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万仙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近来萧尘名声鹊起,虽然许多人并未见过他真面目,但是分身幻影,瞬布阵法,凭掌力幻化出上古龙影,这些早已失传的神通绝学,已然成为了他的标志。?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楚玄指骨捏得直作响,来之前他母后曾再三叮嘱过,不得轻易招惹此人,但是他身为堂堂西月国二皇子,在这么多人面前受此大辱岂能甘心?更何况他还有着另一重身份,便是天岚宗大长老的亲传弟子。

    “我乃西月国皇子,你好大的胆子!”

    周围人一听,均是一惊,原来他是西月国的皇子,西月国乃是中洲几个大国之一,更重要的是这个国家与许多大修真门派都有往来,势力不可谓不大。

    萧尘淡淡道:“皇子?天元城不归属任何一个国家,更何况皇子与庶民,在我眼中,并没有什么区别。”

    “你!”楚玄怒不可遏,忽然一阵念诀,三柄金光灿灿的小剑迅速围绕着他旋转了起来,跟着只见他往半空撒去三道符篆,那三道符篆贴在了三柄小剑上面,登时金光大放,剑身足足放大了七八倍,一股浩瀚无边的剑气带动起天地间的元力,掀起了一阵阵狂风。

    他身为皇子,出门岂有不带法宝符篆之理。

    眼见那三柄金剑声势浩大,暗藏毁天灭地之威,青鸾与紫芸儿齐声道:“主上小心!”身形一动,护在了萧尘左右。

    “哼!”萧尘冷冷一拂衣袖,手一举,血莲妖刃瞬间在握,刀指苍穹,红芒耀眼,隐有阴啸之声响起,无数道红芒围绕着刀身旋转了起来,一股浓浓的嗜血杀意就此从刀刃上往四周散发了出去。

    所有人都感到背后一股彻骨寒意升起,在血莲妖刃这股无尽的嗜血杀意笼罩之下,所有人都噤若寒蝉,连同楚玄那三柄仙剑此刻金芒也褪去不少,剑身不住颤动。

    但凡神兵,皆有兵魂,显然是那三柄金剑的剑灵抵挡不住血莲妖刃刀身里透出的恐怖气息,因此产生了“惧意”。

    “保护殿下!”六名护卫身形一动,护在了楚玄四周。

    此刻楚玄的气势也弱了不少,恨恨道:“萧尘,你当真以为你已经到了横行无忌,能够与一个国家抗衡的地步吗?”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十六个字一说完,萧尘收起血莲妖刃,带着青鸾跟紫芸儿从容离去。

    望着他淡然离去的背影,楚玄指骨捏得直作响,最后冲附近围观的人吼道:“看什么看!”

    周围人群立刻一哄而散,一名护卫贴在他耳旁小声道:“太子在宫外被害,而暗香浮动月黄昏出现在此人身边,此人定然与太子被害一事有关,殿下您看是否……”

    楚玄手一抬,望着萧尘离去的方向,目中寒芒一闪,沉声道:“我自有计较,无须你多言!”

    到夜幕降临时分,萧尘三人才回到院子前,对于楚玄,青鸾与紫芸儿不多说,萧尘也不多问,只是想起了方才那玉笺似乎对青鸾威胁甚大,问道:“那玉笺为何物?”

    紫芸儿沉吟少许,道:“那里面封印着姐姐的本命魂元,之前一直在太子手里,不知为何……”

    萧尘点了点头,关于本命魂元,他也多少有些了解,修炼者的本命魂元万不可落到别人手中,否则对方一旦将其本命魂元摧毁或炼化,那么那个修者轻则元魂大损,重则魂飞魄散。

    之前那个炼尸宗前任宗主玉阳子,似乎便是因本命魂元留在了炼尸宗,才处处遭受限制,以至最后只能乖乖被那两名血尸带走。

    而西月国封印了青鸾的本命魂元,自然是以此作为要挟,令其有生之年不得叛变,只是不知其他十一人的本命魂元是否也在西月国手里。

    “只有青鸾一人的本命魂元吗?”

