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二百四十八章 九炎焚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城中四下逛了逛,回到院子附近时已是日落黄昏,萧尘遥遥望见院门口隐隐绰绰站了些许人,凝目一看,似乎是玉卿门的弟子,当下快步走了过去。*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萧师弟。”几名弟子向他打着招呼,萧尘点头一笑,往院中走去,见小庭院中站满了约四十来人,一半是玉卿门的弟子,一半是仙墉门的弟子,风兮与紫默也在。

    “臭小子,一天不见人影,又跑到哪里风流快活去了?你身上穿的那什么鬼东西?”紫默见他终于回来,开始大骂。

    萧尘无奈苦笑,在人群里望见了落殇颜跟李慕雪,二人自然也看见了他,走了过来,脸上有些诧异:“你这穿的是……”

    萧尘再次苦笑,慕容仙儿笑嘻嘻道:“萧尘哥哥穿的是西洲最流行的绅士服,花了二千两银子呢。”

    “二!二千两银子!”紫默已是快暴跳了起来,四十来名玉卿门跟仙墉门弟子也是露出一脸茫然。

    “罢了罢了。”紫默摇了摇手,向玉卿门二十来名弟子道:“今晚先将就一晚,能打地铺的打地铺,不能打地铺的睡大院,明天一早就去中城区的五洲道盟。”

    “不是吧……今晚就算了,明天开始又要去挤五洲道盟的柴房啊,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玉卿门的弟子已经开始叫起苦来。

    “那能怎样?谁叫清尘那家伙给的经费不够,天元城的房价已经涨了十几倍,你们还想住皇宫大院不成吗?”紫默大骂道。

    风兮拈须微笑:“还好还好,我们仙墉门的经费够,加上这几天从某个家伙那里赢来的钱,够了够了。”

    仙墉门的弟子听后尽皆欢呼了起来,风兮又向萧尘看去,微笑道:“萧小友,你看,跟着我们仙墉门好吃好住,跟着逍遥老头只能风餐露宿挤柴房,要不来我们仙墉门这边吧?”

    萧尘含笑不语,而玉卿门这边还在叫苦,紫默气得吹胡子瞪眼,大骂道:“小兔崽子们别嚎了,明天去晚了连柴房也没得挤!”

    “啊,不要啊逍遥师叔,我们宁可露宿街头也不要去挤五洲道盟的柴房,上次就睡了一晚,结果生了整整一个月的红疹,害得轻羽师妹躲了我一个月……”

    “是啊是啊,要不我们去城外搭帐篷吧,这次我专门带了帐篷来的……”

    正此时,十名着装统一的女子走了进来,正是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另外十人,十人走到萧尘身后,齐声道:“主上!”

    玉卿门的弟子尽皆目瞪口呆,这什么情况?美女护卫队吗?此次之前那个慕少艾也来了,他蹲在角落里,望着十名绝色女子双目放光。

    李慕雪走前几步,小声道:“这怎么回事?”

    萧尘苦笑了笑:“稍后我跟你解释。”说罢转过身去,点头道:“你们来了。”又从身上取出一枚五品灵石交给青鸾,道:“你们帮我去附近租几间院子吧。”

    “是,主上!”

    青鸾接过灵石,领着另外十一人,顷刻消失在了暮色下。

    院中几十人舌挢不下,五品灵石啊!十万两银子啊!还有专属美女护卫队,这什么情况?

    萧尘转过身去,微笑道:“诸位师兄舟车劳顿,请暂歇片刻,稍后我会为各位安排住宿。”言语中已然将自己当成了这里的主人,待客之礼不能少。

    之前与他关系还不错的一些玉卿门弟子都纷纷围了上来。

    “萧师弟,啥情况啊这是?你哪来这么多钱?”

    “听说你上次去左丘家大干了一场,不会给人家里搬空了吧?”

    “那十二个人什么情况?你不会专门花钱雇来的吧?”

    面对一系列疑问,萧尘摇头苦笑,当然不能说自己炼丹拿去拍卖一事,待夜幕降临时,青鸾等人已安排妥当,几十人则跟着去了,院中还剩下李慕雪与落殇颜等人。

    将二人拉到一棵花树下,萧尘没想到才一个月,她们二人的修为均已到了结丹中期,如此一来,自己的进展反倒显得有些慢了。

    夜幕轻垂,萧尘说了些最近自己在中洲发生的事,当然一些惊险的事情则省去了,正当问她们近来过得如何,李慕雪头一偏:“哼!原本还有些小担心,但眼下看来某人似乎过得很好嘛,刚才那个青鸾跟紫芸儿又是谁?”

