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dafa888bet

第二百三十三章 污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阳少司,你来做什么?”一人紧张问道。*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

    红衣男子轻轻一笑,手中折扇指了指萧尘,问道:“这人就是萧尘吗?”

    “正是!我等奉刘少司之命捉拿此人,你还不让路!”另一人抬头挺胸道,但明显底气不足了。

    红衣男子摇头一笑:“罢了,这里没你们的事了,此人交给我吧,由我直接带进去。”

    两名御使脸上神情变得十分紧张,左边那人道:“此人我们千辛万苦才带回来,当然是交给刘少司,你想直接拿去邀功吗?”

    “话我只说一遍,人留下,你们两个,滚。”红衣男子淡淡道。

    “你!你们烈炎部的不要欺人太甚!”右边的御使怒道,说话时暗暗运起了真元。

    红衣男子淡淡道:“怎么?要跟我动手?”话末折扇轻轻一挥,一股炽热的力量朝那人打去,砰的一声,直接将其打飞。

    左边的御使怒极,指着他道:“阳炎玉!你不要如此目中无人!此人是我们险些丢掉性命才带回来的!”

    红衣男子目光一冷,废话不多说,直接凝指一弹,一道炽热红芒打出,将他打飞。

    “敢直呼本司名字,没大没小。”

    说罢,阳炎玉淡淡看了萧尘一眼:“走吧,别看了。”

    “切。”萧尘嗤笑一声,往上走去,心道:狗咬狗,一嘴毛。

    阳炎玉目光一冷:“切?”冷冷一拂衣袖,跟了上去。

    路上萧尘细细琢磨,来之前听风兮讲过,同盟会有许多分部,官职从下至上,最普遍的是差使,没什么权力,只管巡逻拿人,往上一点是御使,负责外出缉拿要犯。

    再往上则是总使,总使过了才是少司,少司即是一个分部的老大,更往上还有太使、太卿、长老、四灵使等,反正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穿过上面广场,萧尘随阳炎玉来到一座宏伟大殿前,殿外两边站了许多人,应是同盟会的人和各正道门派的优秀弟子。

    而殿中悬浮着五座白玉台,每座台上都盘膝坐了一名老者,下方则是各门各派的名宿耆老,甚至连无音寺的老和尚玄极大师都在,而左边有左丘家里的人以及一些手持文件的陪审议员,另外还有几个凌家的人,右边则有清尘真人与风兮等人,以及陪审。

    “萧尘哥哥,我们在这里。”

    萧尘突然听见了慕容仙儿的声音,循着声音望去,见青鸾她们站在一棵大树上面,正好能透过窗户望见殿内的情形,没想到清尘真人他们明明在后面,结果反而先到了。

    阳炎玉也顺着声音望了去,不禁心间一动:“好美的三个女子,倘若能得其中一人,夫复何求?”但随即收起心中臆想,咳嗽一声,领着萧尘往大殿走了去。

    步入殿中,只见他低头拱手道:“烈炎部阳少司,已将萧尘带到。”

    殿首玉台上的主审太卿脸色柔和,微微点头,身旁两名太使示意一眼,阳炎玉立即引身退至一旁,由两名议员将萧尘带至了“被告”席上。

    各门各派的宿老都看了过去,心中均想:“此人就是萧尘么?到了这里还能面不改色,果然和外界传闻有几分相似,可惜自己门下没有这等好气魄的弟子。”

    萧尘目光微微一扫,玉台上的五人,为首那名主审太卿应是有寂灭境修为,在旁四名太使应是元婴境界,不得不说,虽然那太卿看上去面色柔和,似乎很好说话,但寻常修者进入这殿中,还是有些压力的。

    殿里殿外,人人神色严肃,气氛有些紧张,萧尘望到对面左丘平以及左丘鹊等人脸带阴险,心中暗道不妙,左丘鹊乃是四阶药王,放眼整个中洲,那都是不可忽视的存在,不会已经买通主审官了吧?

    在凡尘中一些富商大贾花银子买通知府的事情都屡见不鲜,更何况这修真界当中?

    左边一名红衣太使向左丘平看去,道:“将状简呈上。”

    “是,大人。”左丘平立即从袖中摸出一块小玉简,那玉简慢慢浮到空中,最后飘到了那红衣太使的面前。

    红衣太使指尖往上轻轻一点,玉简立时呈现出一片光幕,上面写满了文字,他扫了一眼,又将玉简递给了其他三名太使。

    四人看完之后,互相对视一眼,先前那红衣太使提气一喝:“大胆萧尘!你可知罪!”