    紫芸儿听后轻轻点了点头。

    萧尘微微点头:“给我吧。”

    青鸾脸色微微一变,但随即宁定,自己的本命魂元留在主上手中,总比落在楚玄手里强,紫芸儿偷偷看了她一眼,也不多问,轻轻将玉笺递给了萧尘。

    萧尘接过玉笺,看向青鸾:“今晚子时来我房中。”说罢往院子里去了。

    两个多时辰后,夜渐深沉,一轮满月攀上了枝头,院子里落下一层淡淡月光,像是笼罩起了薄薄的轻纱。

    万籁俱寂,只剩微风拂过枝头,树叶沙沙作响,四五片花瓣乘风落下,泛着洁白的光华,犹似轻羽。

    青鸾步到萧尘门外,房中烛火犹然未灭,她轻轻推开房门,低声道:“主上深夜找属下来,不知有何吩咐。”

    她说话时低着头,月光映衬之下,完美的身姿轮廓,更显得朦胧迷人。

    “进来吧,将门关上。”

    萧尘轻轻说道,说话时仍是凝视着手中的玉笺。

    “是。”

    青鸾走了进来,轻轻将门关上,然后徐徐走到他面前。

    萧尘抬起头来,见她衣衫单薄,道:“天日渐寒,你穿这么少不冷吗?过些日便入冬了,明日你去城中给姐妹们添置些衣物吧。”

    “是……”青鸾仍是低着头。

    萧尘点了点头,指了指房中一处宽敞的地方,道:“去那坐下吧。”

    “是。”青鸾仍不多言,当下按他吩咐,向他所指之处走去,盘膝坐下。

    萧尘也起身走了过去,与她相对而坐,道:“你我二人合力,应是能破开这玉笺里的封印。”

    在青鸾来之前他研究了许久,这玉笺里的封印应是一个元婴境高手设下的,且尤为精密,凭他一人之力想破开只怕殊为不易,一个不慎便可能玉毁魂灭。

    “主上……”青鸾一下子抬起头来,没想到他竟然是要将本命魂元还给自己。

    “勿要分心。”萧尘两指一并,抵在唇前,摇了摇头,随后将玉笺往空中一抛,在元力的承载下,那玉笺慢慢悬浮到了二人之间。

    “开始!”

    萧尘说罢,两掌一推,青鸾也不再多言,伸出双臂,二人掌心贴在一起,登时一股浩瀚的玄力往玉笺上注了去。

    那玉笺一颤,立时泛起一层金光,抵御二人的玄力,一个时辰后,玉笺上的金光终于褪尽,一缕青烟从玉笺里冒出,往青鸾眉心注了进去。

    此刻二人均已是脸色煞白,大汗淋漓,衣衫早已汗湿,萧尘舒了一口气:“还真不容易啊,那设下封印之人想必这时也察觉到封印解开了吧。”

    青鸾心中思绪万千,只要这玉笺存在一日,她便一日不得自在,这次本命魂元总算是回归己身了,道:“属下累得主上大耗元力,心中实是歉仄……”

    萧尘轻轻一笑,摇了摇头,不经意间见她单薄的衣衫与皮肤紧紧贴在一起,透出隐约朦胧之美,不禁心头一漾,立即默念玄青心法止住脑海浮想,道:“今日那人,是西月国的皇子么?”

    “楚玄乃是西月国的二皇子,此人心胸狭隘,今日主上得罪了他,日后请务必警惕此人。”

    萧尘点了点头:“你无须担心我,这些日我还有事情委托于你,你先回去歇息吧。”

    “是。”青鸾站起身来,见他一身大汗淋漓,小声道:“需要属下服侍主上更衣沐浴吗?”

    萧尘愣了半天才抬起头来,摇手道:“不必了,你且回去吧。”

    “是。”青鸾轻声应道,随后开门走了出去。

    待她走后许久,萧尘才松了口气,猛地摇晃了两下脑袋,萧尘啊萧尘,修仙之人若不能做到心境澄明,日后必是一道不小阻碍,莫非来了这紫陌红尘当中,便忘了当年师父的教诲吗?

    片刻后,他拿起那块玉石,轻轻一捏,将其捏成了粉碎。

    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每一个首领,历来都必须交出本命魂元,以防止这个组织日后叛变,但萧尘,他不会这样做。

    所以隐隐中,也注定了将来的一些事。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