惊失色,全身不住颤抖了起来,失去了魂将的御灵师便什么也不是,因为自身缺乏战斗经验的缘故,所以即便他有着元婴修为,也未必斗得过一些经历无数次战斗的结丹修士。

    夙夜转过身看着萧尘:“小子,剩下的事交给你了。”说完凭空消失。

    远处齐恒枯木子二人见潇湘玉魂将退回去了,便知大势已去,二人想也不想,直接化作两道剑光破空而逃,潇湘玉彻底面如死色了,想要掐诀而逃,萧尘身形一动,已挡在了他面前。

    “没了魂将,你连废物都不如!”

    砰的一声,潇湘玉尚未反应过来,直接被踹飞七八丈远,慢说他现在修为不如萧尘,就算他有着寂灭修为,也绝不可能是萧尘对手。

    只见他吓得浑身乱颤,急忙中不知念了个什么诀,化作一道红芒往地底钻了去,萧尘自然也不会去追,一把撕下脸上皮面具,走到了皇甫心儿身旁:“心儿,你伤得重吗?我替你运功疗伤。”

    皇甫心儿头一偏,不想去理他,鬼封走了过来:“主母,请听末将一言……”皇甫心儿瞪了他一眼:“闭嘴!谁是你主母!”

    萧尘咳嗽一声:“将军,你先回去吧。”

    “是,末将告退!”

    咕叽兽眨着一双大眼:“咕叽,咕叽……”

    而远处,各派修者也已经退出落英谷了,楚凌娇则在之前趁乱逃走了,皇甫心儿脸色一白,忽然晕了过去,萧尘连忙将她扶住,紫芸儿道:“主上,让我来吧。”

    萧尘轻叹一声,点了点头,自己也不方便去替她包扎伤口,到晌午时,紫芸儿已经帮忙替皇甫心儿包好了伤口,但皇甫心儿仍处于昏迷当中,紫芸儿又找来一叠厚厚的被子替她盖上,免得受凉。

    就这样,萧尘一直从中午守到傍晚,又到窗外皎月升起,始终未离开榻前,皇甫心儿也一直未醒,有时还会说些梦话。

    “萧尘哥哥……等心儿长大了,一定要嫁给萧尘哥哥……”

    “别怕,萧尘哥哥不能习武,以后就由心儿来保护萧尘哥哥……”

    听着这些儿时俩人青梅竹马的话语,萧尘眼眶渐渐红了,含泪笑道:“傻心儿……”

    忽然间,他脸色一白,心口传来一阵剧烈绞痛,是绝情咒发作了,外面青鸾紫芸儿听见响动,立即走了进来,青鸾道:“快将主上扶出去!”

    紫芸儿一直担心着此事,这时想也不想,直接将他扶着往外而去,过了好久,萧尘这股剧痛才稍稍减轻,脸上已是聚满了冷汗。

    “难道……难道这咒就解不开吗……”紫芸儿看着他惨白的脸色,声音有些哽涩。

    萧尘摇头笑了笑:“没事,等我臻入寂灭境,定能自行解开……”

    紫芸儿声音仍是有些哽涩:“听他们说,你之前说臻入结丹就能解开,后来又说臻入元婴就能解开,现在又说……”

    萧尘摇头笑了笑:“没事,别担心,你帮我回去照顾她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属下告退……”

    凉风习习,透人肌肤,萧尘走到一座生有泪竹的悬崖边坐了下去,望着高天孤月星辰,陷入了沉思,吹了一会冷风,只听得后面有脚步声响起,萧尘笑道:“我这半生,负人良多,自己却像活在梦中一般,心安理得。”

    “许多事,非人力所能及,前尘之事,终究不过飞花梦影,如这孤天星辰,触之不可,望之黯然,刹那消散,杳无痕迹。”夙夜走到他身旁,坐了下去,看着他继续道:“小子,你接下来有何打算?”

    萧尘没有说话,过了片刻才转过头看向他:“夙夜,你其实早已想起来了对不对?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师父呢?她在哪?”

    夙夜深吸了一口气,道:“什么也不要问吾,自那以后发生的事,吾什么也不记得了。”

    萧尘知道他口中所言的自那以后,指的是玄青门一审过后,师父瞒天过海保住了自己的魂魄,至于后面又发生了什么,自己也完全不知道了。

    悬崖下边吹来的风仿佛更冷了,二人就这样坐到凌晨深夜,夙夜道:“小子,如今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世界了,你想要保护身边的人,只能变得更强。”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是的,如今这个世界,道非道,魔非魔,全以实力为尊,即便他不愿去承认,但这就是现实。

    白天遇见的那个御灵师,若非最后关头夙夜出来震慑,只怕后果难料,而似齐恒那些寂灭修者,现在仅凭自己一人之力,实难抵抗。

    一阵细细的脚步声在后面响起,夙夜道:“罢了,吾回去了。”说完凭空消失,萧尘转过身去:“青鸾,心儿她好些了吗?”

