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三百零九章 六阶药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萧尘转过身去,夜幕轻垂下,依约见一名身着紫白长衫的男子徐徐走来,男子手上提着三只酒坛,腰间系着一个巴掌大的紫金葫芦,头发整齐束在背后,萧尘惊道:“熠兄!你怎来此了?”

    那人却是熠瞳,只见他轻轻一笑:“正巧路过,日前听闻萧兄弟在此,便上来看看。◢随◢梦◢小◢说Щщш.suimeng.lā”话说完时已经走到近前,他看了看萧尘身旁的夙夜,笑道:“在下熠瞳,不知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他叫夙夜,是我相识多年的朋友。”

    熠瞳轻轻一笑:“原来是夙夜兄。”

    夙夜双手束在胸前,淡淡道:“吾何时与你相识多年了?吾何时说过自己的名字了?”说完往院子的方向去了。

    萧尘尴尬笑道:“他脾气有点古怪,熠兄不要介意。”

    熠瞳笑道:“无妨,方才来时见萧兄弟叹气不止,可是有心事?”

    “罢了,不提这个,今朝有酒今朝醉。”

    二人拍开封泥,顿时酒香四溢,乘着山风往后飘去,对饮一口,萧尘问道:“对了熠兄,你来天元城有何事?”

    熠瞳笑道:“只是恰巧路过,稍作盘桓,听闻你在此,便上来看看。”说完又仰头饮下一口。

    萧尘笑了笑,见他不愿多讲,自然也不多问,只是这玉台山处处皆有人把守,又设下无数长老的禁制阵法,他却是如何上来的?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于这尔虞我诈的乱世当中,得一把酒言欢的知己,岂非人生快事?又何须想那么多?

    两人一坛接一坛,一坛完了便再从元鼎里取,一直喝到夜阑人静,一直喝到月没参横,悬崖边已不知堆放了多少空酒坛。

    萧尘不胜酒力,已是喝得酩酊大醉,倒在一旁昏睡过去了,其实以他的修为,自能以玄力将酒逼出,做到千杯不醉,但是跟熠瞳一块喝酒,这样做的话就太没意思了。

    夜风渐冷,熠瞳脱下外衣,轻轻替他盖好,复又一人对着漆黑一片的山下,叹气许久,最后摘下腰间的紫金葫芦,摩挲许久,叹道:“大哥,当年你不惜以自己的性命换他的性命,可是如今,你却又在哪……”

    声音渐渐梗涩,熠瞳眼眶被风吹得有些微微泛红,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满头银发的大哥的模样。

    仿佛他耳边又响起了那人临走时的话语:“臭小子,以后少喝点酒,我走了,保重。我留给你的紫金葫芦,里面承载着我三道法力,不到万不得已,切勿开启。”

    “大哥别走!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引来天人五衰!为什么……”他拼了命的往前奔去,然而却始终追不上星月下,那个人的脚步。

    那个人带着一口青石棺去了云州,自那以后,便再也未曾回来过。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渐渐变作湛蓝色,已是快破晓了,熠瞳起身将萧尘抱起,往院子的方向走去,到得院子门口,见青鸾在,说道:“你将他送回房间歇息吧,我近来有很多事。”

    “是。”青鸾从他手里接过萧尘,转身向房间走去了。

    这一整日萧尘都处于醉酒状态,未曾醒来,青鸾跟紫芸儿也只好对外说他昨日伤势过重,因此昏迷不醒。

    到第二天清晨时,萧尘忽然被噩梦惊醒了,大喊:“心儿!”

    只见他呼吸急促,全身大汗淋漓,被褥床单皆已汗湿,梦里面他看见皇甫心儿死了,就躺在自己怀里慢慢死去,但他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主上,你醒了吗?”门外响起一阵细细脚步声,随后是青鸾的声音。

    “心儿呢?她现在怎样了!”

    青鸾道:“主上勿急,皇甫宫主现在应该已经没事了。”

    “应该没事?什么叫应该没事!”

    萧尘猛地掀开被褥,往门边冲去,然而没走两步,脚一崴撞在桌上,将一只上好的紫砂壶撞在地上摔得粉碎,此刻他脑中胀痛万分,每次只要一多喝了酒,便会如此。

    青鸾推门走入,将他扶起:“主上勿急,青鸾这便让人去探信。”说完往外打了个唿哨,立即进来一名紫衣女子:“姐姐有何吩咐?”