    这突如其来的一喝,将殿外观审之人都吓了跳,若非萧尘神识敏锐,也当被吓一大跳,只见他声音拉得老长,漫不经心道:“草民……不知!”

    此言一出,十几名议员以及各派名宿都皱起了眉头,殿外观审之人也都面面相觑,哪有他这般回答的?

    “放肆!”红衣太使沉声一喝,威严之色尽显无遗。

    萧尘眉毛一挑,淡淡道:“那玉简只给你们看了,上面写了什么你又不说,我怎么知道写的什么?难道写杀人放火,拐卖良家妇女,那我也要认罪吗?”

    十几名议员顿时脸色难看至极,殿外也小声议论了起来:“这人胆子真大啊,后台很硬吗?”

    “听说是古仙一族在外历练的弟子。”

    “不是吧,怪不得这么拽。”

    那红衣太使也愣了愣,审了几十年案子,还从未遇见这样牛气冲天的人,冷声道:“好!六天之前,你伙同不明身份人士,闯入左丘家,总共杀害七十四人,导致落尘珠遗失,你可知罪!”

    萧尘冷冷一笑,七十四人?这左丘家将那些被殃及鱼池的人也算到自己头上了吧?眉毛一挑:“他写什么你就说什么,太使大人不会是拿了谁的好处吧?”

    他此言一出,顿时满殿气氛凝固,连殿外观审之人也感到一股寒意,他怎能如此跟太使大人说话?当真不要命了?

    只见红衣太使一怒,两指一并朝他指去:“大胆!公殿之上岂容尔等刁民放肆!来人!给我大刑伺候……”

    不待他话音落下,殿首那名太卿咳嗽一声,依旧面色柔和,缓缓道:“萧尘,你有辩驳的权利,好生说便是。”

    殿外观审人士均感诧异,这太卿大人未免也太客气了吧?以往即便是元婴修者敢这样放肆,那也得先动动刑再说,莫非此人后台真的很硬?

    萧尘面不改色,深吸一口气道:“当日我途径沧澜城,左丘家无故扣押在下朋友,后来更是来人追杀在下至长阴山脉,但此人并非死于在下之手,另外,说萧某杀害他们七十四人纯属胡扯!”

    他说到这里,看了左丘平一眼,续道:“萧某曾多次出言警告,只须他们放了在下朋友,此事一笔勾销,但他们执意要阻,其太祖更是想对在下夺舍,不料魔道中人忽然出现,落尘珠遗失一事,须怪不得萧某!”

    他一番言辞过后,算是否认了“犯罪事实”,殿中各派名宿有的点头,有的摇头,而殿首的太卿则捋了捋胡须,微微点头。

    此刻双方证词不一,四名太使开始商议,殿外也议论纷纷,待安静下来后,左丘平起身拱手,满脸凄苦道:“我左丘家守护落尘珠近千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此人杀我孙儿不说,还杀我族七十四人,请太卿大人做主啊!”

    四名太使再次商议片刻,殿首那名太卿道:“根据律法记载,左丘泽与萧尘以及后来左丘家一事乃属个人恩怨,同盟会无权过问……”

    不等他话说完,左丘平急道:“可是落尘珠失落,此人定然与魔道有关,否则不会这么巧,请太卿大人明察!”

    那太卿点了点头:“这倒是……”说罢向萧尘看去:“那日有人看见你与一魔道妖女关系密切,甚至看见你亲手救下她,此事你可有话说?”

    这时所有人都向萧尘看了去,与魔道有关的事,那就不再是小事了,倘若他真与魔道有关,即便后台再硬今天也要被关入仙牢,等待七日后长老亲审。

    清尘真人与风兮眉头紧锁,左丘家与凌家那边几人脸上均露出得意之色,均想:那天从夜无心手里救下玉玲珑,是所有人亲眼目睹,这回看你如何解释。

    “说!”

    满殿沉寂之下,一个厉声忽然响起,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众人抬头望去,只见方才一直面色柔和的太卿大人,此刻满脸愠色,煞是吓人。
    《九界仙尊》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dalibormatan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