    “皇甫宫主已无大碍,夜已深,请主上回房歇息。”

    萧尘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看着漆黑不见底的深渊,他现在倒不怕自己身份暴露,正道立即会来围攻,因为当日天元城,正道是仗着人多,如今魔宗活动频繁,正道各派已然自顾不暇,不会还有谁想不开再来招惹他。

    “对了青鸾,明日你让几个姐妹去查查近来外面局势如何,我要环顾全局,才知晓下一步如何行动。”

    萧尘负手而立,崖下涌上来的冷风将他衣衫吹得猎猎作响,如今正魔两道实力悬差并不大了,而他现在既非正道玄门弟子,也非魔道中人,所以不能再像以往那般冒冒失失了,唯有洞悉全局,方可确保万无一失。

    “属下遵命!”青鸾神色严肃,拱手说道。倘若是紫芸儿,这时一定会说:主上当以自身为重,勿要再分神担忧这些事,然后如何如何,但是青鸾却不会。

    萧尘点了点头:“夜已深,你回去休息吧。”

    “属下告退!”

    青鸾走后,崖下罡风愈来愈烈,崖边有几株湘妃泪竹不停摇晃,不知为何,每次来到落英谷,萧尘心里有时总会莫名疼痛,总会想起花未央,尤其是当看见那些竹子之后,也许是因当年二人初遇斗琴的地方,也生着湘妃泪竹的缘故吧。

    忽然间,只见他足尖一点,往崖对面飞渡过去,也不知翻过几座山头,也不知离绝情宫有多少里了,当再也看不见那些竹子以后,只见他两掌往下一拍,乘着山风再往上御空百丈之高。

    “瑶光心法第五重!物换星移!”

    他不愿再去想那些令人伤心的往事,索性尝试运转第五重瑶光功法,随着他一声大喝,在他身体周围忽然泛起了无数光点,犹若九霄上的星辰一般,高空上罡风冷冽,但见他衣衫摆动,长发乱舞,双手不住拂动,周围的光点也跟着移动。

    忽然轰隆一声巨响,下方几座山头猛烈剧震了起来,惊得鸟兽四处奔逃,但听得轰隆之声越来越响,紧接着,只见那几座山头居然开始移动了起来,他手往哪边拂动,山头便往哪边移动。

    从南至东,再从东至北,几座山头迅速移动着,碎石不住滚落,林木大片大片伏倒,天上的星辰也变幻起方位来,这正是凌音独创功法第五重里面的物换星移,借助星辰之力可撼动天地,修炼此法需要极强的神识。

    当年萧尘也不过止步于瑶光功法第四重,如今终于参破至第五重,随着他修为的提升,还可修炼第六重,第七重……乃至第十重!

    “瑶光星辰印!”

    只听他一声大喝,刹那间,在他周围凭空生出数十道星辰光斑,犹如流星一样,划破了夜空,向下方几座山头冲去,只听得轰隆之声不绝,下方几座山头在星辰之力冲撞下,顷刻化作齑粉。

    烟尘久久弥漫,远处几座山头仍在震荡,实是撼天动地的力量,寻常元婴修者在这等力量冲击下必然形神俱灭,即便是寂灭修者,那也非死即伤,若今日白天他能发挥出来,也不必那般被动了。

    高空中依然罡风呼啸,萧尘负手而立,衣衫猎猎作响,宛若孤天仙人一般,他望着远处几座若隐若现的山峦,嘴角忽然闪过一丝冷笑:“正道,魔道……”

    接下来三天,萧尘都在绝情宫照顾皇甫心儿,暗香浮动月黄昏则外出打探如今仙魔两道的格局,这日中午青鸾带人归来,萧尘立即去到外边,问道:“如何?”

    “回主上,属下查到这一年共有十三个门派掌门、十八个长老无故失踪,且皆为修成仙身的女子。”

    萧尘眉头一皱,略感诧异:“哦?这么巧?”

    紫芸儿道:“最令人不解的是,她们都是同一天失踪的,去年的七月七日。”萧尘眼一眯,神色逐渐凝重了起来:“继续说。”

    “这三十一人的生辰均在七月七日,她们是在生辰宴的晚上悄然失踪的。”

    “七月七日的生辰!”萧尘背后瞬间凝起了一层冷汗,脸色也刷的惨白,紫芸儿见他忽然神色大变,小声问道:“主上怎么了?”

    萧尘仍是冷汗不断,七月七日的生辰,若记得没错,未央便是七月七日的生辰!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