    “现在你去看看皇甫宫主伤势如何,速去速回。”

    “听令!”那女子引身往门外退去,片刻后萧尘才冷静了下来,问道:“现在是什么日子了?”

    “今日已是二月初三,主上昏睡了一天。”

    “恩,好,我知道了。”

    萧尘揉了揉脑门,心想熠瞳应该已经离开了吧,而自己,大概也只有与他在一起的时候,才敢喝得如此不省人事吧。

    一炷香后,之前那紫衣女子回来报告皇甫心儿没事,萧尘这才终于安心,运功调息片刻,又让青鸾烧了热水,沐浴更衣后去到外面,今日是与左丘阳的最后一场决赛了。

    到正午时分,广场上已是人满为患,比起前两日还要多出不少,甚至许多城中的散修都花灵石找关系亲自来现场观赛了。

    此刻,在东首的高台上坐了十人,对比前几日多了一位容光焕发的老者,老者精神矍铄,头发乌黑如墨,竟不见一根白发,若不细看,定当以为是个年轻人,在其衣肩上挂着个紫褐色的药壶,下方纹着一株六叶草药标志,很明显,此人乃是一位六阶药圣!

    六阶药圣,地位堪比一名化神境修者,广场上早已是议论不休:“那人该不会是药圣司徒北吧?他不是隐居不出吗?道盟竟然将他也请来了,当真了不得啊……”

    那老者正是中洲大名鼎鼎的药圣司徒北,号称炼药界至尊,传闻他曾将死人也医活过,非只如此,他本身修为也达到了寂灭境,就连道盟三位资深长老也对他十分恭敬。

    另一边,萧尘步入场中,立时引来了一片高呼,无数人向他蜂拥而去,纷纷询问:“萧先生你好,请问你对此次比试有何感想?是生死决斗吗?”

    “萧先生你好,请问你与左丘阳为何有这般大的仇?外界有传闻,说是你欲对其妹妹不轨,请问是真的吗?”

    “萧先生你好,请问你为何要对左丘阳妹妹不轨……”

    这些人来自五洲各地,一边询问,一边还拿着纸笔记录,都是些江湖记事者,爱在五洲各地传一些名人绯闻。

    青鸾与紫芸儿领着暗香浮动月黄昏其余十人站成两排,将众人隔挡在外,不得任何人靠近五步之内。

    萧尘则是昂首挺胸,只字不言,因为他知道现在无论说什么,这些人日后都会拿出去乱传,什么对左丘阳妹妹不轨一类的话都来了,也不知是哪个混蛋在传谣言。

    高台之上,药圣司徒北往下方看了去,扫到了萧尘所在,淡淡询问道:“那就是今日与左丘阳决战之人么?修为不高,架子倒挺大啊,叫什么名字?”

    坐在他旁边的道盟长老赔笑道:“他就是近来声名鹊起的萧尘。”

    “萧尘?大概是老夫久居深山,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哪个门派的啊?”

    道盟长老咳嗽一声,笑道:“是东洲玉卿门门下弟子。”

    “哦?玉卿门又是哪个门派?罢了罢了,老夫常居深山,一些小门派不知也罢。”司徒北摇摇手说道。

    随着他话音落下,高台上又飞上来两人,一人着红袍,衣肩上纹着四叶草药标志,正是左丘家的药王左丘鹊,另一人则是左丘阳了。

    “老师,许久不见,您近日来可还好?”左丘鹊走到司徒北面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这司徒北正是他早年的老师,而他之前也已听闻对方来了,因此倒也不觉惊讶。

    司徒北颔首一笑:“你来了,近日进展如何?”

    “多亏老师当年悉心教导,学生已于十年前臻入四阶了。”

    “小侄左丘阳,见过太叔父!”这时左丘阳也走了上去,司徒北看着他笑了笑:“许久不见,如今阳儿已长这般大了,修为也快臻入元婴了,不错不错!”

    左丘阳笑道:“这就要感谢恩师这些年来的栽培了。”说着手掌指向旁边的风岚真人,随后又向他行了个礼。

    风岚真人立即向司徒北点头示好,笑道:“这也是少阳自身领悟不错,上次门派论剑,少阳可是一人独挡锋芒……”

    几人竟然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拉起了家常,丝毫未将其他派掌门放在眼里,这时坐在三长老身旁的苏月忽然冷冷道:“人也到齐了,可以开始了么?”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