    萧尘摇头苦笑,慕容仙儿抢着道:“是一个叫做尘染非花的人,派她们保护萧尘哥哥的!”

    萧尘点了点头,示意正是如此,三人围坐在花树下的石桌前,闲聊片刻,月亮渐渐升空,地上枝影横斜,萧尘发现落殇颜的话越来越少了。

    之前刚离开青玉门时,虽然路上有过遇险,可二人也总是无话不谈,但似乎现在,落殇颜变得沉默了,问她话,她也总是摇头或是点头,“恩”或是“没有”。

    月色轻笼,三人都沉默了,小女儿家的一些心思,萧尘不懂,即便懂了,也不说。

    他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事未完成,师父还没有找到,这一世,不能沾上太多因果,否则又是一道羁绊,修仙之人红尘因果若不能了结,将来大乘渡劫,只能失败沦为散仙。

    他从元鼎取出两个玉瓶,是他这些日专门为二人精心炼制的一气三清丹,比前面拿去拍卖的效果都要好上无数倍。

    “这里面的丹药,或可助你们在接下来的时间达到结丹后期。”

    二女接过玉瓶,仍是沉默不言,萧尘笑了笑:“好了,天色不早了,你们也都回房休息吧,听清尘真人说过,似乎再过几日就是仙剑大会的报名测试了,然后是资格赛。”

    回到房中,萧尘没有掌灯,打开西窗,望着天上皎月,许久才轻轻一叹:“春花秋月,何时方能了却。”

    说是不沾因果,其实不知不觉中,这一世他又已经沾上了太多因果,而师父想必早已了却因果飞升天界了,若自己无法了却因果,无法渡劫飞仙,那又如何才能见到她……

    “唉……”

    轻轻一叹,萧尘掌上烛灯,理清思绪,正待取出白天拍到的那个神秘盒子查看,忽然间案上灯火一晃,紫默不知如何已来到了房中。

    “唉,我说逍遥前辈,您老人家下次来时能不能先敲个门,大半夜的会吓死人啊。”

    “嘿嘿!因果一事玄之又玄,古今多少凡圣,又有哪个能真正了结所有因果,所以小子你也不必发愁了,不如一切顺从天意。”

    萧尘摇头一笑:“你深夜来访,不会只是来开导小子的吧?”

    “嘿嘿!当然不是啦!”紫默说到这里,老脸一红,支吾半天才道:“嘿嘿!那就长话短说,老头我最近手头有些紧张,小子你看是不是那啥意思意思?恩恩?”

    萧尘捂着怀中几块灵石,将身子一偏:“做什么?出来时清尘真人难道没有给你经费吗?”心想刚刚风兮好像说什么赢了某个家伙不少钱,这两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啊……

    紫默眼一瞪,气呼呼道:“瞧你这小气劲,又不是要你的命。”

    “安啦安啦。”萧尘摆了摆手,取出一块五品灵石递给他:“喏,就这么点了,别又输给人家了。”

    紫默老脸一红,接过灵石,岔开话题道:“对了,再过七天就是资格赛,到时候所有人都要进入幻月森林,你要小心那个殒仙之门啊,仙剑大会还未开始,听说他们就已经在挑战各派青年强者了,且无败绩,你也被他们纳入了名单当中,似乎还是居首。”说罢身形一动,去无影踪。

    萧尘摇头一叹,望着案台上明灭不定的烛火,目光一凝:“殒仙门,殒仙之门……”

    倘若这个新冒出的门派真有这么强,那么仙剑大会迟早要遇上,只是在此之前,他仍然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

    思忖及此,他从元鼎取出今日白天在万仙楼花五万灵石拍得的神秘黑盒子,到了夜里,这盒子越发冰凉,手摸在上面像是按着万年寒冰一般。

    盒子四四方方,上面只有一些因机关结构产生的细不可见的缝隙,并无任何花纹,萧尘放在耳旁摇晃了几下,里面没有一丝声音传出,难道真的买了个空盒子回来?

    摇头一叹,扔在了桌上,正准备外出打盆热水进来,走至门口时,他忽然放下了脚步,仿佛身后传来了什么声音。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